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晓辉:中国人民都是共产主义的受害者(上)

——西藏代表与澳洲华人交流研讨会有感

2019年7月28日,澳港联在墨尔本议会大厦前再次举办集会,声援香港数百万民众“反送中” 。图为维州西藏社区主席Tenzin Khangsar。(Rebel Jom/大纪元)

人气: 6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9日讯】前言

针对西藏、香港现状与台湾大选等问题,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于11月16日下午,在该校举行了西藏议会议员代表团与澳洲华人交流研讨会。

首次直接与藏人通过翻译交流讨论问题,他们朴实、温和、善良、理性,相对其他人更显单纯、平和的谈吐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他们有的是寺院的住持,身着袈裟,也有女士,他们都是流亡海外的西藏人和西藏议会的议员。

人们普遍知道中共对于西藏一直施行严格的管控,许多记者或西方想要了解西藏真实情况的政要都不被容许进入西藏,外界认为中共似乎把西藏给围起来了。在几次中共所谓的平暴事件(战争)中,只能偶尔看到里面传出的关于藏人被屠杀的图片资料,以及喇嘛自焚的零星报导。对于许多藏人而言,中共早已把西藏以维护“稳定”为由给控制起来,恰似一个监狱一般。即使如此,仍然有成千上万的藏人坚持不懈的,随时冒着被中共军队射杀的危险,越过喜马拉雅雪山山脉,为了信仰逃出这座监狱。

其实,由于中共对人民的意识形态控制 ,特别是通过网络“防火墙”,对于一些言论的管控,以及中共认为的所有发表“不当”言论的各类人员施行专门的监控,也早就建立了一道细致入微的“墙”,这道墙俨然就是一道控制意识形态的监狱之墙,使中国人与真相隔离,以便被中共洗脑;而中共施行的高科技监控技术,直接导致中国人民都被控制在了这座没有实体墙的,但每个人都包括在内的,行为举止无时无刻不被监视的范围之中。因此,中国人都被关进了这座事无巨细的精致而巨大的行为、思想和精神的监狱之中。

就中国人而言,无论你是谁、无论身处何处,都被相互监督和控制,随时都有被检举和告密的危险,实际上也都是共产党的受害者。

共产主义以人类为敌,“杀人”是共产邪灵赖以生存的前提条件,因为中共需要吸人血来维持其在人类社会生存的能量,因此,“吃人”就是共产邪灵的本性。

为了屠杀人民中共可谓大出奇招,并且招招见血。中共可以通过制造事端,发动各种人们回过头来看都是不着边际的各式各样的运动;以及把人分为不同群体、阶级、阶层或三六九等,使不同群体或阶层产生不同的矛盾、歧视、妒忌和仇恨,从“大乱达到大治”到“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一切任由中共决定;远一点的可以分区域的把人打上不同标签,即所谓的“藏独、疆独、台独、港独”,这些词汇在中共的宣传机器里已经叫嚣了千万遍,历时了几代人,深深的成为了麻痹中国人正常思维的中共意识形态。

因此,中共的意识形态便是以仇恨为手段、以杀人为目的的魔鬼意识;并在杀人的同时,传播共产主义反传统、反神、反人类的邪恶理念毒害世人。

一、中共以“藏独”为名,一箭双雕

中共在给许多信仰佛教而不接受中共意识形态洗脑的藏人,冠以“藏独”之后,就制造了作为屠杀藏人的理由;同时,也阻止藏人对神的信仰。

交流中他们谈到的各自身世都是因为追求信仰,而遭到中共不同形式的残酷迫害,导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真实经历。即使在中共军队大规模屠杀和镇压西藏人民的最恶劣情况下,藏人和精神领袖们除了躲避和逃离,至今从未提出过所谓西藏“独立”的主张。正如他们这次告诉我们达赖喇嘛说的:“我一直在说,也说过一万遍我们没有要求独立,我们只是要求自治!”为的是保持藏人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化和民族身份。

他们这次来澳与国会议员们明确表示,他们的诉求不是西藏独立,而是希望在西方民主国家的帮助下,“建立起与中国政府的直接对话”,以解决长期存在的西藏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

其主要诉求就是:1. 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其越来越多的对西藏人民权利的限制,包括政治迫害、侵害宗教自由和社会歧视;2. 保护西藏脆弱的环境,这对于亚洲和世界均极其重要;3. 保护西藏的语言、文化和民族身份。由于城市化运动的借口而不断迁入的中国人口导致它们的弱化;4. 鼓励中国政府新的领导人考虑我们“中间道路”通过协议解决西藏问题的可行方案。

这些与藏独都没有关系,可是,在西藏发生的任何问题,特别是藏区藏人的抗议活动,都被中共通通定性为达赖喇嘛煽动下的有关有关藏独活动,而对于藏人要求西藏自由、要求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要求宗教信仰自由,对中国政府来说也都成为了藏独口号。

