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专访邵岚:港警接令刺激抗议者

人气 1910

【大纪元2019年12月17日讯】香港学生活动家邵岚近日接受了英文《大纪元时报》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专访。以下是专访内容。

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与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署理外务副会长、学生活动家邵岚坐在一起,她还是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HKIAD)发言人,该代表团是全港11所大学学生会的联盟。

“我们永远不能低估,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护面子、控制整个国家,从而压制各种民主运动的决心。我一直认为,他们非常害怕人权保护自由民主,甚至革命等思想,害怕这些传入中国。因为这肯定会引起震动,中共非常非常担忧,因为这肯定会导致中国大陆发生大规模抗议和示威活动。”卲岚说。

为什么香港学生活动家邵岚(Joey Sue)相信,没有一个领导者,香港抗议活动会变得更强大?为什么她认为,香港警察是在有意刺激抗议者,使抗议活动暴力升级?为什么香港的状况与中国内地的侵犯人权行为密不可分?中共又是如何在香港打造监控体系的?

呼吁港人关注《逃犯条例》

杨杰凯:邵岚,能邀请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太好了!那么,邵岚,首先,你现在20岁了,你在香港本地做了很多相当了不起的工作,不仅是在香港,在国际也是。你告诉我,10日你还要在华盛顿参加中国人权状况听证会。这让人惊讶,你实际上是在全世界到处呼吁。

邵岚:是的。

杨杰凯:在香港,你正在参与民主抗议活动,并深度参与了香港的学生会和学生团体。告诉我,你20岁的年龄,你是如何参与到其中的?

邵岚:好吧,我一直对香港正在发生的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非常感兴趣。今年5月,我知道《逃犯条例》将会成为香港的一个非常非常重大的事件。那时我还不是学生会负责人。因此,我就在自己就读的大学里成立了关注小组,开始开展各种工作来推动这一问题,希望人们对《逃犯条例》有更多了解。我当时在车站设点,向人们分发小册子,在社区宣传,我还在整个学校里张贴海报,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然后在6月份,我决定担任一个更重要的角色,我担任了我们学校学生会的副会长,我相信通过这一职务,我可以为民主运动做出更多贡献。

杨杰凯:因此,你实际上是在5月份,也就是在抗议爆发之前,你就对《逃犯条例》的威胁,进行了很多这样的宣传。因此,你实际上在提醒香港人注意《逃犯条例》的现实威胁中,扮演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

邵岚:嗯!当时香港政府已经出台了《逃犯条例》,但是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但是在5月份,香港有很多岁数很小的、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意识到,这将成为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问题,威胁到香港的核心价值,威胁到香港法治,威胁到我们独立的司法系统。

所以当时,我的一群同学和朋友,还有一些大学生甚至是中学生,他们已在努力推动,提高人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逃犯条例》越来越受到关注的原因。然后在6月就爆发了抗议活动。

杨杰凯:非常了不起!你知道,你成为学生会副会长,你开始作为学生代表而工作。然后,你知道,你又往前迈出了一步,建立了一个将所有学生会连接起来的组织,对吗?

争取国际支持

邵岚:是。是在7月底,很多香港大学的学生决定,我们必须开始对外做宣传工作,将国际社会志同道合之士联合起来。他们意识到反对《逃犯条例》的抗议活动,将会成为一个国际问题,而不仅仅是中国内部的问题。因为我们相信,香港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在国际社会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相信,通过建立学生代表团并与国际社会建立联系,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杨杰凯:那么,什么使你认为,香港对世界其它地区如此重要?香港发生的事情对世界其它地区都如此重要?

邵岚:首先,长期以来,香港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中心,在金融领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例如超过70%的对华外国投资都要通过香港,所以我们相信,香港一直是全球非常非常不可替代的经济中心。

让香港地位非常独特和重要的另外一个因素是,香港实际上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文化中心,香港中西文化融合得非常好,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取代它,香港是全球最多样化的城市。我们相信这里独特的文化,使香港成为一个非常非常特别的地方。

众所周知,香港实际上有很多国际非营利组织,有很多跨国公司的总部。我们相信它是无法替代的,你无法做到,你无法在中国其它城市找到替代,也无法在全球其它城市找到替代。对于西方世界来说,把普世价值观念,诸如自由、民主甚至是保护人权的观念等,通过香港传入中国,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相信这就是香港如此重要的原因。

没有领导人的民主运动

杨杰凯:你正在做这项工作,你非常直言不讳,非常坦率。你是否担心这会把你置于危险之中?

