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甫從大師到徒弟的傳奇

王靜雯
  人氣: 154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5日訊】《新紀元周刊》第12期封面故事講述中國中醫和氣功領域中的知名人物、曾經是中國人體科學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員李有甫,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斷然放棄了他那用無數辛苦汗水換來的名利和成就,成為了一位普通的法輪功弟子。這條從大師到弟子的道路,雖然他走得是如此地毅然決然。但顯而易見的是,這不是一個簡單和輕易的選擇。從大師到學徒,是什麼東西能有這麼大的吸引力,讓大師級的人物甘拜為徒呢?這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李有甫從大師到徒弟的傳奇
文 ◎ 王靜雯 圖 ◎ 新紀元

李有甫一戰成名,是在1982年的全國民族體育比賽上。當年已經33歲的李有甫,憑著一支3尺多長、拇指粗的鞭桿,使得滿堂震驚,並獲得了這次比賽的武術冠軍。

那時李有甫還是山西大學的武術碩士生。在之後的10多年,李有甫從武術,進入了中醫和氣功的領域,逐漸成為中國響噹噹的大師級人物,並且成為中國人體科學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員。這位兩個武術名家陳盛甫、陳濟生的高徒,也是中國少有既有武術功底和氣功功能,又有理論研究功底的大師,後來更成為中國中醫和氣功領域中的知名人物。

陽春3月的洛杉磯,已是花簇錦銹。在他整潔的家中,李有甫接受了新紀元的專訪。李有甫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和善、謙遜,哪怕是對慕名而來者也是恭敬有加,彬彬有禮。他文氣的外表,儒雅的氣度更像個學者,只是在舉手投足中流露出習武人的陽剛英武。他話不多,不願談論自己,只是在記者的再三詢問下才提起過去的成績,語調平和舒緩,不急不躁。幾次採訪下來,記者也領略到了他太極拳般行如流水,剛柔相濟、孜孜探求的性格。


鞭桿,是李有甫先生武功絕技之一,內含刀劍槍棍招式,實用而且動作優美。圖為李先生正在演練鞭桿。(攝影季媛)

自古英雄出少年

「鞭桿是中國西北的武術技法,融合了刀、槍、劍、棍的手法創立的,既攜帶方便,又不像刀槍那樣容易傷著人,而且動作多變,技巧高超,既進攻靈活,又防身實用,非常好」, 李有甫介紹說,「最早是明朝的一員大將發明的,明朝滅亡後,這位將軍出家當了和尚,後來傳了幾代後就傳到了陳老師,他又傳給了我,非常好的功夫。」

李有甫說的陳老師,是山西大學的陳盛甫教授,也是中國的第一位武術教授。不過李有甫拜陳盛甫為師,並不是考上山西大學武術碩士之後,而是在文革期間的事情了。

李有甫出生在河北大廠縣的農村。大廠雖然離北京不遠,但在60年代初中國大飢荒的時期,民眾生活也十分困難。「我11歲那年遇上所謂3年大飢荒,村裡集體吃大鍋飯。全村一二百人每天到隊裡領取一頓稀粥,稀粥清得就跟洗碗水一樣。我們村有個小個子會計滿臉麻子,為人很兇。他掌杓時說不給誰吃就不給誰,動不動就打人,一次我看見他把一個飢餓的老人家打暈在地,而他自己卻在一旁大吃大喝,既抽煙又喝茶。有次他把我家的那杓稀粥也扣了,我和母親就餓了一天。還有一次我大哥把部隊上省下的生活費寄給母親,卻被會計把錢全搶走了。」

就這樣,麻子會計成了李有甫練武的最初動力。而少年的李有甫喜歡看書,尤其是岳飛傳和楊家將的故事,經常讓他洶湧澎湃,因而下定決心要習武。

第一位老師,是李有甫同學的父親。這位啟蒙老師擅長摔跤,對基本功要求非常嚴格。李有甫每天凌晨5點起床練功,從未間斷。啟蒙老師對武德要求也十分嚴格,不許和不懂武功的交手,也不許打架。麻子會計後來並沒有挨打,應該感謝李有甫的這位啟蒙老師。

初顯武功救同學


年青時的李有甫在練劍。(新紀元資料室)

李有甫堅守啟蒙老師的教導,從不外露功夫,直到1968年。

1966年,李有甫16歲,考上了山西太原鐵路機械學校,這是一個中專。然而很快就到了文化大革命,沉迷於武功的李有甫,成了一個逍遙派,即不參加任何派系的游離份子。

1968年的夏天,某造反派組織把李有甫的幾個同學堵在了一個街道內毆打。李有甫知道後前往探視,被對方數十人堵截。對方二話未說上來就動手。「我當時並沒有想打架,只是本能抵抗,他們有槍有刀,但很快被我打倒了好幾個人。對方有槍,我跑的時候被一個人抱住了,我沒多想拳頭就上去了,但挨在他的頭停了下來,可能他心有所動,就把我放開了。」

