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残字幻化彩蝶复圣迹 六堆敬字亭扬古风

台湾屏东西势文笔亭三层六角宝塔矗立在荷花池畔,周围树木成荫绿意盎然,塔顶一支石毛笔笔尖朝天,意喻著“天笔降地”。(曾晏均/大纪元)

人气: 5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曾晏均台湾报导)仓颉造字的传说从亘古流传至今,开启神传文化的序幕。相传,当初仓颉造字时出现“天雨粟,鬼夜哭”的异象,天地为之惊动,鬼神为之动容!为什么文字的产生会惊天地、泣鬼神呢?唐代张彦远的见解诠释得很精辟,“造化不能藏其秘,故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

简单的说,“文字”开启人类的知识与智慧,因此积累的经验因有了文字得以流传,代表上天的智慧赐予人们无限财富,这是“天雨粟”;再者,人类文明昌盛有了知识之后,脱离妖魔鬼怪的掌握,鬼神无法继续蒙昧、操纵人类的命运,不敢再为所欲为,故“鬼夜哭”。

造字之神仓颉,号史皇氏,是中国神话人物,传说仓颉生有“双瞳四目”。《说文解字》记载,仓颉是黄帝时期的造字史官,被尊为“造字圣人”,是道教中文字之神。中华神传文化的特性,充分体现在汉字之中,即使到了现代,众所周知汉字内蕴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有预测、算命的功能。

传说造字之神仓颉生有“双瞳四目”。(大纪元)(大纪元)
传说造字之神仓颉生有“双瞳四目”。(大纪元)

民间流传 亵渎文字因果报应惩罚

“字可通神三界重,炉藏圣迹达诸天”一座字炉的提字道尽天机。

《敦煌变文集-卢山远公话》抄录于宋太祖开宝五年(公元972年),记载着一段敬字的故事:
远公于大内皇宫见诸宫常将字纸秽用茅厕之中,悉嗔诸人,所以作了一偈曰:“儒童说五典,释教立三宗,视礼行忠孝,挞遣出九农。长扬并五策,字与藏经同,不解生珍敬,秽用在厕中。悟灭恒沙罪,多生忏不客(容)。陷身五百劫,常作厕中虫。”

“字与藏经同”偈中把“字”的地位提升到与“经”地位相同,告诫人们要敬字,否则会有“陷身五百劫,常作厕中虫”的因果报应来惩罚“亵字”的行为。清代钱泳《履园丛话》也记载着,撰写淫秽书册,三代皆哑,科举不第的招祸果报。

文字是神造的,敬之、弃之关系着人的祸福。明代宗本《归元直指集》也引证敬惜字纸得福报的故事,偈曰:“世间字纸藏经同,见者须将付火中,或送长流埋净处,赐君福寿永无穷”。

受科举制度影响,古人把文字视为先德圣贤的智慧,神圣、崇高不可亵渎,更不敢随意丢弃或是践踏,文字内有神的讯息,即使是废字纸也不可弃置灰尘污秽之中,必须诚心敬意火化上缴苍天,这个观念在历史一直保存至近代。

因此在民间有“敬字亭”的设立,纸上一旦写上了文字,就不能任意弃置,不用的字纸、书册就送到敬字亭内焚化,这种敬惜字纸的美德,在文风鼎盛的六堆客庄承传。

“弥浓庄敬字亭”是台湾少数立碑供奉仓颉神位的国定古迹。(曾晏均/大纪元)
“弥浓庄敬字亭”是台湾少数立碑供奉仓颉神位的国定古迹。(曾晏均/大纪元)

“敬字亭”六堆客庄敬文惜字的精神象征

“惜字塔”就是焚烧废弃字纸的地方,客家称为“敬字亭”,又名圣迹亭、敬圣亭,是六堆地区蕴藏文史价值的在地文化资产,每个客家庄几乎都可见到。

敬字亭是六堆客家重视文教传承的重要遗迹!根据调查,台湾各地现存敬字亭约110座,六堆地区即占了75座,六堆“敬字”风俗随着从唐山到台湾移民传入,已增添许多民间宗教、风水思维,使得“敬字亭”多依附于庙宇,与“金爐”分立于庙堂左右,成为当地特有的风俗。

早期台湾农业社会以种田开垦为主,由于六堆客家先民尝尽了飘洋过海垦荒的辛苦,许多家长都鼓励子女们多读书,金榜题名可以光宗耀祖,因此特别重视子女教育,晴耕雨读深受儒家思想熏陶,崇文惜字的观念根深蒂固。

“敬字”是族群力量的凝结,透露族群意識中传达了文教功名具体实践的愿望。谈到六堆的族群意识,须从其沿革说起,据载公元1721年,朱一贵之乱,威胁到高屏客家六聚落的生存,各地义勇士绅集合于内埔妈祖庙聚议,成立六队(堆)乡团;中堆-竹田乡;先锋-堆万峦;后堆-内埔乡;前堆-麟洛、长治;左堆-佳冬、新埤;右堆-美浓、高树保卫家乡,抵御外侮。

