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胡鞍钢误导了谁?

北京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长胡鞍钢吹捧式的学术报告惹众怒,校友最近联名要求清大开除他。(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90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8月15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中贸易冲突不断升级,中共因为误判美国及国际局势而尝到苦果,于是体制内外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宣传舆论转调,开始批判前一段的浮夸言论误导了中央,首当其冲背锅的是清华大学的教授胡鞍钢,清华校友发起联名请求,认为胡鞍钢“抛常识于不顾,视学术为无物,实在有辱斯文”,要求官方解除胡鞍钢职务。

如此不堪的学者是如何坐上学术顶端教育的?中共对美国的强硬政策是否受胡鞍钢观点的影响?同期出现的其它理性学术分析为什么无法让中共领导人冷静思考?我们今天就来谈论一下这个话题。

横河先生,最近处在风口浪尖的胡鞍钢是在2017年,也就是去年的4月份曾经提出过一个言论,说“中国的综合实力已经超越美国”,并且说有论文论证,那么他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的呢?

横河:清华是中国顶尖院校,就有一些校友从专业的角度进行分析和讨论,从我的观点来看,这篇论文从头到尾论证都错了,首先错误的是立项,他的立项错误,网上有一个录影是当年“人文清华讲坛”对胡鞍钢的采访,他说他的立论是来自毛泽东1956年有一个讲话,说是50年或者60年以后,中国要超美国,50年就是2006年,60年就是2016年,他是为了证明毛泽东的话正确而做的研究,所以立论就错了,立项就错了。

第二个是研究方法错误,因为他先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50年到60年超过美国,然后再进行论证,他为了证明这个设定的目标是科学的,因为事实并不是如此,所以他只能在方法上玩游戏。他用的方法不是一般科学研究认可的研究方法,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有一套比较完整的方法,既然讲科学就要科学,除非说我不是科学研究。

这里不是说不能创新研究手段,但既然你是科学研究的话,这些手段在逻辑上、在方法学上就有一定规矩的,不是说你想要破就破,当然可以破,但是破也得有道理。

清华80级有一个校友叫李志斌,他写了一篇文章《浅谈胡鞍钢的全面超越论》,他是从方法学上彻底驳斥了胡鞍钢的这个论点,只需要简单介绍一下。胡鞍钢的文章做了一个结论是中国在经济实力上,2013年科技实力上,2015年综合国力上,2012年已经完成对美国的超越,到了2016年这三个实力分别是相当于美国的1.15倍、1.31倍和1.36倍,这种也不知道怎么算出来的,他说世界第一。

这里就讲到他的对比指标选取错误,你比两个国家要选指标嘛,他的文章选取了中美在八个方面的资源类型进行计算,每个资源类型选取了一到三项指标,这种选法就是“五毛”或者“小粉红”可能会这样选,但是学者是不应该这样选的。

比如说军事资源,他选的是军事人员在全球占的比例和军事支出在全球占的比例,这个比较在历史上没有人这样比的,比如说伊拉克战争爆发的时候,伊拉克军队将近40万,英美在海湾地区的总兵力是25万人,那你能够得出结论说,伊拉克的军队资源在那个地区超过英美在这个地区的总和这样的结论吗?显然不可以。

韩战的时候,中共军队的阵亡人数大概在40万左右,当然有人说可能达到100万,而美军阵亡人数只有3万多,就从阵亡来说的话,单兵的数位和军事装备的数位是不能比的。还有一个例子是以色列和周边国家的军事人员的对比,这是军事方面。

在知识资源方面,他选取的是互联网用户数和本国居民的专利申请数。我们就不讲诺贝尔奖得的人数了,因为你要讲知识资源的话,就是用大学在世界上的排名也可以,比如排前一百名的中国有多少大学,美国有多少大学,这个也是知识资源,总比用互联网用户的数量好得多,互联网用户多算什么知识资源?这种低级的知识再多,它也没法跟很少量的高级知识相比。这种错误是贯穿始终的。

