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红色高棉的罪恶

柬埔寨共产党的杀人历史简述

编写:戴安

柬埔寨诗梳风一家寺院里保存着3000多个赤棉受难者的头骨。摄于1991年。(STEFAN ELLIS/AFP/Getty Images)

柬埔寨诗梳风一家寺院里保存着3000多个赤棉受难者的头骨。摄于1991年。(STEFAN ELLIS/AFP/Getty Images)

人气: 57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09日讯】柬埔寨,昔称扶南,是中南半岛的文明古国,拥有多彩的文化、丰富的物产。20世纪70年代,这一片土地,惨遭共产暴政的蹂躏,生灵涂炭,遍野哀号,举世震惊。

“几年来,我一直在寻找缺失的画面。这是一张由红色高棉在统治柬埔寨时期拍摄于1975年及1979年之间的照片。这一张照片并不能证明红色高棉的暴政,但它足以令人思考、反思及还原历史真相。我在祖国的档案、证件及宣传资料里寻找无果。”——潘礼德(Rithy Panh)

潘礼德是法籍柬埔寨人。他在11岁时和家人一起被关押在红色高棉的劳动营。在那里,他先后失去了父母和姐妹。1979年,潘礼德逃到泰国,一年后又辗转赴巴黎,成长为世界知名的导演。2003年,他导演了纪录片《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引起重大反响。2013年5月,在第66届戛纳电影节上,潘礼德编导的反映红色高棉屠杀的纪录片《残缺影像》荣获“一种关注”单元的最佳影片奖。

劫后余生,红色高棉的噩梦,挥之不去。还原历史,呈现真相,关注生命,不仅是潘礼德的使命,也是生者在今日的责任。

The Missing Picture from Bophana Center on Vimeo.

血染历史

红色高棉,即“赤柬”(高棉语:Khmaey Krahom,法语:Khmer Rouge),代指柬埔寨共产党及其追随者。1975年,被废黜的西哈努克亲王在中共的支持下,联合柬埔寨共产党,推翻了朗诺掌控的高棉共和国。红色高棉在夺权后软禁了西哈努克,随即推行极左的社会工程政策,旨在实现所谓纯粹的共产主义。

从1975年至1979年,在三年零八个月的管治期间,以波尔布特为党魁的柬埔寨共产党以暴力强制手段“清洗”城市,实行强制农业集体化,并且展开全国性的大屠杀。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约有200万人死于饥荒、劳役或迫害,占当时柬国人口的四分之一。

这场疯狂彻底的无产阶级革命专政,得到了毛泽东的“高度评价”。在多个东南亚的“兄弟党”里,毛泽东最称赞的就是“波尔布特同志”。波尔布特在与毛泽东见面时,毛夸奖他的奴隶营式的统治,说:“你们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一举消灭了阶级。”

事实上,波尔布特的“赤柬”获得了毛共在军事、政治、经济方面的全力支持,波尔布特治下的赤化柬埔寨完全是中共文革的翻版。中共曾派约1.5万名专家入柬帮助柬共,并提供10亿美元的援助。据张戎女士查证核实,柬共曾得到中共的大力扶持。柬共另一头目乔森潘(Khieu Samphan)曾多次访华,亲自接受毛泽东和中共的指示。他在金边受审期间揭发出中共支持赤柬的大量材料。柬共独创的一些酷刑手段,实质上得到了中共专家的指导。例如有一种活取人脑机,就是中共专家帮助发明制造的,它专门用于活体提取囚徒的脑液供领导人进补。

中共提供给红色高棉的活体取脑器。(正见网)

红色高棉的历史印迹,浸透着人民的鲜血。大量的史料和证人证词都显示出,柬埔寨共产党的残暴和对人民的压制程度,超过了其它所有共产党政权,是共产暴政的极端典型。

中共跟红色高棉关系密切。1978年,波尔布特访华,华国锋在天安门广场主持欢迎仪式。(网络图片)

清空城市 建集中营

红色高棉夺权后,首先展开的是人类史上罕有的逼迁行动。波尔布特以战争为借口,强行将金边等城市的居民遣散出城。

柬埔寨人梁昂(Loung Ung)在英文自传《他们先杀死我父亲》里提到,1975年4月17日那天,柬共军队开进金边,对老百姓大喊:“不准携带行李,你们用不着带城市的东西!三天之内就回家,谁也不准留下!美国人要轰炸金边!美国人要轰炸城市了!”

