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亲历者:爆炸第一声天花板掉下来 第二声墙塌了

3月21日下午,江苏一化工厂爆炸后的现场视频显示,现场爆炸声不断,浓烟滚滚。(视频截图)
人气: 94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文朴报导)江苏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天嘉宜)3月21日发生爆炸后,半径500米内的房屋基本被摧毁,有的厂房被掩埋,有的只剩下框架。

遇难者在爆炸中可能汽化了

据官方通报,截至24日中午,已造成至少64人死亡,600多人受伤,其中107人危重或重伤,还不少人失踪。

爆炸发生后,中共地震台测得当地发生3.0级地震,疑是爆炸所致。这相当于30吨TNT爆炸产生的威力。

在本次爆炸中,包括天嘉宜在内化工园区的17家单位遭到重创。江苏省消防救援总队参谋长陆军3月24日接受陆媒采访时透露,化工园区17家单位中,已有11家排查完毕,余下6家是排查重点。

他说:“不排除有遇难者在爆炸中汽化的可能。”这意味着一些失踪者可能已尸骨无存。

固废仓库着火

爆炸发生后,多名天嘉宜员工及其家人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当时爆炸的情景。

天嘉宜安全员付明池,是天嘉宜固废仓库着火的目击者,而灾难或许正是从固废仓库着火引发的。付明池称,事故发生时,他曾接到过一个火警电话,有人告诉他着火了,他一看,固废仓库正在燃烧。

固废仓库位于厂区的最西侧,与天然气站和焚烧炉相邻,现在该地已被炸出一个直径约百米的大坑,大坑周边几乎没有完好的建筑物。

气罐车车头直接被掀掉

负责向天嘉宜运送天然气罐的张伟(化名)当时正在现场,看到了固废仓库着火的这一幕。

3月21日下午两点多,张伟正将一辆天然气罐车开进天嘉宜厂区大门。他将罐车停在了位于厂区西侧的天然气站门口,正要让管理员打开气站的大门时,突然发现大约六十米外一个三四十米长的大铁棚(固废仓库)着火了。

他的第一反应“保车”,他赶快指挥天然气罐车后退,但爆炸声很快传来,气罐车的车头被直接掀掉,张伟也被甩了出去,但驾驶室内倒车的司机至今下落不明。

张伟回忆,他逃生时看到,身后有三个高约十米、直径十多米的不锈钢圆柱形储存罐正在燃烧。而三个大储罐中,两个储存着液态苯,一个储存着甲醇。

第二声爆炸墙就塌了

头部、手部等多处受伤的天嘉宜氢化车间的还原操作工赵磊(化名)也亲历了21日的爆炸。

“第一声爆炸的时候天花板掉下来了,第二声爆炸墙就塌了”,赵磊说,当时他正在位于焚烧炉东侧的氢化车间,第一次爆炸时还没反应过来,短短几秒钟后,第二次更大的爆炸就来了,“听起来就在很近的地方,我抬头看见(厂区西边的)焚烧炉已经成废墟了。”

赵磊逃出车间后发现到处是烟,其他受伤人员纷纷往外跑。除了被烧成废墟的焚烧炉外,同样位于厂区西侧、与气站距离更近的固废仓库也在燃烧。

致命安全隐患

报导说,固废仓库里有对硝基甲苯、间硝基苯甲酸、甲醇、焦油等易燃、易爆物;天嘉宜安全员刘冰(化名)介绍了固废仓库与焚烧炉、天然气站之间的安全隐患。

陈平介绍,天嘉宜的天然气站才刚刚启用一个多月,它的两条管道,一条通往油炉制氢,另一条往西北方向的焚烧炉,焚烧炉与固废仓库仅有一条马路之隔。天然气距地面约有两层楼高,经过固废仓库北门附近到达焚烧炉。

“天然气管道与固废仓库北门非常近,几乎是贴着走过”,陈平说,一旦其中一方起火,另一方极容易随之点燃。

小命保住就不错了

天嘉宜文职人员龚琪琪(化名),负责销售方面工作,今年33岁。一个月前,她才休完产假回到厂里工作,如今又被这一场意外送回到医院。

爆炸发生时,她所在的办公楼在工厂的东南角,与固废仓库隔着分析室、配电房、氢化车间等,算是厂区里距离爆炸点最远的地方之一,她只受了轻伤:脸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左眼眉毛处最严重,缝了三针;胳膊、肋骨和腿上,也都是楼板砸伤的血迹和淤青;咳嗽时,胸腔和腹腔会有痛感。

23日下午3点,父母把她从床上扶起来,到门诊部做CT和B超。路过人多的地方,总会有陌生人朝她看,也有人凑过来问一句,“是化工厂爆炸弄的吧?”也有人问她后续的补偿问题。

龚琪琪说:“什么钱不钱,小命保住就不错了。”

失联48小时的父亲 遗体被找到

响水县王商村的龚同山,3月21日中午像往常一样回到小女儿家吃午饭,饭后还睡了半个钟头。差不多一点时,他才去上班。

爆炸发生后,大女儿龚白莲给父亲打了无数次电话,电话却一直没人接。他们家人从当天下午就开始在响水县、滨海县、盐城市以及邻近的连云港市找,找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依然不见龚同山的踪影。

