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人之立誓,不管你是出於被迫、無奈,還是有意、無意,上天都已謹記了這一切,都會在將來的某個時候一一兌現。只因人太迷於物質的享樂中,對善惡因果已不再相信罷了,但天道一定公平啊!
只要和改變、目標、夢想有關的事情,你就必須信任自己。這種信任就傾聽改變的直覺開始,並且透過行動去榮耀你的直覺。我很感激自己聽進了那個把自己當火箭一樣從床上發射出去的傻想法,因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個想法而改變了。
今天,在車站等車,看到別離的一幕。 我扭頭遠眺,看要乘的公車到沒到。沒有公車的影子,但有一輛機場巴士到了。我旁邊是一對情侶,很明顯男孩兒要往機場趕。我用眼睛餘光留意到,男孩轉身前和女孩深深相擁。這並沒什麼特別,我低頭繼續看手機新聞。 ...
我們的肉身其實就是一個井,把我們困在裡面而不知,而他又被各種各樣的慾望,觀念和執著心控制,這些東西並不是我們先天的本性。人為了滿足這些苦苦爭鬥,造業無數卻沉浸其中。
無論做什麼事,心態最重要。上天的雨在告訴我,我不會背、不夠大人眼中的完美沒有關係,祂依然在守護著我。 單純的覺知,那才是我最要守住的東西,那才是真正的寶。
家中兩個小小孩,總是打打鬧鬧,不是大的打小的,就是小的打大的,然後有一方就開始哭,兩個小傢伙的爸媽,其中一個就得去關切,她們也常趁大人不注意時,用小手手偷偷打大人。
認識咖啡是在我讀高中的時候,那是讀書讀得昏頭昏腦的一天,來家裏的二舅在夜晚泡了一壺咖啡,四溢的香氣把我引出書房,喝下我生平第一杯咖啡,那直衝腦門的香,再加上糖、奶精的助陣,讓我既驚又喜,世上怎麼有這麼香甜濃苦的東西啊?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說。歷經了許多挫折與不如意,他領悟到這個道理。若不要那些逆境,哪有享受順境的快樂,以及在逆境中找到希望的機會。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並非每件事情都能順遂,所以,只能順應最好的安排,持續前進。
命令一道道的往後傳來,飢餓、疲累、喘氣,又加上死亡的恐懼,這是人類求生本能的一股特有的力量吧,每人都更快更快的加緊腳步。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加長了再加長,槍聲不斷的在響,時而也有流彈在頭頂穿過,這顯見的是山頭躲藏的持槍者,是向這支隊伍挑釁,部隊一直保持著鎮定,傳令讓大家肅靜急走,趕快衝出危險區。這隨時都會被流彈射殺的恐懼,我覺得全身的汗毛一直都豎立著。
那些擔著重東西的人們,想離家時一定是恨不得把個家都挑出來,但沒走多遠的路,他們已是喘著氣,臉色蒼白得蹲下去了。帶著幼小孩子的人們也一個個的掉落了隊,出城沒有走多遠的路,已看出誰也不能幫助誰了。恐懼、孤單,一陣陣往心頭襲來。
  是非對錯不能因親情而被遮掩被扭曲   是就說是 不是就說不是 在兒子還小的時候,有一天我在讀過這一段聖經「你們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是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之後,我突然心血來潮,做了一件很奇...
中秋明月夜,都是一樣的月光嗎?六首風貌各殊的絕美中秋詩詞,情味深淺處展現「相思」,展現多樣的人生!張若虛、辛棄疾、李清照、李煜、李商隱、蘇東坡、伴你度中秋節良宵。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我們敏銳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間光輝,藉由生命感動生命的過程,讓它不斷地擴大……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我們敏銳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間光輝,藉由生命感動生命的過程,讓它不斷地擴大……
有一次去靜宜大學參加一個文學沙龍,那是聆聽一位女作家的演講,當演講告一段落,我好奇的舉手發問:「請問你寫作都是用手寫的?還是電腦打字的??兩者有何不同?」不料她卻回答:「寫作可以是手寫,也可以是電腦打字,兩者並無不同!」
如果錯過這樣的機緣,如果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其他的等待恐怕都將成為泡影。要知道,被等待的時間是有限的。
人心向善的變化,可能就在一念間,我們敏覺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間光輝,藉由生命感動生命的過程,讓它不斷地擴大……
在日本北陸地區中部的石川縣溫泉區中,坐落著一家古老的旅館:法師旅館。說其古老,是因為旅館創建於公元718年,距今已經有1301年的歷史。1996年,它被吉尼斯世界紀錄認定為全球最古老的旅館,直到2011年才被建於公元705年的日本西山溫泉慶雲館擠了下來。那麼,法師旅館長壽的祕密究竟是什麼呢?