ARP1480852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游击队占领金边。(SJOBERG/AFP/Getty Images)

在柬共军人的枪械威逼下,金边人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住所。他们放弃所有财产,带着一点随身用品,没有明确目标地逃往农村。三天后,200万人口的金边成了“居民不足三万、只有一家商店”、“没有小汽车,人人都靠步行”的空城。至少有两三万人死于疏散途中,在路边可以见到年老、体弱和年幼居民的尸体。

在其它城市,也有几十万居民被驱赶出城。在几个星期的旅途期间,红色高棉不向平民提供任何食物和医疗,仅给予24小时准备疏散的时间,允许携带一定数量的旅行和贵重物品,同时下令毁灭一切身份文件。

专家分析,红色高棉之所以清空城市,一个原因是柬共没有管理大城市的经验,而且在他们看来,城市是资本主义的丑恶象征。若要建设理想社会,就必须消灭城市。红色高棉宣布,要在十年到十五年内实现国家的现代化。

红色高棉着手实行强制农业集体化,推广合作社制度,取消货币和市场,实行按需分配和全民供给制。男女老少必须参加集体劳动,在公共食堂集体就餐。开始提供一日三餐,后来由于粮食短缺改为一日两餐,再后来仅供应稀粥和野菜。

柬埔寨原本是鱼米之乡,但是在极左的疯狂之下,粮食产量逐年下降。这套制度很快使得柬埔寨“浮夸风”盛行,各地“放卫星”,大饥荒和瘟疫爆发,饿殍满地。人口出生率由1970年3%的下降至1978年1.1%。1989年38%的成年妇女为寡妇,同时有10%的男性为鳏夫。

红色高棉大建仿自越共的劳教营,主要用于关押朗诺政权的军人。在享利洛咖德(Henri Locard)有一个拘押1,000人的拘留营,包括囚徒的妻子儿女、佛教和尚、嫌疑旅游者。由于生存条件极为恶劣,饥饿和疾病使得大多数囚徒及所有儿童迅速死亡,每夜至少有30人死去。

品雅特海(Pin Yathay)是红色高棉屠杀的幸存者,家中多位亲人遇难。他翻山越岭,亡命泰国,才得以活命。他曾撰写回忆录《活下去,我的儿子》。他作证说,1975年,在他所在的劳教营,由于饥饿、缺医和劳累,三分之一的犯人不到四个月即死亡。

还有一位证人作证说:“在民主柬埔寨,没有监狱、法庭、大学、学校、钱、工作、书、运动和业余时间……每天12小时体力劳动,2小时吃饭,3小时休息和教育宣传,7小时睡眠;全体住在集中营。Angkar(即波尔布特)控制我们每个时刻的生活。”

在红色高棉的恐怖风暴里,柬埔寨整个国家没有商店、庙宇、学校或公共设施,信仰被压制,文明被粉碎。短短几年的时间,这个信奉佛教、民风淳朴的古老国家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屠杀——以清理和清洗之名

红色高棉进城一个月后,在一次金边会议上,其主要领导人之一农谢(Nuon Chea)特别强调了“严密甄别”的原则。根据与会者的解释,这一原则就是说,在实行新政策的过程中可以随时使用暴力,清除掉那些反对者和不满者,不要把他们留在新社会。

红色高棉掌权后,每位新人必须重新登记,交代以前的历史。凡是在朗诺政权服务过的人、对新政权不满者、“地富反坏”、不愿自动离开金边者,一律格杀勿论。接着是清理阶级队伍,有产者、业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教师、医生及其他专业人士都不是无产阶级,属于清理之列,连戴眼镜的人也不放过。然后是种族和宗教迫害,就连会说外语也是死罪。红色高棉禁止所有的宗教信仰,关闭或摧毁所有的教堂和庙宇,佛教徒被迫还俗,回教徒被强迫吃猪肉。

红色高棉的屠杀不仅针对所谓的“敌对分子”,在党内也大开杀戒。红色高棉的内部清洗从一建国便开始,当时是以肃清亲越分子、克格勃间谍、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和新混入党内的异己分子为借口。

