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沙星”类抗生素副作用触目惊心

有些土壤中的细菌甚至可以抵抗1989年才上市的环丙沙星(ciprofloxacin)(Getty Images)
近年来,一种起初被用于化疗的药物,被合成做抗生素后,带来的副作用不断引起人们的警觉,它就是氟喹诺酮(Fluoroquinolones简称FQ)家族,包括环丙沙星、莫西沙星等在内的常用抗生素。(ciprofloxacin)(Getty Images)
人气: 7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海英多伦多报道)抗生素是重要的药物,治疗几乎是从头到脚的各种感染。近年来,一种起初被用于化疗的药物,被合成做抗生素后,带来的副作用不断引起人们的警觉,它就是氟喹诺酮(Fluoroquinolones简称FQ)家族,包括环丙沙星、莫西沙星等在内的常用抗生素。

从运动健将到行走艰难

56岁的霍尔曼(Terry Holman)看起来相当健壮,从军多年,是马拉松、5千米长跑的强将,能和30岁的年轻人一争高低,在美国政府工作,不过那都是2年前的事情了,因环丙沙星中毒他已经被迫退休,他说,站着和我说话,他都感觉到腿有点支持不住。

很少生病的霍尔曼是在2015年尝到了走不动、站不住的滋味,因前列腺发炎,“我做了3个疗程的环丙沙星的治疗,一共80粒药片,之后我身体状况恶化,都不能站立5分钟,因为我的肌肉非常虚弱,很痛,非常痛”,当时他每天最多能走路不到10分钟,状况持续了8个月。

症状突如其来,当地医生也无法确诊。霍尔曼找到了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Indiana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大卫·弗洛克哈特(Dr. David Flockhart)医生,弗洛克哈特医生是美国少数几个研究氟喹诺酮副作用的专家之一,根据霍夫曼的服药时间表、用药历史和症状,他被确诊为环丙沙星导致的副作用。

霍夫曼凭著毅力他通过水疗来尽力恢复肌肉能力,加上饮食调养,目前身体恢复了7-8成。

这次他驱车10几个小时来多伦多,支持每年一度在多伦多举行的宣传环丙沙星类抗生素副作用的活动。

反FQ(沙星类)抗生素滥用人士在安省政府前。(刘海英/大纪元)
反FQ(沙星类)抗生素滥用人士在安省政府前。(刘海英/大纪元)

抗生素:环丙沙星家族一览

氟喹诺酮(Fluoroquinolones简称FQ)有着广谱杀菌效果,在抗生素中历史悠久且被广泛使用,其中环丙沙星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及其重要药物之一。

FQ能抑制细菌的DNA复制相关酵素,使细菌无法复制而达到杀死细菌的效果。但FQ的毒性也相当真实,能使人全身虚弱,直到目前,很多使用环丙沙星家族抗生素的人们还不是很清楚,或者并没有把身体的诸多奇怪症状和这个抗生素家族联系起来。

准确的说,FQ最初是用做化疗药物,后来发现化学合成后能杀死细菌,就被研发用作抗生素。

这个抗生素家族中包括环丙沙星(ciprofloxacin)、吉米沙星(gemifloxacin)、左氧氟沙星(levofloxacin)、莫西沙星(moxifloxacin)、诺氟沙星(norfloxacin)、氧氟沙星(ofloxacin)。

2010年,左氧氟沙星是美国卖得最好的抗生素,该药也是一年后美国超过2000宗医疗诉讼的主角。

抗生素被滥用

FQ氟喹诺酮(Fluoroquinolones)类抗生素原本只应用于严重、有可能危及生命的细菌感染,因其广谱抗菌效果,实际上使用非常普遍,被广泛用来治疗各种发炎,如眼睛发炎、鼻窦炎、支气管炎、耳朵痛、肠道炎症、皮肤感染、关节炎和其他疾病。

卑诗的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药理流行病学家玛赫亚·埃特米南(Mahyar Etminan)对大纪元说,这类抗生素被滥用,“一般来说这些药物是不应该开给社区中被感染的人们(如支气管炎,肺炎),应该开给那些病重的人和使用其它抗生素失败的病人”。

