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韩雨的痛苦回忆:爸爸腹中全是冰没有内脏

韩雨父亲韩俊清多年前的照片。(韩雨提供)

人气: 626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1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Elizabeth Li纽约采访报导,林宜君编译综合)在几位前往查看韩俊清遗体的亲属身后,紧跟着十辆警车,不准照相,更不许有记者在场。

不过,不需要借助照片或报导,北京法轮功学员韩俊清的女儿韩雨当天看到的景象,一经触目就再也不会忘:父亲的遗体伤痕累累,死状十分诡异。

韩雨告诉大纪元记者:“爸爸的遗体非常瘦,脸上有许多伤痕;左眼底下的组织不见了,脸被打成青紫色。”

她接着说:“我看到有很长的刀子切口,用黑线缝在一起,从他的喉咙一直到胸前,在衣服那里就看不到了。我试着要扒开他的衬衫,看看这切痕会延伸到哪里,但是警察阻止了我,强行要我离开。”

当时,只有两位家人在北京公安监视下得以进入存放韩俊清遗体的房间,房间外面则被看守所人员团团围住。

韩雨回忆:

“之后,我姨和我叔也进去了,硬是解开爸爸衣服上的扣子。他们看到刀口从脖子一路延伸到腹部——很明显是割痕。

“他们用手压了压爸爸的肚子,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内脏,全是冰块。因为这个原因,爸爸遗体火化的时间是一般成年人的两倍。”

韩俊清去世的2004年,中共秘密从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的罪行还未曝光于世,而这项被称为“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的罪行,延续至今仍未停止。

因中共活摘器官独立调查而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伊森·葛特曼说:“这是一种新型的群体灭绝罪,而且是操控社会精英去犯罪,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重大考验。”图为真人演示“活摘器官”。(吴柏桦/大纪元)
图为真人演示“活摘器官”。(吴柏桦/大纪元)

跟踪与骚扰

父亲第一次从北京房山区窦店的家中被警察抓走时,韩雨和弟弟看着警察将父亲硬拽出门、随后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那时候她年方14,还是个中学生。

她告诉记者,“我当时和警察说,你们抓的是个好人,但他(警察)举手打我⋯⋯大约一个月后,他们又抓走了我的继母,家里只剩下我和弟弟。”

韩雨的父母是因为学炼法轮功而遭到抓捕的。从神州大地传向全世界的法轮功教人重德向善,包含了佛家与道家的智慧,还有五套动作舒缓优美的功法。

1999年之前,人们在中国大陆可以自由学炼法轮功,而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却出于妒忌,掀起了一波旨在彻底消灭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近20年来从未消歇。

那一天,警察在韩雨家翻箱倒柜,没收了与法轮功有关的一切资料。

他们也不放过一切“线索”。随后,韩雨接到一位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电话,询问是否能在她家借宿一晚。当韩雨隔天要去接这位学员时,却发现警车沿街尾随她。韩雨在小区中绕了绕后就回家了。

一小时内,几个公安来到她家门外,强行闯入后,开始进行搜查,并审问韩雨刚才去哪儿、做什么。那位打电话要借宿的法轮功学员,从此再也没有音讯。

“即使我父母都不在家,他们依然骚扰我。那段时间我对警察很恐惧。”韩雨说。

孤立无援的日夜

学校里,其他父母告诉孩子,不要接触韩雨和她弟弟,因为他们害怕自家人受到牵连。

那段日子里,九岁的弟弟变得内向孤僻并开始逃学。“他那时还很小,承受的比我多。”韩雨说。

最终,韩俊清总算被放回家,但牢狱中的残酷迫害,严重摧残了他健康的身心:以前的坏习惯,坏脾气、嗜赌、烟酒不离手又重新回到他身上——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他是当地有名的地痞。

“当爸爸开始修炼法轮功,整个家庭气氛都改善了”,韩雨说,“那时候,我觉得自己从没这么快乐过。”

父亲从劳教所出来后,向姊弟俩诉说了他所受到的酷刑。韩俊清常遭劳教人员毒打,有一次,甚至被十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

随着时间的推移,韩俊清逐渐恢复到较好的精神状态,他再次摒弃原来的坏习惯,决定重新修炼法轮功。然而韩俊清并不十分清楚,因为这个决定,他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韩雨父亲韩俊清的老照片。(韩雨提供)

