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密】香港风暴与中国外汇危机

近年来“裸官”携资金外逃事件频发,背后往往隐藏着腐败案件。(AFP)

人气: 200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在北美一间地产公司上班的艾丽丝最近有些焦虑,因为她正在想办法从中国大陆汇钱出来。在贸易战压力下人民币不断贬值,本已令她产生了转移大陆资金的想法,而今年6月以来的香港风暴更加大了她对自己资产的忧虑,以及转移资金的决心。

中共和港府数月来动用各种手段镇压和平抗争的港民,且不断升级,令局势恶化。受此冲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

据港媒报导,港府日前向银行查询香港目前局势对资金流走等的影响,要求银行发现异常情况就要向金管局汇报。业界人士也透露,近两个月一直有巨额资金和大量黄金从香港运出。国际投行高盛报告估算,香港9月份流往新加坡的资金在30亿~40亿美元。

香港作为自由的国际金融中心,资金本来是可以自由流动,目前是否出现资金外流尚未可知,但中国大陆的资金出逃早已是波涛暗涌,而且正在冲垮中共名不副实的外汇储备。

中国外储第一的真相:外汇危机迫在眉睫

中共收紧外汇管制、严控资本外流的种种努力,虽然于事无补,但确实是迫于无奈,因为中国外汇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外汇储备是一国央行所持有的外币资产,适用于政府、企业和居民对外支付,重要性无需赘言。据中共外汇局最新数据,截至9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0,924亿美元,比8月略有减少,但依然高居世界第一。

多年来外储都居世界第一,中共近年来为何对外汇如此紧张?中国是否存在外汇危机?

中国外汇储备虽然常年位居世界第一,但其中充满“水分”: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外储并不像民主国家的外汇储备那样,真的代表一国之财力(国际清偿能力),充其量只代表了一党之敛财能力。

中国企业连年贸易顺差,加上吸引外资所积攒下的外汇盈余,在中共外汇管制下,被党强制截留,“藏富于党”。例如中国外汇储备在2014年峰值时,高达近4万亿美元,但同期居民与企业外币存款才约4500亿美元,几乎只是中共截留外汇储备的十分之一。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外储虽高达世界第一,却特别不经用,几乎已经被政府、企业偿还外债,企业进口购汇,外企在华投资及利润换汇等等各种需求给锁死。

例如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外债余额约2万亿美元,其中61%为短期债务,即目前的3.09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约1.2万亿美元是会在短期内用于偿债。

另据中共统计局数据,截至2017年末,包括港澳台商在内的外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净资产约1.48万亿美元(10万亿元人民币)。由此推算,中国外汇储备至少还应扣留1.48万亿美元份额,以备外企撤资所需,尤其是在贸易战不断升级,中美金融脱钩和外企撤离的可能性大增的背景下。

这样一来,中国3.09万亿美元外储,就只剩下4100亿美元的空间。

如果按照国际常识,外储适宜规模需保障三个月进口所需外汇,那中国的外汇储备不但不多,反而存在相当大的缺口。

因为2018年中国货物进口2.14万亿美元,服务贸易进口5250亿美元(34744亿元人民币)。平均三个月的货物和服务进口,需外汇6660亿美元。

中国外储在扣除了短期外债需求和外企净资本可能存在的转移需求之后,本来就只剩4100亿美元,因此若再预扣6660亿美元的三个月进口所需,中国外汇实际上是存在至少2500亿美元的缺口。

而中共为了输出影响力和对外渗透,还在推行“一带一路”、“大外宣”、“孔子学院”等各种计划等,也都需要大笔外汇。

所以,中国外汇储备虽然看似惊人,但中共其实是外汇紧缺,实际上是在卯吃寅粮,早就吃空了中国企业和外国投资者被截留在外储中的老本。

而日前外媒盛传美政府拟将中企退市,川普(特朗普)总统又并未否定此可能性。一旦未来美股中企被迫退市,意味着总市值约1.55万亿美元的中企,将不得不支付美元,回购在美流通的股份。即使按30%在外流通股估算,这也是逾4000亿美元的对外支付。

所以,未来贸易战若真的升级至外企大举撤离,或者美中金融脱钩,意味着中共可能面临无法负担的巨额外汇支付需求,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外汇储备”会露底。

一旦外储第一的泡沫被戳破,中共不但将面临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和资本加速外逃的压力;同时无力清偿对外支付,也会再度重创千疮百孔的中国金融系统。中国经济危机一触即发。

