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华:马克龙对决勒庞 法国大选仍旧迷离

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今天(23日)展开,近4700万选民将在全国6.7万个投票站选出两名可进入第二轮角逐的候选人。(AFP PHOTO / DAMIEN MEYER)

人气: 9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5日讯】2017年4月23日晚,激烈的法国总统第一轮选举从11位候选人中选出了2位:39岁的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48岁的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虽然马克龙和勒庞的得票率都没超过25%,但第一轮被淘汰的候选人纷纷表态要自己的选民支持马克龙,法国媒体乃至世界媒体也都认定,5月7日即将举行的最后第二轮选举,马克龙一定会战胜勒庞而成为法国新总统。然而这种判定,也许会像当初媒体认定英国公投不会脱欧、美国选举川普不会得胜一样,在瞬息万变的现实面前成为历史的笑柄。

这次大选是法国历史上选情最最扑朔迷离的一次。与西方多数国家一样,法国过去执政党都是在左翼社会党与右翼共和党之间交替轮换,而这次却冒出了两个小党派。5月7日无论谁获胜,都将意味着60多年来法国政治格局中最重大的变革,而法国作为一个拥核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欧盟创始成员国,法国的重塑将给欧洲和全球政局带来巨大影响。

现任左翼奥朗德总统由于执政无力而弃选,于是在第一轮竞选中出现了以“四驾马车”为主的多头局面,他们是中间偏左的马克龙,极右翼的玛琳.勒庞,右翼的费永,以及极左翼的梅郎雄。这在法国竞选历史上从未出现。

大选初期,各界普遍看好右翼主流共和党、曾两度担任总理的费永(François Fillon),但不久费永被曝光“空饷门”丑闻:他妻子没有担任议员助理的工作,却总共拿了83万欧元的工资,这种“变相贪污”被司法机关立案调查。尽管费永公开承认政府高官中这种空饷现象普遍存在,是“合理”的,但民调一路下滑。

**马克龙:爱情忠贞、政治变卦的年轻人

在这种情况下,中间派独立候选人马克龙抓住费永的软当而异军突起。马克龙原来是社会党人,是现任法国总统奥朗德一手提拔的接班人。尽管马克龙学的不是经济,却被任命为法国经济部长。然而为了自己获胜,马克龙却“背弃”了奥朗德,于2016年4月退出社会党,创立了新党:前进党,并在2016年8月辞去官职,独立参选。此前马克龙从来没有当过议员,也未没有参与过政治竞选。

马克龙1977年12月21日出生在法国一个小镇亚眠。父亲是神经学教授,母亲也是医学博士,马克龙大部分时间与祖母在一起。他学过十年钢琴,还得过奖。在亚眠上高中期间,他爱上了教他中学语文兼戏剧的女老师,父母得知此事后强烈反对,将他转到巴黎的精英学校亨利四世读完高中的最后一年。此后他在巴黎第十大学学习哲学,在2004年国家行政学院高级公务员服务载体培训毕业后,他获得了巴黎政治学院的公共事务学位。

他2004年在法国经济部担任财政督察,2008年后离职到罗斯柴尔德和席埃银行任投资银行家,2012年至2014年,他是奥朗德总统的副秘书长,2014年8月26日,他在第二瓦尔斯内阁中被任命为经济、产业更新和资讯技术部长。

前进党的观点是:经济上奉行自由主义,社会文化上奉行左翼进步主义,强烈支持与欧盟的深度融合。政党支持者来自左中右不同阵营,但整合度有限。马克龙自称为“既不是亲欧派、欧洲怀疑论者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联邦制支持者”,而他的党派自称为“法国唯一的亲欧洲政治力量”。马克龙将法国殖民阿尔及利亚称为“危害人类罪”,因此他学德国,对移民和难民保持开放态度。2017年3月3日,马克龙在接受《巴黎人报》采访时表示,自己是“毛主义者”,他还引用了邓小平的话:“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马克龙参选后,他那惊世骇俗的师生恋常常成为法国各大报纸的热门话题。新书《马克龙:一位完美的青年》的女记者富尔达说:“马克龙想告诉大家,如果他在一个小城镇能追到大自己二十四岁、育有三个孩子的女人……尽管受到抨击和嘲笑,他也能征服法国”。不过很多传统派并不这样认为。