結果這成了少有的李有甫和人動手的一次,結果竟然成為當地青少年的傳奇故事之一。「他們傳得很玄乎,但其實也就幾分鐘的事情。」

拜武術教授陳盛甫為師


李有甫拜過多名武術名師,也練過多種門派的武功,除了「太極拳」之外,他也是「八卦掌」高手。上圖:李有甫在練「八卦掌」。(攝影 季媛)


李有甫的劍式(攝影 季媛)


李有甫在練他的成名武功—「鞭杆」。(攝影 季媛)

就在那一年,李有甫在山西大學的牛棚裡,找到了武術教授陳盛甫。「陳老師當時已70多歲了,正被關牛棚,每日挨批鬥。聽說我要拜他為師,他很驚訝。他看了看我,叫我第2天早上6點到他家樓下等他。當時我住的學校離老師家要走40至60分鐘的路程,我擔心遲到,早上4點就起床出發了。等5點多我剛到他家樓下,老師就下樓來了。

他讓我演示了一遍我會的東西,說我有基礎,練得也用功,但我的方法不對,於是收我為徒。據後來老師說,他開始也沒指望我什麼,他對每個學生都一樣。相反他表揚過很多人,但從來沒表揚過我。」

李有甫回憶,陳教授經常表揚師兄弟們,這讓他好幾年心裡不好受。後來才知道老師的苦心。「老師說他一直在觀察我,一般來學武的,學了3年、1年或幾個月就走了,可我跟著他堅持了10年。10年中我一直很尊重老師,練得也很刻苦,無論天寒地凍還是烈日炎炎,我每天一大早風雨無阻的從大老遠趕來學武,儘管幾年裡老師只教了我一套拳法,我就默默地在那練,從不打擾他。」

後來陳盛甫傳授李有甫其他功夫,他不但精練了長拳、底功拳、八掛、太極、刀、槍、劍、棍等功夫,還繼承和研習了老師獨特的功夫--山西鞭桿。練武之餘,老師也教他靜坐氣功、站樁、八段錦、易筋經、五禽戲等氣功養生法。

1979年,李有甫獲得山西省傳統武術項目業餘組冠軍,1982年憑著鞭桿,獲得了全國比賽的冠軍。

太極高手陳濟生門下高徒

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沒有讀過高中和大學的李有甫,自學大學課程,參加了研究生的考試。因為英文不合格,李有甫直到1981年才考上,成了陳盛甫的武術研究生。陳盛甫教授把這位得意門生,介紹給了自己的結拜兄弟,山東濟南武術協會主席,山東武術館館長陳濟生。

「他的武功很高,據說他年輕時參加全國擂臺賽,那些武林高手冠軍們和他比武時根本碰不到他的身體,瞎打一陣,反把自己累倒了。我學的是陳濟生老師的『靜功太極108式』。 一般的太極拳練數十分鐘,而他的108式要練3個小時。練習時老師要求我頭上頂個球,無論怎麼動球不可落地。

陳濟生老師還教我打坐,後來還傳了我『活步太極拳』,『遊身八掛掌』、『迷魂掌』、『閃劍』等秘不外傳的高深功夫。陳老師常說,慢練就是快練,當真的慢下來達到入靜狀態時,在別人眼裡你就快得不行。後來我才明白這是走了另外空間,兩個時空概念不一樣。」

武術是分層次的,最低層武術重點是攻擊,高一層的就是防守,再高一層就是不攻也不防,隨心所欲,出神入化。「陳老師說他收我為徒,一是因為有師兄弟推薦,二是他發現我天性不喜鬥也不驕傲,於是他要傳我秘不傳人的點穴術,一伸手就能把人點死了,非常高超的手法。我聽後說我不想學,老師很吃驚,很多人想方設法求他教這個他都沒傳。我說我想學能救活人的本領,而不是把人害死,於是老師還傳了我解穴的高級手法。」

1989年快90歲的陳濟生老師臨終前要把最後的本領秘傳給李有甫,但他因為工作忙未能及時趕到,老師含著淚對自己的小兒子說:「有甫不來,我將這東西帶走了,從此沒有了。」李有甫現在說起這事,仍然非常唏噓:「遺憾的是老人家連身邊的兒子也未傳。我常常為此感動難過,人們常說學生要尊重老師,其實老師珍惜學生勝過學生自己對待自己。」

