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纪事》之七:709发生是大概率事件(3)

作者:谢燕益

谢燕益律师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后,终于获释并与家人团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人气: 9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6日讯】编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开始密集抓捕、传唤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师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谢燕益在被非法监禁553天后,获释回家。他在监狱中遭遇了怎样生与死的考验?谢燕益亲自写下近20万字的《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大纪元网站有幸首发此书,将分两大部分连载:其一为《709纪事》,其二为《和平民主100问》。

第四,709导火索──庆安事件:为了尊严,底层社会一次绝望的抗争!

众所周知,2015年5月2日,东北庆安火车站发生警察枪杀公民徐纯合事件,嗣后在网上发酵引发广泛关注。此事件发生后官方与民间的立场及观点泾渭分明,也是由此开始,关注庆安事件的公民、律师开始被抓,到5月底6月初已有多人陆续被抓。我被抓捕后,专案组反复问我庆安事件发生后,是谁组织去的,我告诉他们,其实大家都是独立行动,开始我承认是我带头去的,但其他人也都是自带干粮自己去的,我没有组织别人,别人也没有组织我。他们对于这个答案显然不满意,还是不厌其烦地反复问我怎么去的,为何那么多人不约而同,历经一两个月后,我被问烦了,最后告诉他们,如果非说庆安事件有幕后的组织者,那就是人心,是人心促使人们到那里去的。

庆安事件我和李仲伟、谢阳、刘书庆三位律师走访了受害人近亲属、庆安中医院、火车站,向出租车司机了解现场情况,与目击证人进行交流,察看民间目击证人大学生的视频(屠夫吴淦调取,因此他本人是709系列案中第一个被捕者,也是至今未获释者之一)、央视公开播放的视频、公安部公安九局网络电子信息鉴定所调取调查报告及完整视频,向公安部及哈铁路公安局、公安处调取调查报告相关视频,与基层庆安县政府、公安局相关人员核实事发及事后处理经过及程序。下面完整回顾709导火索──庆安事件的前前后后。

2015年5月2日中午,徐纯合被警察枪杀在庆安火车站,事件发生后,我于5月3日深夜看到一则庆安事件的新闻报导,该报导宣称庆安火车站有人暴力袭警遭到现场击毙。在网上搜索看到,其中新华网黑龙江分社、中国网络资讯台、人民网、新浪新闻、中青网等媒体的报导口径基本一致,一边倒认为属于暴力袭警事件,开枪合法正当,出于职业本能。我反复查看了新闻现场图像照片显示,被击毙的嫌犯既没有袭警动机,又不符合暴恐分子身份,并未携带任何作案工具,况且扶老携幼拖家带口,明显违反常识。遂于 4日中午,发表了《庆安枪杀公民肇事警察涉嫌故意杀人检举书》,至此网络舆论也开始转向,很多网友开始对这一事件发表质疑和批评的观点。5日早晨,我根据网友提供的号码,联系上了徐母权玉顺女士,并在通话中觉察到其似乎受人控制,便于当日中午乘北京至哈尔滨的航班前往庆安。

嗣后,李仲伟、谢阳、刘书庆律师陆续抵达庆安,在此期间我们与徐纯合的妻姐以及徐纯合的母亲签订了委托代理手续,其时徐母果然被铁路公安和地方当局软禁在庆安中医院,我们是强行突破官方的阻挠才得以见到徐母。为了防止公权部门错误定性误导公众,再纠正起来成本较高,我们在得知公安部发布成立庆安枪击案调查组时当即抢先发表了《四律师联合声明》,对调查组将要发布的调查报告企图包庇掩盖罪责的意图预先给予了必要的提示和警告。即便如此还是未能阻挡住违法意志对该案的主导,公安部主导的调查报告面世后仍坚持警察开枪合法正当的错误立场,央视歪曲报导后,我们又立即作出起诉央视的决定,并发表对央视的民事起诉状。

