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补贴澳国会工作?工党参议员接受中资差旅补贴引热议

人气 87

【大纪元2016年09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妮澳洲悉尼综合报导)本周,费尔法克斯(Fairfax)爆出工党参议员Sam Dastyari多次接受中资机构支付他的账单,而这些机构与中共关系密切。

最新的爆料是,Sam Dastyari让一位与中共政府有资深关系的中国捐款人为他支付了他出差在外时超额的差旅费。费尔法克斯的报导说,这笔款项意味着,中方机构已经直接用钱在补贴澳大利亚国会的工作。该行为比最近刚爆料的、广受争议的来自中共政府的各种集团对澳洲各政党提供大量献金的问题还更“进”了一步。

差旅费来由

联邦金融部的一张发票显示,2015年4月8日,Dastyari的差旅费超支了1,670.82澳元。Dastyari把这一账单转发给了一个名为“顶级教育学院”(Top Education Institute)的机构。该机构随后支付了这笔全额。

Dastyari告诉费尔福克斯媒体说,他后来已经申报了这笔款项的来龙去脉,并称只是一笔“小钱”。“重要的是,已经申报过了”,Dastyari说。随后他发表推文称,理解公众对此的顾虑,他会把这笔款项捐给慈善机构

由于Dastyari是工党里面最资深的人物之一,还是银行业腐败指称调查小组的负责人。媒体书面向他提出质疑——他为何没像其他议员以前所作的一样,在事后自掏腰包偿还款项、以及他对让外部机构来支付澳洲国会的工作开支是否觉得合适,Dastyari拒绝作出回应。

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出差的住宿、交通工具、生活开支最高可报销额达95,279.63澳元。

“顶级教育学院”是位于的悉尼的中资私有高等教育机构,由澳籍华商Minshen Zhu运营。据信Zhu在中国很有势力。他是“悉尼大学孔子学院”的资深顾问,有复旦大学的关系,是中国政协(CPPCC)委员。

慈善机构退还了Dastyari的捐款

这笔“金额不大的”“问题”出差旅费被曝光后,Dastyari赶紧把它“捐”给了一个原住民慈善基金。但周三澳洲广播公司报导说,“澳洲语数基金会”(Australian Literacy and Numeracy Foundation)在收到Dastyari的捐款后,已经退了回去。

该基金会的成员Tom Calma证实了退款的消息。他说,现在联邦议会正在质疑这笔钱,他们不想“被这笔钱腐蚀”。

随后,Dastyari的办公室说,他们已经把钱捐给别的慈善机构了。

其它“好处”清单

这已经不是Dastyari第一次要求中资机构支付他的账单了。Dastyari的登记簿显示他经常接受来自中方的捐款。

去年披露,Dastyari担任新州工党秘书期间,因其行为被一家广告公司告上法庭后,中资公司Yuhu集团为Dastyari支付4万澳元的法律费用。

2014年1月,Dastyari受“中国人民外交学会”(CPIFA)的邀请去了北京。那趟旅行中,他去了Yuhu集团和华为的中国总部。2012年,澳洲联邦政府拒绝了华为公司竞标澳洲国家宽带网(NBN)项目。
2014年,“国际华语电影节”(ICFF)主办方支付了Dastyari在墨尔本皇冠(Crown)酒店一夜的住宿费,让他参加颁奖仪式。
同年(2014年),“澳中关系学院”(ACRI)出资请了一个下午茶。
2016年1月,Dastyari再次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International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出资飞去了北京。
中方向澳洲各政党的献金的规模曝光以来,近期引起澳洲社会热议。前财长斯万(Wayne Swan)发出警告,外国献金恐将腐蚀澳大利亚的民主。

上周,澳洲广播公司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13至2015年间,和中共政府相关的资金向澳洲的朝野两党捐献的金额共达550万澳元。

“顶级教育学院”在2014/15财年向自由党捐赠了44,275澳元。2015/16财年的捐款数目尚不清楚。

Sam Dastyari违背工党的重要政策而支持中共南海策略

令人不齿的“出差旅费补贴”曝光后,次日媒体再曝光,Dastyari竟然公然违反工党的重要政策立场,而认同中共的立场,不免令人生疑,这和他频繁接受中共给他的“好处”是不是有关系。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导,在今年6月一个面向中共媒体的发布会上,Dastyari誓言“尊重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宣称“南海是中国自己的事情”,呼吁澳大利亚要保持中立,放弃与中国立场的对立。

工党前座议员、与Dastyari同是新州右翼派系的资深成员Tony Burke重申,工党对中国南海问题的立场是“清晰明确”地反对;联盟党内阁部长Josh Frydenberg也对金融评论报报导的这一事件感到“担忧”。

本周四上午,Burke对天空新闻说:“工党的立场是,各方都应该尊重国际法,我们呼吁各方谨慎而为,这就是我们的立场,也是这个问题的正确答复。”

澳洲金融评论报的这篇报导还称,曾为Dastyari支付了4万澳元法律费用的Yuhu集团的Huang Xiangmo近期抱怨,在捐献了这么多资金后,澳洲政党对这些澳洲华裔捐献人所作的事情不够。

责任编辑:尧宁

相关新闻
新西兰媒体频曝光议员旅费 花销透明化
反贪主导 2009新西兰政坛风起云涌
澳政府收紧议员差旅报销 误报者加收25%罚金
国防部高官11月“饭局”开支6384惹非议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哈尔滨出动警察 驱散维权民众
【纪元播报】中国多地现抢米潮 当局又“辟谣”
【新闻看点】自诩“大国担当”中共须答七问
【现场视频】吉林白城现沙尘暴 天空瞬间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百万
【十字路口】中共急寻20万尸袋 多少冤魂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