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树庆:孔子学院的故乡正泛滥着政治恐怖主义淫威

陈树庆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2月09日讯】山东曲阜是两千多年前出孔子的圣地,可如今,远古的仁德礼仪之乡已经沦陷,一群执法者利用手中的权柄,在所谓的人民检察院内对待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使用流氓手段制造惨案,而执法犯罪份子可以获得国家权力机构的全面保护,政府动用全部力量来维护和掩盖犯罪份子和事实真相,这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所谓人民政府会如此荒唐和没有人性,这还是孔子的故乡吗?子曰“*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这让中共当局用巨额民脂民膏在世界各国推广打造的“孔子学院”岂不是要成为掩耳盗铃的笑话与讽刺?

日前,抓捕审讯薛福顺离奇死亡案观察团成员的警号为60068的曲阜警察,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泄露了“天机”,那就是“政治恐怖主义”让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有恃无恐,凶蛮毕露。

据维权网2014年2月6日《曲阜警察称薛福顺观察团成员的行为属政治问题》一文(信息员方芳)报导:2月4日,第二批前往曲阜的薛福顺观察团(来自山东临沂)的12名成员当时遭暴力劫持,其中2人遭殴打,曲阜警察称观察团成员们“犯的事”非常严重属于政治问题。

参与此事的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向本网(维权网)信息员讲述了当时的详情:我和卢秋梅快到曲阜市政府门口时,遇到了从那边逃出来的王汝兰,得知走在前面的我们那9个同伴已经全部被劫持,当时现场很恐怖,葛志慧和杨自娥遭暴力殴打。后来我们三个人也被劫持到西关派出所,和已经被关在这里的曹荣华、刘文美、杨玉香、郁纪英一起关在一间有两个小号的关押室内等待轮流接受审讯。在那里我们被象重刑犯一样对待,一个一个被轮流强行粗暴搜身,手机和身份证被没收,门口有几名警察把守。我们中年龄最小的卢秋梅(31岁)指着73岁的王汝兰和近70岁的杨玉香、郁纪英温和地对训斥我们的警察说:“你们看看她们几个这么大的年龄,我们这些人没偷没抢没犯法,你们如此野蛮粗暴有失孔子家乡的儒雅”。警号为60068的警察立即呵斥卢秋梅:“你们犯的事比那个严重的多,你们这事属于政治问题!”

哼哼!政治问题真的就那么严重,可以用来恐吓民众甚至直接恐怖民众吗?这在任何人民真正当家做主的文明法治国家,显然是个荒唐可笑的问题。但在如今这样的荒唐竟然堂而皇之地在“孔子学院”的故乡甚至故国正在演绎着。

为此,让我笔者再次将2001年11月9日发表在民主论坛上的《回归世俗》一文,节选部分,来揭露某些当权者及其爪牙制造“政治恐怖主义”的险恶用心:

孙中山先生讲:“政,乃众人之事;治,乃管理”。所谓政治,大到国家、小到家庭,都存在国政与家政等政治问题。政治的关键是权力,目的是利益。权力凭借个人或集团的强力维持,就以保障个人或集团本身获取最大限度私利为目的,如封建专制;权力由众人委托,就必须以谋求和保障众人利益为义务,如民主政治。

“政”可拆成“正”与“文”两字。“正”字说明了政府的职能是维护“正义”和“公正”;“文”字说明政府必须依“文”办事。对“文”的理解,古代有代表天意的“卦象”、鬼神的“占卜”、皇帝的“圣旨”、或圣贤的“说教”;现代对“文”的理解,该是体现民意或公意的“社会契约──法律”。确切地讲,“政”就是依法办事,用“法治”来维护“正义”。

有人把政治和权力神化为天意、神授或某种主义。也有人把政治描述成“黑”, 把权力称为“罪恶之源”。而且,这些自相矛盾的主张,还常常会出自同一人之口,让人感到不知所云。唯一可以分辨的是:当他们自己从事政治和掌握权力时,就变得“神圣”而不可侵犯了,他指使别人是天经地义;而别人的从政和掌权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他对别人的不服从和拆台反倒成了“光荣”,对别人的逃避与纵容反倒成了“清高”。

政治是一个朴素而中性的概念,简单地说,就是“众人之事众人管”,或“天下人管天下事”。之所以要把政治请下神坛,还以世俗,乃因专制统治者总是用“神圣”来麻痹人民,为其不受制约、滥用职权的罪恶遮羞。之所以反对刻意丑化政治、丑化权力,也是由于政客们总是用政治的“黑”来使胆怯的人们逃避现实,用权力的“罪恶”来使善良的人们厌恶与漠不关心政治,从而使得掌权者可以恣意妄为;更有甚者,他们又以自己虚构的“神圣”来取代所谓的“罪恶”。

我们相信,当中国人民不再为“神圣”所鼓动而轻信或狂热,不再为“黑”所吓倒而敢于监督权力并制止其滥用时,当中国人民能坦然地把政治当作每个人自己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用以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和作为依法实现自己人生意义的手段时,即政治变得世俗化和真实之时,中国的民主政治就水到渠成,任谁都无法阻止或改变了!

在结束“政治恐怖主义”还是“政治回归世俗”的讨论之际,笔者还注意到维权网的该篇《曲阜警察称薛福顺观察团成员的行为属政治问题》报导还说明:当时曲阜警方劫持、审讯临沂12名成员的理由是“有人举报她们在市政府非法聚会”。审讯的内容是:1、此次曲阜之行是谁组织的? 2、何时何地出发;几点到达曲阜? 3、来曲阜做什么? 4、是否认识薛福顺和薛明凯? 5、(诱供)是薛明凯让你们来的吧!

毋庸置疑,任何一个具有中国大陆生活常识、头脑清醒的人,从警方审讯的四项内容中,除了领教政治恐怖主义外,还可以隐隐地担忧,当局是否正在实施一场更大的阴谋,直接通过构陷薛明凯犯什么“聚众……罪”来再次对其实施政治迫害,以迫使薛明凯与其他尚还活着的亲人就范,并胁迫恐吓所有关注薛福顺离奇死亡案真相的正义人士临阵退缩?从而让冤案尽早消尸灭迹而烟消云散、让疑凶从此可以安安心心的逍遥法外?

评论
2014-02-09 5: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