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房峰辉的“上将路”:江派余孽

2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被判处无期徒刑。(T.J. Kirkpatrick/Getty Images)

人气: 110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近日,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被判处无期徒刑。从其仕途来看,其从普通士兵到少将、到中将、乃至上将,都与中共军委前副主席郭伯雄有或多或少关系。分析认为,房峰辉其实是江派在军内的余孽。

中共高级将领房峰辉被判无期徒刑

2月20日,房峰辉犯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但中共官方通报,没有提及房峰辉行贿、受贿的金额,也没说他巨额财产到底有多大。

随后陆媒报导说,房峰辉因一笔巨额行贿款而案发。但报导依然没披露更多的细节。

房峰辉的“少将路”:巴结郭伯雄的故事

从房峰辉的仕途来看,其升官的重要节点都与江派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有或多或少的联系。

房峰辉,1951年4月出生在陕西省咸阳市彬县城关镇东街村,祖籍在咸阳市旬邑县赤道乡上官庄村。房峰辉原名叫马咸阳,父亲去世后,跟母亲姓“房”,名字也改为“峰辉”。

1968年2月,房峰辉入伍在驻防宝鸡第21军62师当兵,先后任作训参谋、作训科长、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军参谋长等职,长期负责军事训练。1985年冬,该军改编为第21集团军(现已被习近平改编)。

2月21日的《财经》杂志报导说,1982年,房峰辉再次调回21军62师,任62师司令部作训科科长。报导引述知情人透露,房峰辉任作训科科长期间,曾用部队的木料,给某位领导做了一套家具,虽被人实名举报,后来不了了之。

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房峰辉最初能被提拔,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是有年龄优势,在同一批兵里,他比其他战友偏小;其次房学习能力强,很快成为出色的军事干部;房峰辉还善于和上级处理好关系。

陆媒报导说,房峰辉能快速升官,与郭伯雄的举荐密不可分。

1996年5月,45岁的房峰辉任兰州军区21集团军参谋长,一年后转任21集团军军长,成为当时较年轻的集团军军长。1997年,郭伯雄回到自己的发迹地兰州军区任司令员,两人是上下级关系。

1998年,房峰辉晋升少将军衔,1999年首度出任正军级职务。

房峰辉早年为了上位而巴结郭伯雄的故事,也一直在网络流传。

2017年微博上有一篇文章,曝光了房峰辉和郭伯雄之间的来往记录。这名自称被临时抽调担任郭伯雄秘书的作者披露:1987年9月,他随时任兰州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的郭(郭伯雄)参加新疆军区战役集训,“一天晚饭后,他陪郭(郭伯雄)在延安宾馆院子里散步,远远来了位军官,大约40岁上下,白面书生的模样,戴一副白框眼镜,距我们十步距离上下的时候,停下来很庄重地向郭敬礼,用陕西口音喊了声‘姐夫!您好!’”

“郭听到对方称呼后,很诧异,忙停下来,也是用浓浓的陕西口音问道:‘你是谁?我不是认识你啊!’ 对方连忙回答,讲了一串很复杂的亲戚关系谱系,并确定应该叫郭‘姐夫’。”

据称,郭伯雄当时没忍住,大笑出来,与房握手。被郭问及是哪个单位的,房用家乡话忙回答,“房某某(房峰辉),房屋的房,山某的某,光某的某,额(我,陕西方言)现在在七师当副参谋长!”

文章透露,此事发生于1987年9月,郭伯雄时任兰州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房峰辉自称任七师副参谋长。

此文目前在大陆网络已经被封杀。

公开资料显示,郭伯雄祖籍陕西礼泉县,与房峰辉祖籍陕西旬邑县,相距不足百公里。

“高原风暴”演习出状况 未影响房升迁

据悉,1999年,房峰辉升任第21集团军军长,当时政委为孔瑛,该军区组织了一次代号“高原风暴”的大规模联合演习,由房担任总指挥。当时,他率领九辆指挥车,在青海省日月山、祁连山一带展开为期十天的红、蓝两军的对抗演习。

鲜为人知的是,此次“高原风暴演习出了状况,房峰辉21军所属旅丶团40多台野战指挥车在不同荒漠高原竟然失去联络,急得房一头冷汗。

在蓝军与红军的对抗演习中,有3台抢救保障车熄火抛锚,显示机动战力和维修保障问题严重。电子战中,房峰辉指挥部网络系统突然漆黑一片,遭蓝军病毒攻击,有3个终端机不能使用。

但这些并不妨碍房峰辉的升迁。其仕途升迁史,又与郭伯雄的升迁“捆”在一起。

房峰辉的“中将路”

2003年12月,胡锦涛为了打破军中的山头主义,一度安排军内南北将领“交流换岗”。在时任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建议下,房峰辉从第21集团军所属的兰州军区,越级跨大区升任广州军区参谋长,接替高春祥。

