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为何撤离中大?兼谈催泪弹遗毒

香港抗争者撤离中文大学,“流水”还是“占领”?反送中5个月,7000多枚催泪弹1000多落在中大,致癌毒素“二噁英”毒素惹忧。(新唐人合成)

人气: 1136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6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节目一开始,先说一件事。昨天,我看到有两位观众留言,说香港勇武派的画面怎么很少啊。昨天的节目确实没什么勇武派行动的画面。这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昨天的节目我们主要是讲那个“香港压力模型”,所以别的内容相对压缩了一些。

另外呢,勇武派的行动,画面比较威猛,还有警察开枪或者打人啊、流血、尸体啊,这一类的画面,YouTube检测到,会给我们的视频设限制。比如,推广上可能会受影响,推送出去的范围会变小;然后呢,我们的视频会被限制、甚至禁止添加广告,这样我们的视频就不会有收入。

有一些我们节目的观众,很好心,也很关心,问过类似问题,问我们团队靠什么收入啊?不瞒大家,主要是视频的广告收入。但最近我们的视频几乎全部被设限制,广告有限。但您放心,我们的节目内容不会受这个影响,该有什么,还会有什么,我们会全力维护节目内容的质量。

另外,从上周五开始,我们节目开了直播。过去几次直播,收到了几位观众的捐款,因为直播的时候有这个捐款功能。捐多少大家在直播时的对话框里,应该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全部是公开的,同时这些捐款没有任何前提和条件,都是喜欢我们的观众自愿和匿名的捐赠。这里跟大家声明这一点,同时,感谢所有观众的支持!