二、中共在西藏到底干了些什么

一位早期资深的“援藏”干部诉说了他的亲身经历,他曾与一位现场的西藏议员在同一个县,该县盛产“冬虫夏草”,所以援藏干部们以超低的价钱,几乎收走所有的这类珍贵药材。后来有外地商家以高出20多倍的价格收购,被援藏干部发现后便以各种理由对藏民进行迫害,有的被抓捕,因为不爱社会主义而判刑或杀害。

这位曾经的援藏干部深有感慨的说,他了解到的所谓援藏干部,很多都干了许多坏事,他们不是援藏而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图升迁而来到西藏,在西藏尽量捞取各种财富,特别是珍贵药材,各地的珍稀药材库几乎都被他们洗却一空。

中共宣传西藏是农奴社会,其实是共产党把藏人当牲口都不如的任意屠杀,而达赖喇嘛却从来都是爱戴藏民如同自己的孩子,藏民本是他的子民,作为一个以修行为本的民族都是慈悲、善良的,修行者也都仰仗着藏民的供养,因此,对藏民的爱戴便是西藏传统文化和文明延续千年的根本。

我们看一下中共是如何对待西藏人民的:

毛泽东率领红军在1934年“长征”的时候,曾经路过西藏境内,当时从西藏人那里借来一些粮食,同时借住宿,也借了一些盘缠。后来毛泽东跟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谈话的时候说,这是我们对外国唯一的欠债。就是说毛泽东承认西藏是外国。

一九五零年十月六日,由军官王其美率领的解放军四万余人分八路向康区首府昌都进攻,只有八千余人的藏军不敌战败,解放军杀死四千余藏军,在大军压境的威慑下,西藏政府同意与中共政府达成十七条协议,即《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随后,中共军队大量进驻西藏,中共政府正式取得法理上对西藏的主权。

这种武力迫使西藏签定城下之盟,既不是和平的,也不是解放,而是一种侵占和奴役。

川藏、青藏公路的通车解决了中共政府军队交通和补给的后顾之忧,稳定了中共政府对西藏的军事统治,因此,中共政府于一九五六年初开始有恃无恐地在康巴藏区施行“改革”,搞斗争上层、收缴枪支、实行征税、破坏宗教等一系列活动,当地的五十万藏民猎户奋起武装反抗,康巴藏民的反抗很快漫延到其他藏区。为此,中共军队动用军队围剿,并用重炮、空中轰炸机对康巴藏区狂轰滥炸,屠杀藏民不计其数,终于把反抗镇压下去。

一九五八年,中共无视自己和西藏政府签订的“十七条”进藏协议中规定的,不改变西藏人民生活方式的保证,在西藏地区强行推行“人民公社”,进行“大跃进”运动,再次遭到西藏人民的强烈反对。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西藏再次发生反抗中共统治的藏民起义。为此,中共出动大批军队屠杀反对实行“人民公社”的西藏佛教僧人和西藏民众。

在这次所谓平叛中,从五九年三月到九月,在短短半年时间内,中共屠杀了当时一百二十七万藏民人口中的八万七千人! 藏族敬仰的、年仅二十四岁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带领十万多藏民翻过雪山被迫逃亡印度。

五九年后留在西藏、生活在“人民公社”里的藏民终于成为不折不扣的当代农奴。

被中共任职为人大副委员长的班禅喇嘛尽管妥协容忍,但他在一九六一年视察青海藏区时,看到藏族同胞在六0至六一年间大饥荒中大量饿死的惨状后,出于良知和责任,他还是忍不住于一九六一年底写出“七万言书”,并于一九六二年五月初由他组织授权译成汉文。书中列举出大量事实,记述了西藏文化如何遭破坏,藏民如何遭迫害,人民公社如何导致藏民大量饿死等诸多在短短几年中藏民惨遭文化、种族灭绝的悲惨状况。

“七万言书”记述到,原有近六十万佛教僧侣中有十一万人被迫害至死,二十五万人被迫还俗。

为此,十世班禅遭到迫害,被撤销了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代主任职务,扣上了“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蓄谋叛乱”三顶帽子。一九六八年,十世班禅被捕遭监禁,直到一九七七年十月才被释放。(参见《西藏简要难史重温》)

文革中,藏人的数千所寺庙几乎遭到全部摧毁,仅留下六十几所。

一九八九年三月五日拉萨爆发了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流血冲突,骚乱持续了两日。据当时在西藏的中国记者唐达宪说:“当时的镇压使四百余西藏人被集体屠杀,几千人受伤,三千余人被逮捕。” 而中国政府却声称只有十一人死亡。(参见《中共统治下的西藏人权》)

在中共近六十年的统治中,这些温顺、平和的藏族人民却一次次不断地奋起反抗,甚至拿起猎枪武装反抗?为什么这个世代不离故土的民族却在中共统治下,平均每年有两千五百到三千名藏人翻越喜马拉雅山脉,年年不断地成群结队地冒死翻越雪山背井离乡逃亡海外?

达赖喇嘛是西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次仁说:“达赖喇嘛从头到尾都是讲佛教的教育,跟自焚或者境内的活动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中共容不得人民有真实的宗教信仰,更容不得人们对神的真正信仰。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1-19 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