==========================================
遙診功能:手掌觀病


李有甫和兩位被他治好病的俄羅斯小朋友。 (新紀元資料室)

李有甫想要救人的想法,從很早就有了。李有甫是孝子,母親多病,他早就開始研究針灸和經脈穴位等書籍,還真的大大減輕了母親的病痛。

「最開始我只是看書,照著書上經脈穴位圖找穴在自己身上扎針,後來認穴和下針的感覺,大多也是從那時開始的。」

太極是內家功法,練到一定層次身體會非常有感覺。李有甫說,陳濟生老師教的108式太極,和別的太極非常不同,內氣在身體經脈中行走的感覺也非常不同。練功之餘,李有甫也攻讀了大量中國中醫書籍,包括《黃帝內經》、《傷寒論》,和道家的《雲集三千》等,並開始了他的「救人」歷程。

找到了獨特的治病方法

「我一般用針灸、點穴和中醫結合的方法給人治病。今天上午還有個美國婦女帶著她剛出生2個月的兒子來看我。他們夫妻倆40多歲了一直沒孩子,丈夫家三代獨子,西醫中醫都試了,還花了幾十萬做人工受孕,兩次都失敗了。後來找到我,我就跟他們解釋,母親就好比土壤,要讓種子發芽就需要合適的陽光水分營養等成分,要按自然規律來調理人體機能,不能強行硬用試管嬰兒的外在辦法。他們接受我的觀點後,經過幾個月的調理她就懷孕了。那孩子長得真漂亮。」

1992年,李有甫去俄國科學研究中心工作幾個月後要離開時,有一個女孩叫阿琳達,4歲,患有代血病,血細胞壞死,20項血液指標中只有2項正常,人瘦得皮包骨,連頭髮都乾枯焦黃。她父母找到他治病,小孩怕疼不能扎針,李有甫就用耳部按摩的方法給她調理,2個多月後她的血液檢查全正常了。

另外一個男孩患有嚴重的癲癇,每天發作5次以上,正吃飯時發作了,把舌頭咬傷了,正走路突然就倒下了,沒法正常生活。李有甫給他治了幾個月後,基本上不發作了,發作起來也很小。

「關於點穴,我也是把武術、氣功和中醫結合在一起用的,給很多人治好了病。比如懷柔職工大學有個人上山打獵,不小心從山上摔下來,骨頭沒壞,但整個人就是動不了,像植物人一樣昏死過去了。我一看就知道是閉了穴道,用手點了幾下,那人就站起來了。1990年《中國青年報》,《中華兒女》等報導我之後,全國很多人來找我治病,效果都不錯。」

「2004年,有個基督教的牧師,58歲,他也是我家人的朋友。一天夜裡12點了,他太太打電話說他有中風跡象,當天晚上就病重了,送醫院急診,第2天早上醫院說腦死亡了,沒救了,連他姐姐和兒子都同意醫院的說法,準備火化了,但他太太還想試試,就悄悄找到我,我就以朋友的身分進到急診室給他扎針,2周後他沒生命危險了。醫生很吃驚,她太太就跟醫院講了實話,說她請了中醫給他治療。醫院說中醫效果這麼好,那就繼續治療吧。我給他全面治療幾天後,他就從危重病房換到普通病房,後來到了護理中心。他身上連著的七八條管子,什麼氧氣管,輸液管、導尿管等,醫生說他一輩子都摘不掉的,我扎針後全撤了,現在基本恢復正常了。」

遙診功能的掌上乾坤

1987年,經朋友介紹,在山西大學當講師的李有甫到北京參與了由錢學森主持的人體科學研究,並在中國人體科學研究學會下屬的研究中心擔任副研究員。

「當時中國,能搞科研的很少有武術功能底子,而有武術和功能的人,卻很少能搞研究的,所以我就成了少有的又有功能,又能搞研究的一個人。」 李有甫的功能,是「遙診」,即不接觸,甚至不見面就可以知道別人的疾病。

由於苦練太極,李有甫掌上的感覺十分敏銳。當他看到掌上五行八卦分布的說法後,發現如果自己想像把別人放在手中,手掌上會有不同的感覺。「手掌上的各個部位,和人體器官相對應,又有冷熱脹痛痲等9種不同的感覺,所以就可以知道別人的病症所在。」

這樣的功能,在目前講究「科學」的中國,不但科學人員難以相信,就連中醫都持懷疑態度。李有甫在北京骨科醫院進行合作研究,一位老中醫當場讓他演示。這位老中醫曾經留美,歷來不信氣功和功能。結果李有甫告訴他說,老人有冠心病、十二指腸潰瘍,右腿有關節炎。「老中醫半晌不出聲,最後一拍桌子說,從今天開始我相信氣功了。」