接下来在近一个月内,我们又向公安部在内的责任主体提出若干《信息公开申请书》;为了以正视听对全社会有个交待,发表了《庆安枪击案律师调查报告》,该报告直揭本案源于非法截访、警察构成故意杀人和有关方面包庇渎职的真相。上述文件无一幸免,均被有关部门删除。在此期间我们还向包括黑龙江省检察院、公安厅提出了法律意见书向有关部门进行交涉。由于黑龙江省公安厅对我们避而不见,对我们的合法诉求回避推诿不作为,我们便在公安厅门口打标语、静坐抗议。与此同时我们还向哈尔滨铁路局提起行政复议,准备进一步提出行政诉讼,我有一百种法律方法要求他们把证据交出来。我们作为当事人的代理人一直试图将事件向法治轨道上牵引,我有信心打赢这场官司,无论根据事实还是警方的处置权、处置程序,还是举证责任倒置的法律规定,我们都占据了主动。

当一切才刚刚开始,遗憾的是,出现了被告抓原告的局面(即公安部等公权机关把律师抓起来)。专案组在审我时,我向他们打了个比喻,我说,庆安等一些公共事件的发生就好比人体某个部位出现了问题,我们这些律师和公民就好比人体的神经线,把问题传导出来,可是你们却采取身体出现问题,杀死神经线的做法,这无助于事情的解决,腐败及公权部门不作为乱作为是客观存在的问题,并非是由律师、公民们制造出来的。我们这些律师、公民拿起法律武器死磕公权部门,不管我们是怎么想的,客观上是对现行的法统起到了维护的作用,而法统才是一个政权的根基,怎么我们就成了“煽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了呢?我一直抗议、反对他们搞斗争哲学、搞文字狱,给我们扣帽子、打棍子,反对践踏法治搞运动,实行文革法西斯那一套!古人尚且知道,“言路者,国家之命脉也。”“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恃德者昌,恃力者亡。”的道理,可是在21世纪里,还会公然发生文字狱!当然后来,我对这个问题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他们自己践踏法治自毁长城,我们这些受害者即使在监禁期间还在抗争,维护着这一套法统,是很傻很天真的!

庆安事件,经过调查了解,大致的经过是这样的:2015年5月2日,徐纯合携一家老小(包括81岁的老母亲权玉顺和一个7岁的女儿和5岁、4岁的两个儿子)准备乘火车前往外地,目的地是金洲,其是否转往北京不得而知,当然目的地这个问题其实既不重要也与本案的性质无关。他们买好票后在火车站候车,由于徐纯合一家在当地属于稳控对象,上了黑名单,因此其通过实名制买票后,当地维稳部门获得该信息遂启动维稳机制,在进站口将一家五口拦截下来,拒不让其进站上车。徐纯合眼看列车将要出发,自己被无故拦截,遂与检票员发生争执,徐纯合出于义愤一度将自己的行李车放在了旅客通道上,检务员立即通知车站值班民警李乐斌进行干预。

李乐斌到达现场后,先将徐纯合控制,将其反剪双臂扣在站内栏杆上,而后又将行李车移开,疏通旅客进站通道。如果李乐斌就此放开徐纯合,后面的故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可是,李乐斌并没有直接放开徐纯合,而是当着老人和孩子的面,众目睽睽之下,辱骂教训徐纯合,并搧了他两个耳光。 徐被放开后,怒不可遏,上去就与李乐斌理论争执,并且情绪十分激动,曾一度将李的帽子胡掳掉,双方推推搡搡,李此时曾伸手拔枪但又将枪放回枪套中,转身返回警务室,徐纯合尾随而至。

