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伯溫說寓言 如何面對權術威脅

文/宋寶藍
宋易元吉《子母猴》。(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46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劉基(1311年—1375年),字伯溫,大明開國軍師,也是一流的預言家。他預言了很多事情,譬如國共內戰、日本侵華、中共統治,以及中共篡政後的統治情況,其精準程度令後人歎為觀止。除此之外,他還是講寓言的高手。他著作的《郁離子》[註]講述了近180篇寓言,他巧於比喻,為世人洞釋疑惑。

在《郁離子‧術使》篇,他講到這樣一則故事。他說,楚國有個人靠養猴為生,於是楚國人都叫他狙公。狙(音拘),即古書上所說的一種猴子。

每天早上,狙公就站在自家的庭院裡,為猴子們安排「工作」。他派一隻老猴帶領眾猴,到山裡去採野果。對於採收上來的果實,狙公特意做了一個苛刻的規定。

如同徵稅一樣,他從中抽取十分之一,供自己享用。如果哪個猴子交得不足,他就使用暴力,用鞭子抽打它。時日一久,猴子們都被他打得很慘,可謂苦不堪言。然而,眾猴屈服於狙公的「權威」,一直忍氣吞聲,絲毫不敢反抗。

面對不公的對待,面對狙公的死亡威脅和暴力,猴子們始終都沒有想一想:我們自己辛苦地工作,為何要用自己的血汗和付出供養狙公,而且還要挨打,過著悲慘、沒有尊嚴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一個小猴子蹦到眾猴面前,勇敢地對大家說:「山裡的果樹,是狙公所栽嗎?」猴子們說:「不是啊,那些樹都是天生的。」

小猴子反問大家,說:「如果沒有狙公,我們誰也採不到果子(養活自己)嗎?」猴子們幾乎異口同聲地回答:「不是啊,我們都會採果實,自己養活自己啊!」

小猴子繼續問道:「既然如此,我們為何非要依賴於狙公,被他反覆奴役呢?」它的話還沒說完,猴子們頓時恍然大悟。

這天夜裡,覺醒後的猴子們彼此約定,等狙公睡著之後,它們就摧毀了柵欄,拆毀了關押它們的木籠,並把交給狙公的果子全都帶上,一起跑到了樹林裡。它們徹底拋棄了狙公,也拋棄了強加在它們身上的一切苦難:恐懼,暴力和威脅。從此逍遙自在,恬然自樂。而狙公習慣了不勞而獲,耽於享受。在猴子們離開後,最終他竟然餓死了。

郁離子說:「在這個世界上,耍弄手段役使百姓,而又不講道義和法度的人,或許就像狙公那樣吧。只因為百姓還一時糊塗,還沒有覺悟。一旦有人用道理開導了他們,那麼再高明的權術,也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註釋:

郁離子:郁,本義樹木青翠茂盛,鬱鬱蔥蔥,形容文采興盛的樣子。而「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離是八卦之一,代表火,引申為光明、美麗和聰明。離卦是繼坎卦而來,意在人們要想走出艱險坎坷和陰暗,需要有光明的指引,所以稱「離,麗也」。

郁離,即文明昌盛,可以化成天下的意思。書中的「郁離子」是劉伯溫的化身。劉伯溫著作此書,通過寓言的形式,「闡天地之隱,發物理之微,究人事之變」,希望後世能用到他的話,以實現文明之治。

(事據《郁離子‧術使》)@*#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們知足安分,便會自得其樂。沒有了攀比與妒嫉,沒有了貪念,也就不會傷害他人。平和的心,會使人在任何境遇中,都能自怡怡樂,恬淡一生。
  •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時期重新發現了古典希臘的哲學和藝術觀點,在此基礎之上建立了新的一波創作浪潮。直至今日,文藝復興仍被尊為西方的黃金時期。
  • 美麗、善良、正義是神的榮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爾的作品中更處處彰顯了這點。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畫作在逝世500年後的今天,仍然能夠啟發我們,並帶給我們希望。這也是為什麼拉斐爾的作品對我們當今的社會如此重要,他讓我們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沒有遺漏任何東西」,17世紀法國古典主義畫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說。誠然,普桑作品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為他筆下每一幅畫作背後的根本依據。
  • 樂山彌勒大佛在1949年中共掌政後,曾顯靈出現過幾次異象奇蹟,所以「大佛洗腳天下亂」特別引人注意;《燒餅歌》中已經預示了亂世出路。
  • 東西方古今六大預言,不約而同揭示了兩大人間重要的主題!:無神論的中共滅亡及聖人救世。綜合這六大預言預示,中共從2020年開始快速走向末路之途,滅亡已不是未知數。
  • 天象確定時間,喻示地點,使得《聖經》預言的謎底有了明確的答案:耶路撒冷、巴比倫大城,象徵的是北京,因為他們都曾集中殘酷迫害,流聖民的血,而時間則一致指向了1999年。
  • 大公鹿聽了狐狸講這些話,不僅有點飄飄然,當然,牠可不笨,牠才不會輕易聽信「狡猾」的狐狸講的話呢!
  • 在古老的印度,一直流傳著一個美麗的故事,那是個有關一只小松鼠的勇氣故事......
  • 一副小小的凍瘡藥方,在一個非常時刻,於吳越二國交戰中,發揮出巨大的功效,助吳軍一臂之力,打敗越國,立下奇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