「我主要是從科研的角度,測試人體功能的準確性。我有遙診功能,一般我坐在房間裡,讓人從屋外進來,我把手一伸或看他們一眼,不用任何儀器,也不用接觸他們身體任何部位,我就能說出這個人有什麼病,他現在身體的感受。旁邊該單位的醫生幫我做紀錄,事後對照這個人自身的感受和他的病歷卡,發現我的診斷很準確。

一天我能這樣遙感診斷十幾個人。我先後在北京積水潭醫院、262醫院、中國科學院民族所、清華大學等單位對共計約4千人進行了遙診,準確率幾乎100%。後來不少北京高層,包括國家主席,部長、將軍一級的,也請我去幫他們診病,他們都覺得很好奇,花幾十萬元才檢測出來的病,我看一眼就能說出來,於是不少人都相信了氣功是真正的科學。」

現在是中國空軍中將的劉亞洲,也曾經見過李有甫,讓他遙測夫人李小林的健康。李有甫告訴他說,李小林有失眠症,而且右腿受過傷,劉亞洲證實了失眠症,但卻否認腿傷的事。在李有甫的堅持下,劉亞洲打電話給夫人,最後證實他夫人前一年被車撞傷右腿,但沒有告訴劉亞洲。

「人的大腦就像一池清水,靜下來就可以看到反射的景物」。

=================================
見證轉世輪迴

「由於我對武術、氣功、中醫這三方面都有親身實踐和切實的研究,1987年我被聘為北京傳統醫學研究所常務副所長,中國人體科學學會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開始與中醫醫院、北京中醫大學的研究人員一起研究氣功和特異功能現象。我接觸了很多具有特異功能的小孩,證實他們真的能看到過去發生的事,能透視人體看病,能具有搬運功能。

舉個輪迴轉生的例子。我曾在人體科研中心對特異功能的青少年進行雙盲測試,分別讓他們看同一個人的前世,接受測試的這三四個少年分別在不同的城市,互相之間未見過面,更不認識,但他們看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比如有個殘疾女青年很出名(這裡就不說她的名字了),2歲時被火車軋斷了雙手,後來她學會了用腳寫字,還研究甲骨文。我就讓這些特異功能的小孩看她為什麼會沒了雙手。一個北京孩子說她前世是個很惡的動物,用手幹了很多壞事,所以這世得還業。一個在廣州的孩子說的跟北京的一樣,還說她這世比較善良,下輩子還可能修得正果。另外還有個孩子看得更具體,說她前世是個蜈蚣,修得一定的能量,那些觸手都變得白白的,但它害死了很多人,這輩子她生下來時手很白。後來她自己證實說生下來時兩隻手雪白,很好看。

還有位著名編輯,現在已去世了,當時我用天目看他的前生,看到一個好像獅子一樣的動物,但毛比獅子少。那些特異功能的孩子說他是個神仙的坐騎:麒麟。我還遇到一個病人,他從腰以下整個下身到腳後側,每天疼得要命,但怎麼檢查都查不出毛病,就是疼。後來發現他上輩子是個當官的,經常打人,把人屈打成招,所以這輩子輪到他遭同樣的苦了。」

「早在1975年我在一個武術老師家裡看到一本書叫《識天機》,是預言中國每年會發生什麼的。老師只允許我在他家看,不許借也不許抄。出於好奇,我就把第 2年(1976年)要發生什麼的描述背了下來,我現在都還記得上面寫著:「人馬聚燕南,金殿王者興。犬吠三千里,骨肉各分帳。」

當時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事後才明白,1976年周恩來死後,有十萬多名學生聚集到天安門廣場搞紀念活動,結果被說成是「反革命暴亂」。天安門廣場就在燕山的南邊。那一年華國鋒當上了國家主席,登上王者寶座。不久發生了唐山大地震,死了幾十萬人。不但北京天津受衝擊,連新疆那邊也鬧地震。地震前動物是很敏感的,狗一直叫個不停。晚上人們不敢住在屋裡,在外面搭起塑膠小篷子,一家人分別住在不同的棚子裡,分帳而睡。

有功能的人是能事先知道很多事的。1989年六四學生運動前,我就感覺推算出要發生流血事件,但沒想到那麼殘酷。

========================================
上下追尋 苦求正道


李有甫說:讀完《轉法輪》後,我覺得這才是真法真道,我決定不再練「太極拳」、「遊身八掛掌」、「迷魂掌」了,因為我探求的是真理,誰能揭示宇宙真理我就學什麼。(攝影 季媛)