今天我们的节目,继续说香港。在“新拍串讲”部分,会谈到香港中文大学发生的最新情况,很多抗争者突然撤离校园。另外还会谈到,催泪弹的危害,最近也是被很多人谈起。在“新拍探讨”的环节,我们会探讨香港抗争者采用的策略,因为中大攻防战之后,香港抗争运动又出现了“占领”的这种抗争方式,那到底是“占领”还是“流水”呢?这是个问题。

~~~新拍串讲~~~

中大占领突发状况 部分学生抗争者急撤

11月12号的中大攻防战,让中大成为香港抗争运动的焦点。当时为了支援中大,除了有市民和中大校友奋力去中大支援,还有抗争者多区堵路。当晚攻防战结束,但是由此激发的更大范围行动,直接让全港很多交通线路瘫痪。

在中大等香港几个大学的校园,学生抗争者自发筑起“城墙”,研究下一步攻防策略,等等。我们就以中文大学的情况为例。

数以千计蒙面抗争者进入中大

在11月12号的大战之后,中文大学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按照中大校长段崇智的公开信的说法,最近几天,有数以千计的蒙面抗争者陆续进入中大,他们很多人并不是中大的学生,这些人进入后,中大校园内出现了许多暴力事件:例如纵火、掘砖、破坏建筑、学校巴士和工作车辆被盗用,甚至有人夜间袭击破坏中大学生宿舍,有个别学生被打。除此之外,校园里被运入很多化学物品制造汽油弹,实验室的危险品很多也都失窃。

校长段崇智还介绍说,11月13号开始,也就是大战夜之后,学校主要出入口被蒙面抗争者占据,出入都要经过蒙面示威者的检查,之后才决定是否放行。

还有一名中大外籍教授麦高登形容,中大员工已经离开学校,而在校园内,餐厅也被学生接管,有志愿者、甚至是专业厨师给抗争者做饭。

另外,还有人在中大的运动场上扎营过夜。

也就是说,整个中大校园成了抗争者独立运作的小社区。但这些抗争者,成分复杂,很多人不知道其来历。

15号,包括中大校长段崇智在内的9名香港的大学校长发表联合声明,当中提到:任何认为校方可以化解本次危机的期望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困局并非大学造成的,也无法透过校纪程序予以解决。

基于以上种种情况,中大此前已经决定提前结束本学期。校长段崇智并要求所有外来人士离开中大,留在学校的人也尽早离开。

中大二号桥突然开放 抗争者意见分歧

另一件事,11月15号凌晨3点,留守之前爆发激战的中大二号桥,有抗争者突然召开记者会,要在凌晨六点开始,开放吐露港公路南北行车线的各一条,并设定24小时期限,要求政府回应不取消11月24号的区选,并且释放所有被捕示威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否则会再次封锁公路。

很多抗争者对这个突然的决定不理解,认为不该开放公路向政府让步,同时诉求是“五大诉求”为核心,提起区选很奇怪,而且显然政府几乎不可能回应示威者的诉求,虽然带着疑问,但很多抗争也同时表示,会理解现场抗争者的决定,不会割席。

不过,这场记者会刚过2个小时,清晨5点,中大学生会表示,自己没有派代表出席记者会,也不知道记者会上提到的那些诉求,但也表示,谨遵运动“无大台”的原则,尊重前线决定。

而开记者会的人解释说,这些决定是现场的中大学生抗争者,还有其他学校和地区赶去支援的抗争者共同提出的,做决定前,已经尽量联系中大各处留守抗争者,统一商讨后做出的决定。

港府张建宗强硬表态 学生被劝避开危机

过了12个小时,15号下午约6点,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等官员召开记者会,表态不会答应抗争者的任何诉求,但也希望11月24号的区选如期举行。

张建宗并表示,香港局势急转直下,香港不再是安全的城市,处于“无政府状态”,称政府会采取“更果断”措施制止暴乱。而在香港九所大学校长的联合声明中,我们也看到了类似字样,就是呼吁港府“以迅速具体的行动来化解政治僵局”。

而前面更果断、迅速具体的行动这些语汇,与习近平前一天的止暴制乱是香港“最紧迫”任务的用词,非常地相像。这都令香港抗争者,特别是留守在中大的抗争者,面临更紧张的局面。

作者刘进图在《立场新闻》发文章说:“大学校园如果没有发生罪案或紧急事故,警方不应擅自闯入校园,即使有人报案,也应先知会校方,在校方陪同下进入校园,这是警方和大学多年来的协议。”

但是,作者笔锋一转,指出,因为校园里出现很多自制汽油弹、还有人往公路扔杂物,等等,警方有充分理由申请到法院搜查令,合法进入校园,甚至可以在进校后使用合理武力,而这个武力程度取决于反抗的程度。

作者表示:同学受伤甚至死亡的风险相当高。这篇文章作者的观点是,当前学生们在校园里的这种抗争方式,特别是还有很多不明人士的参与,令学生抗争者们面临无谓的巨大损失。他最后提到,希望学生们采用be water的灵活策略,避过这次危机。

怀疑警察乔装成抗争者 捣乱分化

同时,综合当地的消息,中大校园内还出现传言说,学校多个出入口被人安装炸弹,特别是在二号桥,将有校外人士指引警方进入校园,再引爆炸弹。这种传言如真,将对学生非常不利。也有消息说,怀疑有不少警察乔装成抗争者,陆续进入中大校园捣乱,搞分化。

此外,留守在中大的学生抗争者之间,也发生内部争论。因为要占领,就要有吃有喝、有资源,这些都要有人协调,渐渐就出现了大台,而且之前香港抗争者多是以小组为单位行动,大家都有共同的总目标,就是五大诉求,作法因人而异,互相不割席。

但是一出现大台就不好办。在中大就是,出现了学生之间的争论,而且一些地方也变得不再安全。

大量催泪烟的残留物毒素 环境污染

还有一个细节需要提到,就是在今日的校园大战中,警方向中大校园发射了至少1000多发催泪弹,造成大量催泪烟的残留物毒素,在校园内,威胁学校学生的健康。其实不止是中大了,香港一些社区,据报导,也都被催泪弹的残留物污染,变得不再健康。

基于以上种种问题,11月15号当晚,一批学生抗争者,撤离中大校园。

在撤离前,8点左右,一些现场抗争者经过几小时讨论,决定再次堵住吐露港公路,而此时还不到24小时期限。也许是因为,张建宗的记者会已经表过态,没有满足抗争者的要求吧。

晚上9点多,中大学生会发出声明,不再提供服务,并且呼吁所有人自行衡量风险,小心个人安全,并强烈不建议校外人士进入中大。同时,中大的新亚书院也强制关闭宿舍,要求学生离开,没回宿舍的也不要再回去。

中大客席讲师梁启智在脸书发文说,由于“突发改变”,要求校内老师学生立即离开,并且已经安排了撤离的交通。目前,我还没有查清梁启智所说“突发改变”的具体所指,是不是我以上所说的那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比如传言说学校有炸弹,或者是,他和别的一些人得到消息,警方会进行剧烈的清场行动吗?

当然,在一批抗争者撤离后,有人在连登讨论区反思,中大撤离事件的得失和原因,也有人呼吁重返中大,坚守阵地,各有说法,支持与反对的声音也都有。“新拍探讨”环节,会具体探讨一下,中大的这件事。

催泪弹烟了毒未了 谈催泪弹的二次伤害

催泪弹施放之后,它的烟雾里面有一种成分叫“二噁英”,如果在人体内积存过多,会引发一种皮肤病叫“氯痤疮”,最近香港一名“立场新闻”的记者就患上了“氯痤疮”,引起了很大的关注。

化学博士K.Kwong在脸书发文说,催泪弹因高温会分解出二噁英污染物,很难清洗和阻挡,连防暴警察自己的装备,都不能阻挡二噁英。除了上面说的“氯痤疮”,这种二噁英还是超级致癌物,会影响生殖能力,也可能导致子女发育问题。也有人说,这种毒甚至会通过母乳传递给下一代。

K.Kwong博士还特别提到中大,说自从与警方的大战之后,中大已经变成“大化学反应堆”,反送中5个多月以来,香港警方已经发射不少于7500发催泪弹,而仅在中大一役,就占了其中的1000多发。K.Kwong指当地污染浓度极高,附近的鸟类鱼类,都出现死亡。

但是警方在记者会上表示,医学文献显示CS催泪气体可以安全驱散,而且回应问题的这名警官汪威逊自己,就长年接触催泪气体,说至今没有氯痤疮。当然,也有专业人士发文反驳警方说法。

可是不管怎么说,香港警察现在使用的大陆制造的催泪弹,在全市多个地方大规模施放,着实令当地不少人担忧自己的健康。