邵岚:老实说,我很担心。但是我认为有一点值得庆幸,我们都知道这是一场没有领导人的民主运动,实际上没有人扮演领导角色或充当领导小组成员。因此,中国共产党实际上很难找到一个领导人。因此,我认为这实际上也在保护自己。

但是自从6月份我担任学生会副会长以来,我还是收到了很多恐吓信和恐吓信息。而且,香港白衣人团伙越来越多地袭击民主活动家,袭击学生会领导人,所以我非常担心,但是每当我想到前线的手足,他们比我承担更大的风险时,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杨杰凯:你知道,无领导者运动的想法,很吸引人。这与2014年大不相同,在2014年,有像黄之锋(Joshua)这样的非常关键的人物,香港抗议运动如何做到不需要领导者的,它是如何运作的?

邵岚:我必须要说,作为一个香港人,我很自豪,因为香港人非常聪明。2014年雨伞运动后,我们做了很多改进。我们意识到,一旦我们有一个领导者或领导团队,那么香港政府或中共,就很容易将目标瞄准领导者,通过打击领导者,来打垮整个抗议运动。

所以这次我们没有任何领导者,我们都是自发地组织在一起,自发地抗议。一般来说,当我们有了一个想法后,我们就把它发布到网上,等有了足够多的响应者,我们就进一步组织集会和抗议活动。我们没有领导整个运动、或所有抗议和集会活动的那种领导人。所以在香港,你可以看到很多主题不同的抗议和集会,我觉得这是抗议活动能够持续下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实际上,我们是在利用自己的创造力和智慧,来进行这场抗争运动。这实际上是非常成功的,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注意。

港府是中共操纵的傀儡

杨杰凯:你刚才提到中国共产党,实际上你一直在直言不讳批评中国共产党,你能为我们总结一下,中国共产党在扮演什么角色吗?

邵岚:说实话,非常明显,香港政府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操纵的傀儡,我们认为香港政府其实什么都不是。我的意思是,当你为香港的人权和民主而战时,你必须对抗中国共产党,因为你知道,实际上是它们(中共)发布所有命令,实际上是它们在规划香港的未来。

所以,我相信,这种情况也正在维吾尔人、西藏人身上发生,他们直接受到镇压,直接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威胁。因此,我认为对于我们来说,认识并清楚地认识到,我们所反对的敌人是中国共产党,而不是香港政府本身,这一点非常重要。

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香港政府没有得到中国共产党的许可,将无法做出任何重大决定,例如,实现普选等。

港警接令故意激怒抗议者 升级暴力

杨杰凯:你认为香港警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知道,我实际上去过前线,在那里(比如在大学)呆过一小段时间。很明显,警察非常气势汹汹,想吓唬抗议者,你认为,为什么警察变成这个样子?

邵岚:我相信有几个原因,我相信第一个原因是,香港警察肯定接到某种的命令,故意激怒前线抗议者,这样他们就能使双方暴力升级,给国际社会造成一种不好的印象,那么香港人可能会失去国际社会的支持。我相信这是他们的一个目标,因此,他们故意使暴力升级,动用越来越多的武器打压抗议者,甚至他们还冲入大学校园。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现在的香港警察与英国移交主权之前相比,已经面目皆非,整个香港警察体系确实有问题,他们的整个训练计划,其核心不再是保护香港市民,而是打压我们以达到他们的目的。所以我相信实际上有几个原因导致我们对警察部队的暴力升级。

杨杰凯:实际上,针对你的批评之一是,你知道,基本上你没有谴责学生方面的暴力行为。我想给你一个机会解释一下。

警察使用暴力在先 抗议者自我防御

邵岚:我认为,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明白,为什么学生或者前线抗议者会升级武力对抗警察。我们必须知道,正是因为警察不断地使暴力升级。他们发射催泪弹、橡皮子弹。他们甚至开着水炮车,向大学校园发射实弹。

