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江苏灌云县村民:共产党就是黑社会

受伤村民陆习佗(村民提供)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8月03日讯】一、7.31事件

2012年7月31日上午,在江苏省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 ,又发生了乡政府干部、黑社会地痞流氓以及残疾恶人联合对村民大打出手、妄图霸占村民土地的恶性事件。

这天上午大约9时,乡政府干部厉进万等人带领大约二百名黑社会地痞流氓、残疾恶人、泼妇等,个个手持木棍,气势汹汹地扑向该村尚未拆迁完毕的地块,欲强行施工。

由于该地块从2010年非法暴力拆迁至今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所以闻讯的村民陆续赶往施工地点并阻止他们非法施工,随着厉进万 一声“给我打”的厉声怪叫,这帮人棍棒挥舞,疯狂地、雨点般地砸向手无寸铁的村民,可怜村民们被打得哭爹叫娘、鲜血横流。十组村民陆习佗(手机号码:15950768898)的头上被打得鲜血迸流,身上及四肢到处都是伤;七十岁的村民陈秀梅被打得当场昏死过去;十组村民吴彩萍(手机号码:13115135806)先是被地痞流氓们用麻醉药喷射进眼睛而失去知觉后,又被按在地上浑身上下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八十多岁的九组村民陆继先也被按倒在地踢打……

村民们无奈之下,只有打110报警,然而,110接警后好像得了肠结石一样,过了半天侍庄派出所指导员孙从楼(其手机号码:15150900772)的才慢腾腾地带领韩发琛(手机号码:15150900936)、王海洋等警察出现在施工现场,他们不但不抓捕任何凶手,相反,他们却将稍微受了点刮擦伤的地痞流氓用警车送到灌云县仁济医院并为他们提供输液等全方位服务;对于受伤的村民,这些警察连望都不望一眼!村民们个个都气炸了肺,但对于这种警匪勾结迫害农民的恶劣行径又是无可奈何,纷纷怒骂“现在的共产党就是黑社会!”

当天下午,村民陆习佗的父亲陆增华(手机号码:13961351185)到侍庄派出所要求他们出委托书去做法医鉴定,派出所干警态度恶劣,居然不想出,引起陆增华的大怒,发了一通火以后才好不容易拿到委托书。

目前,村民陆习佗和陈秀梅仍然昏迷不醒地躺在医院里接受救治,没有任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去望他们一眼,而侍庄派出所正忙于调看当时打架的监控录像,以便从中找到老百姓“违法犯罪”的蛛丝马迹。

二、过往拆迁民愤极大

此次地痞流氓们欲霸占的地块,属于陆庄村世世代代使用的老宅基地(性质为村民小组集体土地)。自2010年3月,侍庄乡在没有任何批文、没有公告、没有安置劳动力、补偿标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解决农民的后顾之忧等等情况下,欲强行霸占该宗土地并对其上的350多户农民房屋实施非法拆迁。为了达到非法拆迁的目的,他们史无前例地发明了“深夜拆迁、车轮战拆迁、逼迫拆迁、公安干警抓人拆迁、拳脚相加打人拆迁、秋后算账拆迁、株连拆迁、断电拆迁、断路拆迁、深夜人海包围各个击破逼迁、深夜棍棒打砸拆迁、头戴钢盔的一百多人深夜里同时扔黑砖头拆迁、深夜鞭炮骚扰拆迁、深夜挖掘机骚扰拆迁、逼签空白协议拆迁、逼迫停班拆迁、超长时间包围消耗战拆迁、深夜将耄耋老人从床上裹走拆迁、恐吓拆迁、到学校门口拦截并殴打送小孩的被拆迁户拆迁、深夜雇佣劳改释放犯(陆锡猛,被侍庄乡非法任命为村委会主任)动用高音喇叭狂呼乱叫威慑侮辱村民拆迁、用迷药迷翻被拆迁人拆迁”等等非法野蛮的暴力拆迁方法。无可奈何的村民纷纷怒骂他们就是“日本鬼子”、“本拉登”、“黑社会”……

三、9.2死人事件

2010年 9月2日,陆庄村四组村民王芹为了阻止侍庄乡副书记刘先仙带领下的地痞流氓等人的暴力征地和侍庄派出所非法抓人,在征地现场喝农药自尽,现场“公仆”没有任何人对其实施救治,导致其死亡。此案至今没有任何人受到处罚。

四、5.13死人事件

2011年5月13日上午,我村七组村民陆增罗在自家房屋内被侍庄乡副书记付其成带领的拆迁人员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打死后又被拆迁人员放火毁尸灭迹,此案至今没有公布死亡真相,更没有处理任何凶手。

本文开头所写的强行施工的地块,正是陆增罗家被非法暴力拆迁还没有拆迁完毕的地块,莫非侍庄乡拆迁别动队非要逼出第二、第三个陆增罗不成?陆庄人纷纷表示,陆庄人别的没有,就是命还有几条,拆迁别动队要是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取。

五、江苏灌云当局的法西斯统治

自2002年至今,县、乡、村一小撮腐败分子为了搞政绩工程并趁机浑水摸鱼、中饱私囊,打着“国家征地”的幌子,在没有批文、没有公告、没有征求农民意见、没有安置劳动力、补偿标准违法、违反法定程序等等情况下,不顾农民的强烈反对和死活,采取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非法大肆霸占我村各村民小组集体所有的基本农田近5000亩(加上其他村的面积,被非法霸占的良田面积大约80000亩),用于工业、商业开发(按规定,工业、商业开发不是公益事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动用国家征地权强占集体土地)!

为了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我们先后上访了市、省、国家等相关部门,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遭到县、乡、村各级“公仆们”无休止的、不择手段的打击报复:

(1)对陆金洋(癌症病人)、尹玉、周育华、周文明等枉法劳教;
(2)对陆庆梅、陆庆四、陆习佗、陆习生、陆庆周、陆习忠、陆习军、陆效忠、严守仁、杨卫林等人枉法判刑;
(3)将陆金洋、陆增华、郑厚谈、魏星、孙军、陆庆梅、陆加新、陆效书、陆效志、季永超及其外甥、陆效林、陆庆太、王余梅、陆毅宝(初中学生,15岁)、嵇文英(女,74岁)等人送进渣滓洞式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进行野蛮的摧残;
(4)将陆金洋、陆金万(66岁)、李通富、张登芳(68岁)、陆增华、周启传、葛高云、周云、郑传花、张登芳、李昌梅、李士芹、吴青义、林树奇、朱建、尹玉、杜怀英枉法拘留……
村民陆金洋(手机号码:13961356759)曾经六次被非法抓捕,甚至在患上癌症病后也被无缘无故被送去劳教;陆增华曾五次被抓捕,陆增华一大家人几乎都坐尽了大牢;村民朱延芹、王美珍、陆增彩、陆习忠、陆增波、陆东等人无数次喝农药自杀也撼动不了“公仆们”的铁石心肠……
[[1]]

受伤村民陆习佗(村民提供)
受伤村民陆习佗(村民提供)

可以这么说:罄南山之竹,无以书灌云腐败分子罪恶之万一。

村民曾经无数次地求爷爷、告奶奶,至今没有任何“公仆”关心过我们,为此,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向国际社会求助,请求关注我们的生存状况,谢谢国际友人。

江苏省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全体村民
二〇一二年八月一日

评论
2012-08-03 3: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