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港府暂缓修例前的72小时

6月16日,近200万市民再次上街反恶法,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游行人数创香港史上最多纪录。(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40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从6月12日下午3点,香港警方施放胡椒喷雾等驱散包围立法会的示威者算起,到15日下午3点,港府宣布暂缓修例,正好经过了72小时。

港府和中共为何最终在修改《逃犯条例》(修例)上退让?这三天内在幕后又发生了多少政治交易?本文试图重构在这72小时内发生的大事,揭开港府最终不得不暂缓修例的真相。

香港民众抗议修例 主要事件回放

6月9日,103万的港人参与“反送中”大游行。但港府10日表态仍坚持在12日恢复立法会二读,引发罢工、罢课、罢市。

12日,上万名示威者包围立法会。同日清早,林郑再次强调一定要修例。下午3点,示威者遭警方滥用武力驱赶及暴力清场,至少72人受伤。晚上,林郑月娥定性当日的抗议为“暴动”。

6月15日下午3点,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但不撤回法案。

6月16日,200万香港人游行“反送中”。

6月18日,林郑月娥发表了“道歉”声明,此举仍难平民愤。

中共高层密会林郑 当局估算或有10万人参与冲击

在6月12日香港警民间发生冲突后,《苹果日报》报导,6月14日,政治局常委韩正,及港澳办、中联办等官员聚集深圳。涉港官员听取建制派商界大佬的意见,评估《逃犯条例》修订的事态发展。

《明报》报导,有建制派向北京进言,称6‧9大游行,传媒调查发现有逾三成参加者是首次上街,而年轻人视抗修例为“正义行为”,不计自身安全,分析称香港有3万名警员,就算分一半,即1.5万人驻守金钟,但倘10万市民冲击,警员无可能抵挡,除非开枪清场,但届时香港必大乱,不符中央意愿。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称,林郑月娥在6月14日曾前往深圳与中共政府官员会面,带回了“在不失颜面的同时努力恢复秩序”的计划。

《纽约时报》引用香港一位详细了解本地决策人士的话称,北京和香港最终认为,面临经济逆风,并要带着同美国的贸易紧张关系进入本月在日本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它们面临的挑战已经够多。由于抗议引起的政治敏感性,这位人士要求匿名。

美国在13日对中共施加压力

这次港府修例的失败,也有来自于西方各国施压的因素。

“美国正密切监察和关注香港政府提出的条例修订⋯⋯‘一国两制’框架遭到持续侵蚀,正在损害香港在国际事务长期建立的特殊地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8日对路透社说。

在6月12日晚间示威者包围立法会,并遭暴力清场后,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在6月13日重新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议员们表示,这项法案表明了美国对捍卫香港民主、人权、法治的决心。在北京当局频频破坏香港自治的情况下,美国需要采取实际行动。

一旦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会要求美国国务卿每年对香港的自治程度进行认证,以延续美国基于《香港政策法》赋予香港的特殊经贸待遇。这种情况类似于中国在加入WTO之前,美国一年一度对中国进行的“最惠国待遇”审查。

《香港政策法》被认为是香港得以长期维护其国际金融都市地位的一个重要保障。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支持这项法案。她还敦促川普(特朗普)总统公开谈论中国的人权与自由问题。

中共外交部则对此表示“抗议”。

此前,英国及加拿大外交部罕有发表联合声明,指修例或冲击香港的营商信心和国际声誉;欧盟向林郑月娥发出外交照会抗议修例,欧盟驻港澳办事处及其成员国外交代表在5月24日与林郑月娥会晤,对逃犯条例修订表达关注和担忧。

逾70个国际人权组织也向林郑发出联署信,要求撤回此法案。

香港建制派在14日密集发声要求暂缓修例

在6月15日港府宣布暂缓修例之前,香港建制派已经出现了异动。

身兼全国港区人大代表的实政圆桌立法会议员田北辰14日在立法会呼吁港府暂缓有关修订讨论。田北辰称,这个星期立法会无法如期进行二读,若情况持续,极可能需要在警察包围立法会大楼下通过修例,被全世界耻笑。

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14日早上在电台节目吹风,此刻在对立及激烈情况下,很难理性讨论修例。

行会成员汤家骅在14日表态不反对搁置修例。

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接受电视台专访时,也赞成暂缓修例。

据报,建制派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不欲因召开立法会议再起流血冲突,向林郑表明不能硬闯。

有建制派议员在14日称,上街的逾百万市民中肯定包括浅蓝人士,建制派硬撑通过修例,今年底区选和明年立法会选举都可能要付出沉重代价,成为林郑修例的陪葬品。

6月15日,港府宣布暂缓修例。

但建制派的提前倒戈,也让中共气恼。有消息说,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及7名副主任于17日召集港区人大和政协代表。王不点名批评有人在政府宣布暂缓前“乱讲嘢、出风头、争出镜”。

