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进步主义源于共产主义 摧毁人类善恶标准

“进步主义”与“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同一棵树上的果子,它们的目的是要摧毁美国的传统价值观,毁灭人类衡量是非善恶的标准。(大纪元制图)

“进步主义”与“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同一棵树上的果子,它们的目的是要摧毁美国的传统价值观,毁灭人类衡量是非善恶的标准。(大纪元制图)

人气: 61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汉、林芸采访报导)在当今美国社会,“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时髦的名词,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界“精英”都自诩为“进步派”。然而事实是,“进步主义”与“自由主义”(Liberalism)、“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同一棵树上的果子,它们的目的是要摧毁美国的传统价值观,毁灭人类衡量是非善恶的标准。

进步主义的根源是共产主义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进步主义是一种在19世纪末至今从北美开始的政治运动和意识形态。进步主义者们支持劳动人权和社会正义的持续进步,也是福利国家和反托拉斯法最早的拥护者之一。进步主义在20世纪的头十年由文化马克思主义学者首次引入美国,很快就被前总统西罗多‧罗斯福采用。此后,进步主义运动成功主导了美国民主党的政治方向。直到今天,民主党的进步派国会议员在1991年组成的进步民主党党团,仍然是民主党众议员中最大的党团。

在进步主义者看来,公民权利、平等、隐私权和环境保护论等价值是理所当然及不容辩论的。在经济议题上,进步主义者反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拥护财富的重新分配,主张向高收入人士增加税收,反对企业的规模扩大,支持劳工组织和工会,工人有集体谈判权,提高最低工资,建立全民健保等社会保障制度。

很多人分不清进步主义和自由主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区别,这是因为它们原本就是相似的,而且它们的根源都是共产主义。只不过,进步主义采用了一种渐进的方式,所以更隐蔽也更复杂。

在《蚕食美国》这部纪录片中,新西兰的研究员、作家、政治活动家Trevor Loudon说:“所谓的进步派的范围,包括强硬的自由派、共产党,也包括社会主义者,他们全都叫自己是‘进步派’,他们的价值观也大体相同并相互配合。”

曾在罗纳德‧里根主政时担任美国第75任总检察长的美国律师、法律教授Edwin Meese III说:“现在全世界的共产党在做的一件事是不使用‘共产党’这个名称,所以我们看到在美国有一些秉持与共产主义相同意识形态的人,用各种其它名称来伪装自己,他们甚至不想被称作‘自由派人士’,他们希望称自己为‘进步派’。”

美国新闻巨头World Net Daily(WND)网的副总裁和网络新闻编辑、获奖记者David Kupelian也在其2016年3月发表的文章中表示:“奥巴马时代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进步主义和民主党,其实是同一件事情的不同名称。”

共产主义有计划摧毁传统道德

为什么共产党人要“改头换面”呢?David Kupelian解释说,这是因为“在美国民众心中,共产党人与流氓、强盗、小偷一样,是非常低贱的人,因为美国的立国之本是民主、自由、人权,以基督教、天主教为主要信仰,他们认为人是神的子民,人要按神的教诲做事。而共产党人不信神,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都敢做,耍起流氓来没有底线,因此受人鄙视” 。

正如纪录片《蚕食美国》所揭示的,一百年来,共产主义者打着“自由主义”和“进步主义”的旗号,有预谋、有步骤地从政治、经济、宗教、教育、文化等多个领域对美国进行渗透和破坏,让美国转向他们所要的方向。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制定了非常细致的计划,以摧毁美国人坚守的宗教信仰和传统价值观,包括掌控学校和媒体,推广色情和性乱,渗透教会以诋毁《圣经》,以及利用环保运动破坏自由市场,介入女权运动以破坏家庭等等。

龙啸在新唐人发表的评论文章《浅析共产党之三:共产主义无法“旧瓶装新酒”》中说:共产党最初的政治纲领是:摧毁所有的宗教和文化,消灭所有的民族和国家,最终建立一个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而又“自由平等”的“人间天堂”──所谓“共产主义社会”。

那么,共产党为什么要摧毁所有的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呢?因为几千年来,全世界的文化和信仰虽然千姿百态,但是其道德取向是相通的,其善恶标准是相同的。而共产主义等左派思想没有绝对的善恶观念,所以共产党要推行“共产主义”就必然会和原有的道德体系产生激烈的冲突,就必须摧毁所有的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

失去是非的“绝对公平”

网络上署名胥瑞琦的文章《退步的“进步”主义》介绍说,当难民由于文化因素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甚至犯罪时,信奉绝对平等、文化相对主义的 “进步”人士会挺身而出,毫无原则地袒护他们。甚至有些受到难民性侵的“进步”女子不愿报警,她们担心曝光这种事会给他们带来更多歧视。曾有一名德国左翼运动领袖格伦(Selin Goren)在被一群阿拉伯裔男子性侵后,向警方谎称侵犯者是德国本地人,当真相浮出水面时,她还公开道歉表示自己被性侵的遭遇“给种族主义火上浇油了”。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当进步主义者把人按照种族、性取向等去划分,并将这个群体称为“弱势群体”时,这个群体就会被无条件地保护,不再受到是非善恶的制衡。

他说:“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背离了判断事物的是非善恶。他们判断事情的时候,已经不是说这个群体的人做事情是对还是错,是好还是坏,是善还是恶,他已经不用这个来判断了。你被划分成了一个群体,这个群体,他认为应该受保护,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保护,实际上它用这个所谓的进步去扼杀真正的是非曲直。”

追求“进步”成为“时尚”

李元华教授认为,如今的进步主义很具有迷惑性,其真正的“教义”被掩盖着。他表示,当今社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包括知识界的一些“精英”,他们愿意接受所谓的“进步主义”的观点,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时尚,认为自己文明,这个是最可怕的。

他介绍说,澳洲现在就有同性恋公投,很多华人,有孩子的都反对,但是也有不负责的人说同意这个。“他并不是说他自己的性取向就是同性恋,而是他是被这个所谓的社会潮流给搅迷惑了,他就不愿意表示出这件事情是正确还是错误。他们追求那个性自由,他觉得这样才显得‘文明’、‘高尚’、‘时尚’。这里就忽视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对与错,是非善恶。它把这个标准给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流行话‘我们要互相尊重啊’。”

现在所谓的“自由”也这样,追求那个自由,实际上什么是自由呢?在美华人刘露西认为,奥巴马用政策强制给同性恋自由,但是这个政策事实上限制了其他人的自由,“我女儿或侄女在厕所见到男人,她是报警还是不报警?”她说,“美国尊重人权,首先要尊重谁的人权?这是我们要考虑的。”

美国民主党的进步主义者要照顾穷人,不惜让国家赤字增高给穷人更多福利;要照顾非裔免受歧视,不惜限制警察对非裔罪犯执法。刘露西认为,美国日渐成为“懒人、坏人、游手好闲、不劳而获的人、极端恐怖分子、犯罪分子的庇护所”,这样做反过来对辛勤工作的纳税人,对守法公民,包括遵纪守法的非裔都变成反向歧视。

其实,进步主义从来就没有“进步”过。《川普上台与美国进步主义的穷途末路》这篇博文说,早在1912年,美国的政治学者查尔斯‧M.霍林斯沃斯就曾指,进步主义运动既不进步,也不民主,事实上它是“政治权力极端集中的第一步”。也有人指,进步派是美国第一批的法西斯主义者。“进步主义运动与法西斯运动是姊妹关系,而今日的自由主义是进步主义之女。#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0-08 7: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