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贫困女大学生的惊人悲剧与中国财富的分配

贵州24岁的女大学生吴花燕,每天只有两元人民币的生活费,整整五年,她都靠吃白饭拌糟辣椒过活。因为常年营养不良,吴花燕身高只有1.35米,体重仅21.5公斤。(截图)

人气: 56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1日讯】几天前,女大学生吴花燕的故事刷爆了朋友圈。她每天只有两元(人民币,下同)的生活费,穷得吃不起早饭。五年,整整五年,她都靠吃两块钱的白饭拌糟辣椒过活,瘦的只剩21.5公斤。

中国的GDP早就跃居世界第二了,政府的财政收入更是名列全球第一,为何还会出现吴花燕这样的悲剧?我在几天前写的《贫困女生扒下了“盛世中国”的伪装》一文里做了点分析,我的答案是,原因全在于中国的财富蛋糕分配不公平。因为中国实行的是中共的一党专政,分蛋糕的是当权的中共,中共想怎么分就怎么分,民众毫无权力可言,其结果,民众注定只能分到一小块蛋糕,大头都让当权者和权贵阶层拿去了,吴花燕们能不穷吗?!

今天,我想再补充几条财富分配不公平的证据。

众所周知,中国人民创造的财富,有很大一部分被中共拿去维稳了。这块财富有多少呢?

中共的维稳费用大体相当于预算支出中的公共安全支出,其中又具体分为中央和地方两大块。

先说中央这块。依据中共财政部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2018年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3,310亿元,中央自己花了3万多亿,7万多亿给了地方。在3万多亿的中央财政支出中,名义上的民生支出是3千多亿(教育支出1,711.22亿、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1,180.16亿、医疗卫生和计划生育支出209.05亿)。但这3千多亿中,真正用到民众身上的钱可能还不到2千亿,因为供养教育部门、社保部门、医疗卫生部门和计划生育部门的公务员和官员也要花一大笔钱。那么公共安全支出有多少呢?近2千亿(1,991.10亿),也就是说,在中央财政支出上,维稳费用跟民生支出不相上下。

再说地方这块。在中共财政部的官方网站上,只有2016年的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不过最近几年的数据相差不太大,我们完全可以根据2016的数据大体推算出2018年的数据。那么2016年地方公共安全支出是多少呢?是近万亿(9,290.07亿)。

把中央和地方的公共安全支出合计起来,总数字是11,281.17亿,这跟相同口径推算出的一年11,289.38亿的国防总支出可谓不相上下。但因为公共安全支出只包括供养公检法(公安、武警、法院、司法)的费用,其他部门的维稳费用并没有算在里面,而实际上除了公检法,其他很多部门也要承担维稳任务,尤其是在地方上,很多基层部门也要承担维稳任务。所以维稳费用要明显超过公共安全支出,当然也明显超过了国防费用。

同样众所周知的是,中国人民创造的财富,有很大一部分被贪官占为己有了。这部分财富有多少呢?因为中共的刻意掩盖,准确的数字没有,也不可能有,但我们根据已经公开的数据,不难窥一斑见全豹。据党媒报导,中共江苏省南京市中级法院7日公开审理了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刚受贿一案。报导说,陈刚遭控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1.2888亿元。至此,中共十八大以来,“亿元贪官俱乐部”已达54人。他们中副部级、副军级以上的“老虎”共有39人,贪污金额合计约人民币91亿元。

中国人民创造的财富,被中共拿去收买发展中国家的也不少。

就举一个例子。2019年9月19日,中国扶贫基金会埃塞俄比亚办公室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揭牌。在揭牌仪式上,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理事长王行最向来宾介绍说,自2015年起,该会在埃塞俄比亚开展了一系列发展援助项目,包括学校供餐项目、农村水窖项目、学校净水项目、以及妇女经济发展项目。截至2019年8月底,已累计投入资金1.68亿元,惠及直接受益人逾26,970人次。其中2015年启动的微笑儿童学校供餐项目已连续4年为亚的斯亚贝巴市43所公立小学贫困学生提供免费的早、午餐。截止2019年8月,项目累计投入资金约1,359万元,20,870人次受益。

中共一贯宣称自己代表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的,如果真是这样,让吴花燕这样父母双亡,尚无收入的穷人过上温饱有保障的生活,理应是其倾尽全力的头等大事。可实际上,政府给予吴花燕的救济有多少呢?只有每月区区300元的低保金。按现在的物价,300元能买的东西显然少的可怜,根本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

更可叹的是,跟吴花燕境遇相同或相似的穷人远不止她一个。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6年全国有农村低保对象2,635.3万户、4,586.5万人,低保平均标准为312元/人•月,有城市低保对象855.3万户、1,480.2万人,低保平均标准为494.6元/人•月。

中国政府给予千千万万吴花燕们的救济为何只是杯水车薪?是因为政府缺钱吗?显然不是!中国的GDP早就跃居世界第二了,政府的财政收入更是名列全球第一,中共自己也宣称当下的中国已是“盛世”。政府当然不缺钱,而是把钱花到别的地方去了。

花到哪去了?上述三方面情况说明:花到监控和打压民众的维稳上去了,花到为了自己的脸面笼络发展中国家上去了,同时也被大大小小的贪官私吞进自己的腰包了。当然,远不止于此。

为了进一步说清问题,我们不妨再来算笔账,做番对比。

首先,按我们在上面做的推算,全国的公共安全支出约为11,281.17亿,就算维稳费用是这个数(实际上远不止这个数),而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6年全国各级财政共支出城市低保资金687.9亿元,农村低保资金1,014.5亿元,两者合计一共是1,702.4亿元。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换算成百分比,中共用来救济像吴花燕这样的穷人的资金只约占其维稳费用的15%,真实的百分比肯定比这还低。

其次,中共十八大后落马的亿元“老虎”共贪污了91亿元,2016年全国各级财政支出的农村低保资金为1014.5亿元,前者占后者的比例竟然高达9%。如果把全国的贪官(包括落马和没落马的)贪污的钱加一起,百分比显然又要比这高去很多。

第三,吴花燕一年的低保是3,600元,从2015年到2018年8月底这期间中共在埃塞俄比亚扶贫花了1.68亿元。这是什么概念?这相当于为46667位吴花燕提供了一年3600元的低保。这还只是中共在埃塞俄比亚一国的扶贫开销,如果加上在其它国家的扶贫支出,特别是加上在众多发展中国家撒的大笔大笔的钱,又不知比1.68亿多到哪去了。

不用说,这样的财富分配公不公平,答案就像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简单!

试想,如果把大笔大笔的维稳经费,把大笔大笔以各种名头撒给发展中国家的钱,把大笔大笔被贪官私吞的钱,都用来救济吴花燕们,或者,哪怕只是拿出它们中的一部分用于救济穷人,吴花燕们的低保还会是每月区区300元吗?吴花燕的悲剧还会上演吗?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1-11 5: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