1976年夏天,波尔布特出任政府总理。年底时,他忧心忡忡地指出:“党的躯体已经生病了”,而后便开始了党组织内部的清洗。大批柬共人士成为刀下鬼。仅在金边南部的“图士楞”监狱,就处决了14,000名柬共干部及其家属。

1977年9月27日,波尔布特在一篇讲话中称,总人口中有2%是“反革命分子”,这个数字约合14万人。当时,对政治敌对分子的镇压高潮已经过去,但是仍然有如此大比例的反革命分子有待镇压,可以想像,之前已遭处决的人数之庞大。

在1975年10月宣布的民族阵线的13个领导人中,有5人在1977年的清洗中被处决,包括内政部长、两任商务部长、新闻和宣传部长、国家主席团第一副主席等等。还有更多的各大区的党政军领导人被处决。最集中的一次处决发生在1978年,是清洗被认为是亲越派的东部大区干部和军人,一次屠杀了近10万名红色高棉的自己人。

据柬埔寨历史资料收集中心报告,在美国、澳大利亚、荷兰三国的协助下,他们在全柬170个县中的81个县进行了勘察,在9,138个坑葬点,发掘出近150万具骷髅。法国学者吉恩拉古特发明了“自族屠杀”(autogenocide)一词来形容红色高棉。

S-21──杀人机器

 S-21,第21号安全监狱(Security Prison 21),是红色高棉于1975年建立的集中营和集体处决中心,由金边附近的一所高中改建而成,是臭名昭著的柬共杀人黑洞。建筑物周围布满带高压电的带刺铁丝网,教室被改造成狭窄的牢房和拷问所。为防止犯人逃脱,窗户被铁条封锁并缠绕电线。

1979年,在柬越战争中,越南人民军发现了这个集中营并对外公布。1980年,集中营作为赤柬大屠杀博物馆(名为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对外开放。馆中展示了监狱和各种刑具,还陈列著死者的骷髅以及受难者临死前拍下的黑白照片。另外,纪念馆再现了多种酷刑,譬如钻脑、割喉、活摔婴儿等。活人取脑是这样进行的:即将被处决的思想犯被绑在一个椅子上,置于监狱特制的钻脑机前。钻头快速旋转,从犯人的后脑钻入,有效地活体取脑,取出的脑液供给红色高棉领导人进补。

被中共的学徒——红色高棉活体取脑的柬埔寨人。特制的钻机可从人后脑钻开0.8×2公分的孔洞,再从头顶钻眼,即可取出完整的人脑。(资料图片)

据估计,在1975年至1979年间,S-21集中营至少关押过14,000至15,000名囚犯(部分人相信总数超过2万人),其中仅有7人幸免遇难。集中营的犯人来自柬埔寨全国,前期的犯人主要是朗诺政权时期的政府官员、军人、学者、医生、教师、僧侣等,后期的犯人主要是红色高棉政权的党员、士兵和一些高级官员,如外务部副部长沃维、新闻部长符宁等,罪名通常是叛国或通敌。大部分囚犯是柬埔寨人,也有其它国家的受害者,包括越南人、泰国人、巴基斯坦人、老族、印度人、美国人、英国人、加拿大人,新西兰人和澳大利亚人。犯人及其亲属通常一起接受审问,然后被带往琼邑克(Choeung Ek)灭绝中心被杀害。

坐落在金边以南约15公里的琼邑克灭绝中心,又被称作“钟屋”、“万人塚”。作为“红色高棉杀人场”,当年,从S-21监狱转来的大约1万多人在此被处死。如今,“钟屋”被改成一座17层塔的纪念馆,里面陈放着大约八千个头骨。

81057849
柬埔寨金边琼邑克杀戮场(万人塚),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在其统治的1975年至1979年间在这里处死了大约17,000人。(Omar Havana/Getty Images)

据报导,红色高棉杀人手法极为残忍。为了节省子弹,杀人时多用棍棒重击或以斧头砍杀。最残忍的是对幼儿和妇女的处决方式:暴徒们倒拎着儿童的双脚,对着大树将其头部“砰”的一声死命砸过去,至今还能看到大树上嵌著的小孩牙齿。妇女则在死前先遭强暴,然后被蒙上双眼,一丝不挂地遭重棍击毙。

