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二次回归”是陆港的共同噩梦

罗塞特表示,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香港数百万抗议者一直在为世界展示英雄特质,就像他们在天安门的前任一样,他们在世界舞台上暴露北京政权的野蛮行径。图为2019年9月2日,中文大学百万大道罢课集会。由香港大专学界筹办,他们呼吁大专生以及港九区、新界区等中学生、大专生一同参与。(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4255
【字号】    
   标签: tags: ,

香港抗议者的拼搏与牺牲精神,赢得了中国之外的普遍支持与尊敬,但都感到非常无奈。我记得在香港2014年占中运动发生之后,北京拟就“二次回归”计划,查了一下,果真如此。

当局在等待合适时机“刮骨疗毒”

8.31抗议之前,北京向外释放信号:解决香港问题,当前是“止暴制乱”,继之以“刮骨疗毒”,接下来达成“二次回归”。

多维新闻网于8月27日发表一篇《止暴制乱并非香港骚乱的终局》,称“止暴制乱”的同时,为长远计,需要对香港来一场彻底的“刮骨疗毒”——所谓“毒”,当下情境,当然是指那些主张坚决抗争的香港青年。虽然抗议方一直宣布本轮抗议“无大台”,但香港警方承认派过卧底去示威人群中摸清谁是骨干,据说总共有千余人,包括多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和社运人士,现在抓捕了不少。

8月30日,路透社发表独家信息:北京下令拒绝香港示威者5项诉求,特别指示不能对警察过度使用武力进行调查。中国官方公开斥责这是假消息,没想到9月2日,路透社再爆林郑月娥上周与商人会面的录音讲话,林郑表示,若可以选择,她第一时间会请辞下台,处理香港危机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林郑此言,是犯中国政治大忌,赵紫阳1989年六四前夕会见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时谈邓小平是中国实际的政治掌舵者被视为“叛党”,她愿意公开表示此意,算是一种委婉的摊牌与表态。

北京正在等待合适的时机“止暴制乱”。8.31当天,法国《世界报》的记者在现场采访,发现几个奇怪的现象:香港警察先让示威者靠近有象征意义的立法会和政府总部,再把催泪弹投向保护警察的水马(隔离墩),并让部分示威者靠近并越过警方设置的水马,认为警察有意让示威者做出过火行为。这位记者当然不知道中共在对待抗议示威方面得了毛泽东真传。1959年2月18日,毛泽东在《西藏武装叛乱情况简报》上的批语(给刘少奇、周恩来、陈毅、邓小平、彭德怀等人)是:“西藏越乱越好,可以锻炼军队,可以锻炼基本群众,又为将来平叛和实施改革提供充足的理由。”8.31之后,中共对香港示威的宣传可谓“图(视频)文并茂”,香港“暴徒”纵火、袭警一应俱全, 却只字不提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蓝色水炮、橡皮子弹等,向国内民众展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香港暴乱”版本。

这些消息很明显指向一个结果,中国当局将采取强硬措施,让这一轮持续三个月的反抗走向终局。这终局不会以六四屠城的方式结束,而是另一种方式,8.31香港警方的行动只是预演。

中共内部针对香港的仇恨教育

止暴制乱之后,将是秋后算账,即所谓“刮骨疗毒”。何为“毒”?在中国当局眼中,凡不认同这一极权政体并公开反对的香港人均在其列。

香港反送中运动发生后,国内网站上流传一段中国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徐焰的讲话视频,要点是:香港社会基础是中国最坏的,比台湾都坏,香港居民的成分,1/3是接受港英教育的原住民;1/3是1949年至1950年被共产党清算斗争扫地出门跑出去的(最坏的,对共产党刻骨仇恨);1/3是三年灾害大饥荒逃出去的。

这种仇恨动员,在海外听起来非常荒谬,但我相信这是“占中运动”发生后,中共为“二次回归”做内部舆论动员时的说法,与文革时期以阶级斗争为纲时,在中国内部制造“阶级敌人”的说法如出一辙。

习近平2017年香港七一讲话

一直有种这样的看法:香港抗议如果没这么激烈,香港是不是会继续维持一国两制?只要读过习近平2017年7月1日在香港纪念主权移交20周年的讲话,就会发现“二次回归”的指导思想在那时已经系统化了。

让习如此考虑的原因,乃因他的政治思维确是极权政治下炼成的。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目睹过逃港潮,也比较了解香港。习近平几乎没有在广东长期生活过,成为国家领导人之后,他一共去过两次香港,一次是2008年7月以国家副主席身份访港,另一次是2017年7月。在他第一次访港之前,陆港争拗就持续不断,延烧至今:从《基本法》第23条立法争议、国教科风波、反内地水客,直到政改争议、占中、旺角骚乱和立法会宣誓风波,包括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最新香港市民身份认同调查,以及激进本土派和港独主张都相继出现,都说明香港人的离心化趋势愈来愈强。

