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 三等奖获奖作品

【征文】田云:古代仁政与中共暴政

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三)

唐太宗撰《帝范》。(公有领域)

人气: 9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0日讯】春秋时期,晋国有一位乐师,名旷,字子野。他满腹经纶,国君经常向他请教安邦之道。一天,齐景公到了晋国,与晋平公对饮,他问陪坐的师旷说:“太师将奚以教寡人?”师旷回答:“君必惠民而已。”齐景公又追问了两次,师旷重复说:“君必惠民而已矣。”(《韩非子外诸右说上》)

惠民,即施恩惠于百姓。齐景公听从建议,回国后便打开米仓,把粮食分给贫民,又把府库里的财物赐予孤寡之人,使“仓无陈粮,库无余财”。

有一次,晋悼公谈起卫献公因暴虐而被国人赶跑之事,师旷说:“好的君主,民众当然会拥戴他,暴虐之君使人民绝望,为何不能赶他走呢?”

古代仁政

仁政出盛世,苛政猛于虎。孟子指出,仁政可救民于困苦,“当今之时,万乘之国,行仁政,民之悦之,如解倒悬也。”(《孟子·公孙丑上》)

当梁惠王问:“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古代仁德之君,体恤民众,休养生息,以仁义治天下。

1.文景之治

汉文帝和景帝,都推行汉初无为而治的思想,适当补益损革,轻徭薄赋,逐步恢复了汉朝的国力。

《汉书·食货志上》记载,“文帝即位,躬修位节,以安百姓。”汉文帝二年和十二年,分别两次“除田租税之半”;文帝十三年,全免田租。

汉文帝生活十分节俭,下诏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物,国家开支得以节制,贵族官僚不敢奢侈无度,减轻了人民的负担。文帝还亲自下地耕作,给百姓做榜样。

文帝二年十一月和十二月,发生了两次日食。文帝认为,这是由于自己失德所致。他说:“天生万民,为他们设置了君主来治理他们。如果君主缺乏德义,施行政令不够公平,上天就会显示灾异以警戒。在十一月发生日食,这是上天在谴责我,还有比这更严重的吗?”

2.贞观之治

贞观之治奠定了大唐盛世的根基,太宗谨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以大德、大智慧名扬天下。李世民以农为本,爱惜黎民,复兴文教,完善科举制度,使得国泰民安,边疆稳固,四夷臣服。

唐太宗尊重生命,在刑罚方面十分谨慎。《新唐书·志四十六·刑法》记载了太宗赦免死囚的轶事:“太宗以英武定天下,然其天姿仁恕。初即位,有劝以威刑肃天下者,魏徵以为不可,因为上言王政本于仁恩,所以爱民厚俗之意,太宗欣然纳之,遂以宽仁治天下,而于刑法尤慎。四年,天下断死罪二十九人。六年,亲录囚徒,闵死罪者三百九十人,纵之还家,期以明年秋即刑;及期,囚皆诣朝堂,无后者,太宗嘉其诚信,悉原之。”

白居易在《七德舞》诗中赞曰:“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

3.宋朝仁政恤民

宋朝设有一套有效的救灾措施,而且中央政府还开办了众多的慈善福利机构,如居养院、安济坊、漏泽园、慈幼局、广惠院、安仁宅、惠济库等,遍及全国大小城镇,使得百姓老有所养,贫病有依。

宋徽宗御笔曰:“鳏寡孤独有院以居养,疾病者有坊以安济,死者有园以葬,王道之本也。”

宋仁宗每逢天灾便减膳吃素,对天祈祷。庆历七年,宋仁宗因为旱灾而下《罪己诏》,反省说:“朕思灾变之来,厥有由致,盖朕不敏于德,不明于政,号令失信,……与其降疾于民,不若移灾于朕。”

《宋史》记载:“宋之为治,一本于仁厚,凡振贫恤患之意,视前代尤为切至。” “若丐者,育之于居养院;其病也,疗之于安济坊;其死也,葬之于漏泽园,遂以为常。”“百姓贫穷者,官破衣粮养活,病患之人,官破粥药疗疾。”

图为清 陈士倌圣帝明王善端录(宋元明)册 宋仁宗五。记载宋仁宗不食烧羊和蛤蜊之事。(公有领域)

4.康乾盛世

清朝的康雍乾三代帝王励精图治,亦缔造了百年盛景。康熙帝奖励垦荒、更名田、兴水利、禁止圈地、捐免田赋及改革赋役,使得耕地面积迅速扩大,粮食产量提高。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决定“永不加赋”,取消新增人口的人头税。

乾隆皇帝亦关心农事,每年都让各地官吏向他报告旱涝情况,如果哪个地方遭了灾,立即下旨开仓济民,并减轻租税,如此六十年如一日。

中共暴政

中共窃政后,大开杀戒,血雨腥风不断,令人惊觉:党所宣称的“解放”和“新中国”,原来是难以想像的、无比黑暗的恐怖与噩梦!

