城內學府拾趣

作者:張卉中

北一女位於清朝所建的台北府城內,前身是日治時代的台北第一高女。在媽媽的帶頭下,我們三姊妹都成了校友。(林伯東╱大紀元)

  人氣: 111
【字號】    
   標籤: tags: , ,

高中時,學校規定頭髮短於耳上一公分。有一次檢查不及格,和同學互剪後去教官室報到。教官複查時,瞧了一下我們胸前,我們也順勢一看,頓時笑不可抑,口袋下端竟長出一排毛髮。那位平時令人生畏的教官表情滑稽,揮手放我們離開。兩人就一路笑到直不起腰,走走停停,上氣不接下氣的回到教室。

幸好沒遇到江學珠校長,若讓她看到我們這副瘋瘋癲癲的模樣,恐怕太失敬了。校長的髮型也是清湯掛麵,她住宿舍以校為家,學生常和她不期而遇。江校長訂定「公誠勤毅」為北一女的校訓,意在涵養學生的胸襟器識和操守毅力,在此教化下,學生不但成績優異,也沒變成書呆子。江校長是位實至名歸的教育家,獲得全校師生的愛戴。

在這所最靠近總統府的學校,座位輪到窗邊是個偏得,上課時總會偷偷留意總統府前的動靜,衞兵的交接、外交使節的車隊等等。其實,不坐窗邊也未必專心聽課。化學老師儀態優雅,一堂課下來,好像都在欣賞她那修長的身影、典雅的旗袍、迷樣的白手套,總會想起關於她單身的傳聞。在老師悅耳的聲音流轉中,化學於我似乎並非主旋律,總是似聽非聽。

夏天中午吃完便當,許多同學和我這個旱鴨子擠到二樓走廊邊,俯瞰泳池內的偶像大顯身手,還有不少玩水消暑的,水花四濺,好不熱鬧。說是旱鴨子好像不完全準確,因為游泳是必修課,不過門檻很低,像我是一口氣從泳池一側漂浮到另一側過關的,而有的同學走過去也算數。畢竟要遇到什麼意外而滅頂,機會很小,最起碼學會不怕水就行了。

高三時,班上保送台大的同學卻一如既往的K書,若是我恐怕不會這麼老實。也有保送政大的,因離家太遠我放棄保送而拼聯考,可心裡著實羨慕保送的同學沒有聯考壓力。有個俏皮可愛的混血兒同學,放學後媽媽不許她在家做功課,要她出去參加社交活動,她非但功課沒落下,考大學時,以第一志願上榜。同學中形形色色的都有,也有大膽邀約偶像李敖談天喝茶的。

北一女位於清朝所建的台北府城內,前身是日治時代的台北第一高女,當時媽媽就讀於此,學制是五年。光復後,我們三姊妹都從這裡畢業,目前媽媽的曾外孫女在此就學。當年媽媽帶我們去衡陽路或延平北路等商區購物,習慣說要去城內,當時都會經過這所高中。

台北府城建立之初有城牆圍繞,有五個門,景福門(東門)、寶成門(西門)、麗正門(南門)、重熙門(小南門),以及承恩門(北門),城牆和西門都被日本人拆除。媽媽就學時住艋舺,靠近西門,我們就學時住家靠近東門,都在城外,但離城內的學校都很近。在媽媽的帶頭下,我們都成了校友。@*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孩子們的美術、舞蹈、音樂功底,遠遠超過一般藝術學校和藝術班,獲獎年年增加,包括國際獎項。有些孩子不僅進入美國指導學校就讀,更成為神韻藝術團的專業演員,於國際間巡迴演出。
  • 我的母親 身教
    媽媽十歲喪母,對我們無條件付出她所嚮往的母愛,照顧孩子無微不至,克盡母職無怨無悔。媽媽以無形的身教給予我們全心的愛。
  • 同學還談了好多班上師生之間、同學之間的事,感覺自己好像都不在其中,就連出去遠足好像也沾不上邊。好在同學上傳了照片,同學的臉蛋和名字都很熟悉,否則不知怎麼對自己交待這段幾乎空白的歲月。
  • (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灣台北報導)中小學髮禁早就解除,但人本教育基金會指出,近年接到的投訴卻有增加趨勢。民國101年(西元2012年)底的問卷調查也發現,73%學生反映學校有檢查頭髮,47%有處罰規定;人本26日公布一封給學生的信,強調教育部已於民國94年(西元2005年)解除髮禁,呼籲學生勇於面對不合理要求,掌握身體自主權。
  • 人本教育基金會今天公布一封給學生的信,強調教育部已於民國94年解除髮禁,呼籲學生勇於面對不合理要求,掌握身體自主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