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09月25日讯】自从去年,忽然换了大连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之后,王珉在辽宁,一直没有大的实质性廉政建设的举动,这并非是薄熙来原先治下的大连以及辽宁的水域干静,而是中南海的内斗两派力量正僵持不下,王珉还不想站错队,但这几天情况似乎有点变化,不仅足坛反贪直上云霄,好戏连台,而且,省委,省政府,省政协的主要领导们均大举提倡法制政府,一个腔调高喊“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口号,虽然他们落到实处,还任重道远,但其气势先声夺人,值得关注。

据新华社报导,9月13日,省委在辽宁人民会堂召开了省委中心组(扩大)法制建设专场报告会,邀请全国“百名法学专家百场报告会”辽宁专场报告团作专题报告,王珉主持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政高,省政协主席岳福洪出席报告会。同是一个蓝天,辽宁省与唱红打黑的重庆有意划清界线,力求以法治建设制约官员,而不是重庆似的虚构一个封建社会的“包青天”,破坏仅存的法律程序,选择性执法,所以,王珉在会议上指出,只有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不断提高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特别是领导干部依法行政的意识、能力和水平,不断健全对行政权力的监督和制约机制,切实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才能为加快辽宁全面振兴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他说,全省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切实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把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作为关系全局和长远的大事抓紧抓好。这当然都没错,但王珉的首要任务是对薄熙来苦心经营十几年的大连以及辽宁的一些重大的冤假错案进行彻底的清理和纠正,其中多年上访的具有代表性的数十起大案,已成为窒息人民群众积极性的绳索。在笔者看来,单是空喊口号和释放既往不咎的信息,虽然是狡猾官员稳定政敌,明哲保身的绝招,但与“法制政府”及“违法必究”的承诺自相矛盾,并不能从根本上抓住辽宁人心不顺的关键问题,笔者奉劝王珉动作再果断和明朗一些,力度和实质性的步子再大一些,切莫对已作困兽斗的薄熙来存有任何幻想,因为他在重庆继续破坏法制,鼓吹人治,并企图成为“毛泽东第二”,已与世界民主潮流和人心所向背道而驰,也与建设法治政府的党内改革派的观点南辕北辙,唯其如此,笔者才认为辽宁省近日的举动牵动民心,值得肯定。

据新华社报导,王珉在会上强调,要加强领导,加大力度,加快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步伐,进一步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加快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大力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坚持把行政决策纳入法制化轨道,健全科学民主的决策机制。加强制度建设和规范执法,切实提高制度建设质量,全面提升行政执法规范化水平。完善监督问责机制,提高行政权力的监督效能,督促和制约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依法行使职权、履行职责。他说,要进一步做好《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和《行政许可法》的宣传、学习和培训工作,为推进依法行政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推动辽宁省依法行政工作不断取得扎实成效。

毫无疑问,以往的大连以及辽宁,并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所谓法制政府,由于薄熙来出身于宫廷,他父亲权威的震慑,使中央到地方,从金州到沈阳,他都是“黑傻子打立正……一手遮天”,在政治上,他不仅把原有的党政两个方面一把手互相监督的机制踩在脚下,大搞“一言堂”,各级官员全部任人唯亲,排斥异己,拉帮结伙,独断专行,而且,指鹿为马,枉法追诉,把一大批与其意见不合的人关进了监狱,比如,刘晓滨案,天天渔港案,陈德惠案,高姿案,杨庆典案,韩晓光案,张步宁案,等等,其对国家法制的破坏,与“四人帮”搞的文革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对法制程序的破坏,对人权尊严的践踏,对罪与非罪的颠倒混淆,大连历史上绝无仅有,这里,我以刘晓滨案为例,细加陈述,恳请王珉思考一下,如何在深入调查,平反这一典型案件之际,追究薄熙来及其同伙的徇私枉法的罪行,与此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应当利用手中的权力,应和温家宝的呼吁,尽快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从根本上杜绝类似悲剧卷土重来!

刘晓滨原为大连市共青团委书记,90年代后期,调任大连中级人民法院任副院长,此前,他为原辽宁省纪委书记,大连市委副书记高姿的秘书,应当讲,在共产党的基层官员里,刘晓滨还是一个比较清廉的人,这一点不仅是我个人,而且是大连许多人的共识,但2000年底,他忽然被大连市国安局特工万国涛,车克民等人拘捕,其罪名是徇情枉法罪。