~~~新拍探讨~~~

是“流水”还是“占领”? 这是个问题

我们在上一个环节讲到,有中大抗争者撤离的事件。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分析啊,就是中大形成了一个“大台”,或者说一个“占领区”。

我在连登上看到有一个网友说:久守必失,要坚持流水式的抗争。也有网友,提出了8964时候的例子,说天安门到后来,大台被比较激进的学生占据。等等。当然这些都是网友自己的理解。

我们都知道,香港这场运动被外媒称为“流水革命”,抗争者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以无数个小分队或者小组为单位,没有大台、没有统一领导,大家为一个“五大诉求”的总目标而努力,但是“各自努力”,方式不同。很多人分析,这是香港这场运动能坚持5个多月而不衰的重要原因。

除了这种流水式的,“无大台”的原则,香港抗争者还有几个重要的原则:不割席,就是你有你的方式我有我的方式,比如勇武跟和理非,大家要达到的目的一样,所以互相支持,不会因为方式不同而谴责割席;还有就是不笃灰,我理解就是不互相检举、不出卖同仁。

但是,一旦出现占领,问题就来了。你得有统一的物资配给,你得有一个想要守住的范围吧,所以这就需要有人分工,有物资配给、有分工就要有安排分工的人,这样就得有大台。有了大台就不是小组讨论了,就得是集体讨论、达成共识,这就有争论吧,大家目标一样,行动理念不一样,这就不容易达成共识,而且决策时间变长。

同时,大家聚在一起,这就给了乔装者混进去的机会。平时你们秘密联络,快闪的时候一下子出来了,做完事哗一下就散了,想找谁也不容易。小组人数少,大家可能互相了解,进去一个不认识的,一下子就知道了。

可是有了占领地,所有小组在一起,谁想混进去就容易得多啦,反正很多人互相也不认识。进去了特务,他干什么,你们别人也不知道,他说什么,你也不知道他真假,这样就容易分化。

可能也有朋友认为,有大台、有统一领导,也有好处。不过香港这场运动走到现在,大家成功地用流水式的这种抗争,一直坚持着。

中大等大学校园,近日在警方的冲击下,无意间,出现了类似能产生“大台”的条件。中大学生会还比较警惕,在自己的声明中反复强调,“没有大台”,有很多抗争者也都重申了同样的原则。

~~~新拍互动~~~

节目最后,来读观众留言。

观众TS留言说:在中共钱权的恶势下,很多时候事实真相会被颠倒,造成平行空间的扭曲新闻。大宇先生和新拍团队一路走来,真的辛苦了。美国资深记者及政治评论家比尔.摩尔斯(Bill D. Moyers)所言:”A Free Press is the one where it’s OK to state conclusion you’re led by Evidence”,大宇先生及新拍团队,加油!

看了这个名观众的话,很受启发,谢谢TS!

观众gy c留言说:希望大宇能读我的留言,我是天朝人,从6月到现在从未断过关注香港的政治问题,也希望大宇把目前的证据弄一个FB粉丝专页来收集,让无法到外网的看到香港或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前天我的朋友发来一连串的抹黑视频让我很心痛,于是我说你发来的东西,我都能在网上的找到完整的视频来证明这些党媒和黑媒如何剪头修尾的公然造假。

很感谢您的留言和赞许。因为每天我们人手有限,工时非常紧张。成立不同的发布证据的脸书专页,我们还需要有机会再做。但我们现在是有一个脸书专页的,欢迎大家留言放料,我们在页面分享出来,这个马上就可以实现。

还有一位观众freedom,她是一位来自大陆的母亲,她给节目信箱xwpajq@gmail.com来信说:大宇,你好!做为一名大陆人我已经三十年不看央视的新闻联播了,但是自从关注反送中无意中成为你的粉丝后,每天关注你的节目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做为你的超级粉,在这里真诚地和你以及你的团队说声谢谢!从十一月十一号开始每天都是含着泪和他们一起从深夜到黎明!请转告我的同胞,我不敢说我可以代表十几亿人,但是我敢说,我可以代表跨越高墙看到真相的所有人(不包括五毛),向香港人说一声:虽不能在你们身边,但你们身后永远有我们!

也谢谢这位母亲!

好,那我们今天节目就到这里。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下期节目,再见啦!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1-16 1: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