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你赚钱我受苦 圣马刁商业小飞机噪音太大影响硅谷

圣卡洛斯机场的社区见面会。(梁博/大纪元)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梁博红木城报导)5月18日(周四)晚上,硅谷桑尼维尔和库柏蒂诺两市居民奔赴二十多英里之外的圣马刁县,在圣卡洛斯机场(SQL)社区见面会上,抱怨在该机场营业的Surf Air航空公司的小飞机噪音太大,让他们饱受身心之苦。

“你能不能想像,最低飞行高度可以在700呎?!我们不能休息,听不见对面说话,现在天热了也不敢开窗,航线下的老人和孩子分分钟都在受煎熬。”市民表示,他们的城市上空已经成为“飞行热线”,飞机噪音来自多个机场,Surf Air的小飞机是其中一个重要噪声源。

你赚钱我受苦 圣马刁商业小飞机噪音太大影响硅谷
桑尼维尔居民在见面会上发言。(梁博/大纪元)

Surf Air是湾区一家小型高档航空公司,专营加州热门城市之间的短途飞行,2013年6月开通湾区至好莱坞的通勤航线。尤其特别的是,它的乘客多为商务常客,且采用“会员月票制”,即会员每月缴纳2,950美元月费后,便可享受不限次数的飞行。

几年来,Surf Air的营运新模式在业界颇受追捧,业务不断扩张,但是,其航线下居民对噪音的抱怨一直没有停止,并且抗议声浪越来越高,被称为“天上财源滚滚,地面水深火热”。

当晚,桑尼维尔市议员Larry Klein在见面会上和市民一起发声,还有不少受影响的圣马刁居民也来参会。

你赚钱我受苦 圣马刁商业小飞机噪音太大影响硅谷
桑尼韦尔市议员Larry Klein参加了见面会并在会上发言。(梁博/大纪元)

“踢皮球不是解决之道”

几年来,圣卡洛斯机场一直用改变航线的办法来解决小飞机噪音,这被认为是“踢皮球”。去年7月,他们为了平息圣马刁县居民的不满而不得不再次改变航线,新航线BVA虽然远离圣马刁的阿瑟顿,但是却使桑尼维尔和库柏蒂诺这两个人口密集的硅谷重镇陷入巨大的噪声之中。

今年1月,新航线BVA因试飞期结束和硅谷居民的抱怨而宣布暂停,但是,据居民侦测到的数据显示,BVA实际上仍然在偷偷飞行,仅5月12日一天,居民就侦测到至少28架小飞机途径两市。

在这次见面会上,机场工作人员展示了他们的降噪计划,其中包括聘请专家设计合理航线。但是看上去居民对这些计划并不感兴趣,也不太乐观。

桑尼维尔居民郁女士表示,不能把噪音从一个社区赶到另一社区,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你赚钱的同时却在让别人受损”

机场和航空公司只顾赚钱而不顾及居民感受的做法,引起居民的不满。“一架飞机刚刚从我的头顶飞过去,我却在邮件里收到Surf Air的广告,说他们将要成倍增长。”一位圣马刁居民在发言中说。

库柏蒂诺居民赵良方向圣卡洛斯机场发出质疑。她说:“我想知道机场从Surf Air那里赚了多少钱?这些钱占总利润的百分比是多少?”

“你们通过增加航班数量来获取更多利润,但是,当你们的钱越赚越多的时候,你们是否想到过,这些钱里面藏着航线下所有人家的痛苦?这些人家不仅承受身体和精神的折磨,并且,他们耗用大量积蓄在房屋上的投资也因为噪音而贬值,也就是说,你们赚钱的同时却在使无辜的人受损!”

赵良方的发言获得阵阵掌声和叫好声,一位站在会场后面的老年居民甚至吹起了尖利的口哨。

“别逼迫普通居民变成航空专家”

圣卡洛斯机场设置的网上抱怨系统广受诟病,被认为是“故意不方便用户”、“不真诚、不友好”,目地似乎不是为了统计抱怨数字,而只是为了减少抱怨数字。

库柏蒂诺居民赵良方说,以抱怨次数多少来确定航线的合理性,对那些没有办法抱怨的居民是一种歧视和伤害,等于逼迫普通居民变成航空专家,为学习如何抱怨而浪费大量时间。

赵良方是库柏蒂诺联合学区学委,她建议说,真正解决问题应该是主动、透明和协作的过程,而不是靠居民投诉数量多少来衡量。

桑尼维尔市议员Larry Klein表示,让圣马刁意识到这些噪音影响了硅谷社区的居民,是非常重要的,下一步,桑尼维尔市议会会跟圣马刁县对话,并参与到解决方案的讨论中来,直到与圣卡洛斯机场达成最终的解决方案。◇

(此文发表于1134F期旧金山湾区新闻版)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

评论
2017-05-20 2: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