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流人物

蒋介石逝世于清明 为何浮棺44年都未下葬

文/宗家秀

已故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公有领域)

  人气: 2853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人死后必须下葬,因为中国人历来讲“入土为安”,这样无论是对逝者还是其家人,才能够得到心安,然而,蒋介石先生却一直未能入土下葬。

44年前逝世于清明

1975年4月5日的台北天气晴朗,蒋经国一早去给父亲请安,面带笑容的蒋介石问及清明及张伯苓先生百岁诞辰之事,临别时他还叮嘱儿子:你应好好多休息!

侍卫朱长泰回忆,傍晚蒋经国又去请安,见父亲气色不错。晚饭后,蒋介石被扶上轮椅到士林官邸花园逛了逛,随后上楼休息。晚上9点,警铃突然大作,侍卫赶到时见医生正在急救,当时雷雨交加,房间落地窗的大窗帘竟然也掉了下来。

入夜后,蒋介石陷入昏迷,心脏越来越微弱,经数小时急救无效,于11时50分撒手人寰,享年89岁。

据台湾报纸描述,“淡水海外东北角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金红色的巨球,四周围绕着五彩祥云,迤逦划过天空,不旋踵电光闪闪,巨雷惊蛰,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当时,在北投宪兵队值班的一位卫兵看到,士林官邸正前方出现明亮的橘红色光圈。

蒋经国在日记中也写到,父亲病逝时,“天发雷电,继之以倾盆大雨,正是所谓风云异色,天地同哀”。

依蒋介石遗愿,蒋经国同宋美龄商定,暂厝其灵柩于慈湖湖畔。

慈湖湖畔,位于距台北60公里的桃园县,原名洞口宾馆,蒋介石生前在那建了几排平房,晚年常居此处。他喜欢这里,说“风景很像奉化溪口老家”。为纪念母亲,孝顺的蒋公将之更名为慈湖。

慈湖宾馆,蒋介石棺椁奉厝之地。(大纪元)

4月16日,蒋介石的棺椁奉厝慈湖宾馆,遗体经过防腐处理。他遗容安详,胸前佩戴采玉大勋章,左右两边佩戴国光勋章和青天白日勋章。

一生非常节俭清廉的蒋介石,入殓时,随葬品只是晚年的一些简单日用物:毡帽、小帽各一顶,手套一副,手帕一块,手杖一枝。蒋经国给父亲穿了7条裤子、7件内衣和长袍马褂,据说是奉化老家的习俗,担心他受凉。

宋美龄在铜棺里放了四本书: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圣经》、《唐诗》和宋美龄翻译的《荒漠甘泉》——这是美国人写的《圣经》读后感。

慈湖陵寝的布置,简得不能再简。灵堂以黑色花岗石建造,灵堂上镶着青天白日徽,灵台基层四周缀满白色雏菊。

正厅东侧是保持原状的蒋介石卧室。靠窗一张深咖色书桌,上有一架电话、一大理石笔筒及一白色碗,书桌南侧有一黑白电视机,上面并排放着蒋公的鸭舌帽和眼镜。

桃园县慈湖陵寝的蒋公卧室,靠窗一张深咖色书桌,上有一架电话、一大理石笔筒及一白色。(Venation/Wikimedia Commons)
桃园县慈湖陵寝的蒋介石卧室,靠窗一张深咖色书桌,上有一架电话、一大理石笔筒及一白色碗。(Venation/Wikimedia Commons)

北面书架上,有蒋介石生前读过的书籍,墙上挂一幅宋美龄的画。卧室的茶几上,有一张“能屈能伸”四字便条,为蒋公生前红铅笔所写。

“暂厝”

如今,蒋介石的浮棺一直暂厝于慈湖湖畔,已经44年了。

“暂厝”,指的是把棺材停放待葬或浅埋以待改葬。历史上最著名的“暂厝”,就是南宋帝王陵在绍兴的“攒宫”,皇帝皇后的灵柩埋葬很浅,意暂厝于此,以示日后收复故土之决心。

蒋介石生前曾希望自己死后能葬在孙中山陵寝附近,即南京紫金山中山陵的“正气亭”,那是他最钟情的“入土为安”之地。1947年,他为自己选定了这一死后栖身之所,建方亭以为标记,取名叫“正气亭”,意为“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

图为全面抗战胜利,蒋介石率国军高级将领到南京中山陵谒陵,告慰国父孙中山在天之灵。在蒋介石(左四)身边左右,分别为军委会参谋总长何应钦、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公有领域)

人死后必须下葬,“入土为安”,这是中国历来的讲究。深信祖坟风水的蒋介石先生,竟然选择浮棺不下葬,就是希望能够有朝一日回葬大陆。

曾有人劝蒋经国:“为了你家祖上风水和后辈的运势考虑,你父亲浮棺,入土为安的好。”但蒋经国未听取建议,他交代家人,去世后,自己和他老爸一样“暂厝”。

1988年蒋经国去世后,暂厝于慈湖陵寝2公里外的大溪陵寝。去世前他交代,由于生前未能在母亲毛福梅膝前尽孝,希望死后有机会迁葬在母亲墓前,生生世世陪伴母亲。

家有浮棺长期不落土,从风水学上讲,对后代健康不利。但蒋经国的儿子蒋孝勇生前曾说:“即便真有风水劫一说,我也不会违背爷爷和父亲的遗志。况且蒋家后人受先人恩泽已经很多,人生最终靠自己。”