他曾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说:“开药的医生太懒,他们打算用自动武器来杀死一只苍蝇。”

埃特米南2012年研究分析了近卑诗省在2000-2007年看过眼科医生的1百万病例,研究发表《美国医学会杂志》(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发现使用FQ口服剂的病人中,发生视网膜脱落导致眼盲的风险,是不用这类药的人的近五倍。他的另一项研究发现,使用这类抗生素的患者发生急性肾衰竭的可能性也显著提高。

副作用:使人身体衰弱、残疾 甚至终生难以恢复

霍尔曼(Terry Holman)先生和吉拉德(Cindy Girard)女士在安省政府前。(刘海英/大纪元)
霍尔曼(Terry Holman)先生和吉拉德(Cindy Girard)女士在安省政府前。(刘海英/大纪元)

从渥太华赶来参加多伦多FQ副作用公众教育活动的吉拉德(Cindy Girard)女士说,她从小时起就被医生开环丙沙星来治疗支气管炎,18岁的一天突然胃肠绞痛,被紧急送医,但各项检查指标正常。

之后她经常胃肠绞痛,肚子胀的很高,像怀孕了一样,3年后她又出现了背痛,接着膀胱和泌尿系统又出了问题。当时吉拉德女士并不知道这是环丙沙星导致的副作用,直到和哥哥马克(Mark A Girard)搬到一起住时,才把自己的症状和环丙沙星联系起来。

吉拉德的哥哥马克( Mark Girard)2015年在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管局(FDA)作证,和另外29个遭受FQ严重副作用的人一起,促成了FDA在这种抗生素的外包装上更新警告。

马克的遭遇

马克因左氧氟沙星(levofloxacin)中毒而出现多种症状。(刘海英/大纪元)
马克因左氧氟沙星(levofloxacin)中毒而出现多种症状。(刘海英/大纪元)

马克的人生是在2007年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他摔伤了脚踝,住院治疗期间被感染了金黄色葡萄球菌,医生给他开了左氧氟沙星(levofloxacin)口服剂,“服用左氧氟沙星(levofloxacin)第10天,我失去了对膀胱的控制,小便失禁”,平生头一次坐着就不自觉的小便,医生于是给他开了更多的药,第17天,胸部和手臂上出现血块,3个星期内,马克说自己“病的像条狗”,头疼、恶心、腹泻、精神恍惚、失眠、眼睛和脸颊抽搐、静脉膨胀,接着物理治疗师又发现他的脚踝周围的肌腱发生病变,18个月内,他变成了靠着拐杖走路,直到今天,他仍然在和这个抗生素的副作用在搏斗。

马克说他没有从医生或药厂得到过任何关于FQ类抗生素的副作用的信息,2011年,马克在网上阅读了一篇文章后,才发现自己有着所有FQ副作用的症状。

目前已知的,FQ氟喹诺酮类药物产生的副作用可能会出现在身体各处,也见于肌肉骨骼系统、视觉和肾脏系统,少数情况下,可能会对中枢神经系统(导致“脑雾”[brain fog]、抑郁、幻觉和精神病症状)、心脏、肝脏、皮肤(疼痛、难看的皮疹和光毒反应)、胃肠道(恶心、腹泻)、听力以及血糖代谢产生严重损害,可能出现如下症状:发疹与搔痒、手脚指抽搐、喉部与脸部肿胀、吞咽困难、呼吸困难、心悸、失去意识。

美国胸科学会(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在医疗指引中明确表明,FQ类药物不应是用于治疗在社区感染的肺炎的一线药物;该学会推荐首先使用强力霉素或大环内酯类抗生素(前者为四环素类药,后者的常用药物为红霉素、阿奇霉素等)

FQ这些强效抗生素药物的大量使用,造成了两种难以医治的传染病激增:一种是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简称MRSA)感染,另一种是由难治梭菌导致的严重腹泻。一项研究发现,加拿大魁北克一家医院出现的难治梭菌感染中,有55%的元凶与FQ有关。

