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30)

《共产主义黑皮书》:“莫斯科之手”

作者:

雷米‧考夫(Rémi Kauffer)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43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5日讯】18. 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

准备武装暴动,是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心。这些暴动最终都归于失败。结果,该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这种行动。40年代,这场运动反而从摆脱纳粹或日本扩张主义的战争中获利;50年代和60年代,它聚焦于非殖民化进程,创建了有组织的叛乱团体,它们慢慢转变为正规红军。在南斯拉夫、中国、朝鲜、越南和柬埔寨,这种策略起到了作用,让共产党得以夺权。然而,南美游击队运动(在当地遭到美国人训练的特种部队的抵制)的失败,成为共产党人恢复“恐怖主义”手段的一个诱因。此前,他们使用这些手段相对罕见。最令人难忘的例外是1924年索非亚大教堂(Sofia Cathedral)爆炸案。纯粹和简单的恐怖主义与武装暴动的准备工作之间的区别,有时可能略显学术化,因为通常涉及同样的人。而且,这两种行动方针并不互相排斥。许多民族解放运动在行动中都将恐怖主义与游击战结合在一起,阿尔及利亚的民族解放阵线(Front de libération nationale, FLN)和民族解放军(Armée de libération nationale)便是如此。

阿尔及利亚的案例很有意思,因为法属阿尔及利亚(French Algeria)的支持者将这场民族主义暴动视为莫斯科制定的一场阴谋。他们并发现以下事实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看法:在阿尔及尔战斗时期(1956年至1957年),阿尔及利亚共产党已经向首都的FLN负责人雅塞夫‧萨迪(Yacef Saadi)提供了多名最好的爆炸物专家。人们是否可以从中得出这一结论:这场民族主义运动受制于共产党人?在很多方面,情况显然不是这样。阿尔及利亚共产党与FLN一直存在严重分歧。在国际舞台上,FLN得益于苏联公开的政治支持。但除了其特工部门进行的少数极其有限的行动之外,莫斯科也小心翼翼,避免自己直接卷入与法国的冲突当中。事实上,FLN的主要武器供应商是纳赛尔(Nasser)的埃及、铁托的南斯拉夫和代表东方集团(Eastern Bloc,译者注:冷战期间西方阵营对中欧及东欧的前社会主义国家的称呼)行事的捷克斯洛伐克。此外,一些FLN干部还在布拉格接受了捷克人的秘密技术培训。但苏联刻意隐身幕后。苏联是否已有直觉,认为阿尔及利亚未来将在政治上亲近莫斯科,但同时又小心翼翼地保持其独立性?事实上,苏联特工机构从未监管过新政权的“至圣之地”──军事安全局(Military Security),而对古巴情报总局(Dirección General de Inteligencia,DGI)则相反。

苏联对极具争议的民族主义运动持审慎态度的另一个例子,是爱尔兰案例。作为IRA(爱尔兰共和军,1916年复活节起义失败后在都柏林成立)的产物,“共和主义”是北爱尔兰特有的一种思维方式。除了社会问题之外,1921年以后,IRA的民族主义计划(通过从英国手里夺取北方6郡而统一爱尔兰)成为其所有行动的核心。相比之下,1933年组建爱尔兰共产党的亲苏派人物,则对纯粹民族主义的关注事项逐渐疏远,以便突出阶级斗争的重要性。

IRA需要武器来打英国人。在战争之间的空档,IRA一再尝试从苏联得到武器,但莫斯科礼貌地拒绝了。毫无疑问,冒着与英国公开冲突的风险,武装亲独立势力似乎并不是特别明智。数百名IRA成员加入国际纵队并在西班牙作战的事实,几乎无助于改变莫斯科的立场。1939年至1940年,当IRA在英国开始新的炸弹袭击行动时,其最隐秘的团队是一小撮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由于是新教徒,他们不太可能引起怀疑。该小组的核心由共产党人组成,特别是贝蒂.辛克莱(Betty Sinclair)。在整个欧洲,诸如恩斯特.沃尔韦伯(Ernst Wollweber)网络等破坏者组织不仅准备袭击德国船只,还准备袭击法国和英国的船只。莫斯科打算利用IRA破坏英国船只,认为利用这个地下组织将可掩盖破坏活动的苏联源头。但这个计划完全落空了。莫斯科对爱尔兰人保持了一定的怀疑。只为获得武器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愿与任何人结盟,但断然拒绝了通过放弃自己的政治议程来付出任何政治代价。上世纪70年代早期,IRA在北爱尔兰天主教贫民窟反抗之后再次拿起武器(通常是指它的特色产品爆炸物)对付英国人。与普遍持有的看法相反,没有炸弹也没有爆炸物直接或间接来自苏联。事实上,从历史和现在来看,IRA的主要支持来自美国的爱尔兰裔美国人社区。#(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砺真、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1-29 3: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