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军委展开新巡视 江的“大功臣”需查

人气: 17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0日讯】据海外媒体报导,中共中央军委9月15日起派出四大巡视组,对军委机关、军兵种部队和军事院校等十多个大单位进行“全面肃清郭、徐余毒”的专项巡视,直到中共十九大召开前三天结束。报导称,此次重点巡视对象是中共军级以上党委领导机关和副军职以上的高级将领们,巡视重点抽查军委联合参谋部、军委政治工作部、军委后勤保障部和军委装备发展部。其目的是“除恶务尽,绝不让有问题的官员‘背著包袱’参加‘十九大’”。

虽说巡视组查的是现役将领,尤其是中共十九大代表,但既然要“肃清郭、徐余毒”,既然巡视到了军委后勤保障部,还是不要错过江泽民的“大功臣”、备受徐才厚夸赞的现海军医院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他还是福建医科大学名誉校长。9月19日,他还刚刚获得“上海医学发展终身成就奖”。

而就在9月8日,福州大学与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共建“福州大学孟超医学与交叉科学研究中心”框架协议签约仪式及电影《我是医生》的福建首映式在福州大学举行,吴孟超同时被聘为该校“双聘院士”。在电影《我是医生》中,讲述了吴孟超如何攻克肝癌的“事迹”,讲述了他的“仁心仁术”,讲述了他生活简单,最大的乐趣是手术,每年主刀手术近200台……

根据报导,吴孟超先后完成了国内第一例肝脏外科手术和世界第一例中肝叶肿瘤切除术,创下了切除肿瘤重量最大、肝脏手术年龄最小、术后存活时间最长等多项世界纪录,开辟了肝癌基础与临床研究的新领域,因此被誉为“中国肝脏外科之父”。已经死去的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对其也是备加夸赞。

2012年2月,吴孟超还获得中共央视颁布的2011感动中国人物奖。官方简历上介绍说,那时“他已亲手完成了1万4000多台肝脏肿瘤手术,其中肝癌切除手术9300多例,成功率达到98.5%……90岁高龄依然奋战在肿瘤手术第一线”。

不过官方不敢介绍的是,吴孟超治疗晚期肝癌,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做肝移植来取代被切除的癌变肝脏,他一人就做了1.4万例,这就存在一个问题:他是从哪里得到匹配的肝脏呢?作为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并曾在一些医院的器官移植庆祝大会上发表贺词的吴孟超,他会不知道供体来源吗?

同样,中共媒体不敢披露的是,他是江泽民最为关心的医生,曾被江四次接见。有知情人2014年向海外《新纪元周刋》透露,江和吴的关系很特别,每次江参加医学界开会,只要江到会,必定要问一句,上海的吴孟超到了吗?这其中的潜台词大家都懂的。据说,2011年,在江濒死之际,也是吴孟超给其做器官移植手术。

江泽民为何如此关心吴孟超呢?1999年“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之后,妒忌心极重而又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决心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而后快。江为了强迫政治局其他人表态同意镇压法轮功,找到了时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党委副书记的廖锡龙,让其编造法轮功要推翻中共的假情报。与此同时,江还让曾庆红、罗干命令在纽约的情报人员谎称法轮功有海外背景,迫使政治局其他常委在镇压问题上选择了同意。

江开始镇压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不屈的精神令其十分恐惧。在辽宁的薄熙来夫妇首创活摘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后,江授意业已升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的廖锡龙,负责把活摘器官产业化、军事化,当作一场战争来指挥。于是2002年后,中国器官移植迅速发展,到了2006年被曝光前达到了顶峰。海外独立调查的诸多证据表明,法轮功学员是中共活摘器官产业的主要供体。

中国器官移植业如此发达,除了政法委、军队、医院等的积极参与,还有赖于专家学者对于异体器官移植排斥反应的研究,因为器官移植成功的关键是对免疫排异反应的控制。吴孟超就是这样一个领军人物。在他的带领下,在军方的强力支持下,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解决了异体肝脏移植的排斥反应和治疗问题,单就这一个成就,他就是江的“大功臣”,更不用说他给江做了手术。而这使得江提出的活摘器官产业化成为可能,而且利润丰厚。吴孟超为此得到江和军委徐才厚的多次嘉奖和奖励。