我能感受到很多東西,但我不想看也不想感受,我也不重視功能,因為這些不足為憑,我重點是在法理上提高,修煉心性。功能只是小能小術,不能解決人的根本問題,只有提高層次才能真正解脫。

高強的武功,神氣的功能以及響亮的名氣,並不能給李有甫帶來真正的滿足。「我看了很多相關書籍,中醫的,道家的,我感覺到很多書其實講的是修煉,也感覺到應該有更高的層次,但如何提高,卻找不到門路。」

「自從我開始練氣功以後,特別是特異功能的研究,讓我明白人是有過去世的,這世界是有另外空間存在的,另外空間裡有各種各樣的生命,有佛、道、神,也有低靈、爛鬼等,而唯物論否定另外空間的存在,把人的認識完全局限在我們看得見摸得著的物質空間裡,這樣的世界觀是看不到宇宙真相的,於是我開始在宗教中尋找人生真諦,我相信宗教中說的都是真的。」

「我有個特點,喜歡鑽研。我不看別人怎麼做,我就願意自己思考,探索事物的真相。來美國後我繼續研究各種宗教色彩的修煉方式,嘗試了許多修佛修道的法門,也有些收穫,但最後總感到這些琳琅滿目的文化在裝飾人類的同時,其基本內涵都失傳了,按照書上講的練,怎麼練也提高不大,書中講的話好像在兜圈子,讓人理解不了背後更深的含義,於是我就不停的尋找,苦苦的探索,最後終於找到了。」

1993年,兩位美國華僑想在洛杉磯興辦氣功和中醫的康復中心,在北京找到了當時已經頗有名氣的李有甫。後來因為合資人意見不和,康復中心沒有正式開張,但卻把李有甫引到了美國。

「當時我在廟裡教人無數,也看了許多佛經,經常打坐,能夠背金剛經。但其中的道理,卻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後來發現,其實那些人自己也不知道。」

喜得大法 熱淚橫流


如今,李有甫已經從一個「大師」重新成為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弟子,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李有甫也在街上發真相傳單和參加抗議活動。圖為李有甫在練法輪功第五套功法。(攝影 季媛)

1996年,尋尋覓覓的李有甫終於找到了他認為是高層次的修煉方法。

中國著名歌唱家關貴敏是山西人,和李有甫早就相識。在報紙上看到關貴敏到洛杉磯演出的消息後,李有甫便尋上門去,老友相見,話談得十分投機。李有甫說了到美國之後的情況,也談到了苦於無法可尋的苦惱。結果關貴敏告訴他說,自己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功。

「當我第一次拿到《轉法輪》時,我一口氣讀完了全書,一邊讀一邊流淚。48歲的我激動得淚水直流:我尋覓了半輩子,結果終於在美國找到了答案,李洪志老師在書裡都講出來了。我突然明白了,我過去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為我今天理解法輪功而做的準備。

那種迷途中見到光明的喜悅讓李有甫非常激動,因為他覺得終於在一團迷霧中看到了光亮,找到了一個能實實在在教人修煉的具體方法。「修煉兩個字,修在先煉在後。法輪功直接講出了『德演化成功』,『心性多高功多高』的修煉原理,而且法輪功層次很高,李老師把不同層次不同的法都講出來了。」

剛得法的時候,李有甫每天打坐2個多小時,抱輪2小時,讀書2小時,異常投入。「我覺得能學煉法輪功是件非常寶貴非常幸福的事。我也常給我的武術學生,中醫學生還有我的病人們推薦法輪功,讓他們也來感受法輪功帶來的幸福。

以前我由於工作忙睡眠時間短,經常頭痛,練了30多年的武術、氣功和中醫,也沒治好這個病。剛煉法輪功沒多久,頭痛病又犯了,而且非常厲害,我在給病人把脈時手都疼得直顫抖,回家都開不了汽車。我知道這是在消業,李老師在書中講明瞭病產生的根本原因,回家後我就打坐,疼得再厲害也不停,就這樣打坐了一宿,天亮時才迷糊了會,從那以後,我再沒有頭疼過。」

不二法門和「捨」的難關

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中,對心性有這樣的解釋:「心性是什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這樣你才能真正提高上來,這是提高功力的關鍵原因之一。」

對李有甫來說,「捨」是一大難關。

由於法輪功要求「不二法門」,練法輪功不能同時修練其他氣功,作為內家功法的太極拳,也屬於一種氣功修練。

放棄已經練了20多年而且已頗有造詣的太極拳,對李有甫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讀完《轉法輪》後,我覺得這才是真法真道,我決定不再練「太極拳」、「遊身八掛掌」、「迷魂掌」了,因為我探求的是真理,誰能揭示宇宙真理我就學什麼。

