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地方债揭秘:江苏负债万亿 贵州破红线

人气: 56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中共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最新财政收入与支出数据中披露:今年前10个月政府债务付息支出超过400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不少地方政府过去几年债务规模迅速膨胀,至2015年末,江苏省地方债高达万亿;贵州2013年底负债率就高达86.98%,破国际红线。

政府债务总额快速膨胀  付息支出达4,107亿元

11月18日,凤凰财经报导称,近日,大陆财政部公布的最新财政收入与支出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全国财政债务付息支出合计4,107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激增41.2%,创历史新高,已经远超去年全年总额。

今年前10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4.77万亿元,据此计算,债务付息占财政支出的比重达2.78%。而在2010年,这一数字还仅为1.79%。

利息支出持续增加的背后是政府债务总额的快速膨胀。财政部今年5月份披露,截止2015年末纳入预算管理的全国政府债务为26.66万亿元。而审计署的数据显示,2012年底这一数字仅为19.06万亿。3年政府债务增加了7.6万亿,平均每年增加超过2.5万亿。

地方政府负债增长迅猛  贵州负债率破国际红线

报导称,真正值得关注的是迅速膨胀的地方政府债务。根据官方数据,地方政府债务从2012年底的9.62万亿增加到了2015年末的16万亿,3年增加了约6.38万亿。

其实这还是保守数据。根据官方相关信息,上述所谓“政府债务”其实指的只是“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并不包含地方政府的或有负债(有可能产生的负债),而这也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据。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底,地方政府或有负债已经超过6.25万亿。

根据各省审计厅披露的数据,一些经济大省同时也是负债大省。截至2015年底,江苏省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高达10,556亿,成为首个破万亿的省份。山东、浙江和广东三省紧随其后。

而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债务总额急剧攀昇,负债率已超国际公认的警戒线。

根据审计署的定义,负债率是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GDP的比率。国际上通常以《马斯特里赫特条约》 规定的负债率60%作为政府债务风险控制标准参考。

按照这个官方认可的计算方法,贵州的负债率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超过“红线”。2013年6月底,贵州的负债率为67.45%,而到2015年底已上升到86.98%,高居各省之首。此外,云南、宁夏、辽宁等地的负债率也位居前列。

按照审计披露的数据,2013年6月底,贵州地方政府债务为4,622亿元。到2015年底,这一数字已高达9,135亿元,负债总额位居全国第五,与经济总量最大的广东省相当。

报导称,多年来,不少地方以土地出让收入为偿债来源的负债占比都相当高。 以北京为例,截至2013年6月底,以土地出让收入为来源的负债高达3,601.27亿元,占其债务总额的比例超过55%。在债务压力之下,很多地方有足够的动力推高地价。

地方债风险巨大

2015年12月26日, 台湾中时报报导称,大陆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正潜藏巨大的风险。根据统计,目前大陆不仅部分省、地区的负债率超过100%,超过100多个市、400多个县的债务率同样超过100%。

中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曾表示,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前期存在过分举债和隐性举债,一些地方政府未来可能出现事实上的破产。

今年4月,题为《中国地方债怎么欠了24万亿?》的文章称,从2012到2014年,地方政府性债务分别达到15.89万亿、17.89万亿和24万亿。

8月,题为《真相!本轮房价暴涨本质:掩护30万亿地方债转移!》的网文表示,房价上涨、难以下降的原因在于地方政府大量负债,需要依靠土地财政支撑还债。

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认为,企业债务可以通过破产等方式来处理,而地方官员为了所谓政绩举债,总是把债务留给下任,积累下的巨大窟窿却无法解决。

时政评论员赵培表示:中共地方政府在2015年就应该破产了,2015年有3.1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到期,2016年到期2.8万亿元,2017年到期2.4万亿元。 2018年及以后年度到期6.2万亿元,地方政府还不上债那就是破产呀。为了不让地方政府破产,中共搞了一个地方政府债务置换,那就是让地方政府借低利息债务去还高利息债务,地方政府继续借新债。

他说,财政部在尝试,2015年3.2万亿、2016年5万亿的地方债务置换能否救得活地方政府和国企。从中共的德行和历史上看,救不活。早在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就清理过三角债和坏帐,清理过之后照样借,现在都已经借得破产了。

当局颁布了《应急预案》,将政府性债务风险事件分为四个等级;明确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要求地方政府牢牢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地方债高风险地区必须启动财政重整计划;对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事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11-19 4: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