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死亡恐吓 港新议员朱凯廸:我们不退缩

挑战官商乡黑 当选后威胁升级疑涉利益集团 各界谴责暴力

在新界西选区最高票当选的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左一),9月8日在律师等陪同下,到湾仔警察总部报案,指面对本地政治暴力威胁,自己及家人性命受威胁。(蔡雯文/大纪元)

在新界西选区最高票当选的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左一),9月8日在律师等陪同下,到湾仔警察总部报案,指面对本地政治暴力威胁,自己及家人性命受威胁。(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536
【字号】    

【大纪元2016年09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继弃选立法会的自由党周永勤前日向传媒披露被要胁内情后,在新界西以8.4万票当选、以反对“官商乡黑勾结”为政纲的朱凯廸昨日(8日)报警求助,指在选举期间受到威吓,近日更进一步加剧,威胁他和家人的性命安全。

朱凯廸指事件非“黑帮寻仇”,而是既有利益集团和结构对挑战者的反扑。他强调不会退缩,将继续履行竞选承诺,“希望香港人与我们坚持,不要令香港成为被政治暴力笼罩的社会。”

9月5日,朱凯廸在新界西以8.4万票当选立法会议员,成为全港直选“票王”。他发表胜选感言时多次落泪,指因为反对“官商乡黑勾结”,连累家人受到政治暴力威胁,甚至会被恐吓或暗杀,希望还未懂事的女儿能明白父亲是为了香港的未来,“她的爸爸不会怕恶势力。”他并透露,选举当天出门时已有元朗乡绅的私家车跟踪他。

其后情况继续恶化,从当选日开始,朱凯廸和家人已经没有再回过家。昨日中午,朱凯廸在律师陪同下到湾仔警察总部报案,指当选后暴力威胁急剧恶化。这是继自由党周永勤前日开记招披露遭胁迫弃选过程后,连续第二日有立法会参选人曝出遭严重威胁。

早被跟踪 当选后急剧恶化

朱凯廸进入警署前见传媒,候任立法会议员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刘小丽、社民连梁国雄,以及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和弃选港岛的司马文到场声援,高喊“我们都是朱凯廸,打倒政治暴力”。多位新界西居民也远道而来声援他。

朱凯廸表示,在当选新界西立法会议员后,感到人身受威胁,目前有家归不得,决定向警方报案。

他说:“9月4日的时候,有两辆车从我家跟着我到元朗。当我当选了新界西的立法会议员之后,过去的两三天,这种暴力威胁是严重的恶化,已经去到一个地步是要威胁我的生命和我的家人的安全。”

忧危及家人 有家归不得

他表示会将收到的具体讯息及资料告诉警方,促请警方采取措施,确保他和团队安全,“如果一个得到84,121票的当选立法会议员居然是有家归不得,居然因为我的政见而收到死亡的威胁,我想我们的法治真的可以说是荡然无存。我们所有的香港市民都会感到人人自危,选了我的选民也会感到非常愤怒。”

他又透露,寻求专业保安公司意见,看如何能保护自己及家人安全,希望警方能认真仔细调查此事,“迫在眉睫的人身安全威胁,是很近身的,时间也是很近。”

威胁来自本地 非香港以外

朱凯廸表示,大家都看到政治暴力风气已蔓延,身边的人也可能会遇到相似威胁,但感激大家愿意站出来支持,“我不是一个人,相信香港有是非之心。”

朱凯廸在警署落口供超过5小时仍未完成,傍晚他在警署外会见记者,表示由于警方不想打草惊蛇,故涉案人名、时间及内情皆不能透露。他指警方主要想了解他及其家人所面对威胁的严重程度,以安排相匹配的保护方案。

他说,警方对他的人身保护从离开警局就会开始生效,又强调此事不涉及境外力量,“我们跟警方判断这是一个本地问题。”

声援者:我们都是朱凯廸

朱凯廸强调说自己会履行竞选承诺,不会退缩,“我们应该有发表政见的自由,不应该因为有任何暴力的威胁我们就退缩,这是我对香港人的承诺。希望香港人跟我一起去坚持,不要让香港变成一个被恐惧、被政治暴力笼罩的社会。”

傍晚现场仍有十数名支持者声援朱凯廸,并手握“我们都是朱凯廸”标语。朱凯迪昨晚再在Facebook指今次对他的性命威胁,绝非“黑帮寻仇”,而是既有利益集团和结构对挑战者、异见者作出的反扑。

多个泛民政党纷纷谴责暴力威胁。公民党在声明中强烈谴责暴力威胁,指向立法会议员及家人作出威胁,是对香港政治制度的横蛮冲击,要求警方严正调查。

民主党要求政府严打黑势力违法,质疑事件挑战香港的法治及香港人的底线,又指该党新界西候任立法会议员尹兆坚同样以打击违法套丁为选举政纲,并已司法复核取消丁权,过去一星期多次遭人及汽车跟踪,并三度收到附刀片恐吓信。

“我们认为朱凯廸被恐吓威胁其人身安全事件与尹兆坚收刀片恐吓,是刺中了某些丁权利益集团和参与套丁一条龙服务的恶势力要害所致。”另外,教协、街工等也发声明谴责事件。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认为事件非常严重,政府及执法部门要确保议员在履行职务时不受到任何威胁或干扰。