李乐斌进屋后随手碰上门,徐踹了一脚门,随即李从警务室拿着一支防暴棍冲出后便追打徐纯合。徐自知不妙,边退边向李抗议争辩,李不容分说,继续追打徐纯合。经徐纯合家人栖息地直至自动售票机区域,现场录像显示在售票区域李乐斌挥棍至少向徐纯合头部猛砸5、6棍,徐纯合头部鲜血迸流,徐一再抗议,不敢还击,曾经用拳头狠命砸向售票机对李吼叫,向李的行为表示愤慨和抗议,李步步紧逼继续追打徐,狠狠击打其头部。

徐退无可退,被击倒在地,同时抓住了防暴棍的一端(徐一只手臂残疾,只有一只手可活动),双方僵持下,防暴棍在你拉我夺过程中,李顺势放开防暴棍侧身掏出手枪,与此同时,徐起身后向李肩部挥打了一棍,此刻,枪声响起,李向徐纯合要害部位开枪射击,徐中枪后放开防暴棍捂住胸口,蹒跚走回到亲人面前,坐在孩子和母亲跟前,最后看了看白发苍苍的母亲和惊恐万分的孩子们,倒地而亡。在徐纯合遭受追打退却,双方纠缠的过程当中,徐的女儿向徐喊道:“爸爸,咱们回家吧!”徐和李都曾一度停下来向声音来处张望。

嗣后,网上有很多人也在议论,这件事迅速成为舆论的焦点,有人质疑警察开枪权,生命权至上,有人认为上访维稳机制祸国殃民,我是访民向我开枪等等。我常常在想,这一切到底为何发生?徐纯合当时如果不争执、不抵抗会不会好一点,他到底为何要抵抗?他到底在争什么?他难道没有考虑到孩子老人吗?他难道没有考虑一下后果吗?其实,当我再进一步审视整个事件的发生发展过程,才发现,这些可能他都考虑过了,他被凌辱到那个地步,他被追打到那么惨,他还是有过踌躇犹豫,他的抵抗,无论是踹向警务室那一脚还是夺到防暴棍挥向李乐斌的那一下,感觉他都是那么犹豫、那么勉强,他女儿叫他时,他也怔住停了下来,一定是有所顾虑,他的抗争的举动似乎更像是象征性的,他何尝不知道,在中国现实社会面对以警察为代表的维稳暴力机器,任何反抗和异议可能会遭致何种严重的后果。可是,一个父亲、一个儿子,当着自己幼小的儿女和母亲,堂堂七尺男儿,不做一下抗争的表示又欲罢不能,因此他做出了象征性的回应,可没想到即便只是象征性地抗争一下也会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事件发生后,一拨一拨的律师、公民们前往庆安,在网上网下持续抗争,不惧艰险,全社会都沸腾了,毫无疑问,无论徐纯合还是围观者,尽管大家没有讲出来,但我们似乎都可以感觉得到,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为了尊严而抗争!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引发那么大的民愤,正是底层人民为了尊严的一次绝望的挣扎和抗争!李乐斌所代表的专制暴力机器的兽性无疑展示了专制社会中人性最丑陋、最邪恶的一面,它把专制社会中强势对弱者肆无忌惮的野蛮、凶残、傲慢的一面暴露无遗!

假如执勤民警李乐斌按照正常程序,控制住徐纯合疏通旅客通道后,直接放开徐纯合而不是对其进行侮辱和殴打,或者这个侮辱没有发生在徐纯合的孩子和老人面前,后来的事情或许就不会发生了,徐当着孩子和母亲的面遭受如此奇耻大辱,进行交涉与抗议,毫无疑问他想保留一点作为父亲、做人的尊严,无论他跑到警务室门前踹那一脚还是他在售票机前的抗争,围观的人们尽管都没有准确表达出来,不过人同此心,足见到人心!反观肇事者李乐斌不仅是恶意滥用职权、侮辱寻衅、故意杀人,而且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性质十分恶劣,明显具有防卫挑拨、肆无忌惮虐杀受害人的情节,而吊诡的是,最终官方果然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李的一边。

我想,有朝一日我出来后,我们是否可以朝野上下,全社会,走到一起,都能在5月2日徐纯合失去生命的这一天,一起来纪念他,把这一天当作一个国家的特殊记忆、特殊的日子,因为它与我们每一个公民、每一个生命有关,让他成为我们这片受尽凌辱、压迫、奴役和苦难的土地上,每一个公民尊严的纪念日、每一个生命尊严的纪念日,纪念那些曾经为了做人的尊严一个个不屈的灵魂,即使再卑微,身处绝境中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抗争!

