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三部分 另一个欧洲:共产主义的牺牲品(40)

《共产主义黑皮书》:“战争状态”

作者:安德烈泽杰‧帕采可夫斯基(Andrzej Paczkowski)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6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1日讯】四、“战争状态”,对广泛镇压的一种尝试

接下来的是一场以惊人的精度准备的大规模警察和军事行动。超过7万名士兵和3万名警察,加上1,750辆坦克、1,900辆装甲运兵车和9千辆卡车、汽车,以及几个直升机中队和运输机,开始了行动。部队集中在主要城市和工业中心。他们的任务是镇压罢工、使国家的正常生活瘫痪、恐吓人民,而且阻止团结工会的一切反应。电话线被切断(导致了许多人死亡,人们不能打电话叫救护车),边境和加油站被关闭。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需要通行证。严格的宵禁和全面的审查被强化执行。罢工和示威活动十天后结束,证明了(管制)计划的有效性。过程中,14人遇害,数百人受伤。大约4千名罢工的工人被捕,在圣诞节开始的第一批审判中被判处了3至5年的监禁(有些长达10年)。所有被告都由负责制止和惩罚“任何违反戒严令的行为”的特别军事法庭审判。在此期间,苏联、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军队也处于临战状态,在一旦罢工和示威变成一个全面起义而波兰军队无法管控的时候,就准备介入。

压制的第二部分包括拘禁所有反对派和团结工会的武装分子,在12月12日和13日之交的午夜之前开始。几天之内,通过这种简单的行政决定,超过5千人被关在49个位于主要城市之外的隔离中心。主要目标是让团结工会瘫痪,并用SB的合作者取代团结工会负责人。隔离的策略历时12个月,是一种看起来似乎不那么严格的监禁方式,相对容易实行,因为它无需地方法官庭审。SB原则上没有对被拘禁、监禁或判刑的人使用“禁止的方法”(即酷刑),自我满足于使用以暴力支持的“说服技巧”。SB也加强了对合作者的招募和对武装分子进行说服的努力,让其移民出去,还经常勒索他们的家人。

雅鲁泽尔斯基(Wojciech Jaruzelski)将军在1981年10月18日接任PZPR第一书记(他保留了他先前担任总理和国防部长的职位),不得不应对党内的超级强硬派,其中包括工业部门内的党干部、军官和退休的MSW官员。这些人组建了自卫团(虽然从没人袭击过他们),配有重型枪支。他们要求审判被拘禁的人并给予其更严厉的判决,包括死刑。强硬派想要广泛的恐怖;他们认为广泛的镇压(没有死刑)宽容得无法接受。尽管反对团结工会的宣传活动很强势,党的领导人还是决定不用强硬派要求的这些方法。与其使用斯大林主义者的方法来粉碎社会抵抗,他们决定“缓和紧张局势”。即便有这一政策,当局在1982年5月1~3日(1791年宪法周年纪念日,因此是一个传统的节日)和1982年8月31日(1980年格但斯克协定周年纪念日)还是强力镇压了团结工会的示威。数千人被捕,数百人被审判,还有6人丧生。在这些公开审判中,团结工会地下的一些领导人被判最高5年徒刑。在拘禁中心于1982年12月关闭、戒严令于1983年7月22日正式取消之后,仍有多达1,000名政治犯因参与地下工会活动、地下印刷、传播被禁文学和书籍,或者有时只是为犯人带一套读物而被关押。当局还开除了许多人。1981年12月,成千上万的罢工者遭受这种折磨,记者特别被挑选出来走所谓的“验证程序”──总共有超过1千人失去了工作。

除了1981年12月13日之后的几周,波兰再没有经历过与1949~1956年期间相当的镇压,安全机构确实使用了许多新方法,用保密局的话说为“误导信息和误导方向”,在20世纪70年代内务部成立有着很多分支机构的“四部”自治D组时已经使用过。直到1981年,这个组的注意力多集中在教会和类似的组织,戒严令公布后,才把团结工会加入扩展了的工作范围,并开展了一系列针对工会的财产攻击。D组还烧毁工会大楼、点燃汽车、殴打团结工会武装分子、发送死亡威胁,并散发假的小册子和假的地下报纸。在个别情况下,受害者被绑架并被灌下大量巴比妥类或其它药物后扔在路边。有不少人在被殴打中丧生,其中包括1983年一个名叫普雷米克(Grzegorz Przemyk)的男学生在一个警察局遇害。

这类型的行动最为人所知的案件之一,是D组人员在1984年10月19日谋杀了波皮耶卢什科神父(Jerzy Popieluszko,译者注:团结工会的支持者)。根据官方的版本,凶手们是自己采取的行动,他们的上级不知情。这种说法看来很合理,鉴于安全系统受到严密管控,所有重要的行动需要部长一级开的绿灯。在此事件上,MSW最后确实起诉并惩罚了肇事者,但在其它几起谋杀牧师和与团结工会有关人员的案件中没有人受到惩罚。如果以人民的反应来看,这类活动没有达到其主要目标,即在既定的圈子中散布恐惧。相反的,反政权者似乎变得越来越坚定。

在戒严令刚颁布最初的暴力对抗和1982~1983年对示威活动的全面镇压之后,镇压变得比较有限。地下武装分子意识到他们最多是冒着在监狱里蹲几年的风险,而且经常有对政治犯的大赦。在体系演变到了这个阶段时,离其斯大林主义的起源已相去甚远。

五、从停火到投降,政府陷入混乱(1986—1989)

在1986年底的情形,受到了苏联改革(perestroika)和开放(glasnost)以及波兰经济停滞的影响,雅鲁泽尔斯基将军的团队试图挑出可以与之达成妥协的反对派团体。在做这个努力之前,迫害有着相当的缓和。1986年9月11日,内政部长基什恰克(Czeslaw Kiszczak)将军宣布释放剩余的225名政治犯。为了维持最低的惩罚标准,决定将参加被禁组织或地下出版物的人处以罚款、在家软禁或拘押在有最低安全设施的场所。因此,这些迫害类似于1976~1980年的程度,但有一个重要的区别:现在政府面对的不是数百人,而是成千上万的武装分子。1988年初,在第一波罢工之后,镇压再次升级,但在8月26日的一份公报中宣布,与团结工会的谈判开始。

尽管安全人员对这些变化感到沮丧,大多数人还是表现得很克制。但是,有可能其中有些人试图阻止达成协议。1989年1月有两位在地方上为团结工会教区工作的牧师被谋杀。直到现在也不清楚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犯罪行为,还是D组干的。

1989年6月4日选举、马佐维耶茨基(Tadeusz Mazowiecki)的政府成立后,对“武装部门”(内务部和国防部)的控制权仍然在以前的首长手中。1990年4月6日,SB被解散并由国家保卫局(UOP)取而代之。

在波兰,共产主义制度永远不能真正宣称有任何合法性或法律依据,因为它既不尊重国际法也不尊重自己的宪法。从其1944年至1956年诞生开始就是一个犯罪实体,始终准备着大规模地使用蛮力(包括军事力量)。#(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林达而,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3-12 1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