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控诉上海卫计委血腥残害 徐佩玲发公告自焚

上海市卫计委信访处不敢公开挂牌,保安森严壁垒,比市政府信访处还严,一个救死扶伤的机关,需要这么多保安吗?(受访者提供)

人气: 29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一场小病引发的医疗纠纷,却拖了二十年得不到解决,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之际,上海公民徐佩玲绝望发出自焚公告,打算以血肉之躯控诉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简称卫计委)的血腥残害。

1999年徐佩玲因胆结石住进上海中医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手术,可是医生却剪断了她的胆总管,肝脏受到了严重损坏。幸得上海瑞金医院做了补救手术,但医生说最多只能再活20年。

上海医疗事故受害者徐佩玲在卫生局抗议官员失信于民。(知情者提供)

计划三个月内择日自焚

今年3月,徐佩玲给卫计委和上海市长应勇发了公开信,如果问题再得不到合理的解决,将让生命的最后火花在卫计委或者人民广场绽放。

徐佩玲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为了这场医疗事故,我抗争了近20年生命即将倒计时还没有得到应该的解决。我准备三个月内选择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在市卫计委门口自焚。”

徐佩玲的好友任迺俊表示,“现在的医院早就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是对人民抽筋扒皮的地方。卫计委丧心病狂,令人忍无可忍,怪不得民间流传一句顺口溜:‘最黑是医院’。它们的存在就是人民的灾难。”

乌龙医师操刀险送命

1999年4月30日,徐佩玲在曙光医院做胆结石手术,本来是个摘除胆囊的小手术,却被医生剪断胆总管,令她在医院肚子上整整插了八个月的引流管。她说,这肉体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肝脏也受到了严重损坏。

2000年经上海瑞金医院做了补救手术,把她左右肝管各一剪二,并成一根管子接在大肠上,人是活下来了,但肝损坏了,人也残疾了。医生说:“最多还有20年生存机会。”

为此,丈夫与她离婚,自己带着一个幼子,还要面对医疗事故,心想拿到应得的经济赔偿,能活一天算一天。然而,面对医疗事故,医院竟然篡改病历,不承认手术过错。

官员扣押证据 司法鉴定不公

2004年卢湾法院委托上海市医学会鉴定,鉴定结果认定了曙光医院操作不当损伤了她的胆总管。目前存在的胆道损伤伴肝功能损害与医疗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以及胆道逆行感染目前无法彻底解决等事实。

上海医学会周群是徐佩玲案的承办人,在这次鉴定中却把她提交给鉴定专家的上海瑞金医院21张重要病历和5张摄片扣住不拿出来给专家鉴定,致使原来的三级伤残降为七级伤残,医院应该负完全责任降为医院负主要责任,徐佩玲负次要责任。

徐佩玲说,“我不服我抗争,在漫长的近20年的上访讨公道中,我被拘留多次。无奈之下一次举牌要求某领导人关注人权,结果被法院判‘寻衅滋事罪’8个月。”

鉴定三级伤残 卫计委不认账

2009年,徐佩玲把周群隐瞒的病历提交给司法机构──北京华夏司法鉴定机构做了司法鉴定,鉴定结果是三级伤残,医院负完全责任。可是市卫计委信访办主任王家军依然耍赖不认账。

华夏鉴定所之鉴定意见书。(大纪元合成图)

目前,王家军因犯错误退休了,可是新上任的信访主任张帆,今年3月在接待徐佩玲时口出狂言:“我们医院从来在医疗事故中没有全责,哪怕被搞成了植物人也顶多承担70%的责任。”

徐佩玲说,“全世界的网友们,难道我就应该忍声吞气,把这委屈带到火葬场?我准备最晚三个月内选择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在市卫计委门口自焚,具体到时间我会通知中外记者。”

任迺俊表示,“我们从徐佩玲的悲惨遭遇可以看到中国医院与卫计委残民害民祸国殃民的冰山一角。”#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7-20 1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