听中堆-竹田耆老表示,以前每户人家的神桌底下会摆一个字纸篓,将写过不要的废纸收集,等著头戴斗笠、肩挑竹篓的“拾字人”,沿途收集捡拾写有文字的纸张,将废字纸交给他带至敬字亭焚烧。有一个传说,文字焚烧后会幻化成蝴蝶,飞到天上禀告仓颉,世人没有糟蹋祂所创造的文字。因此敬字亭也成为客家族群敬文惜字的精神象征。

在许多敬字亭当中,美浓的“弥浓庄敬字亭”是少数供奉仓颉神位的国定古迹。

“弥浓庄敬字亭”亭前石碑供奉著仓颉、孔子、文昌星君、魁斗星君和朱衣星君。 (曾晏均/大纪元)
“弥浓庄敬字亭”亭前石碑供奉著仓颉、孔子、文昌星君、魁斗星君和朱衣星君。
(曾晏均/大纪元)

右堆“弥浓庄敬字亭”尊仓颉 亭扬古风

右堆美浓旧名叫“弥浓”,开庄以来人文荟萃,重视教育崇尚文风,珍惜纸张,对于文字更是谨慎。据载,以前美浓人相当重视文字,只要写有文字的纸张,都必须集中在敬字亭中焚烧,以示尊敬。

因此,清乾隆44年(公元1779)由弥浓庄子弟梁启旺集资建造了“弥浓庄敬字亭”,现位于高雄市美浓区中山路与永安路口,建筑形式为六角形、三层式格局。日本治台初期(公元1895)毁于六堆义民军与日军交战的炮火中,隔年(公元1896年)右堆总理曾荣祥发起重建。1991年5月由内政部公告列为国家三级古迹。

“弥浓庄敬字亭”是台湾少数立碑供奉仓颉神位的国定古迹,亭前下方的石碑供奉著仓颉、孔子、文昌星君、魁斗星君和朱衣星君。

有一传说,纵然字纸烧成了灰也不可随意丢弃!每年黄历正月初九,美浓广善堂固定举行“送圣迹”仪式,将敬字亭燃烧的余灰装袋,以八音开路送至美浓河边结坛祭拜,祈祷河伯水官把圣迹送到天庭,让字纸灰随河水回归,表示对文字及造字之神——仓颉的虔敬之心。

自2009年开始美浓“送字纸、迎圣迹”祭典被列入客家委员会“客庄十二大祭典”之一。

传说,西势文笔亭位于风水宝地,庭前有一四方形池塘,水池为砚,塔身有支毛笔,字炉内灰烬为墨,亭前广场为纸,形成了笔、纸、砚、墨文房四宝齐备的特殊格局。(曾晏均/大纪元)
传说,西势文笔亭位于风水宝地,庭前有一四方形池塘,水池为砚,塔身有支毛笔,字炉内灰烬为墨,亭前广场为纸,形成了笔、纸、砚、墨文房四宝齐备的特殊格局。(曾晏均/大纪元)

中堆纸墨笔砚西势文笔亭 天笔降地

敬字亭在客庄随处见到,中堆-竹田乡境内有3座三层六角宝塔庙宇“文笔亭”,分别在西势、履丰和竹南村。其中以西势文笔亭最具代表性,与西龙福德祠毗邻,气势及规模皆很雄伟,三层六角宝塔就矗立在荷花池畔,周围树木成荫,绿意盎然,塔顶塑造一支石毛笔笔尖朝天,意喻著“天笔降地”,显现地灵人杰之气。

西势村民们以孔庙为构思,建了这座“文笔亭”,也延伸对古圣先贤的尊敬。

那么为何称为“文笔亭”而不是“敬字亭”呢?导览解说员解释,这是敬字亭与民间神明信仰作连结,文笔亭不仅仅用来烧字纸,亭内也供奉著神灵,底层供奉“关圣帝君”、中层“至圣先师孔子”及顶层是“魁斗星君”象征文武合一,当地考生准备考试时都会前来膜拜,堪称是邻近乡镇考生的精神信仰中心。

据说此处地气灵秀,文笔亭正位于风水宝地,庙庭前有一四方形池塘,水池是砚台,塔身顶端有支指向天的毛笔,字炉内熏黑的灰烬为墨,以亭前广场为纸,形成了笔、纸、砚、墨文房四宝齐备的特殊格局,此一文房四宝的传说,让西势文笔亭更增添了传奇色彩。@*#

三层六角宝塔矗立在荷花池畔,周围树木成荫绿意盎然,塔顶一支石毛笔笔尖朝天,意喻著“天笔降地”。(曾晏均/大纪元)
三层六角宝塔矗立在荷花池畔,周围树木成荫绿意盎然,塔顶一支石毛笔笔尖朝天,意喻著“天笔降地”。(曾晏均/大纪元)
屏东西势文笔亭(左2)与西龙福德祠毗邻,气势及规模皆很雄伟,三层六角宝塔就矗立在荷花池畔,塔顶塑造一支石毛笔笔尖朝天,意喻著“天笔降地”,显现地灵人杰之气。(曾晏均/大纪元)
屏东西势文笔亭(左2)与西龙福德祠毗邻,气势及规模皆很雄伟,三层六角宝塔就矗立在荷花池畔,塔顶塑造一支石毛笔笔尖朝天,意喻著“天笔降地”,显现地灵人杰之气。(曾晏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7-08-15 9: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