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中共在澳洲间谍活动猖獗

布拉德‧约翰逊/原泉翻译

日前,寻求澳洲庇护的中共特工王立强对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中共对香港的渗透,与操控台湾选举等的内幕,及他决定与中共决裂的原因。图为悉尼。(简沐/大纪元)

人气: 45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4日讯】澳大利亚的一桩重大丑闻暴露出中共的猖獗情报活动。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导,在五月大选之前的某一天,中共情报人员接触了富有的32岁豪车经销商尼克‧赵(Nick Zhao)﹐让他为中共工作。

赵是华裔澳大利亚人,是自由党成员。据称中共试图招募他竞选国会议员。报导说,他们向赵提供了近7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关于中方向赵提供资金的其它方面的细节尚不得而知;但是,如果他赢得议会席位,中方将向他定期支付薪水,这将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

中共的情报以价格低廉而臭名昭著,但他们将不得不拿出足够好的条件,让本来已经很富有的赵能够动心为他们工作。由于他们仅为赵的竞选活动就提供了近70万美元,由此可以估计,中共一定考虑过要每年向赵支付100万美元薪水。

按照情报界的标准,这笔钱也是金额巨大了。如前所述,对惯于精打细算的中共情报活动来说,这笔钱更是大手笔。

这起丑闻透露出许多有趣的地方。对于中共来说,他们愿意在一段时间内投入数百万美元,以获得情报来源和能在澳大利亚国会内部有影响力的代理,这对他们而言,是高度优先的任务。

好消息是,他们显然没有达到想在澳大利亚国会内部获得情报或影响力的目的。坏消息是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正在努力争取,并且愿意冒较大的风险以取得进展,可以打赌他们现在很忙。

澳大利亚显然在中共的目标名单上,并且对于这种类型的攻击还没有做好准备,从赵氏案的处理方式就能看出来。话虽如此,澳大利亚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并为此做好准备,2018年通过了新法律,以对抗外国干扰。

毫无疑问,中共长期以来打算控制南中国海、南太平洋直至澳大利亚。为达此目的,中共几十年来一直在招募澳洲华裔做间谍,这已成为中共的惯用伎俩。

关于赵跟与他接触的、据称是中共情报人员的谈话内容,目前没有公开信息,但他如实地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报告了整个事件。

ASIO公开表示他们正认真对待此事,并且清楚地意识到来自中共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今年早些时候,赵某被发现死在一家酒店的客房里。死因可疑,验尸官正在调查。

在另一起事件中,华裔澳大利亚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成功当选澳大利亚国会议员。澳大利亚媒体披露,她与亲北京的团体有关联,后来她受到了严格的审查。她否认有任何不正当行为或效忠北京,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力挺廖婵娥,并辩称她受了诽谤中伤。

2019年11月25日,自由党国会议员Gladys Liu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国会大厦的众议院中。(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值得注意的是,廖婵娥确实与亲北京的团体有联系,但此后被忽视或被认为微不足道。全球范围内有许多这类情况,在维基上稍微搜索一下就会发现,近年来有30多个华人被捕或被指控从事针对美国的情报活动。

澳大利亚媒体还报导了王立强案,王自称是中共间谍并已在澳大利亚申请庇护。据报导,王向当局提供了有关在香港、台湾和澳大利亚从事间谍活动的信息,并声称曾“亲自参与”。

2018年,美国的消息披露加利福尼亚州的联邦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的司机为中共情报部门工作了20年。 范士丹淡化这一指控,称司机从未接触过机密信息。问题在于,他不需要接触机密信息也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他不仅仅是一名司机,还是一个办公室经理。他也是亚裔美国人社区的联络人,还代表参议员出席在中共领事馆的活动。他可能能够接触范士丹的捐款人,并可能与新的捐款人建立联系。而这些捐款人中可能有人跟中共有某种联系。政客竞远活动的大笔捐款确实对立法有影响。

而且,出于国家利益也应该找出这位司机间谍是否推荐或发展了范士丹在华盛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那里他们可以扩大搜集有用信息的范围。

出于政治原因而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俄罗斯情报部门,这种行为是在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尽管俄罗斯确实构成威胁,但美国面临的最大的长期战略威胁是中国(中共),而不是俄罗斯。仅关注俄罗斯而忽略中共是破坏性的,也是危险的。

布拉德‧约翰逊(Brad Johnson)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已退休的资深情报官,曾任情报站负责人。他是“美国情报改革”机构的总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2-14 7: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