2004年5月4日,韩俊清在第二次被抓捕的三个月后撒手人寰。

韩雨因为不住在家里,父亲的再次被抓,她并不知情。直到有天,她接到一通电话。

她回忆:“我当时很震惊,感到痛苦,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不敢相信他们真杀害了我爸爸。我以为那通电话打错了。直到我看到他的遗体,我才⋯⋯”

韩雨忽然哽咽了,沉默许久才继续说道,“直到我看到他的遗体,我才明白他真的走了。那个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无法入睡,即便睡着了,也是做恶梦。”

“我常常梦见爸爸。”这一切对韩雨来说,是场无法摆脱的恶梦。

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的“撤销案件决定书”称,韩俊清案因本人在被拘禁期间死亡而撤销。(韩雨提供)

自由与重拾信仰

童年时,韩雨随着父母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但父亲离世后,她也停止修炼的脚步。2013年的某个夜晚,韩雨却梦见了焕然一新的父亲:“梦中的爸爸很不一样,看起来非常健康且聪敏。他说想带我去一个地方,我问他是哪里,他说跟着他走就对了。”

她接着说:“他带我走到了两个电梯前,一个电梯往上升,另一个下降。他跟我就站在那个往上升的电梯前。他告诉我去找回遗失的东西,并且要我真心对待信仰。”

做了这个梦不久,韩雨旅行去了一趟香港,当她看到有法轮功学员站在街头反对这场邪恶的迫害,并且在向路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时,感到非常意外……

韩雨决定走回法轮功修炼。

2015年韩雨到美国旅行时,参加了来自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的一次集会活动。回中国五天后,她就与室友以及房东一起被拘捕,她们都是法轮功学员。

韩雨被带到派出所,被审问她在美国的一切细节;她被绑在铁椅子上,没吃没喝一整天。警察最后因没有足够证据证明韩雨是法轮功学员而将她释放。

在此之后,韩雨明白,是时候离开红色中国了:如今在中国,所有的工作单位都处在被严密监控状态,且民众的电信和网络通信也全面处于受监视状态下。

当记者问到为何选择来美国寻求政治庇护,韩雨笑了,“为什么是美国?因为这里自由。”

2018年10月15日,33岁的韩雨终于抵达纽约。

韩雨在美国纽约炼法轮功静功。(韩雨提供)

奔走、见证与传递真相

这位“来得不易”的客人,娓娓道来她对美国的第一印象:

“我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自由。当我身在中国时,学法时得非常小心,我从来不敢把书带出去。但在这里,我可以在搭地铁时学法,也能在公园炼功,甚至可以在中国领事馆前面炼功,一点也不需要担心会被抓或是遭受酷刑。

“但是老实说,还有一部分的我并没有逃出中国,每次看到警察时,还是会打从内心感到恐惧。”

平日里的每一天,无论刮风还是下雨下雪,韩雨都会肃立在中国领事馆前,手持真相横幅,或是向路人发送小册子,传递发生在家乡的迫害真相,曝光中共政府的邪恶行径,希望有天能将迫害父亲的元凶绳之以法。

江泽民发起这场灭绝性迫害时,曾向“610办公室”头目罗干下达密令,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610”是专门打压法轮功修炼团体的盖世太保组织。

在其它非公开场合,江泽民也曾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尸源,就地火化”。

尽管过去近20年中,韩雨承受了中共带来的太深重的痛苦,她却不认为自己是单方面受害者:“我觉得⋯⋯这些(中共)警察其实很可怜。他们一点都不知道真相,他们以为自己相信的是对的——因为在中国,民众的独立思考是受到压制的。”

“如果他们了解我们(法轮功学员)到底是怎样的人,他们就不会这样迫害我们了。”韩雨再次忆起父亲的坚忍,“即便到最后,他也没有向酷刑低头,他坚持了自己的信仰。”

她最后说:“我也将坚守信仰,并且广传真相,守护和营救那些还在中国因不放弃信仰受到迫害的善良人,包括我身在监狱的朋友。”#

责任编辑:苏明真、高静

评论
2019-03-21 4: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