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启怒江大坝工程 官商勾结获利 怒江危急

人气 29

【大纪元2013年05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近日,外媒报导,中共政府重启了在云南怒江上游修建一系列水电站大坝的计划,震惊了环保人士,怒江告急。地质专家告诫,这将是继三峡建坝之后的又一场环境和人类灾难。

发源于西藏高原唐古拉山的怒江,素有东方大峡谷之称,拥有全国25%以上的高等植物和动物,77种国家级保护动物,是联合国确认的世界自然文化遗产。也是世界上生态最多样化和最脆弱的地区之一。

中共重启怒江建坝计划 数百万民众受害

《纽约时报》6日报导,中国正在重启怒江水电站大坝项目,虽然在怒江建坝或为中国带来水力发电及降低燃煤污染的效益,但批评人士称,该项目将迫使数万名生活在云南境内高地上的少数民族搬迁,破坏20余种濒危鱼类的产卵地。

怒江两库十三级水电工程的最大受害者,是受工程影响的五万多移民,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从事农牧林业的藏、彝、苗、栗栗、独龙、怒、白等少数民族居民。

报导说,最大的输家可能还包括边境另一侧缅甸和泰国的数百万农民和渔民,他们依靠萨尔温江(怒江在东南亚的名称)维持生计。“我们在说的是一连串像小瀑布那样的大坝,它们会从根本上改变生态系统和依赖这条河流的下游社区的资源,”倡导组织——国际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的闫珂(Katy Yan)说。而且会导致中国与中南半岛国家的紧张升温。

破坏生态环境 诱发地震和泥石流的极高风险

地质学家警告称,在怒江这个地质活动频繁的地区修筑大坝可能对下游居民构成威胁——这里距离上月导致近200人丧生的四川地震的发生地不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定于下月讨论是否将该地区列入濒危地区名单。

中国地质水利专家、高级工程师范晓曾表示,在怒江身上动刀,不仅破坏当地特殊而珍贵的生态环境,更有诱发地震和泥石流的极高风险。

“它本身就是地质灾害多发的地方,两岸的滑坡泥石流是很多的,河流的泥沙含量很高,特别是两岸的很多泥石流、崩塌的那些物质加入进去,即使修水库的话,寿命也是很短的,所以从经济上这个是不可行的,修这么多的大型水库也会加剧两岸地质灾害的发生。

“另外从地震来说也是一个高风险的地区,它整个处在一个地震带上,水库一盖可能诱发地震,强烈地震也会给两岸山体带来影响,周边的城镇、乡村、房屋、建筑都会带来影响,反过来也会危及大坝的安全。”

饱受争议 怒江水电开发延宕近十年

中共国务院办公厅2013年1月底公布《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称,将对曾因争议过大而搁浅的怒江水电进行开发,重点建设松塔水电站,有序启动怒江干流六库、马吉、亚碧罗、赛格等项目。

这意味着怒江水电开发的重启。此前,因是否会破坏“原生态环境”等争论,怒江水电开发进度已延宕近十年,怒江亦被外界称为中国乃至世界水利开发主要受阻于环保因素的一个罕见案例。

从昆明开车到水坝预定地马吉乡耗时两天,沿途道路紧贴山壁,崎岖难行,每走几公里就会看到坍方,地质状态极不稳定。2013年3月起,已有大批水坝工程人员进驻马吉;4月底时,工程人员开始用炸药试炸怒江两岸山壁,以确定石壁是否足以支撑上百公尺高的坝体。

官商勾结“跑马圈水” 怒江开发成定局

据悉,怒江水电站建成后,每年中央政府可获利税80亿元,地方财政收入增加27亿元。同时,建设工程投资约需1000亿元,将带动建材、交通等产业的发展,拉动地方GDP的增长。地质学家范晓认为,这样的做法令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大发洋财,百姓却要承受各种经济和环境恶果,甚至失去家园,无以为生。

旅美中国环保作家郑义披露当今中国官商勾结,为了利益破坏环境的黑幕。

“水利资源属于整个民族或全国人民所拥有,但是中国有一个水电利益集团,被环保界称为‘跑马圈水’,他们和当地官方有一种勾结的关系,等于用权势霸占了水力资源,他们把这个资源榨去了,换成钱,揣到他们兜里去了,给当地带来的是环境污染和破坏。他们建了无数的水坝,把这些河流都截成一段一段的,造成自然水文性质的破坏,最后使这条河流死亡,像黄河、淮河、海河一样碎尸万断。”

温家宝将工程规划退回发改委 但怒江建坝工程悄然进行

当年怒江建坝消息传出,“环保派”与“开发派” 对怒江水电工程的激烈对峙从未停止过。中国环保人士不断抗议中共政府在该水利工程决策过程中缺乏透明度,但项目开发者不顾抗议,依然开始了怒江水电工程。

