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中自杀的几个名人(3)红岩作者罗广斌

秦雷

文革中自杀的几个名人(大纪元合成)
人气: 16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4日讯】编者按:红色小说《红岩》,在中国大陆家喻户晓,但直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里面的所谓英雄故事和人物,都是为了中共的虚假宣传而编造的。《红岩》的作者之一罗广斌,也深受他所信仰的中共所害,在“渣滓洞”扛了一年,却捱不过文革几天的审讯,最后高呼“毛主席”跳楼自杀。

在“渣滓洞”扛了一年,文革几天就自杀的罗广斌

长篇小说《红岩》的作者之一罗广斌,40年代参加地下工作并加入中共。他自述,1948年曾被国民政府逮捕后关押在“恐怖至极的渣滓洞”,待了1年零2个月后成功逃脱。

1949年后,罗广斌任“烈士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共青团重庆市委常委兼统战部长,市文联专业创作员。

1950年底,中共介入韩战,共青团重庆市委为配合宣传“抗美援朝”,要求罗广斌、刘德彬、杨益言这三个被国民党关押过的脱险人士,以自己的特殊身份,成立三人小组集体创作,“以中美合作所美蒋特务残酷镇压迫害中国人民的事实为素材,彻底揭露美蒋特务的罪行,宣传革命志士的英雄事迹,激发人民群众对美帝国主义侵略行径的满腔仇恨。”

他们一起住进了南温泉公园红楼搞创作,最后在中青社编辑王维玲的指导下,完成了纪实文学《红岩》。其中,罗广斌为狱中地下党活动添加了很多想像的细节,又创作了监狱行刑拷打的各种酷刑和刑具,特别是将传统的拶子勒挤十指,改进为用竹签子钉入十指,借江竹筠之名,发出铮铮誓言:“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罗广斌还把白公馆、渣子洞变成“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的直属监狱,描写了“国民党监狱的黑暗”,极大的调动了反美和反蒋情绪。

《红岩》出版后,虽说有人指出过小说背景失真,但杂音很快淹没在一片赞扬声中。《红岩》影响了中国几代人,被中共称为“再现了共产党人的坚定信念与不屈精神,是一部永恒的红色经典,是革命传统教育的经典文本,是具有共产主义精神和革命气节的教科书。”

然而,罗广斌从狱中脱险的经历却成了历史疑点。“文革”前,罗广斌被反复审查了四次。1963年团中央提议推选他为访日代表,被市里以“历史问题有个别疑点”否决。第二年共青团召开九大,准备安排他为团中央委员候选人,也因同样理由被否决。

1966年5月后,《红岩》成为“反动”小说,被指控为“是在原西南局、省、市委内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直接指导下,并得到旧中国宣传部大力支持,由叛徒罗广斌等一手炮制出来,以吹捧刘少奇的‘白区工作经验’为目的的大毒草!”“为叛徒翻案”、“反毛泽东思想”、“美化敌人”。罗广斌这个备受崇拜的英雄被说成是最大的叛徒、“剥削阶级的孝子贤孙”。

6月22日,工作组进驻重庆市文联,罗广斌等的创作笔记被“收缴”。

7月15日,罗广斌被迫写“检查”,说:“小说中没牺牲的人物篇幅写得少,多是完全虚构,如对李敬原的描写,他有斑白的发丝等等,历史上便没有这样的人。(在我们的心目中,则是想按著刘少奇同志这样正确代表写的)……”

文革伊始,1966年8月,罗广斌等作家就向全市发表公开信成立战斗小组,参与造反夺取了市文联领导权。市文联职工发起成立造反派组织‘红卫兵战斗小组’,罗立刻表示坚决支持,并说:怕什么,最多是坐监牢,掉脑袋,全家打成反革命!