81057852
在金边郊外的“红色高棉杀人场”Choeung Ek(琼邑克杀戮场,又称钟屋、万人塚),游客们可看到“杀人树”。当年婴儿和孩童被倒提双脚撞死在树上。(Omar Havana/Getty Images)
40612611fiel_20020603_00050.jpg
柬埔寨金边琼邑克杀戮场(万人塚)。(David Greedy/Getty Images)

在1975至1979年间,掌管S-21杀人集中营的是原数学教师康克由,又名杜赫。一名S-21的员工在工作笔记里有如下记录:1976年2月,康克由在员工会议上说:“你一定要摆脱打囚犯是残酷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仁慈就被错用了。为了国家、阶级和全世界,你一定要打他们。”

对康克由的起诉书详细记载了他执行过的刑求与行刑方式。起诉书写:“若干证人表示,囚犯被人用钢棍、车轴与水管重击颈部尾端而死。当时囚犯如果被卸下手铐,就会被踢入地牢。最后,守卫们不是切他们的腹,就是割开他们的喉咙。在完成处决后,守卫们就会掩埋地牢。”

在日后审判康克由的法庭上,21号监狱的幸存者万纳出庭作证。他为这一时刻已经等待了30年。万纳作证说,监狱的环境是非人的,每20或30个囚犯被铁链拴在一起,不得说话和走动。他说:“我们吃喝拉撒睡都在囚室里,而且规定我们寸步不能移动。”他还说,每天的食品定量少得可怜。每顿饭只有三小匙泔水一样的稀糊,他甚至一度产生过人肉美餐的念头。因为饥饿他曾经吃过昆虫,也吃过死亡囚犯身旁留下的食品残渣。

Hkg5590332
红色高棉时期的S-21杀人集中营后成为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其中陈列著被赤棉屠杀民众的照片。(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柬埔寨华人的遭遇

柬共在金边大肆杀戮清洗,华人社区也受到迫害。当时,多个“爱国”华人社团的侨领特地跑去中领馆诉苦,要求救援。结果,他们被使领馆官员训斥一通,要他们“跟上柬埔寨革命形势的发展”,“拥护贯彻执行波尔布特同志的号召”云云。他们无奈地回到农村。有些华人被杀,有些被抓进监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有少数人冒险越境逃到泰国,被联合国难民营安排移民至欧洲、美加和澳大利亚。

黄时明所著《逐浪湄河——红色高棉实录》书影。(资料图片)
黄时明所著《逐浪湄河——红色高棉实录》书影。(资料图片)

在数万受到波及的华人中,有一个中共派驻柬埔寨的间谍——黄时明。他生长在金边,回到中国大陆后奉中共之命返回柬埔寨从事间谍活动,公开身份是华侨小商人。1975年,红色高棉强制清空城市时,黄时明一家也不能幸免。他们从金边被赶到偏远的农村,再被驱赶到更加偏远的山区。一路上颠沛流离饱受折磨,与蚊虫蛇蝎老鼠为伴。黄时明自己、妻子和母亲都患病,还有一个侄子死亡。短短两个月的难民生活,让黄时明对红色高棉完全绝望。万般无奈之下,他违反了组织纪律,向红色高棉的基层干部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干部层层上报,他后来才获得解脱。

 

黄时明写下了柬埔寨内战及红色高棉暴政的目击纪实,2008年,他以铁戈为笔名,在香港出版了60万字的回忆录《逐浪湄河——红色高棉实录》。

一位亲历劫难的柬埔寨华人曾投书大纪元,叙述当年的情景:

“柬共恶党还召集了所有前任军官,医生们、歌星们、艺术家,教育界(人士),和所有的知识分子以及众多有名有才能的精英,全部集合在一起,说是去迎接西哈努克亲王回国,以便好好地给他们分配工作岗位,日后为国效劳。结果呢,这班善良民众一去不再复返了,他们全部都被杀光,一个也不存,这一切也证明了共产党经常讲出好听的话来欺骗人,他们说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

“柬共恶党屠杀民众的手段非常残酷,首先他们下令他们所认为犯罪的民众挖地坑,挖得够深后,他们就用木棒向他们的头部猛打下去,过后也不管被打者是否已断了气,全部推下地坑里,一起埋葬在那里。恶党还得意地告诉我们说:民众的一条命没有一颗子弹的价值高,所以不用枪毙式来杀人是为了节省子弹。最后还警告说:他们的高级领导人,其中有些军官经常需要吃活生生的人胆和肝脏等魔鬼行为。”

