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历史
上古中国礼仪文化并非仅指人们的社交礼仪,其范围涵括了上至国家的政治制度、律法典章,社会的道德伦理、思想文化;下至黎民百姓的做人准则、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规范,无不包含在内。中国礼仪文化是自天而来的文明,源自于神的智慧,内涵博大精深。
汉朝皇帝,请了一个大学问家班彪,整理汉代的历史。班彪有两个儿子,名叫班固、班超,一个女儿,名叫班昭,从小都跟父亲学习文学和历史。
在大陆军队里,情势十分严峻,大陆军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满离开军营后,再招募起来一只军队,就更加艰难了。华盛顿将军决定,趁着圣诞节,英军忙于过节防御松懈,大陆军过河攻打新泽西首府特伦顿。
清朝中晚期,福建上杭县有个刘姓之人,年少时就诚实守信,从不打诳语。虽然家境贫寒,但却乐意帮助他人,周济急难者。二十岁那年,他的父母双亡,无奈之下,他决意投奔一位在广东某地做县令的亲戚。带着卖房子的数十金,他动身南下。
有一个山西富商,住在京城信成客店里,衣着、跟随的仆人和马匹,都很华丽,他这次进京的目的是:将要按照当局的有关规定,花钱买官当。
曹彬是北宋开国名将,韩琦是北宋的社稷之臣,唐临是贞观时期掌管全国刑狱的最高法官。这几位大臣辅佐帝王,治理天下。他们心怀辅国大志,平日为人又不失小节。在待人的细节上,体现着他们为人着想,宽厚仁爱的一面。
全城女子听了都大受鼓舞,立刻回到家里拿好工具,像男子一样去挑泥土,修整城墙,热火朝天,干劲十足。很快,岐州的城墙就修好了,她们帮助军队的士兵,在战争中取得了胜利。
1628年,意大利米兰上空划过一颗巨大而苍白的彗星,占星学家预言:此彗星预示着病毒会在人间传播。但人很难相信这种看不见的预言。那时大半个欧洲都卷入在德意志爆发的三十年战争,而意大利不仅没有受过波及,还因向交战国提供军需变得更加富裕,歌舞升平的意大利人生活安逸,尽情享受着生活。
因为在古代中国人很重视文章诗赋方面的才艺,特别是当官的都是通过科举考上来的,文化水平都不错,往往都有一颗爱才之心。赵抃一听觉的她还挺有文采的,更喜欢她了,正所谓“怜香惜玉而心动者”,一时之间就没有察觉这颗爱才之心背后隐藏着的色欲邪念。
刘佐护送母亲和弟弟们一起北上,渡江时大风骤起,当时刘佐十五岁,他哭着祷告上苍说:“我愿意替代我的母亲和弟弟们去死。”风愈刮愈猛,刘佐准备投水自尽,以自身去替换母亲和弟弟们的平安。撑船的人死死抓住他不放。
在跟随华盛顿将军征战纽约,撤退新泽西的这支大陆军里,有一名炮兵上尉,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前来参军打仗的年轻人,他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将成为华盛顿将军在战争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后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国宪法、美国财政的奠基人。
一个国家的安全、昌盛,是在于德政,而不在于地理形势。
古代儒家推崇仁义礼智信。那么何为“义”?《孟子》中云:“义,人之正路也。”韩愈《原道》中说:“行而宜之之谓义。”通俗地讲,“义”是指人们的思想和言行符合一定的道德标准。在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中,追求“义”并践行“义”的人并不罕见,而那些在危难中不顾危险,依然坚持正义、选择行义之人尤为可贵。
像我这样的人,不管死在哪里,都是死得其所。先前,如果我葬身草野,虽然自己光明磊落,无愧于心,但不能据此在君王和祖先面前掩饰自己的过失,否则,他们该怎样看我啊!实在没有想到,我逃回宋朝后,又重新穿上故国的衣服,重新见到宋朝皇帝,使自己早晚都能归葬故乡,我还有什么遗憾呢?我还有什么遗憾呢?
