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9.29港人铜锣湾行街 响应全球抗共大游行

2019年9月29日,全球24个国家、65个城市举行“全球连线-共抗极权”游行,香港湾仔游行队伍。(孙明国/大纪元)

人气: 7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持续三个多月的港人反送中抗极权运动如火如荼。随着“十一”的临近,运动更在全球各地开花结果,形成一股反共抗极权风潮。全球已有24个国家、65个城市于9月28日起开展为期2天的“全球连线-共抗极权”的游行和集会。

9月29日是港台联手的“九二九台港大游行”,同时,也是全球多个城市连线的“全球反极权”大游行。下午2时半,香港本地民众在铜锣湾SOGO集合,出发前往政府总部。此活动并未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

香港经济变差的根源是中共极权暴政

9.29撑香港反权
人民力量副主席、香港电台节目主持谭得志,艺名快必参加“全球反极权”大游行,图为谭得志。(黄晓翔/大纪元)

下午在铜锣湾SOGO市民集合地点,大批防暴警察在Sogo前面聚集,截查来往的市民,并带走多名抗争者。在集合的市民中,记者访问了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快必)*先生。

对警察营造的白色恐怖场面,谭得志表示,“我觉得香港现在很危险,全世界的游客千万不要来香港,因为香港的警察是随时这样出来(截查民众),会吓到那些游客,所以我们香港的旅游业是很严冬,正如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所说的‘比三号风球还厉害’。”

“还有你看崇光(百货),崇光不开一天,损失几千万、几亿的生意,刘銮鸿(香港富商)应该是没办法去福临门吃饭了,起码几个月没得去了。”

对于特首林郑月娥说现在香港经济差就是因为反送中的影响之说,谭得志说道:“经济差不是因为反送中的影响,而是因为极权暴政,是中共,它承诺的‘一国两制’没有落实,它不肯答应我们(的诉求)。”

“什么‘马照跑’,马都没得跑了,为什么没有跑马,因为何君尧的马,为什么何君尧的马没得跑,因为何君尧惹人憎恨。”谭得志继续说,“如果中共不再支持何君尧、林郑月娥、梁振英、或者中联办这些人,真真正正让我们香港有民主,有公民提名,有真正的双普选,彻查那些警察,香港就会恢复平静,香港经济又会腾飞,香港‘始终有你’嘛!”

当记者问到香港发生的事对于全球反极权有否影响时,谭得志说:“绝对有影响,因为现在全世界的极权,最为祸害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它还厉害过希特勒,希特勒杀了六百万犹太人,但是中国共产党70年来杀了多少人?八千万,而且杀的还是中国人。”“它(中共)是杀自己中国人,更坏;中国共产党专(打)杀中国人,所以,今天大家一定要出来,反抗这个暴政,是不是?”

100天的反送中运动令香港人对共产党的本质有了深刻的了解,对此,谭得志说:“香港人跟全世界的人都觉得共产党就快完蛋了。因为就要支爆,所以我们就趁特朗普(川普),美国,全世界的国家在围攻这个暴政千载难逢的机会,香港团结世界自由社会,来打倒中国共产党这个暴政。”

对警方在铜锣湾东角道一条街就布置过百的警力,谭得志表示,“警察想用更大的暴力去威吓我们香港市民,威吓全世界的人,但我相信市民是不会怕的。”

谭得志(快必)先生在接受采访后被警察逮捕。

注:谭得志(英文名:Tam Tak-chi,1973年2月2日-),艺名快必,香港电台节目主持,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修读神学。近年投身社会运动,对抗基督教的保守、亲建制势力。2013年加入人民力量,投身政治,曾参与雨伞运动和2015年香港区议会选举,现在是人民力量副主席。

香港人只有“国殇” 没有“国庆”

9.29撑香港反权
市民陈先生来铜锣湾Sogo参加“全球反极权大游行”,他表示中共的“国庆”是香港人的“国殇”。图为陈先生。(黄晓翔/大纪元)

市民陈先生无惧白色恐怖,来铜锣湾Sogo参加“全球反极权大游行”。陈先生对警暴非常愤怒,他认为现在的警察不能叫“警察”,要叫他们“垃圾”。

“我在香港70多年,我未试过(警察)这样的。就算67年暴动,到处都是炸弹,他(警察)都有提示的:‘小心菠罗(弹)’。现在搞的什么?我不明白。”陈先生说,“今天礼拜天,普天同庆对不对?出来走一下。出来行街,遇到这些‘垃圾’,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说我集结,我怎么集结啦?逛街就叫做集结吗?那他那一帮‘垃圾’,一帮人穿着同样的衣服,是不是(也)叫集结啊?他是依法犯法。”

对即将到来的中共70周年“国庆”,陈先生说:“它的‘国庆’只是它的‘国庆’,香港人只有‘国殇’,没有(‘国庆’)的。我们在香港建设了这么多东西,现在等于二等公民。大陆人过来无差别打人,(打完人)没事。被人打的香港人,照样被抓。这是不是二等公民啊?”

至于对共产党对香港的管治作何评价,陈先生表示,“共产党在我心目中已经死了,在1989年时已经死了。”

“在1989年,我因为捐了10万块,没留姓名的。(他们)搞到我两间铺位、8层楼都没有了,走(躲避)去台湾25年。25年之后我回来,我回来不能够拿香港的身份证回来,是拿台胞证回来的。我如果拿出香港身份证,我就会被捕。”陈先生说,“我没有犯罪,为什么要我身败名裂?我只是资助那帮学生,就这么简单。何必要做得这么绝呢?那时还不是大陆统治、是香港统治的,我都能够是这样的环境,你说我该怎么样?”

“我在香港土生土长,几十年都在这里,几代人都在这里,都不能拿香港身份证回来。这是什么世界?这成什么世界?”陈先生愤怒地说,“所以这次的运动,就算要了我的人命,我都出来。要冲击的,给我打一下,我也赚了。”

陈先生还告诉记者自己遭遇了警察的蛮不讲理。

“我在旺角扶着拐杖行街,一帮速龙(小队)过来,对我说,‘死老鬼,走啦!’我说,‘我拿着拐杖,伤了,怎么走?’他们说,‘你一举着拐杖我就可以告你企图袭警。’哦,这样都可以的?”

“上法庭,终于我赢了,因为我有医生证明。这样的法律你说可以了吧?我的腿瘸了,拿着拐杖,(警察)都要告我,(拿)攻击性武器。你说是不是可笑、可耻?”

最后,陈先生最想要对大家讲的话是:“香港人加油!”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9-29 11: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