在红色高棉政权建立前,有近60万华人居住在柬埔寨。但是,柬共执政结束时,华人人数降至30万,减少的人口除了少部分幸运逃离之外,其余全都被迫害致死。

正义的审判

柬埔寨前红色高棉监狱长康克由被判终身监禁。 (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柬埔寨前红色高棉监狱长康克由被判终身监禁。 (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2010年7月26日,由联合国和柬埔寨组成的国际法庭开庭审判,以详实的人证和物证对前S-21集中营监狱长、66岁的康克由以反人类罪、战争罪、酷刑罪、谋杀罪,合并判处35年有期徒刑,后改判无期徒刑。

2011年11月21日,联合国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对三名前红色高棉领导人进行审判,分别为前全国人大委员长农谢、前国家主席乔森潘和前外交部长英萨利(Ieng Sary)。检方指控,三人与1975至1979年间约200万柬埔寨人的死亡有关,涉嫌反人类罪和种族屠杀罪等。

在不少关心案件、前去旁听的民众当中,有一位柬埔寨裔美国人萨雷姆。她特地返回柬埔寨出席了首日庭审。她说:“当时,我觉得我像再次回到红色高棉政权时代──我感觉到了其他人的痛苦,我感到了我妈妈的痛苦。红色高棉用马拖她,她被拖死了,就因为她为了我的女儿偷食物。”目睹这些前领导人受审,她说:“因为他们曾经是红色高棉时期的大佬,他们就如天神,下令你可以死,你可以生,现在轮到他们上法庭了。”

2014年8月7日,柬埔寨特别法庭以谋杀罪、灭绝罪,对前红色高棉首脑农谢和乔森潘判处无期徒刑。

2015年4月17日,在柬埔寨内战结束40周年纪念日之际,幸存者胡霍(Huot Huorn)为36名死去的亲友上香。她对记者说:“四十年前,波尔布特把柬埔寨变成了一个地狱、一个鬼地。”她表示:“我仍然很憎恨这一个政府……它们的罪孽仍然清晰的在我眼中。他们让我们挨饿、不给被监禁的人们吃喝,直至他们饿死……我看见他们把孩子的头砸向树。”

2016年11月23日,柬埔寨红色高棉罪行清算法庭做出终审判决,维持对于乔森潘与农谢的反人类罪的原判。

2016年11月23日,柬埔寨红色高棉的两名前首脑被判处终身监禁,联合国特使表示,这个判决对世界上侵犯人权者是一个警告。(视频截图)
2016年11月23日,柬埔寨红色高棉的两名前首脑被判处终身监禁,联合国特使表示,这个判决对世界上侵犯人权者是一个警告。(视频截图)

红色高棉的罪恶距今已有38年。今天,在年轻一代柬埔寨人当中,也许有人不愿相信,在自己的祖国,曾经发生过种族灭绝的罪行。放眼世界,共产党政权仍在几个国家肆虐,迫害人权的反人类罪行还在继续发生著。共产主义毒素尚未停止散播,红色的谎言依然横行。两百万牺牲在赤柬刀下的冤魂,游荡在昔日的杀戮之地,提醒人们:勿忘过去。反思、清算共产党的罪恶,远离和抛弃共产党,是建筑自由和平的前提,是开创幸福明天的保证。

参考资料:

1. 吴嘉:《红色高棉──柬埔寨的人间炼狱》,大纪元,2004年9月30日
2. 佚名:《红色高棉在柬埔寨行凶的史实》,大纪元,2005年12月23日
3. 辛声:《共产主义早该谢幕了!——关于“高棉革命”的沉思》,大纪元,2009年4月15日
4. 郭国汀:《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大纪元,2010年6月20日
5. 楚寒:《不能忘记的历史伤痕》,大纪元,2010年9月15日
6. 程静:《红色高棉三巨头受审 UN替百万亡灵申冤》,大纪元,2011年11月22日
7. 程鹤麟:《逐浪湄河:中国间谍眼中的红色高棉》,新浪博文
8. Jean-Louis Margolin, Cambodia: The country of Disconcerting Crimes(《柬埔寨:令人难以置信的犯罪国度》),《共产主义黑皮书》,法国,1997年
9. 维基百科:红色高棉 #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3-10 4: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