土耳其伊兹尼克湖(Lake Iznik)因为近期的封城措施而变得清澈,这也使得水底下一座有大约1,600年历史的教堂遗迹显得更加清楚。
瘟疫汹涌肆虐,看似可怕,似乎又很有章法。在民间的传说中,瘟疫不只是疾病,还是生命,瘟神奉天命,行瘟布疫,役使诸鬼行疫,并非肆意伤人。历代对瘟疫产生的原因,瘟神和疫鬼的由来,哪些人可以免遭疫毒,均有不少介绍。
萧统病逝时,年仅三十一岁。粱武帝亲自来到东宫,扶着太子的棺柩失声大哭。太子仁义有德,人人皆知。死后,朝野都都感到惋惜。京城男女,都到太子宫去凭吊,满路上都是哭泣的人;全国各地的百姓和守卫疆土的士兵,听到他死去的消息后,都十分悲痛。
文品如人品,只有忧国忧民的人才能写出千古流芳的文字,文品之渊源在于道德学养之纯正,诗文必承载至道,才能达到最佳的弘道效果。做人要高标立世,在任何环境中意志超然,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维护天理、正义和良知。
孔子弟子三千人,而特别贤能的,有七十余人。他的学生大多于学问之外,又十分注意修身养性,恪守礼仪,行为高尚。
利维亚(Llívia)是西班牙自治区加泰隆尼亚(Catalonia)的一个小镇,但它位于法国境内,四周完全被法国领土包围。在过去350年来,利维亚在某种程度上独立于西班牙之外,这让一直追求独立的加泰隆尼亚居民羡慕不已。
将军得到英军突袭的消息,几乎同时,英军就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此时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全体撤退。而此时,美军的士兵们正在篝火前煮食自己的早餐。在十万火急的紧急撤退中,几乎什么装备都没来得及打包上身,便火速往纽瓦克方向撤退。待康沃利爵士带着英军赶到美军营地时,篝火边有热呼呼的早餐,士兵们过夜用的毛毯。
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谁都想青史留美名,随着道德潮流下滑的人们,很少有人去思考如何做才能流芳千古。金钱、财富、权势仅仅是一时一世,有的甚至一生没有走完,就被后起之秀取而代之。研究古今中外的历史都很容易得出结论:唯有善举才能青史留美名,才能流芳千古。
王旦叩头辞谢说:“这是父辈留下的旧宅。当年只能勉强遮蔽风雨,现在我修缮得已经有点过分了。每当我想起父辈,我总是感到心中有愧,哪里敢再麻烦朝廷呢?”
印度曾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也是释迦牟尼降世的地方。这应是神和上天眷顾的圣土,可是近两百年来,印度几乎是人类流行性瘟疫的大本营,霍乱、大流感、鼠疫、天花、疟疾轮番上阵,造成近五六千万人死亡。除了人口密度大、贫穷、生态环境差等疾病易于流行的因素外,原始佛教在印度消亡所产生的共业,以及后佛教时代印度人信仰的异化,可能是导致印度地区苦难与困厄的深层原因。
明太祖朱元璋戎马得天下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太祖敕令京城设立国子学堂(国家的最高学府“国子监”,或称太学),令九品以上官员的子弟及民间通文义的少年俊秀到国子学堂当学生。天下平定后,太祖诏令恢复科考制度,各府、州、县考选秀才及举人入国子学。并特地赐给少年举人(14岁左右)李扩、赵惟一、董昶等衣服蚊帐等日用品,其中特别聪慧的李扩等人还被召入文华殿及武英堂说书,太祖谓之曰“小秀才”。
彼时,华盛顿将军早已向国会屡次报告大陆军必须放弃纽约,他知道纽约已经保不住了,国会也明确指示放弃纽约。然而,他的部下和挚友格林将军与之意见相反,积极主张守住华盛顿堡,不能将纽约这样帝国根基的重地拱手让给敌军。曾在前几次战役中重创敌军的麦高上校也拍着胸脯保证,与三千士兵留守华盛顿堡,至少可以坚持到来年二月。
像任何一次灾祸一样,瘟疫爆发前,上天就已经对伦敦进行了预警。1664年冬天,一颗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伦敦上空划过,占星家认为这是“恶魔要降临人间的预兆”,战争、饥荒或者瘟疫可能会降临。
寇准俸禄虽多,却不肯建造宅第。隐士魏野,为此特意赠送给他二首诗,其中有句道:“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称赞寇准虽位居显要,却不肯建造宅第。
以百战百胜而载誉欧洲近代史的拿破仑,却在1812年与俄罗斯帝国的战争中损失惨重,60万大军只剩下区区2万人马。俄法战争成为拿破仑强盛运势下落的拐点。
1910年10月至1911年4月是大清王朝的最后一个冬季,也是最寒冷而又惨烈的一个冬季。1910年秋,位于俄罗斯赤塔州俄中边境的达乌里亚小镇车站附近,中国人张万寿在那里经营一所小工棚,9月的一天,工棚内有七人突然发病死去。俄国当局得到消息后,立即烧毁了工棚及一切衣物用品,将三千多华工隔离在破旧的火车皮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