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中共高官披露内幕 毛奢侈嫉妒唯我独尊

(大纪元配图《九评》之二)
人气: 1024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07月23日讯】近日看到一份1980年10月至11月,中共中直机关讨论历史决议(草案)简报,是由新华通讯社、人民日报社联合整理的,内中披露了中共高官对毛泽东、华国锋等中共党魁的真实看法,足以颠覆中共一直以来的愚民宣传。

参加此次讨论的中共中直机关包括中纪委28人,中办、中组部、政法委31人,中联部、中调部26人,中宣部、文联、编译局23人,统战部、红旗、文献研究室32人,中央党校、党史研究室19人,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30人,全总、团中央、妇联33人,其中有不少中共高官,如王从吾、马国瑞、赵毅敏、邓力群、冯文彬、陈野萍、罗青长、李一氓、林涧清、乔石、朱穆之、周扬、平杰三、李琦、宋振庭、曾涛、胡绩伟、杨西光等。

在他们眼中,发动文革,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的毛泽东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不妨看看他们透露的内幕。

毛奢侈淫乱

中央调查部副部长的刘志汉说:老人家(注:指毛)后期就是皇帝,各省搞行宫,西湖的刘庄占地540亩,湖中之湖,园中之园,光动力机械烧柴油一天就花2700元。铁托说他跑了60多个国家从未见过那么豪华的地方,特地延长多住了两天。上海市中心有一个很大的院子,只许他住,有200多服务人员,女的不少,选漂亮的,如同宫娥彩女。

中央党校顾问吴亮平发言提到:在延安时,朱德、周恩来、张闻天、陈毅等都不同意毛和江青结婚,陈云代表政治局规劝毛,他根本不听。而且对此事毛一直耿耿于心。1949年以后,毛的生活根本脱离了广大人民。他在许多地方大修行宫。这次在杭州看了刘庄、汪庄毛居住过的地方,真是帝王宫殿的派头。不但门口不能靠近,就是水面也不能靠近。

毛要“无法无天”

光明副总编辑马沛文发言称:听刘少奇秘书讲,1949年后,刘曾向毛建议尽快着手制定宪法,但是毛没有同意。以后刘访问苏联时,同斯大林谈到过制定宪法的问题,斯是赞成尽快制定宪法的,这样毛才同意起草宪法。1963年,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的草案起草出来了,送到毛那里,他就搁在一边,不予理会,还说: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统战部副部长张执一说:文革以前,彭真在人大搞刑法和民法,毛说搞什么法,我就是要无法无天。

毛要斗到党政军民睡不着觉

中纪委常委曹瑛提到:1965年,我陪柬埔寨外宾到武昌,毛接见。毛说我要使整个文化界还有党政军民等,使他们半年到一年睡不着觉,我就高兴了。他是咬牙切齿地说这个话的。

中联部八局局长朱良说:毛提出要“三斗一多”。“一多”的后果之一是大量增加外援,援外经费占国家预算支出的百分比,从50年代的0.8%增加到60年代的3.61%,71年至75年的5.88%,79年才降回0.81%。

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副主任梅行说:邓小平说过,大跃进的惨败是老人家的一个心病,谁要提起,他就不高兴。毛从此很少过问经济,开始大抓所谓阶级斗争。他过问了一次,就是1964年找富春、先念、一波去谈话,骂了一通,说为什么不搞三线?于是又掀起了一股大搞大小三线的高潮。我觉得“文化大革命”的根子是在这时扎下的。

毛自以为是,高兴被称“万岁”

统战部副部长刘宁一说:毛自以为了不起,对提过不同意见的人就怀疑,就记仇,就认为有危险。称他万岁,万万岁,他很高兴。有一次毛和外宾谈话,他掏出一本语录向外宾说:我过去的话不灵,现在才灵了,是林彪搞出的语录。我这菩萨在北京是好多年不灵,北京是水泼不进、针插不进,还要搞二月兵变,幸亏林彪搞出了这本手册,把北京驻防军队换了,这才又灵起来。

毛纵容江青

中调部副部长的杨耀南说:毛泽东把他的老婆(女流氓)放入政治局,把王洪文(小流氓)抬为副主席,他的亲属都升了官。毛远新刚从学校出来就当上了军区政委,王海容大学毕业后就连连擢升为外交部副部长。

光明副总编辑马沛文发言称:毛刘之间存在路线分歧。刘少奇被打倒后,江青说:“现在才出了七千人大会上这口恶气!”江青算个老几,出的什么气,只能说明她和毛是一个鼻孔出气。

统战部副部长张执一说:在文革以前,陈毅说江青这样整人无非是想当个政治局委员吧,那就让她当吧。毛针对陈毅的话就说江青永远不进政治局,可是九大一开,江青就变成政治局委员,还找了个叶群作陪伴。