「一絲不掛」一般說是赤身裸露,就是一絲一縷的衣飾都沒掛在身上。回顧「一絲不掛」本意不在此,它是從佛家來的成語,說的是人間道的修行。
向日葵
人和人之間,都是在相遇之後逐漸了解,在這個過程中,逐漸長大成人。我認為大人無關年齡和身分,而是取決於那個人「做到幾分真實的自己」,這和年滿二十歲,或是結了婚、有了小孩這種社會性的歸類方式不同,而是另一種層次的大人,所以,遇到「理想中的大人」很重要。
他說:「蟬這樣的生命方式,很像古代修煉人的故事一樣,就是可能在山洞裡、或在樹下、或面對山壁打坐好幾年或幾十年,然後最後有一天突然開悟了,一切都明白了,那時就像蟬從土裡出來一樣,達到生命的最高點。雖然短暫,但是卻是最精彩、最重要的一刻。然後就得道升天去了,就像蟬的生命消亡歸天一樣。」
當太陽從台灣東方的海平面升起時,散發出的熱情光輝,就會喚醒沉睡的樹木,慢慢地舒展葉面,運作整個葉、枝、幹、根的循環,輕輕吐露出的訊息,輕易的與其他樹木交通,只要同樣在太陽的照射下,就可互通訊息,不論遠近。
我為我的家鄉感到傷心,為他們無法自然繁衍原有的素樸,為他們身不由己地被強擠著膿瘡而不愈,被暴虐著文化,已失聰。
當一株小小的樟樹被細心的移植到庭院裡,天地之間就為了成就這棵樹而忙碌了起來。蚯蚓翻新了泥土,讓樹根好好的伸展。
不知不覺,夏天的腳步漸漸逼近,驕陽似火般烘烤著大地,那一抹陽光的香氣,早已瀰漫我的口鼻,獨特的濃郁氣息,嗅到醉人思念的味道,熟悉卻陌生,真實卻虛幻。在生命最活潑的童稚期,年節歡慶高掛臉上,笑盈盈的走來,舌尖留存棒棒糖的唯美甜蜜,抬眸追隨夕陽下沉的腳步,踩踏浪花翻騰湧起,塵封蕩漾著蛻變,刻劃烙印在另一處家園。在生活的腳步變慢之後,許多的回憶及感受紛紛湧上心頭。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因果循環,天公地道」一定如此。但我也相信神佛是慈悲的,只要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他能及時醒悟,他就是一個有救的生命,或許來生成為有福之人。
我的父親由於家境貧寒,三十多歲才結婚。而我的母親比我父親小十二歲,並且智商有問題,就是人們說的傻。我從記事起,就是一個經常被人嘲笑、髒兮兮的孩子,我的同齡小夥伴們都不願意和我玩,我就和我的雙目失明的奶奶玩。
什麼可以摧毀心魔? 慈悲! 什麼可以摧毀暴政? 聖火! 江白益西,27歲的藏人,七年前的3月26日,為了信仰自由,留下了五個心願,點燃了自己的身軀。今年3月26日,紅魔猖獗的土地上,這把聖火的燎原之勢,正在讓那個視信...
翠綠樹牆長出一盞盞垂掛的華麗紅粉燈籠,花姿纖細嬌俏,隨著徐徐清風搖曳擺盪,吊燈扶桑花在綠葉襯托下顯得飄逸動人,十分美麗!
做裁縫這個行當,形形色色的什麼人都能碰到,經常是這個嫌價格高了,那個覺的款式不新潮,這個嫌瘦了,那個嫌肥了。我牢記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把自己當作修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