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国庆:朝鲜精英叛逃加剧 金正恩凸显统治危机

人气: 27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10日讯】春江水暖鸭先知,朝鲜风云鸭绿江先知。

这不是郭德刚的相生段子,也不是周立波的海派清口,是东北亚朝鲜当下标签性的时事写照,今年以来,朝鲜精英阶层叛逃之风越演越烈,让金正恩从防不胜防到烦不甚烦。

朝鲜今年的政治气候相当诡异,普通民众外逃浪潮尚未止息,上层建筑已出现撕裂迹象。朝鲜不屈不挠地寻求“镇国之宝”——核武器的结果,遭受联合国七次异乎寻常的制裁,然“天上无雨地下旱,过不了日子也要造原子弹”的先军政治,又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民生工程完全荒芜,越过鸭绿江奔向中国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就成为朝鲜人心中天堂。

网红“作家催成浩”一家当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在一篇题为“作家催成浩自传”的文章中,讲到这样一个辛酸故事:“游过了鸭绿江,最后来到了一个小村庄。我正准备找人询问,发现屋里出来一个人,把一碗拌了肉汤的米饭放在地上。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一条狗颠颠的跑过来了……那一刻,我的世界观一下就瓦解了,原来在朝鲜被视为最大幸福的生活标准,(这里)连一条狗都可以每天享受。”

朝鲜人视中国为天堂,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但一个新的风向标却陡然出现:朝鲜普通民众为了活命,“叛国”求生,那是值得同情也值得理解的,毕竟中国也曾经历过他们那样的苦日子;而衣食无忧的朝鲜精英阶层纷纷弃国,转投西方社会,却成为观察家们今年尤为感兴趣的热点。

东西方观察家们似乎正在形成这样的共识:朝鲜精英叛逃加剧,凸显的是金正恩统治危机,这个靠封闭来维系统治合法性的国度,已处在历史剧变的前夜,社会瓦解的拐点!

据韩联社报导,联合国制裁措已产生了广泛的社会效应,朝鲜驻外餐厅陷入全面经营困境,遍布全球的100余家朝鲜餐厅暂停营业或关门停业的就多达30余家,创汇人员无法承受来自朝鲜政府要求上缴收入的压力,中国陕西、浙江、辽宁及东欧等地的朝鲜餐厅员工先后发生五起集体出走事件,须知这些所谓的“服务员”其实都有很好的学历背景和特殊家庭关系,说白了,她们中绝大多数是靠拼爹才得到这份金贵职业的。

日本《读卖新闻》对此评论说:如果连衣食饱足的朝鲜精英阶层也对个人和国家的未来持悲观态度,并对社会制度怀有不满情绪,势必加大金正恩体制承受来自内部的巨大压力。

与作家催成浩当初出逃的年龄相仿,今年7月,在香港参加国际奥数比赛的朝鲜学生,赛后就有躲进韩国驻港领馆寻求政治庇护的。韩国《首尔日报》第一时间报导:参赛的朝鲜选手共6人,年龄都不足18岁,获得2金2银,成绩斐然,但上领奖台的却只有三人,另三人失踪,有一人已确认被为韩国驻港领馆“笑纳”。出逃学子认为,极度封闭的朝鲜已无法施展他们过人才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8月初,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负责打理金正恩小金库的一位将军级高官从中国转求“第三国庇护”,带出了金正恩许多生活奢靡的传闻,坊间据此还编了个桥段,说是金正恩为防斩首,找了多个替身,奥巴马顿时傻眼,急切寻问韩国总统朴槿惠解决之道,朴槿惠淡淡地说,这有何难?朝鲜只有一个胖子。

笑声未落,也就是相隔十来天,朝鲜又出大事了,金正恩的亲信、御用医师也趁著前往北京采购医疗器械的机会,脚底抹油,溜之大吉……那些看透政局的既得利益者,正以这种“走为上”的方式,撕开铁幕,显见国民对领袖崇拜已心生厌倦,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心慌。

既然多米诺骨牌倒下了第一张,这之后就不可能止滑了。

朝鲜版大剧的高潮于是出现在这里:今年以来,朝鲜外交官们呈井喷似的连环跑。从春至夏短短半年时间,就有近20余名外交官先后从东欧的保加利亚、俄罗斯、非洲和东南亚诸国家金蝉脱壳,寻求西方政治庇护。他们中影响最大的当数在英国为“主体思想”忠心效劳十年的资深外交官太勇浩的举家叛逃,其悬疑出逃经历,几乎是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的间谍小说情节的再版

太勇浩一家是由英国战机护送至“安全地方”的,规格之高,为近十年国际谍战之罕见,笔者也纳闷了,如此神经紧崩,难道射程不足3500公里的大浦洞-2型导弹可以打到欧洲了吗?思来想去,还是因为太勇浩家族背景太过显赫。据BBC报导:太勇浩父亲太炳烈曾任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最高人民会议议员,早年还参加过金日成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和朝鲜版的“南北战争”;太勇浩的哥哥太炯哲是朝鲜第一名校金日成综合大学校长;而太永浩的妻子吴惠善则是朝鲜副总参谋长吴金哲的家人,这样的叛逃人员,无论对英美盟国还是对韩国来讲,都具有“超乎预料”的情报价值。

就在笔者写这篇评论时,又有传闻称朝鲜驻东南亚某外交官暗渡陈仓,刚刚透过第三国转投韩国而去。过去,只要金正恩同志动根小指头,就能上国际头条,如今,金正恩以静止动,朝鲜新闻仍是呼啦啦地直奔国际头条而去,十分抢手,这叫汪峰同志咋想?

韩国统一部今年7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投奔韩国的朝鲜各界人士为749人,同比增加22%。这是2011年底金正恩执政以来脱北者数量特别是精英叛逃骤增的一年,预计2016年全年脱北者将超过1500人,金正恩对此十分恼火。

年轻就是任性,金正恩主政五年来,杀托孤功臣、自己姑父张成泽、诛军头李英诰、枪决武装部长玄永哲,高层实力派几乎全部被他血洗出局。面对今日叛逃潮,金正恩仍是杀字当头,杀一儆百,以儆后效。

据韩联社报导:根据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的指示,今年5月,也即是朝鲜驻华餐厅员工集体向韩国投诚不足月余,军方就在平壤姜健综合军官学校公开处决了这一事件的6名责任人。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侦察总局、外务省、人民保安省所属干部80余人和驻外工作人员家属100余人亲眼目睹了处决的全过程。朝鲜还把投诚员工家属们集体关押在位于妙香山的教育设施进行思想教育,用“主体思想”重新洗脑。

后续其它叛逃事件,也将比照这一处理严格执行。

显然,金正恩正变本加厉地拧紧统治机器的发条,而非厉行改革开放从根本上消除精英阶层的不满,这将大大增加了金正恩体制不可预测的危险系数。

坐北朝南,韩国却乐见其成,总统朴槿惠甚至在今年十一建军节上,罕见地向北喊话:亲们,欢迎你们来到自由土地,充分享受面包和肉汤泡饭!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更多:中共禁搜“金三胖” 引国际媒体关注

 

评论
2016-10-10 4: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