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邓小平的连襟和弟弟走上了自杀之路

作者:杨宁

邓小平连襟乐少华(前排左一)在“三反”运动中被批判后自杀。(公共领域)

邓小平连襟乐少华(前排左一)在“三反”运动中被批判后自杀。(公共领域)

人气: 166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1日讯】在中共历次残酷的运动中,几上几下的邓小平侥幸活过了文革,之后还掌握了中共最高权力,而他的连襟乐少华和弟弟邓蜀平则走上了自杀之路。

连襟乐少华“三反”被批后自杀

邓小平之妻卓琳(浦琼英)的姐姐浦代英的丈夫是乐少华。早年加入中共后,曾去莫斯科学习。回国后,先是在中共中央秘密机关工作,后在军队任职,先后任中共红五军团第十五军副政委、红七军政委等。

据中共大将,时任红七军团20师师长粟裕的回忆录记载,彼时乐少华对粟裕扣上了“反政治委员制度”的帽子,并长期对其限制和监视。粟裕回忆,一次,在20师消灭一部分国军后,粟裕从前沿跑回请示是否继续追击。当时军团长寻淮洲和乐少华坐在一根木头上,寻淮洲说:“好,好,好!”表示要继续追击,乐少华没有做声,粟裕以为他也同意,便转身就走。没想到,乐少华突然跳起来大叫:“站住!政治委员制度不要了!回来!回来!”还爆了粗口。20师只好停止追击,当晚七军团遭到中共军委批评。

显然,粟裕对于乐少华这样“只知机械执行上级指示”的干部颇有微词。

中共逃到延安后,乐少华曾任陕甘宁边区兵工厂厂长;1937年10月在延安与浦代英结婚。抗战胜利后,乐少华被调往东北,任鸡西军工办事处主任,负责东北的军工生产。中共建政后,任东北工业部副部长兼军工局局长,其下属的八一、五二等大型军工企业,负责研制、生产新的武器装备等。

1951年底,中共在党政机关人员中开展了“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和在资本家中开展了旨在消灭资本家的“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骗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反对盗窃经济情报”的“三反五反”运动,在“三反”运动中,乐少华遭到了批判。1952年1月15日,乐少华在其寓所内开枪自杀。

据浦代英写的《无悔的岁月》一书中回忆,当他听到乐少华出事的消息后,脑袋“嗡”地响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她看到“用白布单掩盖着的躯体”时,才意识到乐少华真的死了。

不久,东北局、纪检会关于乐少华的审查结论出来了。审查结论认为乐少华生前犯了三个严重错误:一是他曾经做决定用公款为军工局处以上的领导干部每人买了一块手表,被认为是集体贪污,乐少华要负主要责任。二是他曾经派人到农村收购农民的粮食,在当时的形势下,被认为是对农民的剥削。三是他曾经指示有关部门将从日本人遗弃的炮弹中取出的黄色炸药卖给天津商人,在这场交易中,乐少华有收受贿赂之嫌。

上述错误,在“三反五反”运动中是严重的,不过,更为严重的是乐少华的自杀。在中共看来,一个人的自杀不仅仅是一种个人的行为,而是对革命、对党的背叛。对于这种“叛党”行为,党应当给以严厉的惩罚。结果是:乐少华死后被开除了党籍。

而当时主导东北“三反五反”运动的东北政府主席高岗,两年后,也自杀死亡;死后也被开除党籍,而揭发高岗“反党”阴谋的正是邓小平。

乐少华的死使其毕业于哈军工的长子乐黎男患上抑郁症,住进了精神病院,最后于1966年10月在昆明溺亡,时年27岁。

弟弟邓蜀平的不归路

邓小平的父亲邓绍昌先后娶了四个妻子,共生育九个子女,最后养活下来七人(四男三女)。第一个妻子无子嗣,第二个妻子淡氏生了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儿子是邓小平、邓垦、邓蜀平。第三个妻子萧氏生一男,即四子邓先清。

关于邓蜀平,邓榕在其撰写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这样写道:“我的三叔邓蜀平,解放前是个小地主,人没什么本事,还抽点鸦片烟。解放后父亲把他送去戒了烟,让他受了一点革命教育,以后一直在贵州省六枝地区做点工作。‘文革’期间,因本人的地主成分和他兄长的倒台受到牵连,被迫害致死。”

另据西南革命大学教员尹骐的《邓小平之弟邓蜀平的故事》一文,邓家在川北广安县虽不是豪门巨富,但也算是一户拥有不少土地的殷实人家。“没有什么本事”的邓蜀平在广安还是一个知名人物,在当地有一定的影响,甚至被认为是一位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他参加过在当地很有势力的帮会组织,被人称为“袍哥”大爷。他在当地说话办事,就是国民党的县太爷也不能不给他点面子。

2014年3月《文史天地》中的《邓小平三弟邓蜀平的坎坷人生》中披露,中共建政后,邓小平找来邓蜀平夫妇,要他们把家产全部分给贫苦百姓,一样不留,并且要马上戒掉鸦片烟;然后抓紧时间学习新的革命知识。不久邓蜀平夫妇进入西南革命大学,学习社会发展史等课程。1950年10月他们毕业时,被分配到荒凉偏僻的贵州省兴仁专署。邓蜀平担任了第一任青山镇长。

邓蜀平上任伊始,白天晚上都在工作。间歇,他也会收到邓小平的信件。曾经当过普安县商业局长的张文华则说,有一次,他与邓蜀平正在研究工作,通讯员送来邓小平的一封信,他匆匆看完以后,立马就撕了。张文华劝他不能这样做,但是邓蜀平却很生气地说:“大哥左一遍右一遍要我好好锻炼,我难道还是孩子?”从他的表情中,人们读出了他心里的某种不愉快。

在贵州期间,邓蜀平也曾有机会与邓小平见面。后来当人们问起见到邓小平的感觉和印象时,邓蜀平说:“我们见到了邓副总理,但是没有见到我的老大(大哥)。”他说和邓小平在一起一点儿都不自在,还是做平民百姓洒脱。

邓蜀平在青山担任镇长约15个月后,调到县财政科(局)担任科(局)长, 1959年12月调到安顺市财政局担任局长,后还任六枝市副市长。

文革爆发前夕,邓蜀平被调往贵阳市南明区当副区长。然而,他还没有到新的岗位上任,邓小平已被当作党内第二大走资派揪了出来。得知这一消息,邓蜀平长叹一声,“完了”。接着他被革了职,天天被揪到大庭广众之中交代问题。死去活来的折磨使他身心憔悴。躲过了肃反、反右、四清运动的邓蜀平,在1971年3月15日这一天自杀,时年58岁。

对于弟弟的自杀,邓小平又是什么态度呢?陶昌武在《三弟文革被迫害致死 邓小平见弟媳一字不问》一文中透露,邓蜀平的妻子谢全碧曾于邓小平第三次下台期间到过北京。一进邓小平家门,谢全碧就哭了。没有上班的邓小平全身心投入到栽花种草和养鸟上。他对谢全碧说:“哭有什么用!你看这只小鸟,你以为它想待在笼子里吗?身不由己啊!不过你看,它还是满自由的呢。”邓只字不提他自己的事,也不问兄弟死去的情况。

结语

在中共这台绞肉机中,无论是高官及他们的家庭,还是普通民众,没有人可以逃脱。邓小平如此,刘少奇如此,贺龙、陈毅、彭德怀……莫不如此。而作为中共里的重要分子,被加害前的他们不也是这绞肉机中的重要零部件吗?#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3-11 3: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