上述现象,如果了解香港,就知道这些只是习惯了自由生活的香港人对极权统治的不满及拒绝。但中共秉持大一统思维,惯用强权控制社会,必然将此解读成对祖国的叛意、对中央集权的挑战。在这种极权思维作用下,“二次回归”的治港政策逐渐成型。2014年雨伞运动更是加强了中共加强全面管治的决心,只是当时习近平忙于党内集权,重点在军队整改,对香港只好暂时先放一边。2017年 7月1日,习近平去香港视察并参加香港主权移交20周年庆典,发表了一次比较直白的视察讲话,除了批评香港“泛政治化”之外,并非常直白地提到:“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遇到一些新情况新问题;香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制度还需完善;对国家历史、民族文化的教育宣传有待加强,香港青年要爱国;社会在一些重大政治法律问题上还缺乏共识等等,将北京对港政策的底线从邓小平时代“顺利回归、平稳过渡”全面转变为“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在讲话中,习近平甚至用了一些警告性词句:“香港俗语讲,‘苏州过后无艇搭’,大家一定要珍惜机遇、抓住机遇,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搞建设、谋发展上来。”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闹了,再闹中央政府就不会再给机会了。

“二次回归”的去殖民化宗旨

新华社全文发表了这篇七一讲话并加以解析,但远不如多维新闻网当年7月2日的社论《要完成香港的二次回归》那样明确与系统。该文认为,导致“一国”向“两制”无原则让步的原因,是“没有及时进行一个必要的去殖民地化转型正义过程”。包括三个层面:

一是在“硬”的立法层面,因未能及时推进23条立法,导致国家安全治理在香港出现法律真空,在香港的核心价值体系中未能纳入反分裂的内容;

二是在“软”的教育层面,推进认知“一国”努力不够,手段笨拙,不仅成效甚微,甚至适得其反。

三是不仅没能在制度上及时纠正殖民地时代的官商共治模式,反而在治港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强化了这种模式,让香港官商阶层垄断了绝大部分中央惠港红利和经济发展成果,从而在某种程度上令“港人治港”沦为“官商治港”。其结果是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社会矛盾不断激化,连带着陆港关系和中央政府都成为替罪羊和出气筒。

三条当中,只有第三条有点道理,这一现象在主权移交之前就被香港媒体大力嘲讽,称以消灭资产阶级与资本主义为己任的中共到了香港,却与资本家一家亲。中国官方有关“二次回归”的阐述多晚于多维新闻。鉴于多维这家网络媒体的特殊性,我认为所谓“二次回归”早就张网以待,只是鉴于六四镇压的恶劣影响,以及处理香港占中运动的经验,所谓“二次回归”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步步为营持续推进,送中条例只是其中改变香港法律体系的一个环节。

保留香港的一国两制,是为大陆留下救生门

这样的“二次回归”实现,对陆港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沉重黑暗的噩梦。北京切莫忘记,中共统治能够借“改革开放”翻身,第一赞襄者就是当年港英殖民统治的香港,是香港人怀着同胞之情率先投资大陆,让中国迈出了改革开放的成功第一步——当年苏联解体陷入危机之后,俄罗斯的学者们曾普遍认为,是港台华人资本帮助中国大陆实现了繁荣。基于为自身利益考虑,留下香港这个一国两制之地,等于为中国留下一道救生门。

前述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商会表态,其实是在不得已情况下的陈情摊牌,希望掌控香港局势的中央政府站到前台,在香港局势没有演化至更恶劣的状态下,直接与港人对话,认真考虑香港人的普遍意愿。

北京对所谓“港人治港”的理解,从来就很肤浅,签订中英联合声明时,认为让香港马照跑、舞照跳,不改变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就行了;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后,则认为发展香港旅游,让香港人能够有新的经济来源就行了。北京独独想不到的是人生而自由,大陆人是经过长期的专制政治驯化才成为目前这种可悲状态的,但曾经自由的香港人无法接受大陆这种极权政治的压制与驯化。香港人现在释放的信号极其明显:希望保持香港的“一国两制”,在尊重国家主权的情况下,让香港继续保持原有的香港治理模式。正因为香港人还对中央政府抱有一丝希望,才将矛头对准傀儡林郑月娥。王歧山在8月29日—31日视察广东时,外界普遍猜测这是习近平希望听到港澳办与中联办之外的意见,就因还对北京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习主席明智处理香港事务,不要用“二次回归”毁了这颗东方明珠。#

(大纪元首发,转载需经授权)

责任编辑:朱颖

  • 推荐
评论
2019-09-03 9: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