还有就是任意的设置权重,其实我觉得他不是任意设置的,他是有目的的歪曲。另外、计算模型错误,这个清华校友说他计算模型错误是小学生水准,其实不仅是水准低的问题,我觉得这只是讲了他的研究方法,在我看来研究方法还不是重点,因为研究方法的选取和设计是为了达到一个政治目的服务的,而这个政治目的是为了证明毛泽东的预言是正确的,所以方法的错误来自他出发点的错误。

主持人:这个论点包括论证方法现在看起来都是荒谬不经的,但是当初它却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各大媒体上,而且很多人还在拼命转发,时隔一年,现在从上到下又开始疯狂的批判。在中国这个判断是非对错,包括学术界,从媒体到学术界,它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横河:实际上这个标准,学术界的判断标准跟中共各个大媒体的判断标准是一致的,而各个大媒体都是中共的喉舌。反映出来的是什么呢?是中共和中共高层的是非观。在中共的统治历史上,我们知道荒谬甚至荒唐的这种观点是大行其道,这是个常态;而理性的观点,则是在特定的时间偶尔出现的异常现象。你像“超英赶美”、“亩产万斤”、天天放卫星、大炼钢铁。

至于说最近的反腐,过去这些年的反腐,多少一把手领导前一天还在台上慷慨激昂,第二天就被抓,就说这本身就是一个荒诞剧。其实我觉得这个标准就是一个,这个不是正常的标准,也不是普世价值的标准,是中共的标准。

主持人:现在国内外都有共识,这个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是中共误判了中美实力的对比,也误判了国际形势,特别是没有好好的去研究它的对手川普,因此在贸易冲突的过程中就做了错误的抉择,以龙永图为代表的一种观点,认为是胡鞍钢误导了中共。

我们觉得这里有两个方面值得探讨一下,一个是学术界一直是有不同的声音的,在贸易冲突初期就有学者撰文,刚才我讲的几个方面都分析,做了非常理智的分析,预言到了今天这个结果的出现。为什么这种严肃理性的观点无法上达天听,而贻笑大方的学说却能大行其道?第二个,中共的决策真的是受胡鞍钢的影响吗?

横河:中共的决策其实是充分利用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弱点和不足,这个弱点和不足是先天的,因为国际社会从来没有遇到过,在经济上遇到过像中共这种类型的无赖,非常没有经验。中共的策略就是以加入世贸组织为契机,以一切合法和不合法的手段来获取优势,表面上的韬光养晦其实是用来隐藏真实的目的的,就是说这两者本身并没有冲突。

龙永图是作为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的谈判代表和签字人,曾经被骂过卖国,就当时签了以后被骂卖国。但是后来其实内部他们有一个说法,这是写给外国人看的,实际上做是另外一回事。所以这一派人和胡鞍钢这一派,只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一个是闷头做,说另外一套;另外一个就是把你真实的意图说到外面去了,到外面去吹牛去了,它的性质是一样的。

区别是闷头做的人他做实业,所以他不希望过早的暴露,吹的人因为他自己不做,所以就很容易忘乎所以,做的人知道很难,不做的人就不知道,所谓误导的话,实际上也就是把真实的目的过早的暴露给国际社会而已,这也谈不上什么误导。

真正的理性的研究和分析,第一,数量不多;第二,它是在体制内是被边缘化的,边缘化就是其实你的东西人家连看都不会去看,也没有人会推荐。即使后来证明当时这些人是对的,他们还是不会被重视。

我就想谈一谈所谓胡鞍钢误导使得领导层错误判断形势,这里当然有多种因素,我只谈其中一种,就是中共在运作当中有一种特殊的正回馈机制。一般来说,一个稳定的系统它是负反馈,就是说如果系统出现偏差的时候,这个偏差就会回馈到这个系统里面去,系统就会往偏离的反方向调整,就是调整回来,这样系统就回归正常了,这是正常的负反馈系统。