这位老师名叫特罗尼厄(Brigitte Trogneux)。据同学回忆,特罗尼厄很喜欢朗读马克龙的作文,“她被他的写作技巧深深迷住了”,随后两人经常来一起。被父母送到巴黎之后,17岁的马克龙与41岁的特罗尼厄经常在电话上一聊好几小时,他对她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娶你为妻。”后来,特罗尼厄与丈夫离婚,13年后的2007年,两人终于结婚。在巴黎一次竞选集会上,马克龙向支持者表示:“如果我们胜选,她会与我同在,扮演一个角色。我欠她很多,她帮助塑造现在的我。”有选民质疑,如此大胆的特罗尼厄将在法国政坛扮演怎样的角色。

首轮选举后,很多分析指出,非传统政党出身的马克龙将如何确保6月在国会中的多数席位,右翼共和党人败选后必将复仇,并竭尽全力地保持在国民议会(National Assembly)中的席位,即使当选,马克龙也无法再像过去总统那样轻松执政。

勒庞:继承父业又赶走父亲的“危险女人”

1968年8月5日出生在塞纳河畔的玛琳‧勒庞,也有过2次婚姻,生了3个孩子。她是前民族阵线创办人、老勒庞(Jean-Marie Le Pen)的小女儿。巴黎第二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后,她成为一名律师,1998年后她加入父亲的民族阵线,主管其法律部。她被其他政党誉为“法国最危险的女人”。与马克龙震惊世界的奇特婚姻相比,玛琳‧勒庞也有一段震惊全球的“父女反目”。

老勒庞1928年出生在一个海边小镇的渔民家庭,14岁父亲就因鱼雷爆炸身亡而不久成为孤儿。1947年他进入巴黎大学学习法律,1972年他建立了──民族阵线党,从1974年开始,他就多次参选法国总统,2002年甚至挤进了第二轮选举。不过,由于他极右的观点而支持者不多,其参选也就只是当个陪衬。

2011年1月,老勒庞卸任,党魁的职务由小女儿玛琳继任。2015年8月21日,老勒庞因坚持带新纳粹色彩的反犹太主义政治立场,被女儿开除党籍。这段家庭纠纷的背后有着很深的政治背景,当时法国地方选举2015年5月刚结束,总统奥朗德的左翼社会党成为输家,假如这趋势延续到总统大选,右翼当选的可能性极高,但究竟是“温和右翼”还是“激进右翼”代表,则充满悬念。

玛琳在2011年接手国民阵线后,决心改变父亲给人们留下的极右而且没有治理国家能力的负面形象,她刻意和党内最右的一群割裂,以拉拢“右翼中间派”,她希望走一条新路线,就是在主张打击非法移民、严选新移民、捍卫本土权益、在退出欧盟的同时,避免传播种族主义,而单以社会经济数据等“科学指标”为宣传重心,以免失去中间派支持。

为确立新形象,她扬言会控告以“极右政党”来形容国民阵线的传媒,另外,她的经济政策也有一定社会民主色彩,声言要以自由市场把法国的“饼”做大,之后实行福利主义和偏向工人的政策,目的自然也是选票。在2014年的欧洲议会投票中国民阵线大胜,成为法国得票最高的大党,他们得到了43%工人和37%失业者支持。