當時我正準備出一本關於道家功易筋經的書,馬上就要定稿了,我決定不出了,還有以前我用特異功能給人診病治病的紀錄,厚厚幾本,我通通把它們燒了,因為我不想留這些以後用來顯示,這些都是我要放下的。」

但如此的捨仍然不夠。法輪功要求弟子不能用功能給人看病,李有甫再放棄使用「遙診」的絕技,不再使用功能診病。

李有甫先後被Samra 和Alhambra 中醫大學聘請為中醫教授和武術教授,主要教授學生太極拳和中醫理論。

「1999年3月我參加了洛杉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會上和大家分享了我初學法輪功的經歷。交流會那天,我感覺到了師父要來,感到了很強的能量。一想到要親眼見到師父了,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以前我見過很多名人,再高級別的人都見過,從來沒有這種激動的心情。這是千萬年的緣分,這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殊勝的事。

師父對人很和善,他聽了我的發言後對我說:「以前練的功,好的都留下了。」我聽了很感動,費了好大勁才忍住不讓眼淚流出來。

太極拳心法已丟失

「煉了法輪功之後,我發現以前的那些功能都還存在」,李有甫說,「師父處理的都是些不好的東西,原來正法修煉的東西,還保存著。」

對於這位太極高手,如何比較法輪功和太極拳呢?「太極拳的心法已經失傳了,這是師父說的。」李有甫解釋說,太極的煉法還在,但修法已失。「修煉嘛,修在先煉在後,但如何修心的法則,其實早就不在了。只知道不停的練,以為苦練就可以長功,其實不是這樣的。」

太極拳高手之間,也經常切磋,輸贏勝負之間也經常有爭執糾紛存在,李有甫說,有時候也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存在,那是修心之法已經不在的緣故。

「以前我練道家功練得好時,晚上睡覺就感到身體在空中飄,很舒服自在,那時候感到飄到雲彩之上。後來煉法輪功後,我也感覺身體上飄,但經常是飄到地球外邊去了,感覺地球越來越小,後來太陽也越來越小。一次衝到銀河系之外了,到了宇宙空間中,周圍黑黑的,速度非常快,當時想說我還得回去修煉,叫起師父的名字,結果一下子就回來了。那種層次是非常不同的。」

「在研究佛經時我看到這樣一個故事。釋迦牟尼佛出生後不久,他父親找來一個相面的人預測他的未來。開始相面的根據三、四千年前古印度的預言推算這位太子是轉輪聖王轉世,但仔細推算發現不對。轉輪聖王是來正全世界的法,教全世界的人向善,締造全人類新文化的,而這個太子的使命只是佛陀。」

他認為,自己以前練過的東西和法輪功不可同日而語,並不在一個境界中,所以不能加以比較。而被人稱為大師,現在也當成了笑話。

「我常感嘆人類還能有這樣美好的修煉機緣,還能有這樣純正高深而又實實在在的高德方法,能修煉法輪功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那種幸福美妙的感受難以言表。」

珍惜千古奇緣

李有甫是武術和氣功界的名人,不少中醫和武林中人,因為他而開始修煉法輪功,但也有人不願意相信。「關鍵還是看他們看重什麼,有人看重自己那些東西,守著自己的理論和功能不放,當然就不會修煉法輪功。」

「有人說《轉法輪》文字不規範,我就告訴他們,這本書是給全世界每個人準備的,不管男女老少,有知識的還是沒文化的,人人都要能聽得懂,所以師父用了最淺白的語言講了最高深的道理。『大道至簡至易』,複雜了並不一定是好。」

他說以前背過《金剛經》、《楞嚴經》等佛經,但不明白他們講的是什麼,提高不了,而《轉法輪》卻是字字洩露天機,很多高層次的理都講出來了,一步一步怎麼修,遇到問題怎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行事,這些《轉法輪》都講得清清楚楚,裡面的內涵極為深刻。

「佛經中早就講過,現在是末法時期,以前的法都度不了人了,要等轉輪聖王傳新法時才能得度。佛陀說:『依法不依人,依意不依語』,靜下心來讀就會有收穫。若有心要修煉,錯過了這千古機緣那時太可惜了。」

如今,李有甫已經從一個「大師」重新成為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弟子,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李有甫也在街上發真相傳單和參加抗議活動。而他在大學的講課當中,也多了一項「講真相」的內容。