在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后,建制派更是乱作一团。6月15日,林郑与建制派见面。有地区直选议员在会上哭诉,批评林郑“急转弯”,令建制派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向支持者解释。来自不同建制政党的议员均表示,建制派在未来区选选情会受影响。

此后,建制派还有官员驳斥了在这次事件中,中共所谓“外部势力”的说法。

17日,田北辰在港台节目《城市论坛》表示,上星期有几十至百万香港人游行,“你话外部势力乜乜乜(“什么”的意思),几万就有可能,(6月9日)几十万香港人,喺咁慨天气到焗晒(在这样的天气下曝晒),根本系荒天下之大谬”。

墙倒众人推 香港商界大佬开始发声反抗

《纽时》在6月21日报导说,数周前,200多名最有权势的香港商界领袖被召集到中共驻港总部开会。

来自北京的口信是:如果你对法案有顾虑,不要多话。

直到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走上街头,当中共似乎拿不定如何应对,且后来一次抗议演变成暴力冲突时,受到震动的商界领袖们开始采取行动。

短短几天之内,有数位商界领袖公开表示,香港政府应该做出让步。

“如果你在中国做生意,尽管你有顾虑,但当绝对的最高领导人要求你支持时,你会说什么?”零售业大亨田北辰说。

如果修例成功,香港将允许大陆引渡嫌疑人到内地接受审判,同时大陆法院可以要求香港法院冻结和没收当事人旗下跟大陆所称罪行有关的资产。

这让香港工商界和金融界深感担忧。

很多大陆富豪已筹划把其在港资产进一步转移到海外其它地区。同时促使香港富人考虑将资金转移到北京以外的其它亚洲大城市。

路透社6月14日引述熟悉交易的财务顾问、银行家和律师的消息报导,一些香港富豪因担忧香港政府通过《引渡条例》,已开始将个人财富转移到海外。

一位参与交易的顾问表示,一位香港富豪已开始从其在香港的花旗银行账户转移超过1亿美元到新加坡的花旗银行账户。该富豪担忧,自己可能成为中共的政治打击目标。

林郑月娥替中共推动修例

这次修例遭到香港大众激烈反对的原因之一,是林郑月娥为代表的港府不顾规则,快速推动落实此条例。而林郑月娥的所作所为,背后被认为有中共的授意。

首先,该条例在港府行政会议上几乎没讨论就通过了。

《纽时》的报导说,就在为期三天的2019年中国新年假期即将到来之前,该法案被提交到最高咨询机构行政会议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几乎没有经过任何讨论就获得了通过,一位了解行政会议讨论情况的人士说。

而林郑月娥在中国新年过后的一周很快宣布了《逃犯条例》的修订。

报导说,在中国黄历新年前出席了那次行政会议的香港最高财政官员和重要的金融界人士没有被告知,修例还将会允许大陆的安全机构提出冻结在香港资产的要求。

上述了解行政会议讨论详情的人士说,“当这些人得知涉及这个时,他们感到惊骇。”

再有就是港府要求直接二读及短暂辩论时间的设定,这些行为都引发公众强烈不满。

港府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相关草案,当时立法会按照程序,应该先由立法委员会进行审议,再交由大会讨论。

但港府和建制派急于通过修法,要求内务委员会直接把草案提交大会审议,送交6月12日的立法会大会恢复二读。

6月11日,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更是火上浇油指,他希望该法案经过66小时的辩论之后,于6月20日举行表决,又称“情况紧迫,必须尽快解决”。

换句话说,如果6月12日法案的二读通过,8天后就进行表决。

评论:修例崩盘 替中共做事的林郑月娥被用作挡箭牌

随着香港民众对修例的抗议不断升级,林郑月娥不妙的迹象不断出现。

香港6月9日大游行之后,中共驻英大使刘晓明6月12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否认香港修例与北京当局有关,他称,事实上,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发起。

学者何清涟发推文指,“这是代表中央与林郑切割”。

6月16日,200万香港人游行“反送中”。当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对香港政府表示了支持。不过,与官媒此前评论不同的是,其中明显未提到林郑月娥。

6月12日,林郑月娥定性当日香港民众的抗议为“暴动”。

但是,林郑月娥在15日宣布“暂缓”修订条例后,中共港澳办的声明用词是“香港近期发生的反对修例的游行集会事件及社会反应”,并没有用“骚乱”、“暴动”等字眼。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林郑月娥替中共卖命做事,但在港府修例崩盘后,沦为中共的挡箭牌,成为香港民众最直接、激烈的批评对象。这实际是替中共站台没有好下场的又一个例子。#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6-24 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