FQ类药物的副作用,如视网膜脱落能立即显现,很多副作用可能在服药几周或几个月后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下,就像霍夫曼先生和马克一样,如果没有一定的知识,可能永远都不会和先前服用了环丙沙星等药物联系起来。

加拿大卫生部和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警觉

目前,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规定,所有氟喹诺酮类抗生素的产品包装上都必须加注“黑盒子”警告(“black box”是FDA所发出的最严厉的警告),提醒医生该类药物可能导致病人患肌腱炎或者肌腱断裂、周围神经病变及恶化重症肌无力等。

FDA网站上2016年7月公布了FQ的一系列的副作用,如手臂或腿部有“如坐针毡”的麻木或刺痛感、肌肉无力、肌肉疼痛、关节疼痛、关节肿胀、焦虑、忧郁、幻觉、自杀倾向、意识混乱等,肌腱、肌肉、关节、周边神经、中枢神经损伤。

FDA还建议,“沙星”类抗生素要作为抗生素的最后选择,医疗人员如果有其他治疗选择下尽量避免使用全身性“沙星”类抗生素。

呼应FDA的新规定,加拿大卫生部今年1月底发布声明,呼应了FDA对FQ抗生素的副作用的警告,并加上可能导致视网膜脱落的警告。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多年前就对滥用氟喹诺酮FQ表示顾虑,他们指出医生在开药时没有考虑到是否适合不同的患者,不必要地采用了“一刀切”的治疗方案。

家庭医生和药剂师了解FQ类抗生素的危害?

埃特米南表示,这个很难说,“他们知道关于FQ导致肌腱炎、肌腱断裂和神经病变的警告,但是我不清楚家庭医生和药剂师是否经常性的警告病人这些副作用”。

马克说,2016年FDA更新了FQ类抗生素的警告信息,只是提醒医疗服务提供者,“但FDA并没有给所有医生发信,很多医生还是不很清楚”,另外医生在给病人开药时,马克说,很少会当面告诉病人这种药的危害。

目前FDA或加拿大健康部的FQ副作用警告中,用“罕见”来描述这个抗生素家族的的副作用,作为一般病人,自然也不会把“罕见”和自己联系起来。

“我和其他人在FDA作证后,有一点帮助,FDA更新了副作用声明,但这只是一个很长路的第一步”,马克说。

FDA的对FQ抗生素的安全警告,网站上全文只有不到400字,即使这么短已经相当让读者警觉了。

另外,FQ抗生素的副作用潜伏期很长,出现身体各种状况后,很难和自己服用过“沙星”家族的的抗生素联系起来,据估计报告出来的副作用病例不到实际数字的10%。

“我们看到了很多副作用,包括中枢神经系统受损,也有很多副作用的个人故事,但是很难研究,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科学研究 ”卑诗省大学的的药理流行病学家埃特米南说,美国每年医生开出3千万个“沙星”家族抗生素处方,加拿大还没有具体的数字。

马克认为,和美国相比,加拿大有更好的医疗保障,使用“沙星”家族抗生素可能至少以百万甚至千万计。

病人:我真的需要抗生素吗?

环丙沙星是目前5个最常用的抗生素之一,价钱相当便宜,在网上就能买到。

药理流行病学家埃特米南提醒,病人最好问问医生给自己开的是什么药,在使用抗生素前,最好问医生,当然也是问自己一个问题,“我真的的需要抗生素吗?”,如果医生给自己开了“沙星”类抗生素,要问医生:我真的需要用它吗?有没有其它的抗生素可用?

“通常来说,这类药物是不需要开给在社区中发生的感染,应该开给那些非常病重的人,和那些其它抗生素不起作用了的病人”,埃特米南说。

马克则说,自己经历的这一切身心疼痛,而且还在承受着折磨,如果早知道,他宁愿医生给他截肢,也不愿意受这些副作用的折磨。

不过磨难也给了马克动力,现在他是利用facebook等社交媒体联络遭受FQ副作用的人们的义务联络人,每年9月底都在安省省议会前举行公众活动,以自身经历来提醒人们FQ类抗生素的副作用。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