2015年玛琳在互联网上载了一张国民阵线的照片,并以“打倒法西斯”为题,作为新形象建构的一环。相片上载后,却惹来老勒庞揶揄,回应指国民阵线会预备“一炉”,暗示纳粹德国在二战时用来焚烧尸体的熔炉。就是此事令父女二人公开决裂,玛琳甚至逼使父亲在刚结束的地方选举退选,明摆着要通过终止他的政治生命,来为政党重生。父亲大怒下,说要和玛琳脱离父女关系,女儿则扬言要撒销其名誉主席之位,直指“父亲不可以依仗名誉主席之位挟持国民阵线”。

为了阻止勒庞当选,法国很多党派、包括执政党和欧盟很多人提出了“ 玛琳之外的任何人都可当选”的共识。2017年2月20日,法国警方突击搜查“民族阵线”总部,要调查该党党魁及欧洲议会议员玛琳‧勒庞涉嫌挪用欧盟公款给自己党派使用。2017年3月2日,欧洲议会经投票决定解除玛琳的议员司法豁免权,使得法国司法部得以调查她散布IS血腥图片的行为。

**类似川普的勒庞与马克龙针锋相对

2017年2月勒庞发表竞选纲领,发誓要向全球化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宣战。她认为全球化会导致法国工业衰落产业外移和失业,她将全球化比作让社区慢慢憋死的元凶,她说全球化本质就是“外国奴隶生产、本国(法国)失业者消费”,她领导的国民阵线要发动一场由“睿智的保护主义和促进经济的爱国主义引导的本地革命”。她坚决反对欧洲联盟的联邦主义和技术官僚,认为欧洲联盟导致法国农业和渔业衰落,她称欧盟不过是“从不信守诺言的败笔”,她认为法国必须退出欧元和欧元区,她承诺将和欧盟完全彻底地重新就法国的欧盟成员国地位进行谈判,如果谈判一旦失败,将在法国举行脱欧全民公决。

勒庞提出“法国优先”的观点,2015年8月她抱怨说:“法国大企业都将生产环节迁移至中国,它们让中国崛起,却让法国没落。”她首要的外交理念就是法国需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具体而言,即反对欧盟、退出北约。她对俄国和普京有特殊好感,勒庞曾说普京的外交政策值得钦佩,俄罗斯银行更曾拨出九百万欧元贷款支持国民阵线。

法国目前居住着大约500万穆斯林,伊斯兰教成了法国第二大宗教。两次世界大战后,法国急需劳动力,就从原来的北非殖民地如阿尔及利亚等招聘来很多工人,随后这些移民的家属、朋友等都相继来到法国,加上他们的出生率高,等到了2000年,法国穆斯林已占了人口的10%,很多地方俨然成了穆斯林镇。近十多年法国发生了多次穆斯林恐怖分子制造的惨案,甚至在第一轮选举的前两天,香榭丽大街还发生了恐怖袭警案件。对此,更多的法国民众支持勒庞严控非法移民。

不难发现,勒庞的很多观点与美国的川普总统很一致,而与马克龙的观点正好相反。马克龙主张自由贸易,强烈主张留在欧盟。

面对主流媒体一边倒地支持马克龙,勒庞不断批评主流媒体对她抹黑,如同川普的社交媒体推广团队一样,勒庞也注重民间媒体,她在推特上有138万追随者。有学者分析说,勒庞胜选唯一可能是选举期间又发生大型恐袭,涉及穆斯林、新移民,现届政府又被证明处理失当,届时出现民意大逆转,“这样的剧情,绝对有可能发生;那时候,有主流候选人投机向勒庞效忠,换取一官半职,就像英国的约翰逊忽然走向‘脱欧’阵营那样,以继续自己政治生命。”

从初选时人们的意愿来看,支持右翼的比支持左翼的多,尽管马克龙退出了左翼,宣布自己是中间派,但经过英国脱欧、川普当选,没人敢保证勒庞不能当选,而这样的信念反过来也成为勒庞阵营振奋士气、拉拢游离选票的依据。然而,花落谁家,历史到底青睐谁,还取决于法国人如何选择自己的未来。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4-25 11: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