尽管中共媒体在宣传中刻意淡化吴孟超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成就和作用,但通过蛛丝马迹我们还是找到了不少证据。如《中华消化》杂志1999年第四期刊登了吴孟超撰写的论文《异种肝移植中体液免疫反应作用及机制的研究》;《中华器官移植》杂志2000年第21卷第2期刊登了他与其他人合作撰写的《肝移植后急性排斥反应的诊断和治疗》……2006年2月,他在北京佑安医院肝移植中心肝移植百例庆祝大会上发言,除了高度赞扬,还对技术突破寄予厚望。

2006年初,吴孟超、黎介寿、石炳毅等数十位器官移植领域知名专家,先后在昆明、广州召开了器官移植高峰论坛会,专家一致认为,中国的器官移植要设高门槛。据参加过多起器官移植手术的石炳毅介绍,迄今,全国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9万余例,仅去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如此庞大的数字,供体来自何方?为何语焉不详?在4000例肝移植手术中,吴孟超参与了多少?

2010年,吴孟超还为同事吴建卫编著的《临床肝移植》一书作序,而该书非常详细地介绍了中国的肝移植情况,肝移植病人的选择、各种不同的手术方式、术前和术后的处理以及免疫抑制剂的应用等。没有大量的移植案例,这样的书如何能够写就?

2011年5月11日,吴孟超和学生王红阳做客新浪,接受了采访。在谈到中国的肝脏移植问题时,吴孟超是这样说的:“肝脏移植我们现在做的数字是全世界最多,质量、效果也不错,已经赶上国际水平。但是前一阶段由于种种原因,受到一定的影响。”

2012年5月25日,在接受腾讯网采访时,吴孟超表示中国目前器官移植市场还比较乱,需逐步走向正规化,“法院里面给中间商很多,说不清”,“我们这方面亲属做得还不多,所以肝移植也贵”,“前几年不是做了很多嘛,这几年少了,这几年比较规范”。

从他的话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吴孟超是知道中国肝脏移植手术的数字的,知道供体的来源的,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受到影响的”。那是因为2006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国际上曝光后,中共不得不在以死刑犯搪塞的同时,出台政策加以限制应对国际社会的谴责;加之国外一些国家通过法律限制公民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从而使中国的器官移植数下降。显然,吴孟超不仅是知情者,也应该是参与者。

根据中共官方资料,东方肝胆医院是中共首批获准开展人体器官移植(名单)中的医院。作为医院的不老翁,按照此前央视披露的数据,到2010年左右,吴孟超就已经做了1万4000多例肝脏手术,其中肝癌切除手术9300多例,这其中有多少是肝脏移植手术?有多少供体来自法轮功学员?对于这样的疑问,吴孟超也应该心中有数。

不仅如此,吴孟超还在福建医科大学开设孟超肝胆医院,在上海建吴孟超医学中心,在宁波医院建上海吴孟超医学中心分支,等等,而这些医院都涉及器官移植。哪里来的那么多供体?

据2012年5月29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发布的《关于中共军队、武警医院系统涉 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持续十三年的针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军队是迫害的重要一环,军队医院的器官移植数量超常,供体来源奇足,军医大学的附属医院都开展大量的器官移植。

作为这个迫害重要一环中的吴孟超,虽然大半生以仁心仁术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值得人们称道,但从其参与活摘器官罪恶那一天起,就彻底将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了历史的罪人。因为医学界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和《日内瓦宣言》都严格规范了医生的天职,那就是救死扶伤,而救人决不能建立在杀人的基础之上。更为重要的是,即使在威胁之下,医生也绝不能做出任何违反人道、戕害生命之事。明知供体来自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吴孟超,却依旧拿起了手术刀,却依旧为移植数量的增长喝彩,其医德究竟在哪里?他不是江和中共地地道道的帮凶和杀人恶魔,又是什么?

而如果北京高层、军委巡视组继续罔顾吴孟超的所为,那其所造下的罪孽就不仅仅是江泽民集团和吴本人的了。是以查查这个江的“大功臣”,将起到震慑这人神共弃的罪恶的作用。#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9-20 8: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