毛选接班人是中共不光彩历史

中纪委委员、纪检室主任刘鸣九说:毛在《红都女皇》没来时,确实想让江青接班。《红都女皇》一来,感到不行了,要培养毛远新做接班人。“天安门事件”他坐卧不安,不断叫毛远新问情况。毛远新问他叫谁接班,他的意见是张春桥。毛远新说,张春桥太阴,不孚众望。毛问毛远新的意见,毛远新说让华国锋接班比张春桥好。直到现在,毛远新还在表这个功,说华国锋当主席是他推荐的。毛想让毛远新接班,又感到毛远新不成熟,这样,华国锋就接了班。

中央党校教育长宋振庭发言称:“你办事,我放心”这件事,仔细想一想,是毛晚年的一件严重错误。其中一个理由是它“违反共产党组织原则”,“这不是公天下,而是家天下”,“毛违背党章,华国锋也是违背党章。是我们党的一件不光彩的历史事件。”

毛对周恩来罗瑞卿无情

统战部副部长、周恩来秘书童小鹏发言说:毛对周恩来是采取又利用又压制的权术……让林彪、四人帮去批判斗争,以不斗倒为限,至于周恩来病重特别是逝世以后,毛毫无表示,那就已经到了忘恩负义的地步了!

朱德秘书陈友群透露,周恩来去世后,毛在自己的住处看身边的人放鞭炮,“真是令人感到惊讶”。

统战部副部长刘澜涛发言:记得有一次在杭州开会时,接北京电话,说罗瑞卿跳楼重伤,我们听了心情非常沉重,毛不问长短,毫不动容,就宣布继续开会,当时我深感寒心。他还认为,“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实质上是一次政变,超越党内路线斗争的范围,毛开创了用暴力解决党内问题的恶劣先例。1976年粉碎全国人民最凶恶的公敌四人帮,也是政变,是革命的政变,在当时特殊历史条件下,不能不采取的革命行动。……有了党内民主,政变应该也必须避免。”

毛唯我独尊  嫉妒朱德

文献研究室机关党委书记、朱德组组长,朱德秘书陈友群做了长篇发言,他说:“毛到井岗山后,就唯我独尊。起初,朱毛之间基本上是相安的,打仗主要靠朱。29年夏到闽西以后,就有争论。当时派来的中央特派员刘安恭,讲话按本本,有单纯军事观点。下面的军官多数愿与朱总接近,朱总有一根扁担,常和战士们一起挑东西,士兵中议论说:‘朱德挑米上山坳,毛泽东在后方打炮(按:指搞女人)。’”

“毛爱骂人。傅翠柏(红四军四纵队司令员)在回忆中说:‘1929年5月下旬,在连城,我第一次见到毛,因副官杨至诚分给毛的房子不太亮堂,毛把杨骂得好厉害。’当时陈毅也说:‘毛泽东脾气不好,会骂人,我都怕他。’由于朱总在士兵中威信比毛高,毛有嫉妒心。这是他们不和的原因之一。”

陈友群还列举了毛嫉妒朱德的几个史实。其中一个例子是1929年林彪在向闽西进军中给毛写了一封信,攻击朱德接近官兵是拉拢下层,把朱德鼓励官兵说要解放全中国说成是说大话等。毛收信后没有向朱总及常委内部征求意见,就将此信公开,让大家讨论,以此批评朱德。朱德批评毛有家长制,爱训人。毛狡辩说“这叫书记制”。

在发言中,陈友群还指出当年喊出“打倒毛泽东”的富田事变是毛逼迫的,是他将肃反扩大化。关于“反围剿”,一、二、三次是朱毛共同策划,指挥以朱为主。第四次反围剿毛已离开部队,由周、朱直接指挥。这次“胜利”比前三次都大。第五次反围剿时,指挥大权在李德手中。这和中共夸大毛的功劳是不同的。

陈友群认为,1957年后,毛的错误越来越发展。“反右”搞了六十万,造成了大冤案。1958年搞大跃进,大炼钢铁完不成任务要撤职,意图是要比苏联提早进入共产主义。斯大林逝世后舍我其谁?大概要当世界领袖的决心是下定了,结果造成一场大灾难。以后又以个人名义写信,把责任推到下面,说什么不要相信那些司、局长,区、县委书记。

1959年庐山会议,因朱德替彭德怀说话,毛批朱德,回北京后,又组织高级干部批朱总,迫他写检讨,一直发到县团级,传达到党支部。从此以后,实际上剥夺了朱德的工作权利。

毛还在文革中提出四个伟大,第三个里程碑,连恩格斯、斯大林也不在话下,成了马、列、毛了。晚年搞封建世袭,亲小人,远君子。生活上也很糟糕,实际上是过着帝王生活。汪东兴之流就投其所好。

在陈友群眼中,毛唯我独尊,领袖欲发展到要当世界领袖、封建帝王。他性格上狭隘、多疑,嫉妒心很强,后来发展到骄横、残暴。

结语

无疑,中共高官曝出的毛泽东的丑事和罪恶依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这冰山一角也再次让世人看到了中共所掩盖的毛的真面目。那些毛粉们看到后会作何感想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7-23 4: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