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占领立法会 疑遭港府“设局”

港人示威者占领者立法会会议厅疑遭港府“设局”:一是港警曾全部撤出立法会大楼,二是示威者占领前会议厅就满地狼藉。图为立法会当时的现场图。(余钢/大纪元)

人气: 34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报导)香港反送中示威者7月1日晚占领立法会,在会议厅涂鸦后,警方把占领者驱离。而就在示威者冲入会议厅之前,包括驻守在立法会的警察大举撤兵等现象显示,示威者占领立法会疑遭港府有意“设局”。

7月2日00:00一到,香港警察准时集结,他们组成人墙,施放多枚催泪弹,从龙和道、龙汇道和夏悫道向立法会推进,并移走示威者放在马路及人行道上的铁枝、铁马等路障。

00:30时,立法会会议厅内的示威者已经全部撤离。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呼吁警方冷静,并建议大楼外的在场人士向后退。00:50时,警方在金钟一带再多次施放催泪弹,立法会大楼外的示威者被驱离。

港警被指玩“空城计

而就在示威者攻占立法会前,港警曾全部撤离大楼,引发各界质疑港警有意“设局”,放示威者进入大楼内。

虽然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在7月2日4时的记者会上否认“设局”,并称当时示威者关掉立法会室内部分照明,并向警方投掷“白色烟雾”,警方不得不暂时撤离,全力部署重夺立法会的策略。

但该说法遭到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周保松的质疑。他说,卢伟聪的回答似乎是表达“示威者实在太厉害,厉害到我们招架不住,所以必须退避三舍,不惜拱手让出整个立法会让示威者占领”。

港媒报导说,周保松批港警说法“荒唐”、“警队何必要用这种有点下三滥的手段?”

周保松认为,警方试图像是6月12日将所有“暴动”责任推给示威者,同时赢得公众同情,并于12时回头包围立法会将示威者拘捕清场。

他说:“警方也许没料到的,是示威者竟会懂得自行散去,避过一场大家极度担心的流血冲突。”

除港警被指有意让示威者占领立法会外,据现场记者披露的信息显示,示威者占领前,立法会会议厅已满地狼藉。

进入立法会 已满地狼藉?

当时一起随示威者进入立法会会议厅的香港记者轲浩然(Ching Kris ),亲眼看到进入立法会后,地上已是“一片狼藉”。

他在7月2日刊发的《这是一个吃孩子的政权》文章中披露,他是7月1日晚其中一名在立法会采访的记者。晚上九时多,立法会的正门已被撬开,“扑鼻而来的是浓烈的蛋臭味,地上也一片狼藉,满是玻璃碎和杂物,年轻人们,和记者们鱼贯进入,也陆续沿电梯登上一楼”。

而卢伟聪在2日4时的记者会上说,警方1日撤离立法会前,已经在下午要求立法会职员离开。

有网民质疑,示威者冲入立法会前,是谁有意把立法会会议厅弄得满地“狼藉”?网民说:“一切都系自编自导自演慨政治大电影,利用班年青人做羔羊! ”

“警(民)配合摆空城计,做套大戏。”

“政府诱D人入立法会做一D世人认为破坏的行动,来转移人民视线,让人民一味骂D年青人,而忽略当局暴政,青年人中计了。”

记者:占领者未有意破坏公物

轲浩然还描述了示威者进入大厅后,并没有有意破坏公物。他说,有人想触摸艺术摆设,被大声喝止,“我们是攻占,不是破坏”;他们还在柜子上贴了四张“切勿破坏”的纸条。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地下的餐厅。他们拿了雪柜内的饮品,却留下钞票,再在雪柜外贴纸写字,表明不是偷饮品。

文章说,这些关心香港前途的年轻人把立法会历代主席中梁君彦、曾钰成和范徐丽泰的的画像拿下来,黄宏发和施伟贤的画像却能幸免。

他还提到另外一个细节:大家在电视上看到的这些年轻人在墙上“涂鸦,涂黑”,但镜头以外的是,有人弄跌了一块铁板,发出当一声,随即被提醒:不要把物品弄烂了(“唔好乱整烂啲野呀!”)。

占领后 发生了啥?

据报,示威民众冲进立法会会场后,在主席台后方的墙上,喷上““太阳花 HK”、“反送中”、“释放义士”、“取消功能组别”、“真普选”等字句。

他们还在会议厅宣读了占领宣言:为使政府聆听港人声音,港人不得不“进行各种占领,不合作运动、乃至今日占领立法会行动”;港人没有武装,没有暴力,只是希望香港政府能及时回首,重回正轨。

他们还提出5大诉求:完全撤回修例,收回暴动定义,撤销抗争者控罪,追究警队滥权,争取普选。#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7-03 3: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