共匪不除 连坟墓都难安宁

1982年7月,中共官员廖承志写信给蒋经国,提及“今老先生仍厝于慈湖,统一之后,即当迁安于故土,或奉化,或南京,或庐山,以了吾弟孝心”,并附上拍摄于蒋氏祖居的照片,说明“蒋氏祖居和蒋母王采玉的墓庐已经由当地人民政府修缮一新”。

1949年蒋介石夫妇拜谒蒋母王采玉之墓。(公有领域)
1949年蒋介石夫妇祭扫蒋母王采玉之墓,胡崇贤摄。(公有领域)

一些人以为,蒋介石离开大陆后,蒋氏故居及坟墓一直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但一位奉化溪口的本地人,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说出事实真相:蒋家祖坟,在文化大革命中已经被彻底挖掉;而蒋介石的故居及财物,也不是保护得很好。

此人详细叙述了蒋家祖坟被破坏的过程:1968年4月,浙江余姚中学的几十名红卫兵,扛着锄头铁锹和火油,高唱、嘶喊着革命歌曲和革命口号,来到蒋介石发妻毛福梅的墓地,他们扒坟砸棺,最后浇上了火油,棺材和尸骨都化为灰烬。

接着,红卫兵们带着区委书记及摄影师,赶到蒋母墓前,用锄头扒开坟头,挖开了墓穴棺材,将腐化的尸体连同完好的被子衣着、头发、胸玉一并浇油点火,蒋母坟墓最后被完全彻底铲平。

上个世纪80年代,人们发现蒋氏故居里的所有红木家具,大都在宁波市委、市府的办公室里,充公当作办公家具使用。

出于统战的需要,中共重建了蒋介石故居,但那些高档红木家具,大半被人偷换成了低档的杂木家具。

廖承志是国民党元勋廖仲恺之子,曾是蒋经国当年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窗。中共安排他写公开信,以情转化蒋经国。共匪来信和迁葬一事,被认为是“统战阴谋”,蒋经国没有回复。后来,宋美龄公开覆信:“经国主政,负有对我中华民国赓续之职责,故其一再声言‘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乃是表达我中华民国、中华民族及中国国民党浩然正气使之然也。”

确实,连日本人都比中共讲天理人道。毛福梅是被日本飞机轰炸倒塌的墙头压倒身亡的,后来日本人出于好奇,也想看看毛氏的葬墓。当时他们通知了蒋氏族人,还和蒋氏族人先给毛氏上香、祭拜之后才打开坟墓,觉得和普通人没有两样,日本人最后原样把墓合上了。但毛氏尸骨躲过了日本人,却没能躲过中共的红卫兵。

民国前2(1909)年中华民国故总统蒋中正先生与母亲王采玉、原配毛福梅、长子蒋经国合影。(公有领域)

文革中,红卫兵也砸坏了宋氏墓园。宋美龄女士即使想与父母一起葬在上海,怎会不担忧自己身后之厄运?不信神不敬祖的共匪不除,连坟墓都难安宁。

正如蒋介石早年预言:“共匪之惯技乃是欺诈虚伪,言而无信,是以虚声恫吓、威胁利诱、买空卖空、无所不用其极!!”

早在民国时代,蒋介石对共产主义和中共的本质,就有超常的远见卓识。他指出,中国的命运与世界的前途息息相关:

西方已变异的自由主义与共产主义将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凡我国民应发扬中华民族崇高的文化,继续努力作长期艰苦的奋斗……

据蒋介石副官翁元回忆,蒋公陷入半昏迷状态后的一天,口中仍念念有词,声音十分微弱,当时翁元用耳朵贴近蒋公的嘴边,仔细听,蒋公说的是:“反攻大陆……解救同胞……反攻大陆……救中国……反攻大陆……救中国……”

台湾桃园大溪后慈湖,蒋介石先生当年游湖的竹筏座椅让人怀念。(Venation/Wikimedia Commons)

参考文献:

陶涵(Jay Taylor)着,林添贵 译:《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下卷)
《蒋介石日记(1915—1949)》
蒋介石:《西安半月记》
蒋经国:《病中日记》
杜英穆:《伟大的先总统蒋公中正》
王丰 编,翁元 口述:《我在蒋介石父子身边的日子》@*

点阅【民国风流人物】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苏明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说,如果有人拿了中共好处,放弃信仰和精神生活,那和禽兽有什么差别,其实类似的话,是出自于中国经典里,孟子曾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而先总统蒋中正,更曾经在与中国共产党签协定后的隔天,在日记中直接点名共产党是禽兽。
  • 1950年,在中共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詹长麟与哥哥詹长炳同时被抓,詹长炳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枪决。
  • 娶了十七岁的王玉龄,张灵甫颇为自豪:“我讨了一个好老婆,这比什么财富都重要,我要讨饭的话我老婆可以给我拿碗。”
  • 我们对张灵甫有多少误解,还有多少真相等待发掘?张灵甫为何对结婚三年的妻子那么狠心,因此被关进南京老虎桥监狱,名字被打上了红勾?现史学界多方面调查证实,张灵甫结婚三年的妻子吴海兰,是中共秘密调派到张灵甫身边的“红色间谍”。
  • 他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年轻时考入保定军校,22岁从军报国;抗日三次长沙会战歼敌12万;晚年捧读孔子,归隐嘉义山田,寿达103岁。
  • 中国近代知名的领导者蒋介石先生,他的生活就以简朴及自律著称,他常说:我现在虽然作了全国最高的统帅,但除了定例统帅应有的服装仪节之外,我个人一切生活、行动、思想、精神,完全就是一个士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