他们甚至去了附近的殡仪馆,工作人员称遗体辨认工作仍在进行,让他们先登记信息。

23日下午三点半,龚白莲接到镇派出所的电话,通知她到特警大队,“说找到遗体了”。等了5个多小时后,她最终收到了DNA匹配成功的消息。

600米外的村民家中遇难

蔡志军和龚同山同村,他在天嘉宜旁边的联化公司做土建维修。蔡家与天嘉宜只隔了一片田和一条路,直线距离仅600米左右。

爆炸发生后,蔡志军从厂子里跑了出来,赶回家时发现父母住的砖瓦房已经大面积坍塌。79岁的父亲头被砸中,不幸遇难;老母亲当时刚好走到门口,躲过一劫。

六岗村位于天嘉宜的东偏南方向,有几处房屋距离天嘉宜仅500米左右。

事发时,村里的家具店老板刘湘(化名)的母亲,被落下的屋顶所砸,不幸遇难。他的父亲在屋后的邻居家串门,倒塌的时候迅速跑出屋子,受了点轻伤。

62岁的朱宝贵就住在距天嘉宜500米左右。他当时正在菜地里除草,突然听到爆炸声响和房屋垮塌的声音,一抬头发现邻居家整个屋顶塌了下来。朱宝贵的妻子在邻居家串门,也被压倒在废墟下。

朱宝贵立马冲了上去帮忙救人,但最终屋子里的四人有两人遇难,其中包括他的妻子。

8年前扛着儿子逃 8年后抱着女儿跑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导,爆炸发生时,响水县陈港镇的居民张丽(化名)家也处于冲击波的核心地带,她当时抱着不到2岁的女儿往外冲,逃离了危险区域。

21日午饭过后,张丽正陪着小女儿睡午觉。14时48分,“砰”,突然传来的爆炸声令孩子有些惊觉,张丽耐心地在旁抚慰孩子。“砰”,第二声爆炸的分贝和能量明显大于第一次,没等她反应过来,爆炸的冲击波就已经将整个窗帘、框架、玻璃碎片砸到她身上。不到2米的床上全是玻璃碎渣、金属碎片。

张丽抱起孩子就往外冲,几乎用上了生平最快的奔跑速度。当时,所有门和窗被炸飞,玻璃全部震碎,断裂的窗框和碎玻璃满地都是,天花板都要塌下来……

“砰”,第三声爆炸声时,张丽与女儿从后门逃离了危险之地,并在路上看见了她的老公。此时的她眼睛红肿,满脸是血,额头还有直径二公分的伤口。张丽的老公赶紧把她扶上车。

“跑!往没有烟的地方开!”张丽老公紧紧抓着方向盘,一脚油门踩到底。10分钟左右,他们就到达了陈港镇。当时的陈家港已经挤满了逃离的人。

相比于别人,张丽是幸运的。“我听说我婆婆亲戚的女儿为了抢救,脾脏被割。还有她哥哥的头受伤了,听说是爆炸时玻璃渣嵌进了大脑,现在脑子里有淤血。他现在还没脱离生命危险……他们都在化工厂打工。”张丽说。

这已经是张丽经历的第二场风暴。8年前的2011年正月初七,因为流传响水生态化工园区要爆炸的谣言,她曾扛着17个月的儿子逃跑。

据《中国青年报》当时描述,陈港镇的人往响水县城逃,响水的人往小尖镇逃,小尖的人往滨海县逃,滨海的人往盐城市逃。更远的,逃到了连云港,逃到了南京,甚至逃到了苏州。204国道堵满了,316省道堵满了。

而当时,张丽也抱着17个月的儿子加入了出逃的队伍。

头甲村3人遇难5人失联

响水县头甲村,虽然距离天嘉宜8公里,但是巨大的冲击波还是击碎了很多人家的玻璃。

据《北京青年报》报导,被影响的,不仅仅是村里的几块玻璃。发生爆炸时,头甲村东边的村一组,共有11位村民或村民家属正在天嘉宜内做杂工。截至3月24日下午,已确认在这11个人中有3人遇难,5人处于失联状态。

遇难者包括两位60岁的毕林昌和沈梅夫妇,67岁的苏玉荣;失联的包括田勇的大女儿、大女婿、他的姐夫和他小舅子的媳妇。

田勇被村民称为是“包工头”,因为是他叫了这11人到天嘉宜打零工。

事发当天,田勇也在天嘉宜的厂区内,好在距离废料仓库和天然气罐的位置比较远,除了脸上被飞溅的碎玻璃和小石子打到后造成的外伤外,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但他心理备受煎熬,田勇说,“我知道女儿和女婿都在爆炸核心区附近工作,发生爆炸以后,我试着回去找,但是漫天的大火和浓烟,根本就找不到,我只能从厂区爬了出来。”

事发后,田勇及家人一直在事发现场、医院、殡仪馆,找他的大女儿、大女婿,一家一家医院,一个楼层一个楼层,不放过一张床位,但是依然没有消息。大女儿、大女婿有两个孩子,一个4岁,一个13岁。

但田勇的二女婿朱文说,他22日曾在现场寻找自己爱人的大姐和姐夫,他看到废料仓库和天然气罐整个被炸掉了,很多消防队员在往外抬人。

朱文说:“我隐约看到了我爱人的姐夫,那个人当时已经不行了,这些天,我也没有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家里的其他人,我自己希望是看错了。”

朱文也在天嘉宜里面做叉车工,负责运原料、运废料等,但爆炸当天刚好不上班,休假在家,“算是逃过一劫”。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3-25 6: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