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现代思潮主导 家庭概念消失?美学者忧心

哲学教授爱德华·费泽(Edward Feser)表示,在自由个人主义思想影响下,传统家庭观的堕落会引来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又加剧着家庭的破裂,这些思想已然在共产主义国家实践失败,但西方社会却不乏倡议者追崇。(林乐予/大纪元)

人气: 16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乐予华盛顿DC报导)试想有一天,“自由主义”成为人人遵从的国教;无论是否伤害他人,每个人都有权利按照自己的想法随心所欲;孩子是公共财产,父母只能按照国家规定的食谱“养”而不能“教”,必须在校统一学习女权主义、性解放和同性恋相关知识,敢于告诉孩子传统家庭观和传统生活方式的老师会被定为“虐待儿童罪”;所有的女性国民必须和男性从事相同的工作,绝不允许作为家庭主妇照顾家人……

保守派哲学家担忧,随着现代思潮扩张,上述场景可能成为人类的未来。

从去年11月以来,位于华盛顿DC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举办了一系列有关社会主义危害的讲座。2月11日,来自加州帕萨迪纳市立学院(Pasadena City College)的哲学教授爱德华·费泽(Edward Feser)表示,在自由个人主义思想影响下,传统家庭观的堕落会引来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又加剧着家庭的破裂,这些思想已然在共产主义国家实践失败,但西方社会却不乏倡议者追崇。

费泽将传统思想下家庭的定义和现代观念对于家庭的定位进行对比,他认为现代观念从根本上毁坏传统家庭观,以政府取代父母在家庭中的天职,使男女认知错位,破坏传统生活方式,对孩子的成长更是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传统思想和现代观念对“家庭”的不同定义

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传统理念对于家庭的定义都是相似的——以血缘为基础,“家庭”的内涵远超“婚姻”,是社会的基本组成单位,夫妻各司其职、相互支撑,共同享有财产的私有权和对子女的教育权。

抚育子女需要可以自由支配的物质财富,私有制是保障家庭的基础;作为最了解孩子的人,父母更要提供知识和道德层面的精神教育,这既是义务也是权利——社会主义思想与这两点保障恰恰相悖。

费泽表示,孕育和照料孩子需要大量时间,以女性的自然条件,妻子更适合担当这一工作,负责“持家”(Homemaker);孩子成长需要物质财富,外出赚钱的担子就落到了丈夫肩头,负责“养家”(Breadwinner)。

这种天然形成的分工跨越种族文化,得以持续数千年,正因为其符合了人类的天性。无论是生物学,还是心理学、社会科学研究,也都承认男女客观存在的不同。

“差别只是差别,无所谓优劣”,费泽说。夫妻之间互为补充,不存在竞争的关系。丈夫外出挣钱,是为了全家生活,而不是为了满足私欲,照顾家庭的妻子付出的也并不少。每个成员都对家庭有所贡献,家庭是社会的有机单位。

传统思想认为,家庭是社会的分子,人人都有社会属性,缺少家庭依托的个体是难以完整的,政府为保障家庭而存在。作为家庭中的成员,互相都是为了彼此,有着天然的义务和连结。

而现代思想认为,“人是自己的主人”,将家庭关系视为可以随时毁弃的合约——情投意合时则有义务,两看相厌时便可背弃。无论追求的是什么,政府都应保障个人追求自由的权利,而一切阻碍达成个人追求的规则都是“不公平的”阻碍。人人为了自己而存在,自然而然地拥有了一切,男女之间不存在天然的不同,万事要求平等。

家庭观毁坏 引发变相社会主义革命

费泽表示,即使在没有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西方国家,社会主义思想渗透对传统家庭的破坏也是致命的,更使得整个社会朝着共产国家方向的发展,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

首先是对于个人权利的无上追求。上世纪六十年代,约翰·密尔(John Miller)的自由主义论说在西方社会得到追捧,掀起了激进女权主义和性解放运动,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革命,从妇女要求独立,到离婚潮、堕胎潮的出现,再到同性、变性者争取合法婚姻……

对于个人自由的追求,向着极端的方向演变:无论什么工种,都要求雇用同等数量的男女职员,其实是对雇主权利的损害,在很多行业更是难以实现;要求保障女性拥有堕胎的自由和能力,基础医保必须包含这一项目,却对神职人员造成了侵犯;强调同性恋者的婚姻自由,而拒绝为同性恋者婚姻提供服务的人则成为舆论唾弃的对象……

其次,传统婚姻破裂加剧,没有能力抚养子女的单亲往往会依赖于政府支援,无形中加强了政府的影响力。

在选举调查中,有一个专门的词“婚姻差距”(Marriage Gap)形容这种状况:已婚男女更愿意选择保守派,未婚男女倾向激进派,离异单亲则大概率会投票给激进派。

最终,人们在思想上接纳社会主义,并且深受其害。尽管受到自由主义影响,人类的本性决定了“社会动物”(Social Animal)的特质,无论哪个时代的人,都会倾向于从属某个集体取暖,没有了稳定的家庭,人们会寻找新的载体,而社会主义此时就显得格外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性解放改变了人们的思想,为寻欢作乐找到了理由,丧失自律和原则,不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沦落为欲望的奴隶。

若社会主义得以实现 家庭可能彻底消失

一旦社会主义得以“完全实现”,家庭的概念可能面临彻底的消失。夫妻关系被改变,互相不再倚靠,等于将家庭的控制权拱手让人,政府取而代之成为“大家长”,夫妻沦为家庭生活中政府命令的执行者,成了照顾孩子的保姆。

其实在当今西方社会,政府干预家庭教育的迹象已见端倪。在物质层面,为了预防儿童发胖而移除食谱中的垃圾食品,要求强制注射疫苗等;在精神层面对孩子的影响会更大,通过抑制私立学校发展,制定统一教育标准,控制教学内容和方式,逐步渗透孩子的思想,填满现代观念,摒弃传统价值观,从“社会动物”变成“社会主义动物”。

费泽表示,人们普遍认同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荒唐,而社会主义给家庭带来的毁灭影响更是深远,从根本上违反了人类的天性。在奉行社会主义的国家,比如前苏联、中国和委内瑞拉等,实践的失败已经显而易见,可是西方社会的许多倡导者却拒绝承认事实,反而鼓吹需要更大力度地推进,实当引起人们的警惕。#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9-02-13 4: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