怒江十三级水坝工程的开发方案是由“华能集团”和云南省政府提出的,计划在西藏的松塔和马吉为龙头建两大水库,并建设丙中洛、路马登、福贡、丽江、雅地罗、五水、六库、石头寨、塞格、岩桑树和光坡水电站,共十三级,计划总装机容量逾两千一百万千瓦,比三峡工程1820千瓦还大280万千瓦。

旅德著名国土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揭示,2004年,温家宝虽然将工程规划退回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但是负责该工程的云南华电怒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已经组建半年多,云南华电怒江六库电站也已经在运作。

此景如同三峡工程,王维洛称:当年三峡工程的建设和三峡工程移民工作在1984年就已经开始,到1992年一直未停。到1992年全国人大决策时,三峡工程已经花费了几亿投资。如果全国人大不批准三峡工程,当年的总理李鹏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笔无用的投资。因此,中国的工程项目只要预先投资进去了,工程一般就无法停下来,总不能让投进去的资本连个水花也不起吧。

怒江两库工程最大受益者是华能 集团与地方政府勾结

建设怒江两库十三级水电工程,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媒体披露,华能集团是李鹏的嫡系势力,李鹏儿子李小鹏曾担任华能集团的副总经理。建怒江两库十三级水电工程,最大的受益者是华能集团。

2003年3月14日,华电集团与云南省政府签署了《关于促进云南电力发展的合作意向书》;6月14日,云南华电怒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组建;7月18日,云南华电怒江六库电站正式挂牌成立。8月12日至14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京召开,由云南省怒江僳僳族自治州完成的《怒江中下游水电规划报告》审查会,会议通过怒江中下游两库十三级梯级开发方案,并宣称怒江中下游河段开发是以发电为主,兼有灌溉、供水、防洪和旅游等综合效益的任务。

2003年11月3日怒江州计委办公室主任赵振中统计分析出了这样一组数字,若“怒江全部梯级电站建成后,每年地方财政收入将增加27亿元,仅怒江州每年地方财政就将增加10亿元。”地方政府受益匪浅。

云南华电总经理郭世明则表示:“建水电站受益最大的确实是在企业,但华电是国资委领导下的国有资产控股企业,代表的是国家。”

著名河流专家、云南大学亚洲国际河流中心主任何大明说,“建水电站最大受益者当然是电力公司,地方政府也能够脱贫。但这些钱最后能否用到老百姓身上就不得而知了。”当大集团与地方政府,在以经济利益为考量下并开始着手进行大规模开发时,他们会以自己手中握有的权势来试图对学者和媒体做出“影响”,藉以达到目的。

天灾?还是人祸?

据悉,就在《怒江中下游水电规划报告》审查会议通过开发方案的10天后,一场不大的雨带来了陕西渭河流域的特大洪灾。在洪水肆虐下,数十人死亡,20万人被迫撤离家园,大量农田、村庄被淹,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

据大陆媒体报导,早在40多年前,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曾极力反对修建三门峡大坝,他指出,兴建三门峡大坝的结果将是“水灾搬家”——将下游水灾引到上游。黄万里的顾虑应验后,组织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张光斗不得不公开承认,三门峡大坝是导致黄河中游支流渭河暴发水灾的罪魁祸首。

一个是旧的大坝带来的灾祸,另一个却酝酿在全中国乃至全人类极珍贵的物种基因库上,怒江建造13座大坝,这种强烈的对比即使是对环保不太关注的人也能看出一些利弊得失。

据悉,怒江拥有全中国最大的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十大中心区之一,她集中了北半球多种气候类型,是欧亚大陆生态环境的缩影,同时也是欧亚大陆生物物种南来北往主要通道和避难所,拥有高等植物200余科,1200余属,6000多种,各种野生动物占中国25%以上。

怒江是中国西南地区的一条大河,也是一条国际河流。这里居住着藏、彝、苗、栗栗、独龙、怒、白等十几个少数民族。怒江流域由于受人类破坏较小,还保存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加上自然景观峻丽,被称为“东方大峡谷”。

就中国怒江水电工程是否应该进行的问题,在美国的环保人士吴业钢表示:“怒江的水电条件非常的有诱惑力。但是在它所处的地形地貌的条件下,存在的危险性也是非常大的。(在那里建水电大坝)对环境的压力、对地震的诱导、以及对中下游的流域的影响也是非常、非常的大。这就需要进行全面的研究,是不是利大于弊。利是很大,但危险性也非常的大。我们环保人士认为,不建比建好。但它对GDP、企业,对他们有极大的诱惑。”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投资千亿腰斩怒江 13座水坝开发引争端
中国大陆西部圈河运动引发生态危机
王怡:我们不是老百姓  我们是公民
云南怒江建坝争议  环保人士吁决策透明化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横河观点】保守派大会迎战左派 谁觊觎核按钮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权利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财商天下】走出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
【预告】专访程晓农(3):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