1.草菅人命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统治导致中国约8,000万人因为迫害、饥饿、枪杀等非正常原因死亡,这一数字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

中共的屠刀,总是对向良善和精英。土改时滥杀地主、富农,消灭了乡绅阶层;镇反、三反、五反,以肃清“反革命”为由,滥杀不停。

前《纽约时报》驻北京采访主任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其专著《中国觉醒了》(China Wakes)中写道:“据中共前公安部长罗瑞卿提交的报告估算,从1948年到1955年,有400万人被处决。”

1958年至1962年的大饥荒,饿死3,000万人以上。而中共却出口数百万吨粮食,对外慷慨无度,对内见死不救。

文革是又一场血腥运动。武斗、处死现行反革命、自杀等形式的非正常死亡,夺走了数百万甚至上千万条人命。

叶剑英曾讲:文革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美国夏威夷大学拉梅尔(R.J. Rummel)教授在其著作《中国血色百年》(China’s Bloody Century,1991年)中估算,大约有773万人在文革中丧生。

中共嗜杀成性,却还振振有词,以新谎圆旧谎。中共发动了一波又一波政治运动,制造无数冤案,逼死多少无辜。多年后,当局发出“平反”令,告知家属:当年杀错了人,如今纠错,再显“伟光正”。

1995年,河北青年聂树斌被冤判死刑。2016年12月2日,大陆最高法院推翻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青年呼格吉勒图发现一具女尸,他报案后却遭到呼市公安局人员刑讯逼供,被认定为杀人犯。根据当时“严打”期间的“从重从快”政策,事发后仅62天,呼格吉勒图即被法院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年仅18岁。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法再审后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

2.镇压维权民众

在古代,百姓可以击鼓鸣冤、拦轿喊冤,人们为清官树碑立传,世代感念。今日,中共以民为敌,斥巨资“维稳”,从警棍坦克到电子追踪,严阵以待。任何人,只要不臣服于党,便是“煽动颠覆政权”、“勾结境外势力”、“扰乱社会秩序”,即被严厉整肃,轻者软禁,重则入狱、酷刑伺候,甚至让你莫名“失踪”。

河南的李新、何方美夫妇的女儿于2018年5月注射百白破疫苗后,双腿双手致残,他们多次找到当地政府要求合理赔偿救治,但被一拖再拖。何方美被迫上访、上街募捐、到北京反映情况,却遭截访、拘留、被禁止在网络发声。李新说,“为了疫苗致残的孩子讨回公道,家长就成了‘阶级敌人’。”

2018年9月7日凌晨, 31岁的浙江女子王倩自杀身亡。王倩是P2P平台受害人,她在平台爆雷后去杭州、上海维权讨钱,遭到警方殴打。王倩在遗嘱中透露,是警察的暴力令她崩溃。她写道:“我没有力量跟他们抗争,平民太弱小,真的太累,看不到希望了。”

今年3月21日,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到北京最高法院申诉,要求调查天津法院处理王全璋案的手法。事出有因。在前一个星期,李文足王全璋二审辩护律师前往天津市高院查询王全璋案的相关资料,法院人员竟回复称,资料库里查无资料,李文足顿感崩溃。

王全璋律师案可谓举世之大荒唐案。中共于2015年8月抓捕王全璋后,一直不允许亲属和律师与其会面,至今已近4年,王全璋生死未卜,家人忧心如焚。中共置国内外强烈呼吁于不顾,不透露任何讯息,依旧宣称“依法治国”。

3.迫害宗教信仰

昔日中国,是一个尊重信仰、敬重修炼人的国度。信神敬天的虔诚,令皇帝、大臣和平民皆谦卑自律、心存善念。然而,中共却以消灭宗教为目的,异化宗教,迫害坚守信仰的修炼人,造下滔天罪业。

2018年5月29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了2017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其中记录了法轮功、基督教等信仰团体受迫害的情况,收录了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去年7月26日,美国国务院宗教自由部长会议发布了针对中共的特别声明,其中写道,“中国许多宗教少数族裔团体——包括维吾尔族、回族、哈萨克穆斯林、藏传佛教徒、天主教徒、新教徒和法轮功——因其信仰而遭受严重的镇压和歧视。”“这些团体一直报告中共对其成员施行酷刑、身体虐待、任意逮捕、拘留、判刑、骚扰……”

广州牧师黄小宁说,“我们爱这个国家,但是确实有时候为这个国家哭泣;由一群愚昧者、无神论者来执政,是老百姓的灾祸。”

加拿大公民孙茜是定居在北京的企业家,2017年2月,她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构陷,遭到绑架、囚禁,在拘留期间受到酷刑。孙茜的母亲李云秀说,“生活在这样一个没有自由或人权的国家,我感到难过。我的心很痛。”

结语

古代明君,以德服人,百姓安居乐业。中共邪党,破坏传统,颠倒是非,以暴制民。看今日大陆,善良民众陷于水深火热,在痛苦中呼喊、控诉,渴望正义和光明。唯有扫除邪恶,回归普世价值,敬天信神,方可再现清明之治,人民才能再享太平。

责任编辑:高义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评论
2019-10-05 11: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