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学者析谈判破裂原因:北京惧美派员进中国

美国5月10日正式对总值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货加征25%关税。(AFP)

人气: 128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中美贸易谈判破裂,美方谴责中共出尔反尔,而北京方面则一再推卸责任。旅美学者谈及原因,认为可能与美国可能会派员进驻中国监督协议执行情况有关,而中共学者声称这是“侵犯中共主权”。专家分析,缺乏有效监督机制的协议对中共而言就是一纸空文,而且不应混淆主权和道义、人权和法律的概念。

5月16日,中国人大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在中共党媒上宣称,美中谈判破裂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建立监督机制试图“侵犯主权、干涉内政”。他认为,美国谈判团队明确要求北京放弃“中国制造2025”,北京也承诺“同意国有企业中性化”,美方据此提出派员进驻中国,监督政府支出里有没有补助国有企业。

同日,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发表推文表示:“美方从一开始,关税只是压迫手段,要害是知识产权,以及《中国制造2025》对美企国际竞争力形成的长期压力,最后没谈拢,实际就是美国要派官员进驻中国监督中方知识产权执法情形。中方认为是丧权辱国。”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20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贸易谈判要按照国际化的市场经济的正常原则来运行,这对中国本身是个好事,但对中共现有既得利益层是个巨大的打击,要重新洗牌,所以引起中共内部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

薛驰认为,美国要监督中共的结构性改革,中兴模式是美国必然采取的模式。去年8月,美国前联邦检察官霍华德(Roscoe Howard)被派驻中兴通讯(ZTE),监督中兴交易是否合规。

“很多跨国公司都有这么一个合规管理部门,在国家层面上也会采取类似中兴模式的方法,派出官员到相关机构中来。”薛驰说,“谈判成功对中国经济改革有好处,中共改革从来没有在外部监督的压力下进行过,这次如果美国建立一个监督机制,一定会派官员到中国本土来。否则,监督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建立监督机制在于美国不相信中共,中共毫无信誉可言,所以必须去监督。主权论有些夸张,这涉及贸易和国际环境的问题。

谢田说:“其实中共很荒唐,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是给国内看的。中共现在还想苟延残喘,又不想让外交上丢面子,就来一个对等,在美国也设立执行办公室,美国政府很可能会同意的。”

他表示,中共的目的是达成协议、互设办公室后,就把关税撤掉。美国最好的办法是只要没达到协定就不放松关税,确保没问题为止。

美中谈判中,美方一直坚持必须要有监督执行机制,来保证中共遵守协议。路透社报导,今年4月,美国财政部长姆钦表示,双方已基本确定了一个执行机制,包括“同意双方将设立执行办公室”。

“贸易条例不会高出主权” 中共学者恶意混淆概念

对于金灿荣的所谓“主权论”,谢田表示,一些中共学者在恶意混淆概念,外国贸易和贸易条例不会高出主权的。“像《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由国会通过,主权还在的。中共学者把主权和法制搅和在一起,实际上美国指责的是中共不按照公平的法律去做事,鼓励去偷窃别人的技术,这叫主权吗?本身就是非法的、无道德的、也无视国际公平的行为。”

“美国现在要求的不是干涉你正当的、合法的权利,是干预你通过不正当的、非法的、盗窃的、欺诈的或者合谋的方式(侵权),这可能不仅伤害了美国人民利益,也伤害了中国人民的利益。”他说,“国际的普世价值是公平,不偷窃,中共现在用国家的手段,去偷窃别人的资产,你说这是我主权的行为,你这个主权能够得到承认吗?”

谢田表示,设立执行办公室,不可能在中国有什么行政权力,还要通过外交手段来要求监督,是在主权允许的范围内做的,同时存在对等关系。如果主权不起作用,海关、关税都不需要,直接就进来了。

中方并不了解美国

外界普遍认为,中共这次看错了对手,且美国朝野一致赞同对中共的贸易制裁,要求中共恢复对美贸易的平衡。

对金灿荣宣称“美国方面内部对于贸易谈判的态度和诉求是分裂的”,谢田表示,中共自己人都在互相欺骗,它在封闭中国老百姓的知情权和网络的时候,也把自己多多少少给封闭掉了。它实际上要通过很艰难的方式才能了解美国的意图,实际上对美国的情况不十分清楚。

薛驰认为,虽然习近平长期生活在中共体制里,但应顺应时局,“第一步就是签贸易协议,借助外在的强大压力下,来击退党内对他的围攻。贸易谈判其实是为他创造条件,一步一步走出来,是放弃中共路线图的开始。习近平是有实权的,这是一个政治决断的问题,头脑清不清醒的问题。”#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05-24 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