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郭飞雄狱中近况凸显中共冷血

人气: 138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4月29日讯】如果说中共是典型的冷血政权,那么中共的监狱则是这部冷血的国家机器上最冷血的零件之一。远的不说,著名维权律师郭飞雄的狱中近况便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2015年11月27日,郭飞雄被中共广州天河区法院非法判刑6年。之前遭羁押2年多的他已连续便血一年有余,健康状况非常不好。

今年2月29日,郭飞雄的姐姐曾到广东省阳春监狱探望过郭飞雄一次,当时就发现他脸色苍白消瘦,但因为怕家人担心,郭飞雄当时并没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告诉姐姐。

4月26日上午,当郭飞雄的姐姐在广东省阳春监狱再次见到郭飞雄时,感觉他比上次见到时更加苍白消瘦了,并且面色灰暗。这次不等她开口,郭飞雄就说自己的身体出了大事,断续便血或拉稀水样的大便已有一年多,到监狱后,咽部和口腔又间断出血。4月7日他住进医院,4月19日大出血,以致行走不稳,和狱政科刘干事谈话时几乎站不起来。他还说,在医院,他和4个人一起被关在一间只有7.5平方米大的没有窗户的房间,每天23小时都在里面。他要求进行相关检查,看管他的警察却说他们管不了。他向医生要求进行检查,医院说得刘干事批准了才行,可刘干事却不批准。

据郭飞雄的姐姐披露,早在2月29日,她在和阳春监狱狱政科领导见面时就曾申请给郭飞雄做一个全面检查,包括腰椎MR检查,当时他们虽然答应了,事后却没兑现。4月26日,她再次向前来和我沟通的狱政科领导请求,把郭飞雄转到上级医院,做胃镜、肠镜、肺CT、血液化验,明确诊断及治疗。但狱政科领导称郭飞雄没和他说,他要是晕倒了,会马上送医院的。郭飞雄姐姐说,任何一个人看到郭飞雄现在的面色都会认为不正常,如果等一个人晕倒了再送医院恐怕就晚了,她再次请求把郭飞雄转到上级医院,如果他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他们应向他们的上级反映,她希望能尽快解决。

根据上述情况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三点结论:

第一,尽管郭飞雄的姐姐早在今年2月29日就请求狱方给郭飞雄检查身体,但直到他4月7日住进医院这段时间里,狱方并没这么做。

第二,自4月7日郭飞雄住进医院到4月26日他姐姐见到他这段时间里,他的健康在进一步恶化,尽管如此,狱方仍把他和4个人一起关在一间极小的屋子里,更重要的是,仍拒绝给他检查身体。

第三,4月26日,当郭飞雄的姐姐再次向狱方提出把他转到上级医院做检查和治疗时,对方却极力推诿,实际上仍在拒绝。

总之,狱方明知郭飞雄的健康在急剧恶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给他进行体检和治疗,任其病情发展。

这里,我们撇开郭飞雄该不该判刑这一点且不论,就算他真的该判刑,就算他真的是个罪犯,法律剥夺的也只是他的政治权利和人身自由权利,并没有剥夺他的健康权和医疗权。换句话说,如果一个罪犯在服刑期间生病了,健康出问题了,狱方理应及时对其进行检查和治疗,这是基本的人道主义常识,更何况郭飞雄的健康还不是出了一般的问题,而是出了可能危及其生命的大问题!

郭飞雄姐姐本人就是医生,她对美国之音说,一个中年人,胃肠道慢性出血,这是胃肠肿瘤的迹象。导致郭飞雄健康恶化的原因在于狱中的饮食、精神摧残和睡眠障碍。如果不到好的医院治疗,继续拖延下去,将会影响到他的生命安全。而狱方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和做法,“说小了,就是渎职,就是漠视良心犯的生命,说大了,就是任良心犯自生自灭,甚至是有谋杀的嫌疑。”

如果把事情放在更广的视野里看,遭遇这些的其实并不止是郭飞雄一个人,类似的事情在中国所有的政治犯良心犯身上其实都程度不同的发生过。在共产党的词典里,政治犯良心犯从来就不是正常的人,而是敌人,而对待敌人,是无需也不该讲什么人道主义的,就该像秋风扫落叶那样毫不留情。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狱方为什么会对郭飞雄的健康如此冷漠。

不,准确的讲,这还不是冷漠,而是另一种迫害。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警告所有公开的和潜在的反抗者——敢跟我作对,这就你们的下场。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04-29 10: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