我的意思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实际上是出于自我防御,我们必须保护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前线手足。你会看到,抗议者所使用的武力水平和警察使用的武装,根本无法相比。当他们发射实弹射击时,他们有枪支,他们有催泪弹,他们有胡椒喷剂。但是你看抗议者有什么呢?他们的盾牌是用床垫做的,是用桌子或椅子做的。你可以看到,暴力水平永远不会相等。

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警察没有使用暴力在先,没有一个抗议者会有意伤害任何一个警察。我的意思是,这全都出于自我防御。我相信国际社会非常在乎抗议冲突期间相当暴力的场景,但我们必须深入探究,了解造成暴力升级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所以我认为,我们都必须在谴责抗议期间的暴力冲突之前,先了解一下原因。

杨杰凯:你谈到你在前线的手足,你也曾在那里,你也遭遇到了催泪弹。请告诉我你在那儿的经历。

邵岚:实际上,我第一次遇到催泪弹,是在6月12日。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没有准备好应对催泪弹。因为我们知道,在2014年,只有在那些最紧急的情况下,警察才会动用催泪弹。我们实际上没有想到,在6月12日甚至会使用催泪弹那种武器。没人会配备非常专业的口罩或护目镜。

那天,我周围的所有抗议者都朝着没有催泪弹的相反方向跑,每个人都非常非常紧张,非常恐慌,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应对催泪弹的经验,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现在,无论抗议者到大街上游行,无论我们参加集会和示威,我们都装备精良,而令我感到伤感的是,我看到我们实际上已经从戴着最简陋的口罩,转变为如此专业的口罩和护目镜,这实际上表明,警察对抗议者的暴力水平正在以非常迅速的方式提高。

我们也看到催泪弹是来自中国过期了的催泪弹,许多来源证明它们实际上是有毒的。我看到我们的手足和我自己,站在第一线,实在令人非常难过,因为我们从未想到香港有一天会成为战场,在那里,几乎每周都会有催泪弹和橡皮子弹,在整个城市上空飞来飞去。

几个朋友都是性或性别暴力的受害者

杨杰凯:众所周知,自区选以来,局势似乎有所缓和。人们一直在告诉我的一件事情,而且我确实几周前看到这种场景,尤其是在大学里,有一些关于性暴力的指控,你了解这些情况吗?

邵岚:是的,我知道这种事情。我的几个朋友,其实都是性或性别暴力的受害者,警察对女性抗议者、甚至男性抗议者口头上的性骚扰,实际上是很普遍的。他们一直骂女抗议者为“臭马子”,实际上他们对我们的称呼,非常非常的粗暴下流。

杨杰凯:我听到(抗议者)被(警察)叫做“蟑螂”的。

邵岚:对,抗议者实际上在语言上和身体上,遭受到警察的双重羞辱。在一些案例中,女抗议者在警察局或拘留所内被性骚扰。几天前有一个案例,一个从未参加任何抗议和示威的女孩,被抓进警察局,警察局内的4名警察轮奸了她。

在世界所有国家中,这都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但是香港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调查这类案件,他们不愿意成立任何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过去6个月中,警察对抗议者的性侵以及性别侵害案件,这让人非常失望,所有香港人都非常愤怒,怒火中烧,因为这只是最基本的诉求,也是6个月来,我们一直要求的五大诉求之一,但是他们(港府)什么都没做。

杨杰凯:大概这是你10日在听证会上谈论的话题之一。

邵岚:是。

(待续)#◇

责任编辑:田园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中共正威胁我们的权利和自由
英文大纪元传递反送中真相 国际与港人并肩作战
【思想领袖】戴耀廷:港人为自由世界抗争(片花)
【美国思想领袖】班农专访 视频字幕版(上)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与全国教育者对话:促秋季开学
【十字路口】贵州巴士怪异车祸 抖音退港有猫腻
【重播】蓬佩奥:北京须公布病毒真相
【珍言真语】梁家杰:国安法虚字多 是整人工具
【有冇搞错】美中大军南海对峙 战事一触即发?
【重播】川普与墨西哥总统签署联合声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