阻横洲村收地遭两次恐吓

传媒报导,朱凯廸当选当天(5日),承认自己或会越来越不安全。他日前向《独立媒体》透露,今年早前因协助元朗横洲三村村民阻止收地建屋,两次遭恐吓。

今年初,他准备协助村民到元朗区议会抗议前,有人向村民“讲明如果我去,就会对我不利”,其后村民会议现场见到有约20人形迹可疑;第二次在5月,朱收到电话指若他再介入横洲村事件,“9月4日之后就会有人郁你”。

有报导指,政府原计划在元朗横洲34公顷露天货仓地带兴建1.7万个公屋单位,但据指当中有棕土属某乡绅私人公司拥有。

政府与屏山乡事委员会闭门开会后,2014年计划改为发展附近属绿化地带的3条非原居民村落,涉100多户。受影响居民不满规划过程只咨询元朗区议会及屏山乡委会,从未咨询村民。

朱凯廸遭威胁事件簿

2016年初:朱凯廸协助元朗横洲三村村民,阻止收地兴建1.7万个公屋计划,到元朗区议会抗议,被警告“如果我去,就会对我不利”。

5月:朱收到元朗一名村长电话,对方称“如果你再搞横洲村这件事,9月4日之后就会有人郁你”。

93日:竞选前一日,朱凯廸收到消息,有人想袭撃他和他的竞选团队。

^437C01AB8AC637D1A85F22174B9A10EC1BA20A26698B534228^pimgpsh_fullsize_distr
朱报警求助。(视频截图)

94日:投票日,自早上7点开始,朱凯廸被车牌为RX299和RY9972跟踪至元朗,车上有穿黑衣男士不断拍照,怀疑用作“点相”。朱报警求助。

^40D5B4CA244C94DE819A4CA691935F75904820EE0D3B9CB720^pimgpsh_fullsize_distr
朱凯廸到湾仔警署报案,指他和家人遭受死亡威胁。(大纪元)

98日:朱凯廸到湾仔警署报案,指他和家人遭受死亡威胁。

梁振英黑帮治港再成焦点

今届立法会选举先后发生多宗严重恐吓事件,有学者和评论指梁振英上任后发生黑帮事件,梁屡被揭与新界恶势力关系密切,最近连串选举暴力,可谓梁振英黑帮乱港遗祸。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在fb以“江湖人物当年拖马撑CY,今天威吓议员”为题,提到梁振英上任后种种黑帮事件,包括2013年8月11日,梁振英出席天水围居民咨询大会,场外已有一批新界江湖人物追打示威人士。“第一次政府高层领导要公然由江湖人物帮他们维持秩序,这是香港政治最黑暗、最堕落的一天。”

他说:“当年的事,今天发生在朱凯廸身上的事,谁能保证不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事实上极有可能陆续会来。”

时评家黎则奋批评港府没有即时出声谴责事件,他认为这表明政府与这些人有利益关系,“你分分钟等于‘上海仔’那样,分分钟黑帮‘爆大获’,爆梁振英和他们勾结……(上海仔)逃亡都高调开记者招待会,说要讲他和江湖饭局的关系,后来就失踪了。一回来香港就即刻被捕,到现在都没有下文。你看到乱来的,拉了那么久,究竟有没有起诉?没有人知道。”

他强调目前香港很多问题梁振英已无法解决,只能下台,“新议员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倒梁,其它都多余的,你不倒梁什么政策都做不到。”

直到晚上约7时半,保安局才发声明,指保安局局长黎栋国十分重视和关注,有候任立法会议员举报说他和家人的安全受威胁,“特区政府绝不容忍任何威吓人身安全的违法行为。”

警方晚上回应查询时说,已与朱凯廸录取口供,案件列求警调查,由新界北总区重案组跟进调查。

梁振英涉多次与新界黑帮合作

2012年:上海仔“江湖饭局”惹黑金批评

特首选举期间,梁振英竞选办主任罗范椒芬等人,与黑道“上海仔”郭永鸿在流浮山小桃园密会新界乡绅与黑道人物拉票。

2013年8月:梁天水围落区黑帮打市民

梁振英8月1日到天水围出席论坛,场外大批戴口罩的金毛、纹身青年多次在警员面前追打示威者,屏山乡乡委会主席曾树和在场指挥。元朗区议会主席梁志祥则是幕后“吹鸡”者。

^F3CA4F4F68E43B39C13F1F8FA154307FFA92216D5C5BD5EB92^pimgpsh_fullsize_distr
“雨伞运动”期间,10月3日旺角街头出现大批黑社会人士,暴力围攻抗议的市民和学生。(大纪元)

2014年:黑白两道打压雨伞运动

“雨伞运动”期间,10月3日旺角街头出现大批黑社会人士,暴力围攻抗议的市民和学生。期间有人扬言“来帮警察”,有示威者被暴徒打至头破血流。

^3D537B17C7F8F17FF02CF957ADC2A77D3F79F1A97E7A58B4B5^pimgpsh_fullsize_distr
上月周永勤被恐吓弃选后,青关会主席杨江8月26日出现在周主要对手、“梁粉”何君尧记者会撑场。(大纪元)

2016年:青关会会长为何君尧站台

梁振英上任前夕成立、与梁关系密切的香港青年关爱协会,专门滋扰冲击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成员被指部分来自新界黑帮,总部曾设在粉岭燕京大厦。上月周永勤被恐吓弃选后,青关会主席杨江(右三黑衣者)8月26日出现在周主要对手、“梁粉”何君尧记者会撑场。#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6-09-09 3: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