一个父亲当着孩子和老人的面受尽殴打和凌辱,然后被一枪毙命,媒体和当局嗣后再不遗余力地包庇掩盖罪恶甚至对肇事警察公开表彰,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操蛋的事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专制社会对弱者的肆无忌惮的野蛮、残暴、欺凌和对强势的谄媚、乖巧、懦弱、顺服的这一体两面被扭曲的人性同样展示得淋漓尽致。

有心人可能会注意到徐纯合是一位基督徒,徐纯合时常向主祷告忏悔,圣经上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10)。徐纯合的人生暗淡而悲惨,但是他的灵魂是觉醒的,他的抗争、他的死客观上唤醒了无数众生重新审视这个黑暗的世道、重新认识生命与尊严,他的死给了我们很多启示,至少让我们懂得,看似低贱的却是高贵的!

无论我和李仲伟律师是去看徐纯合死后在福利院的孩子们──童真幼小的姐姐和弟弟们,还是收听网上流传的一位白鸽女士朗诵的《爸爸回家吧!》,我们两个40岁的大男人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

庆安事件不仅触动了从地方到中央的既得利益集团的直接或者潜在的利益,因为维稳机制长期以来是对地方以及中央贪官污吏既得利益集团起到保护伞的作用,维稳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钢刀,它是专制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不可调和的产物,当人们对警察开枪杀人开始质疑时,直接触动了专制统治者的敏感神经,仔细一想,人们对枪的恐惧、枪的震慑作用可能正是专制统治者维系其安危存亡的最后一根稻草!

宣传系统与警察系统存在着强大顽固的血债势力,这股势力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及安危千方百计制造事端,既可以掩盖罪恶,让现政权背书,加强其控制权,同时又可以塞进私货绑架全社会。庆安事件发生后,最高当局无疑用其行动诠释了其立场和态度,面对一个同胞一个同类如此惨死的场景,竟然仍选择了遮掩、打压,任何辩解在事实面前都如此的苍白无力,这种背书是极愚蠢的,公然对这一重大罪行以及这一罪行背后掩盖的腐败特权包庇袒护,一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对于徐纯合案、雷洋案以及法轮功冤狱等如此是非分明的问题不能及时纠正,采取断然的态度,充分揭示了专制政权包括最高当权者过于依赖警察维稳系统,当权者离不开维稳力量,维稳力量已与专制政权牢牢地绑在一起,这将注定,在这个社会中,人道灾难会相续不断!

长期以来,中国老百姓、普通公众始终有这样一种声音,就是底层的这些人道灾难、各种渎职贪腐、镇压人民、残害百姓、滥用司法冤狱、巧取豪夺,各种践踏人权、各种恶性事件和惨案,专制当局的最高统治者未必知晓,底下的人欺上瞒下,上面是好的,主要是下面做的坏事,你看政令出不了中南海,这种说法貌似合理,它之所以很有市场,是自古为尊者讳的传统,对于善良的百姓来说这纯粹是一厢情愿的,而对于专制喉舌来说不过是帮专制统治者遮羞掩丑的勾当。专制权力的最高统治者,由于他们掌控足够大的权力和资源,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借口为自己的选择开脱责任,告诉公众他们不了解真相是十分荒谬的,只要他们愿意了解真相,他们就既有足够的能力了解,也有足够的能力解决问题,避免惨祸的发生,除非他们不想那么做。面对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一场场人道灾难,谁也不要显得那么无辜!#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9-17 6: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