为防止资本外逃,中共央行推出一系列加强资本流动管理的措施,严控个人和企业购买外汇。(STR/AFP/Getty Images)

资金外逃与香港风暴

迫在眉睫的外汇危机,或直接动摇中国经济和中共政权。所以中共不惜一切也要维持外汇市场的表面稳定,以及外汇充裕的假象。

阻止资本外逃,就成为中共为实现这一目标而执行的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例如中共外汇局近期针对人民币破7或引发资本外流回应称,从每日跨境资金流动等数据看,资本并未外流;因为个人结售汇日均逆差和跨境资金日均净流出,仅是2015年和2016年资金外流高峰期水平的28%和12%。

中共当局的“外汇维稳”回应,无疑是自欺欺人。因为中国外汇市场的这种“稳定”,并非是资本不愿外流,而是被中共管制后,无路可逃的结果。

不过,中共封堵资金公开外流的后果,必然是增大了资金从地下“出海”外逃的需求和动力。香港的货币兑换机构,就提供了可以规避中共限制,而且几乎无法被截断的秘密通道。

换汇公司这种境内外“对敲”操作,很多时候并未真的发生换汇和资金跨境流动,技术上很难被识别。即使有时因为“轧差”,而需要发生实际的外汇兑付时,换汇公司也很容易将“轧差”隐匿于中国境内外的贸易或投资行为之中,尤其是在香港这个中国大陆的资金和贸易门户地。

香港去年和中国大陆之间的贸易总额达到7000亿美元;2010年至2018年期间,65%的对外直接投资通过香港,香港就是大陆连通海外的资金通道。

香港与大陆间每年数千亿美元规模的贸易和资金流通,注定了香港换汇公司是中共无法阻断的资金出海秘道。

香港就是大陆连通海外的重要资金通道。(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而且,对中共当局更重要的一点是,中共权贵们转移资产所用的最主要的资本通道,也得经过香港这个金融中心。

例如江泽民的长孙江志成,曾被外界揭露贪腐并转移数千亿美元资产至海外;他在明面上所开办的公司–博裕资本,就设立在香港。而长期掌控香港黑白两道的曾庆红家族和许多中共权贵,都在香港隐匿了巨大的财富。

中共现在虽然立法严打地下换汇,但只能是威吓少数没有“保护伞”的大陆地下钱庄。对于包括香港在内的境外换汇公司,中共依然是无可奈何,更不用提帮权贵们洗钱的离岸公司、国际投行等境外金融机构。

香港,作为中国大陆资本外流、公开和秘密的主干道,在外汇危机随时爆发的局势中,已经成为中共当局的心头刺。

几乎是在中共立法严打地下换汇,试图围堵地下钱庄的同时期,香港爆发了反送中运动。

中共当局从起初幕后操控林郑政府,到现在几乎跳到前台,指令港警肆意伤人,并派驻军队入港巡逻;表现出不惜令局势恶化也要拿下香港的姿态。

这一方面暴露出其蔑视法治、践踏人权的狰狞面目,但从另一方面看,未尝不是中共病急乱投医的疯狂挣扎。

因为香港之前对于中国经济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作为自由的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心,可以保障外国投资者和贸易商的合法利益,担当连接大陆的贸易和资金通道。然而,源自党内和民间,一直持续并愈演愈烈的资本外逃,也正是隐匿在香港这个自由港中,才令中共束手无策。

因此,在贸易战升级和中共日益被国际社会警惕并孤立的背景下,中共或许顾不上香港和中国大陆的经济前景,而更在意封堵资本外逃通道、消弭迫在眉睫的外汇危机。

拿下香港,掌控这条最主要的资金外逃通道,很可能是中共一个偏执的目标,并成为中共不惜破坏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也欲全面控制香港的动机之一。

然而中共未曾想到,香港并未沦陷,港人的勇气、正义和坚韧正赢得国际社会的敬佩和声援,反送中运动已经发酵为一场无法控制的政治风暴。

而且,与中共事与愿违的是,中共和港府的倒行逆施,让国际社会和越来越的中国人认清了中共,从而加速了资金外逃的步伐。

像艾丽丝这样正在转移资金的中国人,已经越来越多。香港不会沦陷,中共的外汇危机,反而会在香港风暴和资金加速外逃的刺激下,提前到来。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0月号/第13期 #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10-19 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