而正回馈系统呢,就是偏差回馈到系统以后,系统往偏离的方向加剧偏离,最后就导致这个系统崩溃。自然界里面最典型的就是雪崩,大家知道它一旦启动就不会自动调整回去了,它就一直到崩溃为止。人体有一个机制,大家肯定知道,凝血机制,凝血机制就是属于正回馈的。

这种正回馈崩溃以后,它可以再次达到稳定,但这个稳定就完全不是原来的稳定状态了。中共的政策就有这种机制,我把它叫做制定政策,然后到理论研究来证明政策的正确性,宣传系统去强化这种政治正确性的概念,然后再回馈到决策层,加强了决策层自己政策正确的信心,因为他认为是对的,各种回馈都证明他是对的,所以他就再去加强政策的实施。

这个正回馈机制的起点是领导的决策,它跟别人不一样,跟别的国家不一样,别的国家就是所有的智库啊什么的,它是在政策制定之前就进行独立的研究,所以让这个统治阶层在做决策的时候有各种参考意见。

而中共它的所有的研究是为了配合领导的决策,这种机制就决定了中共的这个错误政策在过程当中没有限制和纠正的机制。就是一般要撞到南墙以后,头破血流以后,才有可能改变,这里还是说“有可能”改变,它变不变还不一定;就是变了,它也不会承认以前是错了。它的观点就是现在纠正是对的,当年乱来、以前乱来也是对的,这是中共一贯的做法。

主持人:那按您刚才的分析的话,在中国这些智库、这些学者,他的作用就是论证领导的说法是对的,那这样子就可以解释像胡鞍钢这样不学无术、水准低下的所谓学者是如何做到这么高的位子的,比如说他在中国怎么样能够混得如鱼得水,是不是就是因为他非常能够理解领导的意图?

横河:对,我们姑且说一下学术,你说他不学无术,那么所谓不学无术就是在学术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姑且把它当作学术研究,实际上它不属于学术研究。那么我们再看一下在中国为什么他能够在体制内如鱼得水?

中国的学术环境,我们主要讲社会科学方面,它主要是注释中共党魁的拍脑袋的决定,就是解释。我们先看一下第一,他是清华的国情研究院的院长,这个国情研究院的指导方针是什么?今年1月18日清华国情研究院开了一个理事会,就是总结2017年的工作,介绍2018年的工作计划。是胡鞍钢主持会议的。

清华大学的党委副书记他说,国情研究院是一个国家的高端智库,是清华大学文科建设的“国字型大小品牌”。你晓得“国字型大小品牌”,这有多高!他特别强调了一个,就是这个国情研究院所坚持的研究方向是什么呢?是“国情、国力、国策”,这是一句话;第二句话,“急党中央之所急,想党中央之所想,想党中央之所未想”的这个研究方向,他说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所以你看他就是为共产党去操心,而且是共产党的中央去操心。

在这种情况下,它的立项和选题都不是社会的需要,而是领导需要,因为领导需要,所以全部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就向这些课题去倾斜,做这个项目的人就会名利双收。这个从胡鞍钢自己做的这个研究课题就证明全面超美国可以证明这一点。

另外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大家应该都知道,就是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7月20日开始迫害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马上成立了一个叫做“法轮功现象综合研究课题组”。是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当组长,成立了包括哲学、马列、宗教、历史、社会学、法学研究所的六个分组,成员至少有几十个人,你想这个资源有多大,多庞大,投入进去。

准确的成立时间不知道,只知道是8月3日开始,就7月20日开始迫害嘛,也就是说还不到20天,只有还不到半个月,8月3日开始到31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在中央和北京市的喉舌发表60多篇文章。另外,从中央到地方都设立了专项研究基金,就是反法轮功的研究。

