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赔偿金一半被律师装入腰包 当事人拟提集体诉讼

霍正奇拍车祸戏。(图文/记者胡舜翔)
我们经常见到公车上、路边广告牌上有很多个人伤害索赔律师的广告,承诺“不成功不收费”,这是真的吗?(图文/记者胡舜翔)
人气: 1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海英多伦多编译报道)我们经常见到公车上、路边广告牌上有很多个人伤害索赔律师的广告,承诺“不成功不收费”,现在安省上诉法庭将裁决,一桩起诉律师乱收费的集体诉讼案能否获得“集体诉讼证书”,一旦批准,将有4~6千名前客户可能加入。

据《星报》报道,这桩案子的主要起诉人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豪兹(Cassie Hodge),车祸后导致慢性疼痛,赔偿金是15万元,但她只拿到了1万元,绝大部分都被律师拿走了。

她起诉代理她案子的律师行Neinstein firm双重收费。安省上诉法庭星期三开始受理,一旦有决定,按照加拿大实行的案例法,将对类似案例有先例作用。

不成功不收费”类型的案子

“不成功不收费”类型的案子,律师 一般是从获得的赔偿金中扣留一定比例(常见的是30%)作为一次性收费,按照安省法律规定,律师不能再另外收“成本费”,因为费用已经包括在扣留的赔偿金中了。

据《星报》的报道,很多律师行都再加收这笔费用,被批评人士成为“双重收费”。

《星报》发表了一系列调查文章,很多人讲了自己车祸后打官司律师的收费问题。

收费协议费解 客户惊讶 律师说是“可变的百分比”

密西沙加男子特戴尔(Phil Trudel)车祸在医院治疗了一个月后,看到了电视上Preszler Law Firm的广告,一位带领带的绅士模样的人,令人信任(调查发现广告里的人不是律师,而是个演员),打了个电话,立即,律师行主人的儿子登门造访。

特戴尔虽然觉得收费合同相当令人费解,但还是签了字。

合同中有“收取所有赔偿和赔偿利息的20%作为费用,加上一定比例的相当于部分法律成本费的赔偿金,再加上HST;在另一页,又有计算费用时,不包括任何法律成本的话。

根据和解协议特戴尔能拿到9万元赔偿,Preszler律师行发来的账单上写着律师行扣留了14,546.62(20%的赔偿金)以及扣下1万1千元作为成本。

询问之下,这家律师行说,他们的收费是一个“可变的百分比,一部分和部分成本费有关,加上HST”,并称他们的收费合理,符合法律。

高调广告 昂贵收费 赔偿金被拿走一半

另一位居民沙哈(Amita Shah)和丈夫车祸后也是看广告后雇了律师康特(Jane Conte),她在律师行的广告中,从白色的宝马敞篷车中出来,车牌号是“法庭上见”(SEEUNCRT)。

根据和解协议,沙哈能拿到29万5千元赔偿金,但律师康特扣留了9万5千多元(95,346),其中除了70,346的费用外,还包括2万5千元成本。此外还收取了1,250 元的复印费,1,091.30元付给另外一个名为 “Legal Link”公司的费用。最后沙哈到手的金额是154,496.27元,只是赔偿金的一半。

当时沙哈不知道安省法律禁止律师在一次性收费外再加收“成本费”,在沙哈和这位律师争取后,拿回了2万5千元成本费的一半。

经由《星报》询问,这位律师说账单是自己不在时被发出的,而且当时用的收费协议是老的,现在的是新版本,但《星报》5次询问后,也没有收到这位律师称的新版协议。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