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孟良崮的黄昏

作者:仰岳

在北宋时期有一位落草为寇的好汉孟良,凭着手中一把大斧打遍天下,无人敢敌,他受了边关英雄杨延昭的忠义精神感召,成了朝中大将,戍守边关十余年。

孟良崮位于现今山东省蒙阴县东南,面积仅1.5平方公里,海拔仅500公尺,是个弹丸之地,但因曾是孟良的屯兵之所,因此以他为名。

在孟良离世后的九百多年,在这里又发生一场大战,这次的对手不是外族的辽国,而是为毁灭人而来的共产集团军队,在此战中国军的王牌主力——整编七十四师自师长张灵甫以下官兵几乎牺牲殆尽。

当年的幸存士兵高景亮写了一首诗,纪念当年的师长张灵甫将军。

一曲哀歌吊夕阳,将军羲魄著忠良。
九州血泪弥孤愤,万里悲笳撼大荒。
气壮风云凭赤胆,光扬长剑吐青铓。
英名永共中兴业,收复河山慰国殇。

抗日战神张灵甫将军

孟良崮战役中,不能不提及作为主角的张灵甫将军,他是一位杰出的将领,他出身书香世家,早年就饱读诗书。其书法造诣更高,学生时期就让长安中学为他办书法展,中国近代书法名家于右任先生见其作品赞不绝口,连连道:“奇才,奇才,后生可畏!”

张灵甫在高分考取北京大学历史系后,鉴于时局纷乱,于是投笔从军,考入黄埔军校四期步科,毕业后升任排、连、营、团长,北伐抗日各役屡建奇功,在武汉保卫战以《三国演义》中魏国大将邓艾入蜀的战术,率精兵越过张古山,奇袭日军血战五昼夜,歼灭日军第106师团,缔造万家岭大捷。

在1941年上高会战中,张灵甫率所属第七十四军重创日军第三十四师团,被参谋总长何应钦誉为“开战以来最精彩之作战”。1945年4月的雪峰山战役更被视为国军抗战中最漂亮的一仗,张灵甫指挥七十四军58师与日军主力血战大获全胜。

他曾多次与共军对战,对共党有充分的认知。1944年抗战胜利前夕他于陪都重庆谒见蒋介石时,曾建言:“中国当前之患不在日本侵略,而在于共党,现中共乘我抗战之时,不听命令,扩张势力,规避作战,若抗战胜利,彼必师俄共故智,成战后疲蔽,起而叛乱,望早为之计。”

被称为“常胜将军”的张灵甫,战后获三等宝鼎勋章及美国金质自由奖章,并升任七十四军中将军长。1946年3月,七十四军整编为第七十四师。

悲壮的战争史诗

“春雷炸,竖白旗,千万活鬼哭啼啼。石头城中飞符到,再看重整汉宫仪,东山又有火光照。”

步虚大师这一段的预言诗,似乎应证了张灵甫将军的洞见,也道出了战后中国的命运……

国军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公有领域)

1945年,中国历经8年的艰苦鏖战后,终于使日本投降,蒋介石率领国民政府开始重整山河,然而好景不长。共产国际在战后入侵东北,各地共军配合苏联的入侵,开始全面武装叛乱。

作为国军的主力将领自然是共军的大敌,1947年初,中共让隐藏在国军的特务刘斐中将设计了一连串的计划,令张灵甫率军由孟良崮渡汶河,再以近二十万人围攻的行动。

5月,在前线的张灵甫将军及所属的七十四师在孟良崮陷入共军的重重包围,虽然居劣势,但张灵甫临危不乱地指挥七十四师,不断地将来犯的共军一一击溃,苦撑了四天后,共军的伤亡已达十万之众。

这时共军主将陈毅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击溃七十四师,他们开始使用所谓的“人海战术”,逼迫无辜百姓做掩护冲向国军阵地,后方的共军再乘虚而入。

共军人海战术,张灵甫将军殉国

孟良崮战役要图。(国防部史政局,国军对匪作战成败史例)

该地一附近有位姓何的老人,他在七十四师担任机枪班副班长,在著名的孟良崮战役中被共军俘虏,释放回家后当了农民,他曾接受过媒体采访,回忆起那一段历史。他说道:

漫山遍野都是人,机枪打出去一片片地倒,又一片片地朝上爬,一遍又一遍之后,机枪班忽然冒出这样一种情绪:大家都不愿当机枪手了!大家都不愿意杀无辜百姓,班里的士兵说:“如果这是日本人多好。”这句话老人家记了一辈子。

这种情绪弥漫了整个七十四师官兵。有的不再开枪,任凭共军前来俘虏,老人家所在的机枪班后来也不开枪了,大家都眼睁睁地望着共军士兵一步步接近。

战后中共民政部认定的孟良崮战役中死亡或受伤的,有名有姓的当地百姓,高达六万多人,由此可知,那些无记名的实际伤亡人数有多庞大。

到了5月16日的黄昏,张灵甫将军集合了副师长蔡仁杰将军、五十八旅的旅长卢醒将军以及主要干部,对他们说着守土卫国的军人天职。眼看阵地将失守,唯有杀身以表白一个军人的志气,将领们都表示了不能成功只有成仁的决心。

张灵甫将军从容地写下了他的诀别书。

“十余万之匪向我猛扑,今日战况更趋恶化,弹尽援绝,水粮俱无。我与仁杰决战至最后一弹,饮诀成仁,上报国家与领袖,下答人民与部属。老父来京未见,痛极!望善待之。幼子望养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诀矣!”

他整肃衣冠,率领几名将领,用亢扬悲绝的声音,呼出了一阵口号。

“中华民国万岁!”
“三民主义万岁!”
“七十四军精神不死!”

张灵甫将军呼完口号,率先举枪自尽,其余的将领也都追随着相继杀身殉职。原本数天来一直晴朗的孟良崮上空,霎那间天昏地暗,电闪雷鸣,狂风呼号,飞沙走石,暴雨、冰雹倾盆而下,张灵甫的英勇壮烈,竟使风云变色,草木凄悲。

几小时后,国军后续部队赶到,孟良崮漫山遍野都是血水,据说如今山上的土石仍然都是血红的颜色,或许在诉说着共军“杀戮抗日英雄部队”的罪恶。@*#

责任编辑:王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