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阁:港人反洗脑的启示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26日讯】现在常常会听到“洗脑”一词,甚至有时听国内的年轻人开玩笑,也会说“让谁谁给你洗洗脑”。这一形容前苏联政治迫害大清洗的词,如今成为中国大众出口而来,频频调侃的话。这一现象,曾经引起内心的惊讶,本是用来迫害他人的词,何以流入民间?

洗脑的来源

威廉‧萨特金在他的《思维战》一书中提到,前苏联时期,苏共从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实验中得到启示,对人进行洗脑。当初列宁格勒发洪水的时候,巴甫洛夫发现一只狗快被淹死了,拚命把鼻子伸到水面,幸而被人救下。但继续试验的时候,发现狗不分泌唾液了。濒死的恐惧启发了巴甫洛夫,原来恐惧就是对狗的洗脑啊。苏共在狂热的推动共产主义时,为了达到控制人们思想的目的,就利用恐惧为人洗脑。在这本书里有段话说:“列宁似乎已经意识到只凭说服教育是无法造就出‘苏维埃新人’的。革命要延续下去,就必须把俄国人全都变成社会主义者。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要首先用在俄国,接着是中国、中欧的共和国,最终传遍世界。”

斯大林执政时,逮捕了核心集团的几名成员,并判决他们犯下了可怕却又难以令人信服的罪行。 在“莫斯科审判秀”(1936-1938)中,来自西方的外交官和记者们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很多从列宁时代就投身共产主义革命,并和斯大林一起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的人,心甘情愿的上台接受审判,公然在大众面前,进行自我诋毁,痛骂自己是“国家的渣滓”,是“叛国贼”,根本不配做辩护,有人说“无产阶级法庭不能,也不应该饶恕我的性命。”希望接受最严厉的刑罚“平静地走上刑场,用我的鲜血洗刷背叛祖国的污点。”。这些久经考研的共产革命者们积极“求死”的态度,耐心的排队在死刑执行令上签字的场面,令人瞠目结舌震惊了世界。这些承担了暗杀斯大林“莫须有”罪名的人,在临刑前还很感激检察官维辛斯基对他们的处决。

于是,美国记者爱德华‧亨特以神来之笔,以一个意味着诡异而又声情并茂的词“洗脑”(Brainwash),来描述如火如荼的共产主义新人改造工程——即为“洗脑”,单人或多人对受害者的思维系统的施之不道德的操控,使之臣服于统治者意志的过程。

中共治下臭名昭著的洗脑班

《解体党文化》一书中讲:“今天的中国人却和历史上任何时期都不同。从小学到大学,我们使用简化字编成的教科书,我们的必修课是两个德国人在一百多年前创立的如何摧毁世界的理论和一个俄国人应用这个理论的暴力实践,我们曾经被告知一切和历史传统有关的物品都叫做‘四旧’而应该被烧毁或者砸烂。我们今天的语言、风俗、习惯、思维方式早已和自己的历史格格不入,和传统文化格格不入,和世界格格不入,我们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要去往何方,我们成了一个失去了自我的民族。尽管我们的血脉仍在延续,但是华夏文明的薪火承传却已被截断。从文化上看,中国人已经是亡国奴,这并非危言耸听。”

中共的洗脑术以整部国家暴力机器做后盾,在不断的欺骗,迷惑和毁灭中以强行灌输的手段,运用“假、恶、斗”的马列邪说来给全体中国人民强制洗脑,不仅要洗掉中国人骨子里几千年来积淀的道义和良知,也在洗脑的过程中,把人兽化异变。中共通过政治整人运动,制造恐惧让人们乖乖地听党的话,各级党政府霸占国民土地、工厂等生产资料,切断人民的一切生活来源。中共用党文化取代传统文化,禁止除共产邪教之外的任何信仰,让人们无法分清善恶标准,成为党叫干啥就干啥的驯服工具。并通过严密的信息封锁,控制所有的宣传工具,让人们无法了解事实真相,变成井底之蛙。于是,华夏几千年来积淀下来的道义和良知,被中共制造的恐惧,一一洗掉了。这使人们不难理解当教人返本归真,弘扬“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法轮功出现在神州大地的时候,中共为何要倾举国之力进行镇压的原因了。

在中共对平民信仰的迫害中,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思想中信仰的“真、善、忍”,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设立了臭名昭著的“洗脑班”,以隐蔽的方式进行荒唐的思想迫害。各地“六一零”指使警察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进了洗脑班就像被关进监狱一样,使法轮功学员失去一切人身自由,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轮流监控,就连上厕所都有人尾随监视,有的洗脑班连家属都不允许接见。有一恶警在河北涿州南马洗脑班上疯狂叫嚣:“我们这里不是监狱,但是我们可以用监狱不敢用的刑罚,比监狱还监狱。”而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打出的“洗脑”口号是:“教育感化,铁把镐把。感化不了就转化,转化不了就火化。”

港人集体反对中共洗脑的启示

2002年,香港特区政府推出23条恶法,即根据基本法关于颠覆政府罪条款进行立法,一旦通过,港府当局就可以像内地一样,利用这条法律任意拘捕和平抗议人士和异议人士。这项恶法触发了2003年7月1日50万港人上街游行强烈反对此项法案。在民间压力下,政府随即修改草案,并企图强行通过。但最终因缺乏足够的票数,撤回了立法草案。

2012年,由于香港政府打算从当年的9月起,将“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独立成科,并纳入小学课程,引起社会强烈的反弹,导致9万港人上街游行,反对中共教育的洗脑。香港国民教育所用教材“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育手册”共有34页,由香港国民教育服务中心向全港中小学派发,其中有22页讲述中共统治的政治体制,强调中国模式内涵是“推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社会科学所言的理想型体制”。香港“国民教育家长关注组”指出,国民教育内容“混淆是非”,将“爱国”和“爱党”混为一谈,是带着“政治任务”教导学生的“洗脑教育”,教材内容偏颇,要求教育局撤回课程。香港反洗脑大集会,每日平均都有上万人参加,这在香港十分罕见。香港大学生集会罢课反洗脑据说,参与集会的人数曾一度达到12万人。

有人说,“洗脑”这个词,仅从字面上看,很像不久前香港小学生所说的:“不是太正常”。人的思想毕竟不是实质的有形客体,更不能像蘑菇一样,被冲晾干,进而密封,以待以后派上用场。中共的洗脑,为了达到控制民众思想的目的,延用来自前苏联的洗脑术,真的妄想把人的大脑当蘑菇,进行冲洗风干。有勇气的港人拒绝中共洗脑,并能直接面对中共,打出“天灭中共,才是真正的国民教育”,“妈妈教我仁义两字,中共教我埋没良知”,“教育不可染红,不要洗脑教育”,“拒绝不义,还我真相”,“不要假爱国,不要洗脑”等等巨大横幅标语,把抵制中共洗脑的勇气展现给世界。

中共担心反洗脑延烧中国大陆,激发全中国民众的民愤,从而迫使港府面对港人的万人反洗脑做出让步。港人的反洗脑大集会,不仅振奋了人心,也坚定了自信。中共没有达到洗脑的目的,反而让更多的人认清了事实真相,有人调侃说,中共的脑袋反被港人洗了。反洗脑,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分清党和国,拒绝洗脑,实际也是在拒绝中共对国家国民的诱惑与误导。反洗脑,也会让社会更多的人,看到民心所向所趋,对公民权利的保护,对普世价值的尊重,也更是对人性天良的守护。

评论
2013-06-27 3: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