「我想不通江澤民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我見過很多不同門派的氣功,為了掙錢,他們玩的那些江湖把戲,如吃托,他一舉手就能讓人應聲倒下,這些騙術我都能看穿。法輪功這樣正的法,假如中國多一些人學煉法輪功,中國就會成為君子國,神仙國,法輪功百利而無一害,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是幹了件最大的蠢事,不但害了百姓,害了國家,也害了他自己。」

「剛才說到我給那個基督教牧師治病的事,事後他的教友們都問我:他當時都被醫院判死刑了你還去救他,你不怕萬一治不好擔責任?要中領館的人趁機誣陷法輪功怎麼辦?我當時沒想這些個人得失,我想到的只是救人。法輪大法好,這是千真萬確的事。迫害持續一天,我們的反迫害就繼續一天,直到迫害結束。」

我過去所謂的大師,只是常人水準上的大師,在真正修煉者面前,我還是個小學生,在真正修煉層次上我只是剛入門的學徒。而以前走過的所有的路,現在看起來,都是為了最後的得法做了準備鋪墊。

===================================
修煉是人類文明中久遠奧妙的領域


圖 :新紀元

文 ◎ 新紀元資料室 圖 ◎ 新紀元

修煉是人類文明中一個淵源久遠、奧妙無窮的領域,通常包括心法(也稱原則)和功法兩部份,其內涵遠遠超出了哲學與健身的範疇。功法一般指用於修身的部份,而心法則是教人修心、使人境界提升的關鍵所在。雖然修煉的精髓自古以來從不在社會上公開進行深入探討與普及,但因為其能揭示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宇宙奧秘的能力,使其仍然在中國文化和西方文明中都留下了種種痕跡。

中國古代的太極、河圖、洛書、八卦,印度的古瑜迦,西方的一些靜修方法,都隱含著修煉的奧秘,但隨著歷史的推移及其心法的失傳,現代人已經很難觸及那些修煉方法原本的深意了。

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5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修煉法輪大法,只要反復靜心通讀《轉法輪》,努力按照書中闡述的真善忍標準要求個人心性的提高並輔以煉功,短時期內就能達到意想不到的高層次,返本歸真。

法輪大法直指人心,指出真正修煉就得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的這顆心,叫修心性。

《轉法輪》中說,心性是什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這樣你才能真正提高上來,這是提高功力的關鍵原因之一。

《轉法輪》中還介紹,旋轉的法輪具有同宇宙一樣的特性,他是宇宙的縮影。佛家的法輪,道家的陰陽,十方世界的一切,無不反映在法輪裡。法輪(順時針)內旋度己,從宇宙中吸取大量能量,演化成「功」;法輪(逆時針)外旋度人,發放能量,普度眾生,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在修煉者附近的人都會受益。

法輪大法明慧網介紹,法輪大法是使修煉者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與其他任何功法都有根本的區別,他的獨到之處主要有以下8點:(1)修煉法輪,不煉丹,不結丹;(2)人沒有在煉功,法輪卻在煉人;(3)修煉主意識,自己得功;(4)既修性又修命;(5)五套功法,簡單易學;(6)不帶意念,不出偏,長功快;(7)煉功不講地點、時間、方位,也不講收功;(8)有師父法身保護,不怕外邪侵擾。法輪大法是正法,只要修煉者按照大法的要求守住心性,去掉執著心,在修煉中放棄任何不正確的追求,就一正壓百邪。法輪大法在理論上完全不同於傳統的修煉方法,不同於各家、各門派的煉丹學說。

法輪大法明慧網介紹法輪大法修煉分為世間法和出世間法等諸多層次。修煉一開始就處在很高的起點上,為修煉者和修煉多年而不長功的人提供了一個最方便的法門。當修煉者的功力和心性達到一定層次後,實現在世間修成金剛不壞之體,達到開功開悟,整體昇華到高層次。大志者學正法,得正果,提高心性,去掉執著方為圓滿。

《轉法輪》被譯成約30種語言

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約30種語言,並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還有更多語種的翻譯正在進行過程之中;目前世界上有8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法輪功修煉者,還有更多地區的民眾正在陸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世界各國政府機構、議員、團體組織等紛紛對法輪大法和創始人頒發褒獎及感謝,已達1,223項。(其中美國1,051項,加拿大135項,澳大利亞12 項,台灣9項,中國1999年以前6項,歐洲6項,新西蘭、日本、印度尼西亞、秘魯各一項。)自2000年起,李洪志先生連續4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