原来,大连确有一个赴新加坡出劳务的年轻人,在海外加入了台湾特务组织,他承诺回国后为他们搜集情报,实际上案发前,他仅仅是把大连当地的一些媒体的剪报邮寄给了台湾特务组织,事有凑巧,这个特务的母亲姓夏,是大连外语学院的教师,她恰好与刘晓滨的太太范晓霞是同事,于是,在法院依法审理这起间谍案之前,夏老师求助于范晓霞,范老师回家后向刘副院长吹枕头风,但他们不知道,薄熙来原先的秘书车克民是国安局党委书记,已经把刘副院长等政敌的住宅电话,手机监控了很多年,只怕找不到他的把柄。正好撞到了枪口上,刘副院长在审判委员会的例会上说,那个年轻人虽然犯了罪,但他提供的所谓情报没有太大的危害,情节轻微,故依据刑法相关条款,只能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当夜,他的太太范晓霞把这个结果电话告诉了夏老师,这些电话录音被立即送达薄熙来的办公室,他看了开怀大笑,终于抓住了政敌的软肋,他立即指示他们拘捕刘晓滨,下令继续深挖猛追,又以同样的监听跟踪手段,从更多的人身上掌握了其它所谓证据,又把高姿等人也抓进了监狱,逼其交待后台市委书记于学祥和省委书记闻世震,幸亏当时薄熙来仅仅是辽宁省长,中央委员,闻世震认为,刘晓滨有错无罪,辽宁省委常委会集体讨论和投票也没通过对刘的处罚,故此,刘晓滨最终被沈阳市皇姑区法院宣告无罪,{刘晓滨现任大连市旅游局长}当时担任大连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的高姿,著名律师陈德惠等人也大体如此。

由此看来,薄熙来无视国家法律,利用非法手段,破坏程序,徇私枉法,特别是把国安局变成了共产党官员内斗的工具,极大地破坏了民主法律和党内纪律,故在大连的政坛,人们无不对其弄虚作假,阳奉阴违,公权私用,打击报复的罪行深恶痛绝。

此外,在经济上,薄熙来的家人和亲信,几乎囊括了大连1995年他任市长以来所有的城建,招商,融资等大单生意,单是其太太谷开来1998年的所谓开来律师事务所,每年盈利就高达8000万元左右,薄熙来于1997年就成了“裸官”,其太太得到了美国和新加坡的绿卡,两个儿子都在英美国家读书,谷开来的律师所1996年底即在香港,纽约等地开了分所,据大连新闻界消失灵通人士披露,薄熙来在大连贪污受贿的钱财不会少于10亿元人民币!就是这样一个大贪官,竟在重庆展开了唱红打黑的廉政风暴,我认为,王珉已有了他的底牌,薄熙来这样的一个杀小贪官,抓大律师,刑讯逼供,忽悠海内外新闻界的人,展示了高超的演技和权术,正在与胡温进行最后的决战,令全世界叹为观止,其目的是掩盖贪腐枉法的真面目,企图中共十八大上东山再起!

现在,或许王珉有了尚方宝剑,他从法制政府入手,找到了“违法必究”的切入点,可以提纲挈领,举一反三,彻底走活辽宁政局这盘棋!如果薄熙来倒台,中国专制的黑夜就裂开了一道缝隙,接下去更高的贪官江泽民等人就会落马,“六四”真相就会浮出水面,一切冤假错案就会得到平反,中国的民主进程就会恢复,宪政民主的新中国就有希望诞生!

而且,非常富有戏剧性的是,我的一位老朋友的名子出现在新华社的报导中,据称,报告会上,中央法治宣讲报告团团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李清林讲了话,著名法学家、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主任应松年教授作了“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专题辅导报告。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成员出席报告会,省直各单位主要负责同志,省委党校培训班部分学员和教师,省直政法系统处级以上干部参加了报告会。

此文中所指的李清林原为黑龙江省纪委书记,90年代后期,我与他工作上多有交往,他因主办了哈尔滨市副市长朱圣文贪腐案而出名,并改任哈尔滨市委书记,但也倍受舆论争议,后调往河南省任政法委书记,但是,就笔者当年与其交往的切身体会,此人在廉政方面还相当自律谨慎,故我认为,王珉以富有经验的李清林作报告开篇,以法制政府开局,是一个良好的起点,应当一鼓作气,狠狠地挖出薄熙来这个和绅式的巨贪,为中国的民主进程搬掉一块大石头!假如,薄熙来下一届当上了中南海的核心人物,王珉必受其困,因为去年初,他已在大连撤换了盘踞在公检法系统的薄熙来的死党,并对其展开了彻底的调查,也就是说,已经惊动和得罪了薄熙来。以我十余年对薄熙来之观察了解,他得势后绝不会放过王珉,如同薄熙来1998年报复原大连市甘井子区委书记班耀日一样,只要他有可能,他有仇必报!因此,“辽宁王”王珉已没有了退路,他与“重庆王”薄熙来决战的大幕已经拉开,李清林也成了有力的推手!

2010年9月14日于多伦多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评论
2010-09-25 4: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