这个社会科学院是中国顶级的社会学的研究机构,他花了这么多的人力和物力,用了纳税人的钱,为了完成的就是江泽民个人的迫害的任务。而且这些项目不是说当时立了就算了,这些耗费民脂民膏的项目一直延续到现在还在进行,就到去年、今年中共还派了很多代表团到世界各地去宣传中共的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它邀请各国的所谓专家到中国去,管吃、管喝、管玩。这19年下来没有一篇文章,没有一个会议是有丝毫学术价值的。

就是说这种为特定政治目的设置的毫无学术价值的研究课题,这几年还非常兴旺,大兴其道,研究各种各样领导的思想、意图和可能的想法,立项目的不知道多少,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所以说中国现在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术自由,中共统治以来从来就没有过,它开始于毛泽东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到了反右的时候,就把传统知识份子和现代知识份子彻底消灭了,就把他们脊梁骨都打断了。除了80年代短时间有过一段时间的宽松期,我们讲的是整体,就是在那个时期还有反自由化运动。

当然,从知识份子个体来说的话,确实有一些人在坚持,我们讲的是一个整体的情况,就是作为一个群体、整体来说的话,有没有严肃的学术研究;作为个体来说的话,那总是有的。

有人把它责怪成说是历史上,责怪中国的历史上好像传统就有这种,其实不是的,这个说法是不对的,中国历史上历代都有谏官制度,就是专门设置给皇帝提意见的官。你像中共现在有没有?绝对没有了!

中国古代儒生他的定位跟现代知识份子不一样,他的定位就是辅佐君王,教诲百姓,包括提意见。所以历史上我们可以听到很多很多就是儒生给君王提意见,采纳不采纳是另外一回事,它是设立了这样制度的。所以说中共现在的制度,就是拿中国历史和中共现在来比的话,那对中国的历史,对所有的中国的王权是一种污辱。

主持人:那您刚才讲了很多在中国学术界非常荒唐的现象,包括胡鞍钢也是这么荒唐可笑的一位学者,但是我们看到他不仅是在中国混得如鱼得水,他在国际上也颇有微名,您又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

横河:这个呢,因为中共在所谓崛起的过程当中,实际上是受了国际绥靖主义的吹捧,就是国际绥靖主义在中共崛起的过程当中其实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当然有这个利益集团的利益,包括财团的利益。

胡鞍钢这种类型的这种所谓中国特殊论、中国模式,确实受到了一些(国际)媒体和一些研究机构的吹捧和鼓励,你比如说在国际上,美国有一个布鲁金斯学会,他的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就曾经为胡鞍钢《2020年的中国:一个新型超级大国》(China in 2020:A New Type of Superpower)这本书,他写了一个书评竭力的吹捧他。这本书是2011年由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社出版的英文版。

2018年,日内瓦大学有个教授叫做Paolo Urio,出版了一本书叫做《中国重新夺回世界权力地位:结束美国统治》(China Reclaims World Power Status: Putting an end to the world America made),这位学者在书中就引用了很多胡鞍钢的学术成果,最重要的引得最多的,就是胡鞍钢发表的综合国力超越美国的这个观点。

另外像耶鲁大学的官网也登了一篇文章叫“中国特色的全球化”,也引用了胡鞍钢这方面的论点。今年《纽约时报》连续2月份、3月份2篇文章引胡鞍钢的表达,当然其中前一篇只说了一句话,就是引用了他的一句话,说“中国的崛起与一个世纪前的美国相似”。因为这篇文章非常长,讲了很多方方面面的,不光讲中国啦,讲了很多其它方面来论述中国的崛起的,这里头引述一句话算不上什么,但是在今年3月份一篇文章,题目叫“对抗还是妥协”,这篇文章当中,《纽约时报》倒是给了胡鞍钢一个压尾的重头戏,就是说在这篇文章的最后结尾的时候,用胡鞍钢的话来做总结。它怎么说呢?说:“习近平已在贸易、气候和其他问题上举起曾由川普的诸位前任所高举的全球合作旗帜,中国有可能会取代美国”,然后他说了一句话,说“中国向老师学习,做了40年的学生”,“现在轮到老师向学生学习了”。

