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CCL跌穿180水平 八大指数全线调整

资讯受限令既得利益者受惠

楼市动向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勤智香港报导)反映二手楼价走势的中原城市领先指数(CCL)最新报179.88,按周下调0.82%。分区指数全线下跌,港岛、九龙、新界东及新界西分别下跌0.04%、1.06%、1.29%及0.95%。其余领先指数亦全线调整,大型单位、中小型单位及大型屋苑指数分别下跌1.01%、0.78%及0.79%。中原经纪人指数(CSI)最新报44.27,按周再跌1.2个百分点。

二手楼价下跌,CCL跌穿180点水平。八大领先指数全线调整,是五周以来第二次,当中大型单位及新界东跌幅越1%,新界东创37周新低。放宽按揭保险的刺激被政治气氛不穏盖过。技术分析显示,二手楼价指数出现双顶回落之势,理应进入调整期。但楼市早已被调控措施严重扭曲,加上近日更被政治污染,走势将由政策主导,后市难以预测。

现时特区经济下滑,民生议题受政治拖累,若楼市大跌,政府将四面楚歌,库房卖地及相关税项收入大减,政府出手干预机会可能性不低,问题只是政府容许楼价调整多少而已,反正政府弹药多的是。

 资助房屋板块 多顾此失彼

政府还有一个核心级别刺激楼市选项,就是还原旧有措施,容许投资物业作移民条件。不管政治气氛如何,特区仍是马照跑、楼照买。按地产代理统计,今年头三季一手销售量达1.84万伙,较去年同期还要高17%,发展商出货拿捏准确,政府亦早已为他们准备迎接调整市,私楼供应未来减至三成。私人楼市已被政府打造成权贵、资深投资者、外来买家主导的高档市场,经济转差对这些人影响较少。

反之,中下价住宅可能影响较大。年中房委会一口气推4千8百多个居屋单位,涉及六个屋苑,本月开始拣楼,但中签者出席率头两天只有七成及九成,部分人因经济情况而放弃以市价五九折置业的权利。但数据绝不代表置业需求减退。

公屋联会数字显示,明年及后年可出售资助房屋单位总共有9,400伙,但22/23财政年度供应出现断层,只有1,400伙。政府较早前把多幅地皮改作资助房屋发展,但同时要填补出租公屋缺口,满足绿置居及港人首置盘需求,到底有多少能拨作居屋仍是未知之数。

政府未能解决土地供应问题,将地皮变作资助房屋只是“左手交右手”,加上资助房屋板块太多,顾此失彼,结果每层都是大抽奖,未能成为真正的阶梯。

白色恐怖笼罩香港

笔者与一班旧朋友聚餐,有人分享他过关时被公安检查手机资料的经历。中共视个人私隐如无物,且执法者无法无天,不服从后果无法想像,只能早作准备自保。笔者亦不少友人因与内地有联系,近期已取消脸书账号,亦有退出WhatsApp群组,免得收到一些政治敏感图片或影片,过关时遇到麻烦。更有人不敢出来聚餐,以免因政见不同伤和气,又或怕被“笃灰”与有明显政治主张的人士有联系。

中共打压港人不断升级,除了扩大利用这些恐吓手段外,亦直接用硬手段镇压。上周,某中资银行经济分析师“被离职”,爆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已不能代表一间中资银行发言的事实,他更同时爆出中资机构已经停止招聘香港人。更恐怖的是企业“高层”指示,银行首席经济师不能发表基于数据事实但被认为政治不正确的分析。

香港的各种自由自政权移交后不断被蚕食,是不争的事实。林郑上场后情况更急转直下,立法会议员被DQ(取消资格),政治组织被取缔,外国记者被禁入境,新闻自由度跌至历史新低,本报被逼于连锁店下架。近日箝制自由变本加厉,市民参选区议会被DQ,企业员工参与政治活动被秋后算账,集会游行被限制,政府还利用《紧急法》实施《禁蒙面法》,就连市民行花市买干货的传统都被剥削。林郑更率先示范任人唯亲,承诺聘请落选建制派区议员。

如今限制魔爪更延伸至企业,特权阶级先行,限制言论,将中共的一套全面移植香港。白色恐怖及自我审查已全面降临,香港人今天就连免于恐惧的自由都已丧失。当自由受损的例子罄竹难书,作为特区的首长,不但视而不见,没有采取适当的行动捍卫,还反问香港市民“边方面自由受磨损?”这与“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有何分别?如此香港怎不沉沦?

权贵“看透”政府言论

在“反送中”政治风暴之前,媒体已没有足够力量发挥监察令政府改善施政,尤其是在土地及房屋政策上。梁振英12年已提出楼价过高,公屋轮候时间过长,住屋空间狭窄。七年多来市民收到的讯息是“房屋问题是重中之重”,“政府有信心解决问题”、“供应陆续增多”、“入市要注意风险”、“辣招行之有效”、“不会放宽调控”、“利率不可能长期处于低水平”,结果如何?楼价跟梁振英上任前上升差不多一倍,公屋轮候时间恶化至5.5年,特区土地供应不足的情况未知何时可解,㓥房户数目年年上升,辣招税无阻楼价上升,利率长期处于低水平无力重拾升轨,今年施政报告更突然放宽调控。当市民收到政府信息,正在犹豫及等待之际,政府高官、富豪、投资者、外来买家却无惧各种辣招,不断入市,过去数年继续享受资产升值,“看透”政府言论。

如今中共喉舌已经把特区深层次矛盾定调为房屋土地问题,因此舆论与商界必须全面配合,为政权服务。可以预期,控制言论的情况将延伸至土地及房屋政策。政府将投入大量资源在各种媒体唱好其政策,迫使商家表态支持,组织亲政府团队喊话,利用各种手段打压民间土地团体及反对声音,务求政府政策有“民意”支持,顺利执行。

大家不要妄想极权会为香港市民利益着想而让香港人安居。因为当人满足基本需求之后,就会追求理想,寻找价值及精神上的需要,绝对唯物主义的中共对此极为害怕。当资讯受限时,得益的从来都是权贵及既得利益者,广大市民将任由宰割。

※※※※※※ ◎◎◎ ※※※※※※

因应大城市楼价过高,习近平17年指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结果18年中共大中城市楼价平均上升8.6%,19年10月年比再升7.8%,远超物价及经济增长。北京人均年收入6.2万元,平均楼价却是每平方米近6万,即300呎的住宅相等于29年人均收入。

特区政府真正的土地及房屋政策是为了权贵服务,为此正全面贯彻“讲一套做一套”,控制舆论及灭声。民间传媒及团体只有在资讯自由大幅收窄前尽量发挥作用,团结民间力量反制,否则将来特区楼价(以负担能力计算)必与大陆一线城市看齐。◇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9-12-13 10: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