10月23日,罗广斌写出造反宣言——《致文联机关全体同志的一封信》,成了市级机关全体干部中最早造反的风云人物。他在市中心解放碑广场与市委工作组大辩论,痛斥他们的“反动路线”。

12月17日,首都红卫兵第三司令部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主持召开“全国在京革命派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誓师大会”。罗广斌是唯一在大会上发言的外地造反派代表。

造反派内部在夺权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形成对立的两派,罗广斌参与了激烈的派性斗争,他被造反派怀疑“历史有问题”,不被信任。

1967年1月31日,支持夺权的北航红旗驻渝红卫兵率先抛出批判罗广斌的文章:《罗广斌很像革命造反派内部的定时炸弹》、《我们为什么要揪罗广斌》,攻击他是“周扬黑线上的人物”、“与黑帮分子沙汀、马识途等关系十分密切”、“重庆文艺界最大的铁杆保皇分子”、“山城头号政治大扒手”……

因中央文革小组坚决支持“一月夺权风暴”,罗广斌反对重庆“革联会”夺权就成为弥天大罪。回重庆后,罗广斌不敢回家,整日东躲西藏。

2月2日,重庆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发令抓捕罗广斌。

2月3日,罗广斌躲进文联一干部家里,4日,又躲进另一家。

5日,罗广斌取出存款,准备出逃。但对立的造反派及北航“红旗”、“哈军工”等各路红卫兵杀进文联,抓走罗广斌。

5日下午,罗广斌被送到重庆建工学院建筑物理教研室二楼关押。

6日晚上,罗广斌被转到后勤工程学院的八一大楼三楼,强迫写“认罪材料”。他多次问看守他的红卫兵:“你们不会把我当做敌我矛盾吧?工作组也最多把我划为三类干部,当成内部矛盾!”

9日,据文革资料记录:“二月九日,某院校广播了罗广斌的罪恶历史,叛徒罗广斌十分恐慌,情绪反常。九日,罗广斌开始写书面检查,写到解放前夕被释放的情节时,他就停止往下写了。当晚十二点后才睡觉,整夜翻来覆去,没有入睡。……”

第二天,1967年2月10日,罗广斌死了,年仅43岁。

据当年看守罗广斌的红卫兵说,罗广斌实在是不堪忍受连续几十小时的精神折磨而跳窗而死。“罗当时被关押于大坪马家堡后勤工程学院,审讯者要他必须认真交代1949年‘11·27’如何被特务放出监狱。从5日被绑架到9日深夜,连续几十个小时不间断轮番逼供,罗一支接一支吸烟,还将清凉油涂在烟上,神态异常疲惫痛苦不安。这样彻夜不眠到了10日早上,罗端著洗脸盆被押到3楼厕所打水洗脸,趁人不备他爬上窗台,高呼‘毛主席万岁!’后跳下,坠地后撞在台阶石梯上,当场死亡。”

现存文革资料中,有罗广斌死后所摄照片:罗右侧半边脑袋摔得稀烂,面部有27.5厘米长一矢状裂口,左眼瞪得挺圆,其状十分惨烈恐怖。

关押他的屋内,罗广斌留下了一本《毛主席语录》和写给“文化大革命的英勇旗手”江青的信,上面的大标题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我的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

1968年3月15日,在周恩来等中央领导接见四川领导的会议上,江青一锤定音,说罗是“叛徒”、“反革命”。她说:“罗广斌是罗广文(国民党官员)的弟弟,有人替他翻案,我们根本不理他。华蓥山游击队,根本糟得很,叛徒太多了。”

评述:

小说《红岩》里,“中美合作所”被说成是“法西斯集中营”,“渣滓洞”和“白公馆”被描述成人间地狱,许多共产党员被酷刑折磨。因为此书的广泛传播,“中美合作所”成为魔窟的代名词,成了“美蒋罪行”的代名词。

大陆研究者发现,作为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产物,中美合作所并非“反共”、“反人民”的“法西斯集中营”,它与军统集中营也无任何直接联系。中美合作所抗日有功,它是二战期间中美两国建立的跨国军事情报合作机构,目地是共同打击日军。在合作所里,美国帮助中国抗战培训出了大批精兵良将,做出了巨大贡献,与所谓“迫害江姐、许云峰”没有一点关系。是罗广斌等为了政治宣传,污蔑歪曲了“中美合作所”。

参考网文

《红岩》作者罗广斌文革惨死之谜
《红岩》作者罗广斌遭迫害蒙冤自尽真相
《红岩》作者罗广斌污蔑歪曲“中美合作所” #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12-14 10: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