由于广州军区担负着中共所谓准备“对台斗争”、防卫南海岛屿的任务,当时房峰辉的仕途被看好。

2005年,房峰辉晋升中将军衔。

晋升中将后,2007年7月,年仅56岁的房接替到龄退役的朱启上将,成为前北京军区的第12名司令员,是“文革”结束后历任北京军区司令员中最年轻的,也是当时七大军区司令员中最年轻的。

2009年10月1日,房峰辉以阅兵总指挥的身份参加“十一”阅兵。

熟悉中共军队内情的消息人士披露,房峰辉在2007年6月至2009年10月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期间,狂卖军产地皮,大发横财,其中292医院的地皮就卖出47亿元(人民币,下同)。

另外,房峰辉还指使下级拆掉原北京军区大院数10栋楼,再斥资近10亿新建五星级的华北宾馆。此后,房峰辉更斥资6,000万兴建军区大院南大门和院内道路,而新建的门诊部大楼改为京西医院,再任用其亲信担任京西医院院长。

消息人士还披露,房峰辉的住所为四合院式豪华住宅,占地1,000平方米以上,并装有防弹玻璃,地下设施能够抗核爆。

房峰辉的“上将路”:江派余孽

2010年7月,房峰辉晋升上将军衔,与他同批晋升上将的人中,还有已落马的国防大学校长王喜斌和时任广州军区政委张阳。

10月,在郭伯雄离任前夕,房峰辉由北京军区司令员升任中共总参谋长。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中共军内又多了一个“巧合”。江泽民在2002年卸任总书记之前,徐才厚“恰巧”成为了军委副主席;江泽民在2004年交出军委主席职权前,郭伯雄“恰巧”成为了军委副主席。而郭伯雄在卸任军委副主席前,房峰辉又“恰巧”成为了总参谋长。李林一说,从这个意义来说,房峰辉是军内替江泽民派系把持军权的江派余孽。

在房峰辉之前的五任北京军区司令,都卸任后直接退休。不仅如此,此前的四任总参谋长陈炳德、梁光烈、傅全有、张万年,皆是在两个大军区司令职位上“历练”过的,而房峰辉只担任过北京军区的司令。

一位转业军官告诉《环球人物》,房峰辉落马的消息公布后,朋友圈里当即就有战友作了一首题为《问将军》的诗:“工人用下岗买断了工龄,他们用晋升买断了将军。气温正低,寒风正紧。问孙武问孙膑,问白起问韩信,问武穆问伯温,是谁让军队学会了经商?是谁培养将军更像商人?”

中共军队从上到下腐败透顶是不争的事实。江泽民掌军权前后20多年,从上个世纪90年代,时任军委主席的江泽民以经济手段收买军中将领,致使军队严重腐败。

到胡锦涛主政时期,江泽民利用其军中代表、时任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架空胡锦涛,腐败、买官、卖官更加猖獗。

这名转业军官说:“房峰辉行贿,向谁行贿?当然是向权力比他更大、位置比他更高、能提拔他的人行贿。他行贿的钱从哪里来?受贿来的,谁送钱给他他就提拔谁。上行下效,层层败坏军队风气。在郭、徐把持军队的时期,军队上某些单位,这种交易已经达到明码标价的程度。”

讽刺的是,行贿受贿的房峰辉,2002年还在中共军报上发表文章说:“我国古兵法中提出:‘无日不治兵,无时不备战。我有虑败之道,而后可以自存。’”一个高级将领忙于行贿、受贿之时,恐怕早就把治兵、备战抛在了脑后。

2003年,房峰辉在中共军报发表文章,强调要“……学理论、学科技,干好本职完成中央交付的任务。”

前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罗瑞卿之子罗宇曾表示,房峰辉从新疆转战广州再北上京城,十多年一路升到将军,正值郭伯雄和徐才厚当政时期,他的升官路程当然铺满行贿的脚印儿。因为整个军队靠的都是行贿、受贿,房怎能不行贿、受贿?否则他如何能步步高升?

广州一名军方消息人士曾对《南华早报》说:“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是江泽民的代理人,而房峰辉、张阳和其他高级军官,都是他们的同谋。”

房峰辉落马与中印洞朗对峙的巧合

房峰辉在落马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17年8月21日下午,当时他在八一大楼会见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素拉蓬。5天后,这个参谋长的职务换成了李作成。

当时中印洞朗军队对峙正酣。

在联合作战参谋长职务换人仅两天后,中印官方几乎同时发布消息称,持续70余日的中印洞朗对峙结束,令舆论浮想联翩。

从房峰辉最后一次露面到落马,他消失了141天。

当时,港媒东网的文章提到,据说张阳与孙政才等暗中串联,企图藉中印边境对峙的机会,在“十九大”前发动不流血政变。

另有消息指,2016年底和2017年初,大陆各地退伍军人大规模进京维权,背后也有房峰辉和张阳两人的策划和协助。

香港《明报》曾披露,房峰辉是郭伯雄的“头马”。2014年徐才厚落马时,也同时传出郭伯雄接受调查的消息。房峰辉当时在北京民族饭店与郭家人吃饭时扬言,“谁要是敢动老首长,我一枪崩了他。”#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3-04 8: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