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為修煉標準,是修善的、和平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自願的、免費的。不分男女老少,從幾歲幼童到九旬老人,修煉者每個人都是社會中的一員。對個人來說,修煉法輪功不但能袪病健身,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和平,而且能開啟智慧,逐漸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對社會來說,修煉法輪功能增加社會的穩定、包容與祥和,提高人們的整體精神生活質量。自傳出以來僅憑人傳人、心傳心便修者日眾,1992年至2002 年的10年時間內,法輪功傳遍中國和世界50多個國家及地區,受到各國政府、團體700多項褒獎與支持,目前全球各族裔的修煉者人數超過1億。

從1999年7月20日起,中共江澤民出於個人的妒嫉與偏執,開始了對善良法輪功民眾的鎮壓。他利用手中竊取的權力,脅迫國家宣傳機器漫天造謠誣陷法輪功,製造恐怖、隔閡與仇恨。近8年來上億的法輪功群眾被無辜地迫害,近百萬人被送進監獄與勞教所和精神病院,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無辜地迫害致死,而且這種迫害還在繼續著。這場迫害不僅是針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也針對著所有自願信仰和追隨真善忍的人們,是對人類正義、道德與良知的無情毀滅。各國法輪功學員都在極力地想使全世界人民與各國政府知道這場迫害的真相與迫害的邪惡程度。

近8年來在異常殘酷的迫害中,法輪功學員在巨難中表現出令人矚目的勇氣與和平本質。法輪功修煉所帶給人的純正、在受迫害的情況下仍能先他後我的境界,以及全球法輪功學員共同走過的和平歷程,在修煉界樹立了光輝的歷史典範,並為促進人類道德水準的回升起到了至關重要的積極作用。

法輪大法造就著大法修煉者的真誠勇敢與寬容慈悲。目前,法輪大法弟子們在用自己的言行努力向世人證實著法輪大法,幫助更多的人抓住這千載難逢的修煉機緣、走上返本歸真之路。(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王京編譯報導)四月二日,德國第二大日報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發表文章,報導了中共打壓法輪功,並以盜取器官方式謀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
  • 吉林省法輪功學員王衛東,2002年被白山勞教所、朝陽溝勞教所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被釋放後不斷受到警察恐嚇騷擾。最近王衛東身體情況惡化,於2007年2月17日離世。
  • (大紀元記者田宇採訪報導)自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法輪功傳出至今,法輪功在中國已經是家喻戶曉,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到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的迫害到現在也已經八個年頭了。在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爭下,法輪功的真相陸續揭開,中國知識份子群也開始關注法輪功學員代表的精神與文化現象。
  • 時間過的真是飛快呀,轉眼翠芳離開我們已有四年了。作為她的一名朋友,我記住了她遇難的日子公曆3月19日(皇歷二月十七),每到這幾天,就會回憶起她的音容笑貌,她的善良,她的豁達。想到翠芳,心中多是悲痛。想到她吃了那麼多的苦,離開時遭受那麼殘酷的折磨,心中真是憐惜的疼痛。
  • 台港法輪功學員控告香港政府非法遣返的司法覆核案,上個被香港高等法院駁回,由於判決理由荒謬,引起台港兩地法律界的批評和關注,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批評法官的判決有虧欠,並指出港府利用司法制度缺憾,逃避法律責任。
  • (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台灣及香港法輪功學員控告港府拒絕入境及非法使用暴力的遣返案,原告的司法覆核訴求於上月23日被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駁回。事件引起台港兩地法律界、人權界的批評和關注,指判決理由荒謬,明顯的偏袒港府。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指出,這次遣返事件雖然違反國際公約,但是港府利用司法制度的缺陷來逃避法律責任。他認為港府拒絕法輪功學員入境的決定來自中共的政治壓力,並批評法官的判決有虧欠。
  • (大紀元記者李楊採訪報導)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張偉傑被江岸區「610」秘密抓捕後,其妻陳曼積極通過各種渠道尋找丈夫:撥打110報警電話、市長熱線、前往「610」辦公室。陳曼表示,作為家屬就是因該理直氣壯的去要人,這是個道義問題,丈夫沒有犯罪,是好人。如果每個人面對邪惡都退縮,這個社會最後就會變的連一點呼吸的空間都沒有。
  • 2007年四月一日,克里夫蘭市愛爾蘭美國俱樂部 (Irish American Club)舉行盛大晚宴和頒獎大會,褒獎第一百四十屆聖‧派翠克(St.Patrick)遊行獲獎團體。
  •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日上午,數名法輪功學員來到俄羅斯駐愛爾蘭的使館前,抗議俄羅斯政府違反國際人權條約、強行秘密遣返聯合國難民法輪功學員馬慧母女,要求俄羅斯政府尊重人權條約和本國法律,保障俄羅斯境內法輪功學員的人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