这个《纽约时报》给胡鞍钢确实是一个非常重的位置。但是你要知道像这样的媒体,即使是在绥靖主义最高潮的时候,其实在美国也不多的。就是说确实有一些人在为这种观点吹捧,而胡鞍钢又是这种观点的代表,我想这种媒体和这种机构,重点倒不一定它真的相信这个结论,而是说用这种方法去讨好中共。

主持人:我们现在来听一下听众的回馈,有一位听众他说,中国现在上演的是一幕真实的皇帝的新衣,现在欠缺的就是掀翻一切谎言的声音。那么现在对胡鞍钢已经出现了批判的声音,那您觉得这个批判的声音能够算做掀翻一切谎言的声音吗?就是这个声音出现了吗?

横河:其实中共并不怕你揭穿它的谎言,就说它为什么要控制媒体、控制宣传呢?就是即使你知道的,它还要装作你不知道,照样去说。以前我们都觉得鸵鸟政策很荒唐,把头埋在沙里就可以了,就以为别人看不见,其实中共这种宣传它也是,就是鸵鸟政策,一模一样的。它明明知道大家都知道它在撒谎,它明明知道它这套东西已经没人听了,但是它照样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这么说。

所以我并不觉得这个会在中国的舆论就是现在针对胡鞍钢的,我想最多只是说找个替罪羊而已,并不是真正的说中共在这种问题上会有反省或者怎么样。因为民间的批评现在这次是能够传播的很广了,但是因为中共这个网路舆论宣传的高压精致控制,它实际上反映的还是高层内部的不同声音,就说并不可能说民间真正能够出现这样子的舆论一面倒。当然,高层的不同声音一直存在啦,但是说如果要公开表示或者形成气候足以传到外界来,那就是一定要有一定条件,我认为这次的条件就是贸易战。

主持人:那么大家现在都认识到说批判胡鞍钢其实并不能打败川普和挽救中共,就像您刚才讲的,这个只不过是找一个替罪羊而已。那您认为北京政府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什么?我们现在看到说虽然在批判胡鞍钢,但是北京政府并没有改变做法,而且呢又回到了强硬的路线,那您觉得这是他们没有看清局势,还是说已经在知己知彼之后做的决定?

横河:我觉得北京最明智的做法是放弃冷战思维,坐下来谈判,但是这个非常难做到。第一,无人可用,就是它几十年是奖恶惩善、逆淘汰机制,有能力的人都淘汰掉了,所以基本上它现在没有能用之将,即使有的话也是孤掌难鸣,因为这是要一个庞大的团队的,中共即使有一个两个有用的人,也不可能力挽狂澜。我们看到现在地方大员,有寒冬腊月驱逐低端人口的蔡奇,有抢人棺材挖人祖坟的刘奇,都是欺负老百姓的能手,真正派用处的时候派不上用处的。

第二,制度不允许,就说如果要通过谈判的话,那最终你必须要满足或者部分满足美国的要求,美国要求其实不过分,就是兑现入世的承诺,但是兑现这个承诺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你看看美国在世贸对中共提出来的要求就知道,中国是可以接受这些要求的,中国的民众是可以接受这些要求的,因为这不是不平等条约,只要执行了,都是对中国有好处、对中国民众有好处的。但是中共是不能接受的。

我们上次谈过,7月底的时候,美国向世贸组织提交的关于中国的报告直指中共和中国政府。它这里特别特殊的就是明确指出来了,所有问题的根源在中共,它控制全国经济、国进民退、土地国有等等,如果都按照美国提出来的世贸组织的要求的话,那么就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了,也就没有共产党领导这个事情了,所以说中共是不能接受的。

只有两种可能性,两条路,一个是为中共的利益坚持下去,一条道走到黑,或者为中国的利益抛弃中共,让中国成为国际大家庭的一员。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8-08-16 1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